宁波女儿李又兰的传说(组图)

2011-03-09 09:30:00 来源: 宁波网-宁波日报(宁波)
0
分享到:
T + -
宁波女儿李又兰的传说(组图)李又兰与儿子张翔会见北仑区统战部部长与戚家山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等。宁波女儿李又兰的传说(组图)宁波女儿李又兰的传说(组图)

1944年春天,李又兰依依不舍地把8个月大的儿子留在小港老家,回到抗日第一线。临行前,与儿子在宁波一家照相馆留影。

李又兰1944年与张爱萍摄于淮北。

北仑区区委、区政府和宁波电视台、宁波市新四军研究会最近制作完成了一部具有历史意义的纪录片“往事知多少江南望族小港李家”。

作为李家的后人,前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的夫人李又兰接受了家乡媒体的采访。这是她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讲述她那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

李又(幼)兰,我国著名实业家李善祥次女,副军级离休干部。

李又兰生于1919年12月,1938年参加新四军,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时期,她历任新四军军部速记班学员班长、新四军军军部巡视员、华中局党校组织干事、新四军三师政治部组织股长、新四军四师抗大四分校组织干事、师部秘书。

解放战争时期,她历任华中局秘书、华东海军司令部秘书。

新中国成立后,她历任华东军区司令部秘书、民航总局政治部组织科长等职。1975年,任国防科委办公室副主任、1985年任军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

李又兰是宁波的女儿。她的传奇故事,是我们宁波的宝贵财富,是我们宁波的骄傲。

撰文/陈雅珍 王泰栋

咏兰诗词我们读过不少,赞美兰之高洁、幽雅、美好、清香,甚至孤傲,都是耳熟能详,但是把兰花形容成“剑叶碧簪”的,大概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了。

1974年秋,张爱萍将军写下了一首《咏四季兰》的词:

自闲在幽谷,祈降尘世中。剑叶碧簪素蕊洁,冰肌玉心融。清香染满堂,淡雅风雍容。虽是岁寒霜雪夜,芬芳胜春浓。

“剑叶碧簪”,笔者理解为兰有“剑叶”之刚强,有“碧簪”之美丽。将军能读出兰之独特形象和品格,是因为他的心中有兰夫人李又兰。这是他对夫人的赞美和评价。

张爱萍将军的夫人李又兰,被称为“军中幽兰”,这不仅是因为她的名字中有“兰”字,还因为她的美丽大方,更因为她戎马一生。

通过摄像机镜头,记者第一次看见李又兰。九十年的岁月沧桑,抹不去她的端庄美丽、雍容大方。经过战火洗礼,参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建立建设新中国的非凡经历,带给了她一种淡定从容的独特气质。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现代版花木兰李又兰微笑着,轻轻地、缓缓地,向家乡人民述说她几十年惊心动魄、九死一生的人生经历。

家训:以救国为己任

李又兰出生于一个钟鸣鼎食之家宁波市北仑区小港镇李家。

李家有多富裕?现在已经无法衡量了,李又兰只记得小时候在老家生活时,家里房子“画栋雕梁”,大得不得了,一房连着一房,如果没有人带着她走,她会在家里迷路。长大后看了“红楼梦”,这才有了参考物,她说,我家就像红楼梦里的大观园。

李又兰的父亲李善祥,是一位以“救国”为己任的实业家,在我国历史上写下了可圈可点的一页。

1912年,李善祥辞去镇海县民政长(县长)之职,带着妻子和两个书僮到东北锦州创业,走上实业救国、教育救国之路。

他从美国购进新式铧犁,创办恒康农场;他购进德国西门子发电机,装上西门子电话;他在锦州开办商号、油坊,搞活了辽西经济。

他在东北第一次以资本主义股份制方式经营,第一次用农业机械耕种,第一次在盐碱地试种水稻成功。

他在锦州庙沟开垦土地,打了23口井,抽水灌溉土地,种植苹果,并采用先进技术,改良品种,创造了红元帅、国光苹果。

他在自家果园生生果园创建耕余学院,有小学部、中学部、大学部,免费培养贫苦孩子。

这样的父亲会给孩子们什么样的家训?对孩子们有什么样的期望?李又兰说,父亲没有要求他们继承家业、积累财富。事实上新中国成立时,李善祥把在锦州的全部动产不动产,都捐赠给了社会。

