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倒在高铁招标潜规则上

2011-03-01 11:47:43 来源: 上海商报
0
分享到:
T + -

山西女商人丁书苗藉此从国企拿项目中获得8亿元中介费

据《新世纪》周刊报道

“铁道部长为什么出轨?”2月12日铁道部党委书记、部长刘志军被调查的消息公布后,类似的帖子在网上不计其数。刘志军近年大力发展高铁,以强势部长著称,突然被查,令人震惊,但并非全无征兆。在刘志军事发之后,有关部门曾组织各路专家讨论高铁以后怎么办,与会专家均一筹莫展。

罗金宝、丁书苗和刘志军

丁书苗出身山西,貌不惊人,神通广大,以在北京路子“深”而著称,但真正“发”起来也就是近几年的事,而且主要是在2006年的高铁投资热之后。

丁绰号“傻娘”,她无钱无色,做生意全凭善处关系。她能从铁路上拿到车皮,是因为她搞定了山西铁路的大人物罗金宝。

罗金宝,山西人,1956年出生,门中长辈曾在山西出任显官。罗堪称刘志军的嫡系,累任大同铁路分局局长、太原铁路局党委书记等地方路局大员。2010年10月,罗金宝被免职,今年1月初与丁书苗几乎同时被正式调查。

罗、丁与刘志军均关系密切。一位接近太原铁路局的消息人士称,早在刘志军2003年出任铁道部部长之前,丁书苗就通过罗金宝与刘搭上了关系。

“外面都知道她和刘志军关系好,她也爱揽事,爱包办事。”一位接近调查的知情人士称,2008年奥运会前,丁已经脱胎换骨。她善处关系,而并不低调。在京投资英才会所汇聚国际国内政界要人;五星级的伯豪瑞廷酒店在CBD拔地而起;2009年又出资5000万元参与拍摄新版电视剧《红楼梦》。

有魄力与谁也不得罪

熟悉刘志军的人称他“胆子大,能力强,有魄力”,但也“非常圆滑,很懂得照顾人,谁都给面子”。“中央领导坐火车,刘一定全程陪同;地方大员来京开‘两会’,刘大多亲自接站。”铁路业内资深人士介绍说,刘志军一方面是要干出政绩,巩固部门利益;另一方面则信奉“谁都不得罪”的原则,为自己编织保护伞,这种为官之道曾帮助刘屡屡涉险过关,但是在利益错综复杂的高铁问题上却遇到巨大挑战。

刘志军2003年上台后,立刻搁置了原本铁道部正在推进的网运分离改革,拒绝打破铁路垄断,拒绝开放,转而大谈铁路要跨越式发展,由此得名“刘跨越”。刘对内对外一律强势,对系统内反对意见坚决打击。作为铁道部长,刘志军亲上火线,安排和指挥项目的分配,在保守、封闭和专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与监管每年数千亿元新上马项目的需求,形成了制度性错配。

最大软肋是个人生活问题

说到刘志军,不能不提及其名震武汉乃至全国铁路系统的弟弟刘志祥。据多位消息人士指出,除了与罗金宝和丁书苗的关系,刘志祥当年如何当上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及买凶杀人后被改判、并在外就医的详细过程也正在被重新调查。

监狱中的刘志祥余荫犹在,仍然不断有人辗转找他,要其介绍铁路工程项目。记者获悉,刘志军案发第二天,“在外就医”的刘志祥才被重新送回洪山监狱医院。

除了提拔和袒护亲属,刘志军的个人生活问题是他的最大软肋。刘志军第一任妻子是原武汉铁路分局局长的侄女黄立平,系武汉分局会计。二人婚后育有一女。但刘志军当了武汉铁路分局党委书记后不久,就与黄离婚。

1988年,刘志军被“贬”到广州铁路局出任政治部副主任。其间,他娶了比自己小十几岁的武汉客运段列车长洪金凤。但刘志军进京后又与之离婚,娶了一位年轻的护士。

接近调查的消息人士称,刘志军的情妇多达两位数,丁书苗是主要介绍人。正是这一点引起了最高决策层的不满,并最终导致刘的落马。刘的这一爱好或许也可部分解释丁书苗为何如此热衷投资演艺圈。

招投标制度成一纸空文

据很多铁路业内人士介绍,虽然大型铁路项目的大总包理论上都要通过铁道部的铁路工程交易中心相应程序,2002年以来铁道部也出台了一些招投标的管理办法,但最初京津高铁项目的很多采购和工程发包,招标变成走过场,就是内定。铁道部原意是将项目都交给原属铁路系统的中铁集团和中铁建集团总承包,但其他系统和地方国企也眼红这些大项目。

2009年的公开资料显示,中铁建、中铁当年新签铁路项目合同3000多亿元,中交股份亦中标21个项目,新签480亿元铁路合同。中国水利集团、中国建筑集团、中冶集团以及地方的铁路建设公司也加入竞争。

最终形成的格局是,中铁、中铁建大约拿走了高铁项目的70%到80%,而中交、中建及其他地方建设公司则拿走了20%到30%。

发标与承标者都是国企,丁怎么能搞到8亿元中介费?

