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回应白宫所奏曲目争议:别把艺术政治化

2011-01-25 03:46:00 来源: 汉网-长江日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19日晚,著名钢琴家郎朗受邀前往白宫,在奥巴马为胡锦涛举办的国宴中进行演奏。其中演奏的一首《我的祖国》来自抗美援朝影片《上甘岭》主题曲,有网友指出在这种场合演奏这样的作品有点“不合时宜”。对此,朗朗表示演奏《我的祖国》只为了表达对祖国的浓烈情感。

白宫演奏《上甘岭》插曲“被解读”(组图)

白宫演奏《上甘岭》插曲“被解读”(组图)

19日晚,郎朗在白宫现场演奏《我的祖国》。 (图片来自光明网)

本报讯 19日晚,著名钢琴家郎朗受邀前往白宫,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举办的国宴中进行演奏。其中演奏的一首《我的祖国》由于来自抗美援朝影片《上甘岭》主题曲,在网络上引发不同的解读。

昨日,记者连线郎朗的经纪人李宁。李宁表示,郎朗本人正在美国准备巡演,也有意在近期通过博客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其实郎朗在白宫演出的两首曲目都经过仔细挑选,演奏《我的祖国》只为了表达对祖国的浓烈情感。”

音乐具有超越性

本报评论员 钢琴家郎朗在白宫演奏《我的祖国》,引起了一些讨论。郎朗本人对此作了说明。我们认为,不论哪一国,哪一方,对此都没有过分解读的必要。

音乐的魅力就在于它有一种优于语言的表达能力,它挣脱了语言的屏蔽,使不同语种的人们能在音乐的空间里理解、交融,释放出新的活力。著名指挥大师小泽征尔曾多次重复过:“音乐是没有国界的语言”。好的音乐家,不会在纯净音乐之上赋予更多的意识形态内涵。

正是这样,柔情的《北国之春》才能在复兴军国主义最浓烈的时代人人传唱,美国人可以把独立战争时英国人讥讽美国人的《美国佬》当做最喜欢的歌曲之一,《夜来香》也不会因在歌厅给侵华日军唱过而遭到国人的厌弃。这是音乐超越了政治解读后的魅力。

《我的祖国》只是半个世纪前一部电影的主题曲,如果每首歌曲都要如此延伸的话,有些现象是无法解释的。例如《红色娘子军》近年来登上巴黎演出,理查德·克莱德曼与12名小朋友在中国同奏《我爱北京天安门》,这并不意味着对过去年代的认同和向往,只是对优美音乐旋律的喜爱。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郎朗不过演奏了一段中国乐曲,它的时代背景和歌词内容,其实已是历史,不必成为现在的话题。

有网友认为:

演奏这样的作品有点“不合时宜”

有网友指出,《我的祖国》是1956年上映的影片《上甘岭》的主题曲,虽然歌词没有提到那场战争,但那部电影描述的却是中美两国军队在朝鲜战争期间的一场残酷战斗。因此,有网友认为,郎朗在两国领导人会晤的重要场合演奏这样的作品有点“不合时宜”:“如果知道这首歌的背景,还选择它演奏,那你可以怀疑他的动机或大脑智商。如果他不知道,那中国的教育比我想象的还糟糕。”

但也有网友对郎朗表示声援:“电影插曲与电影是两回事,《泰坦尼克号》的插曲可以独立于这部电影而存在,美国也有《美丽的美利坚》被称为‘第二国歌’,唱歌或奏乐的人未必想到。”

新华网的报道援引一位教授的意见表示,这其实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今天的中国,更多的人(包括郎朗在内)也许是从艺术性和普及性角度看待此曲。其爱国性还在,但这已不是人们择取的唯一标准了。正如芭蕾舞《红色娘子军》近年来再度重演,甚至在巴黎上演(2009年1月6日),人们感兴趣的是其中国特色、艺术价值。当年‘文革’时期的燃烧激情和极其政治化的红剧,其意识形态价值如今不过是即将逝去一代人的怀旧符号。捷克作曲家斯美塔那的代表作、交响诗套曲《我的祖国》,柴可夫斯基的《1812年序曲》,百年后仍是世界经典,艺术性、民族性与国际性兼而有之,本人乐见《我的祖国》最终也为中国以外的人接受”。

【延伸阅读】

这支歌展示的是美好

1956年,讲述朝鲜战争的电影《上甘岭》还未在全国放映,它的插曲《我的祖国》却在录制完后的第二天,经过电台传向了全国。

电影《上甘岭》取材于真实的上甘岭战役。这次战役使整个朝鲜战场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订,标志着历时3年的朝鲜战争结束。

一场战役对一场战争的全局产生如此重大影响,毛主席指示有关方面将其拍成电影。长春电影制片厂承担了这一任务。并请乔羽和刘炽来给整个电影创作音乐,其中包括给《我的祖国》这个插曲作曲。

