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哲文:大运河是最后的牵挂(图)

2010-12-11 02:47:00 来源: 宁波网-宁波日报(宁波)
0
分享到:
T + -
罗哲文:大运河是最后的牵挂(图)图为罗哲文出席“大运河与海上丝绸之路”宁波论坛。(谢安良 摄)

人物名片

罗哲文,中国古建筑学家。1924年出生,四川宜宾人。1940年考入中国营造学社,师从著名古建筑学家梁思成、刘敦桢等。一直从事中国古代建筑的维修保护和调查研究工作。现为国家文物局古建专家组组长、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

他曾数百次登上长城考察,被称为“万里长城第一人”;他是长城申遗文书的起草者,直接促成长城成功申请世界文化遗产;

他曾起草《关于保护我国历史文化名城的请示》并被国务院批准,由此开启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新篇章;

他曾提交提案建议我国政府尽早加入《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使得我国37项自然文化遗产得以走向世界……

70年来他一直守望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被誉为“文物古建的守护神”。

他就是国家文物局古建专家组组长、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罗哲文。

今年8月,刚刚在北京度过从业70周年的罗老,在文博与古建界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而现在,已86岁高龄的他又为中国大运河的保护与申遗四处奔走。

日前专程来宁波参加“大运河与海上丝绸之路”宁波论坛的罗老谈起迟来的大运河保护深有感触,“无论是从历史渊源、长度、规模上来说,中国大运河都是世界运河之冠”。但中国大运河的保护命运却显得曲折艰难得多。

罗老说,长城与大运河这两项古代最伟大的工程,是多民族国家统一与发展的必然结果。有人说,长城是中国历史的实物例证。其实,大运河同样是历史见证而且更为生动丰富。它的核心价值就是漕运功能,至今仍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由于认识和理解的原因,很长一段时间大运河一直未被当作文物看待,也未得到应有的保护。这未免有失公允,而且造成了许多对大运河原生状态的改变和破坏。

2005年,罗老与郑孝燮、朱炳仁三人首次联名向京杭大运河沿岸17个城市的市长发出书面呼吁:加快大运河申遗工作进程。三人因而被誉为“运河三老”。2006年2月,58位全国政协委员响应呼吁,提交了一份“大运河申遗提案”。不久,响应这份提案的大运河沿岸城市由17个增加到35个。随即,由国家文物局牵头的全国大运河资源调查工作启动,大运河申遗提上日程。2006年5月,国务院公布大运河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随后,国家文物局也把它列入申报世界遗产的预备名单,并把大运河申遗的日程确定为2014年。

大运河终于迎来了“保护时代”,这使罗老从心底里高兴,但是他认为应该理性对待大运河保护。运河与长城不同,大运河不能仅作为一般的历史文化遗产保存,而是活生生的、还在流淌着的财富,必须发挥其实际的作用。因此,大运河的保护方式需要进一步探索与创新。

罗老呼吁,保护大运河,首先要真正了解大运河,要深入到大运河实地去了解。让文化遗产与普通人的生活发生越来越亲密的接触,应该是大运河保护与申遗的重要指向。为此,罗老率先垂范,骑自行车穿行在“大运河遗产小道”,深入第一线感受大运河的魅力。

罗老说,大运河的兴衰与历史地位,大运河的辉煌未来,尤其是大运河申遗过程中所呈现的中国特色,这些都应该逐步梳理并加以详细研究。为此,他倡议像当初建立长城学一样建立一门研究大运河的专门学科运河学。这一倡议得到了很多专家学者的共鸣与支持。

“20年前,通过我们的呼吁,长城学成为人们关注的学科。现在,与大运河相关的运河研究会也有了雏形。”罗老告诉记者,他相信运河学将比长城学的发展更为迅速。

运河研究一定要坚持中国特色,这是罗老强调最多的。他说,大运河“一半是天工,一半是人为”,天工、人巧交融在一起,难解难分,这正是中国历史、文化、遗产的独特之处。大运河研究及申遗工作,应该结合这样突出的特点加以开展,其目的就是通过我们的深入研究,为大运河找到更好的发展之路。

谈到宁波,很早就来过宁波的罗老不吝赞誉之辞。他说,“宁波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地方。不仅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而且自古以来就是对外开放的大港。”谈起河姆渡遗址、天一阁,罗老印象深刻,他由衷地说:“宁波的文化遗产太丰富了,我对宁波表示钦佩。”

本报记者 谢安良

netease 本文来源:宁波网-宁波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