铁路系统外的建设公司要拿到项目并不容易。两家高铁供货商负责人介绍说,今年1月1日之前,铁道部只有专家评审会打分一种评标方式,“就是内定,有些专家因此不愿趟这个浑水”。即使是国企,也要有人打招呼,有中间人介绍,上下打点,才可能拿到总包权。丁的中介费出处即在此。

国企通过私企老板夺标

2010年下半年,高铁投资不断升温,刘志军却岌岌可危。从罗金宝、丁书苗到铁路审计,多条线索都开始指向这位高铁强人。

去年七八月间,有关部门了解到,某大型国有企业在中标铁路项目后,从账外划给了丁书苗约1亿元。但进一步调查遇到了阻力。 获知有关部门调查后,刘志军和丁书苗通过各种关系疏通。当时,国家审计署正在对京沪高铁进行例行跟踪审计,前述被查企业也参与了京沪高铁项目,相关部门因此将线索提供给审计人员,审计署后对该企业展开延展审计。这家企业很快承认钱打给了丁书苗,并表示这是招标潜规则。

京沪高铁审计报告最后公布时未披露此事,但相关线索已再转至有关调查部门。

偌大一个国企要通过一个私企老板去夺标,显然是极不正常的现象。丁书苗为什么如此能量惊人,能从第一层的大总包中获利?她是谁的代理人?这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密切关注,并在内部立案继续调查。

这种招标潜规则在铁路系统内已运行多年,此前没有曝出大案。一位知情人士称,中介人不止丁书苗一个,一般中介费为合同的3%左右。丁书苗参与介绍的项目总金额达数百亿元之巨。

这些利益交换不仅体现在铁路轨道机车工程上,也包括火车站新站建设及旧站改造等方方面面。

“这个潜规则很巧妙,国企是不能直接给回扣的,他们拿到总包后要分包,有些就分包给私营公司,通过私营公司给中间人回扣,有的是个人对个人走账。也有私营分包商自己有关系,能分段或在子项目下拿到订单,再找国企合作。”上述人士称。

重估高铁专家一筹莫展

刘志军下台的消息甫一传出,高铁的未来就成为铁路业内和各界关注的焦点话题。铁道部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国高铁发展战略不会因此而发生改变。

但在很多熟悉中国高铁上马和建设过程的人看来,在刘志军身后,高铁的发展确实面临重新评估,高铁的建设步伐很可能要重新调整,而铁路负债率过高,也是重大挑战。据悉,国务院有关部门在刘志军事发后,召集很多专家讨论高铁的问题,对于高铁的负债累累和大干快上带来的安全隐患,专家们均一筹莫展。

一位负责基础设施建设的外资证券公司分析师春节后专程从香港来到北京,挨个拜访包括中国南车、中铁建等在内的公司以及铁道系统的人,了解影响。

他告诉本刊记者,大多数基建公司的已上马项目,目前没有受到影响,未来新项目如何,没人能够给出确切答复。综合各方信息,他的结论是:“高铁总体发展战略应该不会受到影响,但尚未上马的高铁项目可能会因此缓建。”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副研究员朱俊峰也持此说。

中短期内几无盈利可能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世界各国发展高铁的经历来看,只有日本的东海道新干线是盈利的,在从东京到大阪500公里的铁路上,集中了日本全国60%的人口,日本高铁是在一条线一年的运量达到1.46亿人次的情况下,才实现了盈利。相比之下,中国的高铁中短期内几无盈利可能。

比债务更危险的是安全问题。建设周期太快,尽管铁道部边干边制订一系列高铁施工规范,但质量监控挑战很大,许多从事高铁工程建设的业内人士都公开表示担心。

一家外资高铁物资供应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国外300公里高铁往往要修十年,现在国内两年就要完成,抢工问题非常严重。

一位铁道部的高级工程师则担心高铁路基是否满足了土地沉降要求,“一般要五年,但铁道部等不及,大量改用高架桥设计。”

新闻分析

真正症结在于垄断和封闭

事实上,在很多业内观察家看来,中国铁路系统的真正症结在于垄断和封闭。铁道部在这个垄断封闭的体系之下,在高铁建设过程中与地方和权贵不断建立资本联姻,进行利益交换,加之带来的安全隐患,是导致刘志军下台的深层次原因。

刘的继任者面临一个复杂的局面:一是高铁何去何从,如何解决刘志军留下的这笔高负债、高风险的高铁遗产;二是铁路改革问题,在内忧外困之下,已经停滞八年的铁路是否会重提改革议题。

有识之士早已建议,铁路改革首先应政企分开,启动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并从货运开放起步,逐步将铁路这个中国所剩最大的垄断堡垒向业外资本开放。或许这才是中国铁路逐步走出高铁漩涡的出路。

netease 本文来源:上海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