“上世纪50年代,是我们国家最美好的一个时代。刚刚解放,打了这么多仗,打出了一个新中国,大家高兴,都希望国家好一点,生活好一点,就是这么一种很单纯的想法。那时随时随处都能感受到勃勃生机,你会觉得祖国的天是那么的蓝,土地是那么的滋润。亿万中国人民的心情真的就是扬眉吐气喜气洋洋,到现在我都还向往那个年代。”乔羽在回忆创作过程中这样说。“新中国诞生了,每个中国人都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这样朴实的感情我是深有体会的。”“我想上甘岭的战士也是怀着这种心情上战场的,那种感情是50年代人民大众心里最美好的东西,我把它融进歌里,再现出来。让大家唱着这支歌,享受美,创造美,珍惜美,同时就会产生一种东西为了这美好的国家,自己得为她多做些贡献。”

虽然在创作过程中,乔羽、刘炽都并没有去过朝鲜,但是他们都对志愿军战士有过深入的了解。“战争是很残酷的,可是我们写了一首很不残酷的歌,我们希望美好的东西,让大家对今后更有信心。”乔羽说。

郎朗回应:

旋律优美适合宴会演奏

郎朗经纪人李宁介绍,郎朗是在演出一个半月前接到白宫的邀请函的,这也是朗朗第五次进入白宫表演。演出中,郎朗先是与爵士乐大师赫比·汉考克以四手联弹的形式合作了拉威尔《鹅妈妈》的片段《瓷偶女王》,然后独奏了《我的祖国》。“熟悉音乐的人都知道,拉威尔的这首作品有着浓厚的东方意味,《我的祖国》是一首中国作品,两首曲目一中一西,旋律都非常优美,可听性很强,长度也适中,非常适合宴会这样的场合演奏。”

当日演奏结束后,郎朗曾兴奋地在博客上和粉丝们分享了宴会的情况。他在博文中写道:“我又独自演奏了中国人心目中‘最美的歌’之一的《我的祖国》。能够在众多外宾,尤其是在来自‘五湖四海’的元首们面前演奏这首赞美中国的乐曲,仿佛是在向他们诉说我们中国的强大,我们中国人的团结,我感到深深的荣幸和自豪。”李宁表示,郎朗本人十分喜欢《我的祖国》,曾经多次在音乐会上演奏过:“在他看来,这首曲目和他常演奏的钢琴协奏曲《黄河》一样,表达的是一个中国人对祖国最热烈的情感。虽然他们都有特定的创作背景,但经过了历史的沉淀,这些曲目在今天更多地传达着对祖国山川的赞美和热爱,也激发着中国人民自强不息的民族自豪感。”

李宁称,目前郎朗正在美国举行巡演,这几天也听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前天李宁曾和郎朗通话,还就此事和郎朗有过交流。郎朗在电话中希望网友们不要误读这次演奏:“别把艺术的选择泛政治化。”

昨日,郎朗也特意在自己的FACEBOOK主页上用英文做了一个简短的说明,表示自己是从旋律、情感表达以及国人对曲目的熟悉程度上选择了这些曲目,和其他因素无关。

【链接】 郎朗20日在博客上对这场演出的文字记录

和大家分享在白宫的一天 (2011-01-20 16:23:56)

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我刚刚从白宫演奏完,心情很激动,在这里把我今天的见闻写给大家。

今天在白宫一共有两场国宴,中午的宴会是美国副总统拜登与前总统克林顿、希拉里夫妇招待胡锦涛主席,晚上则是奥巴马总统亲自宴请胡锦涛主席以及其他的中国领导人,美国副总统拜登与克林顿夫妇、前总统卡特也出席了。美方不仅派出了重要的政治人物出席,晚宴的菜也很丰盛,主菜是牛排,可见美国对中美关系的诚意和美好祝福。出席这次晚宴的除了中美领导人,还有来自其他国家的重要人士。

今晚参加晚宴演出的有流行教父昆西·琼斯,传奇歌手芭芭拉·史翠珊,爵士大师赫比·汉考克,大提琴家马友友等,成龙大哥也出席了晚宴。整场晚宴的演出是由赫比·汉考克领衔的爵士乐演出,我与赫比四手联弹了一首法国拉威尔的作品《鹅妈妈》片段pagoda,我和赫比都认为这首曲子很具有中国之美,很能让人联想起中国。而后我又独自演奏了我们中国人心目中“最美的歌”之一的《我的祖国》。能够在众多外宾,尤其是在来自“五湖四海”的元首们面前演奏这首赞美中国的乐曲,仿佛是在向他们诉说我们中国的强大,我们中国人的团结,我感到深深的荣幸和自豪。

今天白宫的气氛很轻松,双方关系很友好,晚宴上大家其乐融融,演出高潮迭起,共同祝愿中美关系越来越好。相信胡锦涛主席访美是中美关系的新起点。

胡锦涛主席非常平易近人,最后领导集体上台的时候,他还关切的问候我的家人,让我感到非常温暖。奥巴马总统也很幽默,他在晚宴结束的时候开玩笑说:“感谢在座的艺术家们,没要演出费就来演出了!”

netease 本文来源:汉网-长江日报 作者:王娟 王亚欣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已关闭去跟贴广场看看 >
网易新闻客户端下载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