李又兰说,父亲要求他们“救国”,要求孩子们认准一个目标,勇往直前,决不后退。一开始的目标是反帝反封建,“九一八”事变后,抵抗日本侵略者成为救国的第一项内容,再后来是跟着共产党建立建设新中国。

所以,李又兰记得小时候她从父亲那里听到的,是关于邹容、蔡锷的故事,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故事。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鬼子入侵锦州,曾多次拉拢李善祥,要他担任锦州农会会长。李善祥坚决推辞,后带领家小,回到老家小港。

当时的小港已经成为抗日前线。李善祥出钱又出力,要求孩子们参加抗日救亡活动,还出资建了一家小型医院。李又兰和李家的其他孩子一起,组织抗日宣传队、救护队,宣传抗日救国,救护伤员,李又兰还记得,当时轻伤员由救护队就地救护,重伤员转往镇海。

但是后来李又兰的父亲觉得大家就这样宣传宣传、救护被日本鬼子打伤的伤员,太被动了,太憋屈了。他要求孩子们都到抗日第一线去,亲自参加战争。

正是有这样一位伟大的父亲的引导,1937年,李家四兄妹和当地几十位青年一起,动身寻找抗日队伍,前往前线。他们中有九位后来参加了新四军,其中一位是李又兰。李又兰还记得,临行时,父亲给他们每人十块大洋,母亲帮他们把钱缝在衣服里,再三的关照:“不到万不得已可千万不要用掉了哦。”

把才十几岁的孩子送到抗日前线去打仗,父母亲是什么样的心情?他们可曾想过,孩子们可能受伤,可能牺牲,可能被俘受折磨?后来的事实证明,当年李善祥的四位上前线的孩子中,有两位曾进集中营,有两位历经磨难、九死一生,李又兰更是皖南事变的幸存者。

李又兰回忆说,他的父亲曾到上饶集中营,营救孩子。也曾到苏北解放区,看望李又兰。父亲得出的结论是,孩子们跟着共产党抗日救国这条路走对了,他非常欣慰,非常赞赏。

军旅:千难万险不言退

李又兰1938年参加新四军后,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战争岁月千难万险,言语无法道尽。她向来自家乡的媒体,讲述了其中一段九死一生的经历。

故事从1943年讲起。那一年,李又兰在新四军第三师工作,她已经与第三师副师长、盐阜军区司令员张爱萍结婚,并怀了孩子。那一年,敌人两万人对新四军军部、第三师师部所在地盐阜区进行扫荡。这就是抗日战争史上著名的盐阜地区反扫荡作战。

为了保存实力,我军实行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游击战术。军部撤走了,师部撤走了,张爱萍全权领导反扫荡。组织决定非战斗人员全部分散,或是到老乡家里隐蔽(也称打埋伏),或是回家乡待命。分散的非战斗人员中,包括张爱萍的爱人李又兰。

李又兰先是到根据地边缘的一位棉商家中隐蔽,这位棉商的家和企业都设在海边,当时新四军一批装有物资的船停在沿海一带,准备在情况危急时从海上撤走。有一天,敌人18架飞机狂轰烂炸我军的海上船只,祸及这位棉商,他的家和企业、仓库都在这次轰炸中灰飞烟灭了,刹时间家破人亡。

李又兰侥幸没有受伤,躲过一劫。她从瓦砾中爬出来,举目无处可躲,无所依靠,于是决定去找自己的部队。她怀着孩子啊,在敌人扫荡区一直走一直走,整整走了三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部队。“终于到家了,我松了一口气。”

但是,敌人的扫荡还在进行,看样子一时还结束不了,她没法跟部队行动,最后组织决定让她回家乡。

她到了上海,要取道上海回小港老家。当时上海是敌占区,街上到处都有敌人,黄浦江边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上船的人必须有良民证。为她带路的向导不见了,剩下她一个人,在上海街头流浪。

情急之下她想到了一位在上海大陆洋行做事的近亲,在这位近亲的帮助下,买到一本良民证,她终于坐船回到家乡母亲的怀抱,在家乡生下了儿子张翔。

孩子满八个月时,李又兰决定回部队。新四军浙东三五支队交通员乐群负责接送李又兰,她们坐着小船,前往三五支队司令部。

李又兰再一次面临九死一生的险境:当她们坐的小船靠近司令部驻地时,发现那里已经被敌人占领。原来当时有敌人来犯,三五支队司令部撤走了。船老大被吓住了,他想让船掉头。经验丰富的交通员乐群断然决定:继续向前,如果掉头,敌人一定开枪,只有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才有一线生机。

