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翊纲,宋少卿:上台鞠躬(图)

2011-01-02 02:59:39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0
分享到:
T + -
冯翊纲,宋少卿:上台鞠躬(图)

  相声瓦舍作品一览

  ●1997年《相声说垮鬼子们》《张飞要出来了,别害怕!》

  ●1998年《状元模拟考》

  ●1999年《谁唬咙我?》《哈戏族》《大唐马屁精》

  ●2001年《他怎么那么红》《并不太熟》《东厂仅一位》

  ●2002年 《蠢嗄揪疼》《笑神来了谁知道?》《影剧六村》

  ●2003年《消失的931》《大寡妇豆棚》

  ●2004年《小华小明在偷看》《记得当时那个小》

  ●2005年《蒋先生,你干什么?》

  ●2006年 《上次,这次,下次》

  ●2007年《第十九届新春贺岁联欢晚会》《借问艾教授谁杀了罗伯特》《邓力军》

  ●2008年《战国厕前传》《公公彻夜未眠》

  ●2009年《两光康乐队》

  ●2010年《又一村》

  冯:二十年来,我的体重从原先的六十九公斤变成如今的八十九公斤。

  宋:岁月不饶人。

  冯:蛀牙,从原先的三颗变成现在的八颗。

  宋:岁月不饶人。

  冯:血糖,从原先的八十变成现在的一百二。

  宋:岁月不饶人。

  冯:结婚以后,从每天两次到后来每天六次。

  宋:令人羡慕!

  冯:我是说小便。

  宋:岁月不饶人。

  冯:从原先只关心前面到后来会注意后面。

  宋:很有情趣!

  冯:我说的是痔疮。

  宋:岁月不饶人。

  冯:从原本每次十分钟到后来每次半个钟头。

  宋:非常持久!

  冯:我说的是蹲马桶的时间!

  宋:岁月不饶人。

  ……

  以上段子出自台湾地区相声《东厂仅一位》,冯,冯翊纲,宋,宋少卿,两个在很多相声迷心中响当当的名字。当郭德纲还在大陆相声界摸爬滚打籍籍无名时,一个名叫相声瓦舍的相声团体,已经在台湾声名鹊起,而这股相声热,最终还要追溯至1985年赖声川的相声剧《那一夜,我们说相声》。

  该剧当年在台湾引起轰动,使相声重回台湾人日常生活,也让很多年轻人迷上了相声,1988年,还在艺术学院戏剧系主修编剧的冯翊纲及学弟宋少卿,就是其中的代表。后来,他们创立了台湾惟一以相声创作和表演为主业的相声团体相声瓦舍。目前,大陆能看到的台湾相声大都出自相声瓦舍;在碟片市场上,台湾的舞台剧,除了赖声川表演工作坊的“金字招牌”,就属相声瓦舍了。

  赖声川的舞台剧《宝岛一村》日前在成都上映时,不少观众注意到了剧中扮演老朱的冯翊纲和扮演飞官周宁的宋少卿。这个初冬,在南京“茶客老站”,成都商报记者借《宝岛一村》来大陆巡演之际,见识了这两位台湾的相声大腕。

  人物故事

  眷村走出的相声大腕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帅一丑”,这是采访时宋少卿对他和冯翊纲的戏谑介绍,也正符合传统相声里捧哏逗哏的搭配标准。

  冯翊纲,白白胖胖,像个教书的,其实也是个教书的,单纯从外表看,没有多少喜剧元素。然而,许多段子都是主修编剧且教编剧的他创作的,他是整个相声瓦舍的灵魂。

  宋少卿,更滑稽和机巧一些,更符合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笑星”。在实际表演中,他的动作表情也更传神和搞笑,反应能力极快,令人称绝。

  他们的故事,都从眷村开始。

  冯翊纲:每个小表情都是父亲留给我的

  1964年,冯翊纲出生于高雄左营眷村,老家是陕西丹凤,“当年爸爸和妈妈都是从黄浦江上船到台湾,当时爸爸18岁,妈妈才10岁。他们是后来相识结婚,才知道原来当年两个人都在上海虹口这边住过……”直到现在,在上海演出时,剧团住的酒店在虹口,冯翊纲每天都要去吴淞路桥走走。

  虽然从小就是孩子王,但妈妈管得严,给他买的小人书也是“100个好孩子”那样的故事。因此,这个眷村长大的“孩子”,自称一生中没怕过什么人,只怕妈妈不开心;要是妈妈不开心,他也开心不起来。提到爸爸,冯翊纲的那份情感似乎更复杂。“我爸爸是军人,我不像他,我喜欢唱戏搞文化。我一直觉得不像他,但是表演后,每次看到录影带,发现自己还是非常像他,每一个小动作小表情都是父亲给予的。”

