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网易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南部苏丹:一个等待起飞的地方(组图)

2011-01-14 11:06:07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
南部苏丹:一个等待起飞的地方(组图)
南部苏丹:一个等待起飞的地方(组图)
一个苏丹南部妇女带着孩子在公投投票站等待投票。路透社

【编者按】

苏丹,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这个纪录或许将成为历史。

一切缘于苏丹南北早已存在的明显差异:北部苏丹较为富裕,南部苏丹受多年战乱的影响极为贫穷,卫生、教育、人民温饱水平方面都远不如北方。然而南部却有着丰富的石油资源。对石油资源的争夺也导致苏丹南北关系一直紧张。

南方黑人各族和北部阿拉伯人之间历史上积怨深厚,1956年至1972年、1983年至2005年曾发生过两场战争。由于国际社会的压力,加上双方均已精疲力竭,南北方逐渐走向和解。2005年,深陷内战的苏丹北南双方签订《全面和平协议》,其中一项核心内容就是举行苏丹南部地区公投。

在国际社会的关注下,酝酿了6年之久的苏丹南部公投终于在2011年1月9日如期举行。近400万苏丹南方登记选民开始在全国各地和8个海外国家投票,公投为期一周,将决定面积相当于一个法国的南部地区是否从苏丹分离。预计公投的最终结果将在2月15日之前宣布。

近日,《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走进了南部苏丹,探访这里怀着期待和骄傲,又有些迟疑和迷茫的人们。

在一个三叉路口,一副约10平方米的宣传画格外醒目:“再见,喀土穆”“分离,哦耶!”

朱巴“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上,机场内唯一的硬化路面也仅仅用于跑道,但至少,起飞有了基础,如同整个朱巴和南部苏丹

《国际先驱导报》特派记者李志晖发自朱巴几支钢管撑起一片帆布,这就是朱巴苏丹南部地区首府的“国际机场”的候机厅。牛群悠然走过土路,联合国的汽车必须减速避让;世界上最好的木瓜在这里遍地生长,却没有技术加工成果汁;这里地处非洲心脏,却无一管道把多得可以“游泳”的石油输往国外。尽管如此,也许半年之后,这里将成为世界上最新国家的首都。

再见,喀土穆

不管北方在政治上、情感上多么希望维护国家统一,不管在经济上南北双方多么需要携手合作,作为南方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公投前夕的朱巴市区,“自由”似乎压倒了一切。

载着未来“国旗”的小面包公交车在宽不到10米的路上飞驰。宣传画张贴在市区各处,号召人们和平公投、为“独立”投票。“要和平,不要战争”、“庆祝世界上第193个国家的诞生”、“为分离投票就是为自由、和平、正义和发展投票”等口号随处可见。南方政府及其动员起来的非政府组织努力把人们的选择引向“独立”。

在一个三叉路口,一副约10平方米的宣传画格外醒目:“再见,喀土穆”“分离,哦耶!”右上角的骷髅形象充满嘲讽。一旁的两名警察斜坐在椅子上,得意地看着外国记者们在宣传画前拍照,其中一个招招手:“明天你们能拍到更热闹的场面!”

与之相反,早在飞往朱巴之前,记者在位于苏丹北部的首都喀土穆则感受到了一种别离的气氛。

公投在即,一些生活在喀土穆的南方人担心未来局势不稳,或者一旦南方独立自己在北方将成为无国籍的人,从而决定携家带口踏上南归的长路。在喀土穆市郊的南方人聚居区,一辆辆满载行李家具的卡车准备启程。撤去毡子围墙的茅草屋只剩下四根歪歪斜斜的木头支柱,孤零零地站在夕阳下。

而在喀土穆机场的朱巴窗口前,站满了满身包裹的乘客,妇女带着襁褓中的婴儿,瘦弱的老人坐在地上等待安检,青年人忙着托运行李其中包括一捆栽培在土壤中的蔬菜秧苗。人们默默地排队,谁也不愿说话他们可能再也不会回来,而朱巴将是一个似曾相识却又无法预知的世界。

据统计,包括这些回家的南方人在内,超过95%的选民在苏丹南方各州投票。

握手与挥手的抉择

决定南部苏丹命运的投票从1月9日开始。为了这一天,苏丹和国际社会在期待、疑问、紧张中等待了6年。

当天上午8点,头戴标志性牛仔帽的苏丹第一副总统兼南方自治区主席萨尔瓦·基尔来到已故苏丹人民解放运动领导人约翰·加朗的墓前,默哀致敬,并在附近的投票站投下了第一票。随后,政府办公平房里、低矮的茅草屋旁、芒果树下,大大小小的投票中心开始正式运行。