果然,敌人放过了这条小船,李又兰从敌人的眼皮底下,坐着小船逃离,并在另一个山岙遇到了三五支队便衣,其中一位还是李又兰的弟弟。

在三五支队的安排下,李又兰与另外三位战友,坐一艘有五张帆的大木船,从浙东出发,往苏北。这一路,他们整整走了六个月。

讲到这里李又兰问记者:“比台风更厉害的叫什么风?”记者说:“叫飓风。”李又兰说:“我们遇到了飓风”。飓风把船的主桅都刮断了。乘木帆船经历飓风,那种危险一定是致命的,但是李又兰轻轻带过,没有详细讲。她详细讲了比飓风更可怕的事:在海上长时间飘荡。

这么大的船,没法摇动,只能靠风带动。有时候几天没有风,船在海中一动不动,令人绝望。正是酷暑季节,人在海中暴晒,嘴里全是盐,又苦又咸。大家都盼望着下雨,雨水可以解决很多事。

最可怕的是船上的食物和淡水都用光了。因为岸边不时有敌人的汽划子出没,靠岸采购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所以船上经常断粮断水。最后还有一点生地瓜,先要请船老大吃饱,保证他有体力撑船。其他人每人每天分几片。李又兰讲到这一段经历,说了三个字:“饿疯了。”她唯一庆幸的是,没有带孩子一起走。

李又兰于1944年4月从宁波出发,一直到10月才到苏北,并找到了自己的部队。还记得踏上苏北大地后吃的第一餐,是清水面条,“吃得那个香啊,特别来劲,吃了一大锅都不觉得饱。”接下来几天,大家每天做鸡蛋饼,吃得香极了。

思乡:此情绵绵无绝期

李又兰自1944年离开宁波以后,再也没有回过家乡。但是她对家乡的记忆和牵挂,溢于言表,她对家乡的关心从来没有停止过。

如果读者朋友在网上查李又兰的资料,那一定会失望,内容非常少,没有来自她个人的第一手资料。这是因为她一直非常低调,不接受采访。

但是当她得知北仑区区委、区政府和宁波市新四军研究会要制作关于小港李家的纪录片,要求采访她时,李又兰欣然同意,在北京西山自己的家里,热情接待了来自家乡的媒体记者。

李又兰以九十岁高龄,面对摄像机镜头,侃侃而谈两个多小时,思路清晰,记忆力好得令人不能相信,提到年份、人名等,往往是毫不犹豫,信手拈来。

李又兰对老家的一个很深记忆是水缸。当年家里房子很多,一房又一房,每一房的院子里都有水缸。她还很遗憾没有去过自家的后花园,只知道那个花园很大。抗日战争的时候,这些房子和水缸还有后花园,都被日本鬼子的炮火炸掉了。

她记得,1938年她在小港参加抗日救亡活动时,经历了一场疫情,当时李家全家上下都参加了救护活动,男的抬担架,女的给患者打针输液。1940年宁波发生鼠疫,远在苏北参加新四军的李又兰非常担心,想方设法打听消息,唯恐家乡父老再次陷入不幸。

她还记得,1943年她在老家生孩子时,母亲曾经掩护了不少地下党员。这些地下党员来到她家时,都面临巨大危险,母亲为他们提供吃的、穿的,帮他们易装,然后再安全送走。这些故事李家从来没有向谁提起过。新华社一位驻海军的记者从另一个渠道得到了素材一位当年得到她母亲掩护的同志,向记者讲述了惊心动魄的故事,李又兰记得这位记者的名字,并且记得这篇文章的题目是“甬江之子”,发表在浙江日报和“上海滩”杂志上。

家乡人民也一直关心着李又兰,节假日的时候,总是有来自家乡的亲朋好友或是地方政府的问候;家乡土特产杨梅什么的上市时,经常有老乡出其不意地送到她家里。2010年7月,北仑区委统战部长和戚家山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等一行,前往李又兰家中拜访,带去了家乡人民的问候。李又兰与儿子张翔(生于小港、曾任二炮副司令员)一起,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合影留念。

netease 本文来源:宁波网-宁波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