  “有事儿就说出来”是自小就有的家教,因此养成了他坦白诚实的个性。一旦有坦白诚实的特质,一切都被允许试试。“将军之子不当医生说相声,读什么戏剧研究生?”想想那没冒出头的20年岁月,冯翊纲益发感谢父母的包容与理解,让他适性地自我发展,单纯地享受着自己所热爱的东西。

  因喜欢而沉迷、钻研,正有一种无往而心生的奥妙。从小时候喜欢唱京剧,到听着录影带跟着唱,再到专家指点,冯翊纲具备了专业水平。更因为这份喜欢,他在老师赖声川1985年首部相声作品《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中与李立群一起挑梁演出,意外地展开了他的相声生涯。

  冯翊纲的求学之路也遵循了自己对艺术的这份热爱。他进入台北艺术大学,成为戏剧艺术硕士,现在除了相声瓦舍的演出,还兼任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等多个高校的副教授。

  自称仍保有十四、五岁时天真的冯翊纲说自己很幸运,至今的生活没有太大的挫折,方能保住天真没有被挤压掉。这个身高超过1.8米且已过不惑之年的大男人生平钟爱的,竟是身高仅有10厘米的“微星小超人”!面对媒体和粉丝,平素穿马褂、逗乐子的冯翊纲,在讲起自己与“小超人”的绵绵情缘时动情且认真。

  宋少卿:踩得村里没有完整的屋顶

  1967年出生的宋少卿应该是台湾北部眷村的孩子,籍贯山东,但身上有台湾原住民阿美族的血统。

  在《宝岛一村》里,宋少卿说得一口上海话。他却表示,这不算“不可能的任务”。“眷村让每个人对语言都有特殊的敏感。我从小在眷村长大,环境要比大家在戏里看到的好一些,父亲是军官,我是独子,因为那时候父母以为很快会回去,所以一直不想生小孩。他们看到太多带着孩子颠沛流离的景象,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吃这样的苦。”

  宋少卿年幼时很喜欢李小龙,一心想练轻功,结果村里一个大哥哥告诉他,说要能在屋瓦接缝中游走,就能练得一身好轻功。结果他真的这么做了!踩得村里的屋子没有一家有完整的屋顶,一下雨就漏水,家里的大人们只好用盆子接。“直到今天老邻居还会跟我妈说,一看到屋顶被踩坏的瓦片,就会想到你儿子。”回忆起眷村的日子,宋少卿依旧非常兴奋。

  宋少卿的父亲有十兄弟,只有他在1949年去了台湾。之后的岁月,父亲的兄弟姐妹们曾在通信中说父母仍然健在并寄来照片佐证,以安慰宋少卿的父亲。而当宋少卿一家回到故乡探亲时,一下飞机,宋爸爸就问:爸爸妈妈呢?在《宝岛一村》中有一出戏,也是表现回乡探亲而亲已不在,宋少卿将个人感情带入到角色周宁身上,并真的在台上哭了出来。

  因为《宝岛一村》的热演,宋少卿被不少观众热捧为“最纯爷们”的演员。事实上,和冯翊纲一样艺术学院科班出身的宋少卿,多年来坚持带有戏剧元素的相声表演,有时也宽容地将一些综艺节目上的群秀看作相声。冯翊纲和宋少卿这组“一静一动,一正一邪”看似矛盾的组合,或许正因为根植于血液中的眷村情结,成为了联系这对最佳拍档的要素。

  相声故事

  将相声说出博物馆

  今天的相声瓦舍是台湾年轻人中最具号召力的相声剧团。据统计,从1997年至今,相声瓦舍以平均每年两部戏的速度,为台湾演艺市场贡献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相声剧。而他们的听众,更多的是台湾的80后、90后。

  从“怎么演好一张卫生纸”开始

  读大学时,冯宋二人是相差三届的学长学弟。但用冯翊纲的话来讲,在宋少卿尚未进入大学,还在街头“闲晃悠”的时候,他俩就各自知道对方。那时候的周末,一堆志同道合的朋友会相聚在一起进行免费义务表演,也就是当时所谓的业余曲艺团。那时还是高中生的宋少卿对来自台北艺术学院的前辈们在校外剧场的杰出表现充满钦佩,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考入这样一所艺术学府。于是他向当时戏剧系的大三学生冯翊纲“取经”。