“我们今天凌晨就来了,在加朗墓睡了一晚。”几位率先投完票的年轻人向记者展示染色的手指,并跳起了当地舞蹈。

他们可能并不知道,加朗其实是个坚定的联合主义者。2005年加朗领导的南方力量与北方签署《全面和平协议》时,很少有人认为南部真的会分离出去。但协议签署半年后,加朗在一起直升机空难中丧生,他在苏丹内部实行自治的构想也随之而去。

随后几年,达尔富尔问题的产生使苏丹政府无暇顾及南方的发展,也延迟了和平协议的实施,从而激起了南方人的怒火,“继续留在苏丹,永远是二等公民”的观念在民众间逐渐蔓延。正因如此,一份当初旨在达成和平的协议,无疑为如今南苏丹可能的独立播下了种子。

烈日当头,投票队伍前进缓慢,许多清早就步行前来排队的人仍然耐心等候,神情平静。

选票上有两个选择:两手相握代表“统一”,单手挥别代表“分离”。公投委员会工作人员向每位选民认真解释,知道确认选民已经了解每个选项的意思和按手印的规则在文盲率高达92%的苏丹南方,这些技术细节非常必要。

街上不时传来音乐和歌声,南方人数最多的丁卡族民众跳起当地舞蹈,用土著语唱歌欢庆公投时刻的到来。傍晚,民居中飘来烤牛肉的香味,这只有在重大节日或重大聚会时才能闻到。记者聘用的乌干达司机科斯马紧握方向盘驾车穿梭在各路人群中。作为外国人,他只能带着好奇的眼神旁观朱巴的一切,并偶尔评论几句“不管独立不独立,只要不再打仗就行。”

丁卡人的梦想

在决定国家命运的时刻,表现最兴奋的要数丁卡族。苏丹北南关系的发展历史,与这个非洲第二大部落关系紧密南方领袖加朗、基尔都是丁卡族;北南边界备受争议的阿卜耶伊地区是他们的主要居住地之一。

身高1.9米多的邓·安亚克有着典型的丁卡族人的高挑身材,他所在的居住区是一片茅草屋的世界。圆锥形房顶、圆形的泥墙,这是丁卡族的典型建筑。生活较富裕的家庭,还会把房屋悬空建在牢固的木柱上。

安亚克说,自己内心仍然保持着丁卡人的精神勇敢。“只要受到侵略,每个老百姓都会拿起武器向前冲,没人会后退,直到战死!”

这位内战期间从3岁开始就随母亲辗转逃难到埃塞俄比亚、苏丹首都喀土穆的丁卡族“流浪儿”,父亲参加了苏丹人民解放军,在丛林里打了20多年的仗,现在家乡生活。

由于上大学的需要,安亚克现与姑妈、哥哥一家住在朱巴。全家十几口人住在一个院子里,全凭哥哥在政府工作的收入生活。

尽管这个今年28岁的小伙子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但家人为此积累财富的计划一步也没停养牛。丁卡人视牛为最宝贵的财富。

“结婚后,女方家长会返回一些牛,作为新婚夫妻开始生活的基础,”安亚克说,“但在婚前,牛是必须的。我父母在老家帮我养了不少牛呢。”

与大多数丁卡人的信仰一样,安亚克的姑妈是基督教徒,并有个基督名字Bronica。

看似有趣的宗教现象,其背后隐藏着北南矛盾的阴影。历史上,英国殖民者利用北方阿拉伯人与南方黑人之间的宗教文化差异,推行“南北隔离,分而治之”的政策,埋下了民族裂痕的孽种。1983年,迈尼里政府在全国强制推行伊斯兰法,引起南方强烈反弹,从而导致了20多年内战的爆发。

得知记者既不是基督徒也不是穆斯林,安亚克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这怎么可能?”“没有宗教信仰,你怎么生活呢?你必须有一种宗教!”他与记者辩论了将近一个小时。

同样是一个偶然机会,同样在白尼罗河边,记者碰到了正在钓鱼的另一位丁卡人艾尔波特·里汗,他属于丁卡族人口较多的提维克(Twic)部落。他的祖父奇耶尔·里汗,是这个部落的前任首领,他的父兄奇耶尔·奇耶尔·里汗,则是现任首领。

“苏丹独立后不久,撤退的英国殖民者问我们归南方管还是北方管。爷爷说,阿拉伯人是我们的好朋友,还是归北方吧。”38岁的里汗回顾历史。“但后来,由于出现很多矛盾,爷爷又带领部落加入了南方。”

