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定剑那样的胸怀当今少有(组图)

2010-12-05 15:08:39 来源: 金羊网-羊城晚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蔡定剑那样的胸怀当今少有(组图)
蔡定剑那样的胸怀当今少有(组图)


  羊城晚报记者 董柳

  每年12月4日是全国法制宣传日,28年前的这天,共和国改革开放后的首部宪法获准通过并施行。今年宣传日的主题“弘扬法治精神 促进社会和谐”,不禁勾起人们对不久前病逝的宪政学者蔡定剑的回忆。

  “我宁可找到一个因果性解释,也不要一个波斯王位。”古希腊先哲的这句箴言,曾影响数代知识分子。2004年,时年49岁、官至全国人大秘书局副局长的蔡定剑毅然投身学术、关注法治,找寻通往社会和谐的宪政民主之路,自此未曾偏离、至死不渝。

  在今年的全国法制宣传日到来之际,羊城晚报记者专访蔡定剑生前挚友、中央党校教授蔡霞,藉此缅怀其宪政理念与法治实践。

  法制与法治

  个体与法治

  作为根本大法的宪法,若得不到真正落实,只能称为“法制”,难成“法治”

  羊城晚报:依您的理解,蔡定剑教授所倡导的宪政与法治是什么关系?

  蔡霞:法治的实质是依法治国,而宪政讲求的是任何人和组织要以宪法为根本活动准则,二者相通,不能分开。作为根本大法的宪法,若得不到真正落实,只能称为“法制”,难成“法治”,而“法制”在古代即有。

  我觉得蔡定剑对宪法本质的把握很准:他认为应依靠法治来真正保障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

  羊城晚报:有人认为当前国内法治建设的问题是:一方面,反法治的事件层出不穷,另一方面,有些坚持法治追求的正直人士被边缘化甚至遭受非法待遇,您如何看待这一尴尬?

  蔡霞:一个国家在实现法治、宪政的过程中,必然面临艰难、痛苦的探索,一批思想先驱和实践的前行者走在前面很必要,但定剑老师并不是一个孤独的人。

  人们所说的“被边缘化”,是依据一些官员对待学者的态度来判定的,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被边缘化,而是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和尊敬。近期,央视举办“2010年感动中国人物”评选,定剑列第一位,得票47000多张,这4万多张票中,学者只是很少一部分,更多的还是网民,他们很清楚自己愿意把票投给谁。

  个体与法治

  作为普通公民,知道自己有哪些权利、如何正确行使就是为法治建设添力

  羊城晚报:也有很多人认为像蔡定剑、贺卫方这样的学者思想偏激、总在“寻求与国家对抗”,您怎么认为?

  蔡霞:这种说法源于对他们的不了解。蔡定剑、贺卫方从没说过要支持民众如何如何,他们非常理性地在寻找通往法治和宪政的途径。贺卫方近日有篇博文《“马克思主义的宪政主义”提法不成立》,结尾说,“苏联剧变的惨痛教训值得汲取,……戈尔巴乔夫正是按照西方宪政民主的那套东西实施政治改革的……而我国国内一些人现在所鼓吹的‘宪政改革’要求,比如废除共产党‘一党专政’,实行多党制、议会民主、总统制等,与戈尔巴乔夫的主张如出一辙。殷鉴不远,中国必须坚定不移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发展道路,决不能搞西方的那套宪政主张。”

  蔡定剑也一样,他并非针对执政党,或怀疑执政党领导,而是在既有领导之下,考虑制度如何良性运转、如何提升法治空间、如何落实宪法平等权。在人大制度改革上,他肯定其是能代表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然后研究如何增强人民监督和制约。

  羊城晚报:当前有的人认为,在通往法治、宪政民主的路上,作为个体的公民无能为力,您觉得每个人能为法治建设做些什么?