  “这小子那时候就油嘴滑舌,我不太愿意教他,就随便糊弄了他两句。哪知,他考上了!”言语中,冯翊纲对学弟宋少卿的悟性颇感骄傲,“前一天考试的时候睡好觉,考试的时候站上去想到什么就演什么,全凭直觉。我告诉他,你不用准备演什么王子了,因为真不像。你就先想想怎么演一辆摩托车,怎么演好一张卫生纸就行了。”结果,随意的“糊弄”真的帮了宋少卿一把,按冯翊纲的说法,艺术学院戏剧系的入学考题里面,所有的考题都是“非人类”的,甚至是“非动物”的。能不能演好卫生纸,实际上测试的就是你对生活的态度够不够敏感,是否能抓得住生活中的细节。

  于是,1988年,在艺术学院戏剧系主修编剧的大四学长冯翊纲和刚进校的大一学弟宋少卿,出于对相声的爱好,开始在戏剧系的中庭自发联袂表演。而兄弟院系的学生们则带着便当边吃边看。

  一次,两人写出两个段子之后,准备在学校毕业典礼做演出,并请到赖声川指正。排练好了之后他们表演给赖声川看,一旁观看的赖声川一言没发,留下了一句对“瓦舍”造成转折性影响的笔记,随即离开,“慢一点,口齿流利不是表演的最精要。”这就是赖声川对稚嫩的“瓦舍”的告诫。“慢一点,让人有所回味,每一句台词要有所回味。这是他一开始就给我们的忠告,也是对我们的提携。”

  台湾80、90后听他们长大

  决定组建相声团体后,对传统文化兴趣浓厚的冯翊纲,从百戏兴旺的宋代为他们找到了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相声瓦舍”。“瓦舍”,在宋代指剧场。“相声瓦舍”,就成了“听相声的地方”。1993年,冯宋二人携手闯荡江湖。1996年,相声瓦舍正式登记为戏剧表演艺术团体,随着这个团体的发展,又有新鲜血液的加入,比如,同是冯翊纲学弟的黄士伟,现在也是瓦舍的“三宝”之一。

  在瓦舍论坛上,曾有一个从2002年一直热到现在,讨论“瓦舍迷”年龄的帖子。其中,在近千条回复中,九成以上是不到二十岁或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可以说,不少台湾的80、90后都是听着“相声瓦舍”长大的。

  多年来,台湾地区相声艺术的传承多为录像带式的教育,而缺少相声大师的言传身教。2002年,冯翊纲在剧院看戏,偶遇在台湾的常贵田的弟弟常贵祥。因对相声艺术的挚爱和不懈努力,他深得常贵祥先生的赞赏,谈话间,冯翊纲得知常贵祥就是自己敬仰的著名相声艺人“小蘑菇”(常宝堃)的后代,遂与宋少卿一起跟他到大陆来,拜70多岁的常氏传人常宝华为师。冯翊纲说他拜师的主要目的是“听常老师口述中国相声历史”。

  回忆起拜师趣事,宋少卿说:“当时常师父打趣我说,呦,你别拜我为师,看你长相,你老了以后很像马三立,你应该拜他为师。”

  由于相声瓦舍把主要的观众群瞄准各大高校学子,因此每年有60%的场次都安排给学生,票价十分低廉。实际上,除了经济效益之外,他们更注重的是文化效益。学生喜欢,当他们出了学校,就会成为“被养成的艺文人口”,自然会买票看瓦舍的戏,也会养成习惯去看别人的戏。这是讨论未来相声发展之路时,冯翊纲宋少卿给出的思考。他们也非常希望找到进入大陆高校表演的契机和切入点,“我们非常愿意,一百个愿意到大陆的大学里来做演出。只要有人喊一声,一喊我们就来了。”冯翊纲说。

  成功 因其既充满现代性又不失传统

  在百度上一搜,可以找到很多大陆相声爱好者津津乐道的瓦舍相声视频《东厂仅一位》《战国厕前传》《蒋先生,你干什么》《公公彻夜未眠》等等。一位网友总结道:瓦舍的相声,充满现代性而又不失传统。

  传统首先表现在他们的服饰上。通常(剧情需要除外)都是两个人,身着传统长袍,手拿纸扇,舞台上一张桌子隔开两把椅子。上台自报姓名,鞠躬(这是对观众的尊重),然后开讲。这样的方式,古典而庄重。而一位网友表示,瓦舍的相声,最传统的还是对讽刺这种传统的继承!