“我的爷爷一直鼓励丁卡人接受教育,这是改善我们生活和命运的关键。”里汗说。

南北内战中,家人不愿让当时年仅十几岁的里汗经历那么多的杀戮,把他送到了英国。里汗在伦敦大学完成了计算机专业的学习,毕业后在英国经营一家拥有600多名员工的翻译公司。去年底,里汗来到朱巴,带领12个员工新成立一家猎头公司,专为将来在朱巴投资设厂的公司招聘人才。

谈及婚姻,里汗没有安亚克那样的压力,他说自己尚未决定如何在众多选择中做出取舍。“上一辈人通常娶几个妻子,有很多孩子,但我不想这么做,选一个最好的就很好了。”

“我的主要精力要用在朱巴的发展上,”在英国生活了15年的里汗说,“丁卡族是南方人口最多的部落,这是我们的骄傲。今后南方的发展,需要我们的智慧。”

希望在这里起飞

里汗把70%的工作时间花在了朱巴,而不是伦敦。安亚克也在琢磨着怎样在毕业后找一家政府部门开始工作。在他们看来,朱巴不是一片贫瘠的土地,把这里发展成繁荣都市,并非遥不可及的梦。

当然,道路将是漫长的。人类发展经历的工业化时代,在朱巴几乎是个空白。

目前,这座人口约40万的城市,找不到一栋高层建筑。一些木棍加茅草或者一个铁皮集装箱,就能成为一家几口人的住所。稍微像样的活动板房构造的旅馆房间,每晚需要支付100多美元。紧挨着南方政府主席府大院的,就是栅栏围起来的集装箱房屋。

没有市政供水,个体司机开着水罐车从白尼罗河取水后卖给居民,每桶约两美元,买不起的家庭只能派孩子一大早步行去河边,趁着水未被搅浑的时间打一桶扛回家。

朱巴与瓦屋、马卡拉勒等其他城市之间几乎没有像样的公路,驻守各个关卡的警察,因未受过教育,甚至不会阅读通行证件。联合国驻苏丹特派团工作人员听说记者想乘车去600公里外的瓦屋采访,不禁吐了一下舌头,“那不可能,还是乘我们的直升机去吧。”

疟疾是朱巴最常见的传染病,当地居民在雨季流行霍乱,但整个城市没有一家制药厂。医生紧缺,医疗事故司空见惯,朱巴大学结业的护士成了最抢手的人才。

但是,这些在朱巴人眼里,似乎不是大问题。2005年北南实现和平以来,这里来了不少外国援助者,帮助这座城市从零起步,快速发展。

涂着“UN”标志的车辆在崎岖的土路上行驶,扬起一片尘土;佩戴心形标志的人道主义医务者赶往各救护点;机场附近的世界粮食署大院内,不时卸下大量物资……

除了外援,更重要的是,这里拥有占整个苏丹储量75%的石油。当地迄今没有炼油厂和出口输油管道,这成了国际能源公司瞄准的对象。大量公司代表进驻朱巴的旅馆,开始洽谈业务。“在我的客户里,有许多能源公司正在计划招聘当地人,”里汗说。

伴随着投资热潮的开始,市中心大型广告牌竖了起来;由于增添了大型发电设备,朱巴的停电时间大大减少;新建平房在茅草屋的世界中崭露头角,朱巴市区的土地费用已经翻了一倍;柏油路不断延长,无线网络速度逐渐加快……政府甚至开始了城郊大片土地的开发项目招投标,希望把涌入的投资者分散开来。

尽管几个政府部门同时在一座楼里办公的现象仍然存在,但行政、立法、司法体系各部门总归成立了,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成为政府的骨干力量,正在学着用并不成熟的制度管理一个复杂的社会。

如果公投的投票、记票和半年过渡期谈判均顺利进行,苏丹南方将在7月9日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

“没有电,没有路,我们可以活下去。哪怕是从零开始,只要有和平,我们就有信心在这片土地上建起家园,建起学校,利用我们的资源快速发展起来。”希望今后从事政府工作的安亚克在投票后说。

朱巴“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上,机场内唯一的硬化路面也仅仅用于跑道,但至少,起飞有了基础。如同整个朱巴和南部苏丹。 (本文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 netease

跟贴读取中...

点击登录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修改昵称
盖楼回复
点击登录 |
发言 | 退出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复制收藏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精彩活动

  • 2012人人网年终策划
  • 十大网络视频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游戏-论坛-视频-博客-房产-家居-应用-微博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历史回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