  蔡霞:这种观点不对,每个人都这样想,法治社会就会遥遥无期。其实,宪法离我们并不远,作为普通公民,明确权利意识、法律意识,知道自己有哪些权利、如何正确行使就是为法治建设添力。

  当前社会矛盾多发,法治面临的突出问题是,一些官员以政治取代法治,而普通百姓以情绪取代法治的现象多见。每当发生经济、社会事件,民众特别是网民的泄愤情绪很浓,对于官员或政府机构的言论,不分青红皂白一概否定,而针对暴力袭击官员的行为,网民又一律叫好……

  以政治、情绪取代法治本身是非法治的。法治是民主的保障,也是社会和谐、和平的保证,建设法治国家,就要维护法制特别是宪法的权威。当法律不健全时,大家就要呼吁修改,而不是呼吁违法。“用行动去追求宪法平等权”,这也是定剑老师毕生呼吁的。

  人大与法治

  蔡定剑认为,人民要实现监督、制约,公共财政就要透明,要管住政府的“钱袋子”

  羊城晚报:蔡定剑的儿子蔡克蒙说,父亲“既非大家,也不是名流”。国内也有很多研究宪政的学者,为什么他去世后却受到这么多人的怀念与敬仰?

  蔡霞:进入新世纪后,社会矛盾多发,国内改革进入深水区,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他支持三位博士上书全国人大,收容制度被废止。官员和学者角色的冲突,使他下定决心,回归母校,传播民主与法制。

  在人大制度改革上,一些学者从“县政”视角,设置部分“专职”县级人大代表,使其向选民负责,真正发挥作用。蔡定剑也认为人大制度必须改,但在思路上有所不同:人民要实现监督、制约,公共财政就要透明,要管住政府的“钱袋子”。为此,他邀请天津财经大学的李炜光教授,尝试从公共财政入手完善人大职能,并在上海闵行区率先试点。

  “文人相轻”是很多知识分子的通病,但定剑从不去显示自己的学识素养,而总是尊重、接纳和肯定别人。每次学术研讨会,他几句话、几个组词就把要讲的说完,然后把时间留给大家,当今有这样胸怀的学者不多。去年的“中国宪政前景”研讨会上,他邀请到茅于轼、秦晖等经济学、法学、历史学、社会学、政治学及政府官员等国内知名人物,很少有学者能在各个群体都有如此亲和力和号召力,而他总是尽可能团结民主与法治改革的推动者。

  印象很深的是,遗体告别仪式在11月26日举行,当时北京非常冷,我还特意穿了很多衣服,那天我看见有个二十三四岁模样的年轻人,连手套都没戴,独自顶着寒风、默默站在场外的空地上,举着一个牌子:“感谢蔡老师为消除乙肝歧视所做的贡献”,后来才知道他特意从深圳坐飞机赶来。当天,还有一个中年人打着横幅,上面写着向在征地拆迁中为他们说话的定剑老师致敬。受益于蔡定剑在追求宪法平等权、反就业歧视、反对土地强拆上的努力,当天的遗体告别仪式,有来自各地的法律工作者、律师、学者、被拆迁户、官员、民间维权人士和乙肝歧视维权者。一位参加追悼会的长者对蔡定剑的儿子说:“我不是学法律的,和政法大学也没有关系,我只是个普通的中国人,来谢谢他所做的。”

  当前社会矛盾多发,法治面临的突出问题是,一些官员以政治取代法治,而普通百姓以情绪取代法治的现象多见。以政治、情绪取代法治本身是非法治的。当法律不健全时,大家就要呼吁修改,而不是呼吁违法。

  蔡霞


  蔡定剑 (上图,CFP供图)法学博士,1955年出生于江西新建,先后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大学。1986年至2003年年底,曾供职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秘书处,官至秘书局副局长;2004年1月,始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长期从事宪政、法制建设、人大与选举制度、反就业歧视等制度建构的研究。2002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中青年法学家。今年11月22日,因患胃癌病逝于北京。生前著有《黑白圆方法治、民主、权利、正义论集》、《宪法精解》、《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及《法治正未有穷期,需待民意铸轨轮》等作品。

  蔡霞 (上图,受访者供图)博士、中央党校党建教授。1986年起,开始从事政党意识形态、执政党建设等的研究。现任北京市党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教育部干部教育学院客座教授,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人事部客座教授。

  董柳

netease 本文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