  而现代性方面,瓦舍的相声,事实上是相声剧,它会以段子的方式,串起一个形散神不散的主题,营造出一个整体的印象,给观众一个整体的思考空间。

  冯翊纲对相声瓦舍的成功原因解释道,“每一个作品,我们都真诚地面对了自己的思考,为什么要这么演,为什么要这么编,我们都很认真。”说起创作,冯翊纲说,他很庆幸自己有权利享受凭空思考的乐趣,有时脑子里跳出年轻时的一个画面,谁说过的一句话,或谁说话时的表情,都可以成为创作的养分。冯翊纲还把大量杂读杂学作为自己创作的源泉,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信手拈来,浑然一体。

  比如,在《东厂仅一位》里,冯翊纲一开场就开始论证这样一个看似荒诞的结论:穆桂英是神雕大侠杨过的“阿祖”(即先祖),且看他如何论证:

  “穆桂英是谁?是穆柯寨木羽之女,武艺超群、机智勇敢。因阵前与杨宗保交战,生擒了杨宗保并招之成亲。杨宗保何许人也?杨宗宝是杨家后人,一手家传的杨家枪使得出神入化。

  “穆桂英的后人是谁?足繁不及被载,只知道水泊梁山青面兽杨志使的一手杨家枪,一问才知道,原来这杨志正是天波府的后人。

  “青面兽杨志的后人是谁?足繁不及被载,只知道岳飞在朱仙镇收服了一员小将,名叫杨再兴,使得一手杨家枪。才知道这杨再兴就是天波府的后人。

  “杨再兴的后人是谁,足繁不及被载,

  只知道当初穆念慈跟着她干爹杨铁心在大街上设摊摆点比武招亲的时候,杨铁心,使得一手杨家枪。杨铁心乃天波杨家后人。

  “后来穆念慈被杨康那个小白脸迷住了,那杨康正是杨铁心的亲生儿子。杨康这个不孝子,练过九阴白骨爪,却从未练过杨家枪。杨康的儿子是谁?神雕大侠杨过,杨过,练过九阴真经,练过全真剑法,练过打狗棍法,还独创了黯然销魂掌,就是没练过杨家枪啊。不过血浓于水,神雕大侠杨过,终究是杨家后人。

  “所以说,穆桂英就是神雕大侠杨过的‘阿祖’!”

  看过瓦舍相声的观众都能感觉到其作品中浓浓的传统文化的味道即使有些已经被全面解构。冯翊纲认为,作为一个中国人,就应该注重中国文化。“我们应该把中国文化轻松而不是隆重地带进作品里面,重新把经、史、子、集,《古文观止》这些东西自然而然地、小篇小篇地、一点一滴地重新带入我们的生活里面。中华文化是很浪漫的东西。人的身上有了这种浪漫的感受之后呢,当浪漫的作品来了你才会察觉得到,才能理解得了。”

  本组稿件采写 本报实习记者 杨舸

  网友

  论“瓦舍三宝”

  瓦舍“三宝”中,冯翊纲是灵魂,代表了瓦舍的深度。大部分的剧本都是他写的,可见其充沛的创作经历和横溢的才华。而且他的形象代表了相声瓦舍的稳重,借用一位网友的说法,代表了瓦舍的深度。的确,“冯掰掰”可以将中国历史信手拈来,一段《战国厕》带领观众从“秦掰掰”开创眷村厕所走到孙医生让家家户户都有了自己的厕所,期间的“楚汉之争”“三国鼎立”“五胡乱华”“贞观之治”等中国历史上的著名断章引用得巧妙而自然。


  宋少卿则是瓦舍的先锋,代表了瓦舍的“广度”。他被认为是瓦舍最有表演才华的,作品中很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画面几乎都是他创造的。如《东厂仅一位》里的“阿里山论贱”,《相声说垮鬼子们》的防空洞赌博和演讲比赛、《蒋先生,你干什么》里的坏人等。

  黄士伟本身就是瓦舍的一个活宝。他极为丰富的表演方式和活泼阳光的舞台形象,让他塑造出了《东厂仅一位》和《公公彻夜未眠》里那精彩绝伦的东厂厂公形象!黄士伟的唱功很好,《邓力军》中《十里洋场》《断桥》《弄堂》,有活泼、有轻松、有抒情、有沉重,《公公彻夜未眠》更是过了一把说唱的瘾。当然,我个人最喜欢的,还是《东厂仅一位》中的《天下乌鸦一般黑》。

  

  作者:杨舸

netease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成功人士,超70%都是内向性格?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