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的队伍,从胶州路排到了延平路,又排到了昌平路(组图)

2010-11-22 09:18:59 来源: 青年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悼念的队伍,从胶州路排到了延平路,又排到了昌平路(组图)
本报记者 施剑平 摄

  11月21日,天空阴霾,时有微雨。有人说,上天在为死难者哀泣。

灾后的第七天,素不相识的人们带着鲜花赶来,轻轻摆在黑黝黝的大楼前,深深鞠躬,默默离开。黄白相间的菊花拼出了四个大字“上海不哭。”但前来吊唁的人们,还是纷纷落下了悲伤的泪水。

昨天凌晨到深夜,自发前往悼念的人络绎不绝,秩序却始终井然,没有喧闹,也并不嘈杂,队伍最长的时候,市民要花近1个小时才能走到楼下献花祭奠,依然没有抱怨。网友说,这是上海的腔调。

浩浩荡荡的队伍在民警的指挥下缓缓前行,路灯下,他们手里的花束反射出闪亮的光,这是一场盛大的“花海祭”,每一朵看似柔弱的鲜花背后,都有一颗温暖而坚决的心。

本报见习记者 朱莹 章涵意 陈弋 严柳晴 记者 陈轶珺 罗水元 范彦萍

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

因为我们都是“上海人”

悼念的队伍,从胶州路排到了延平路,又排到了昌平路(组图)

哀悼者队伍井然有序。本报实习生 张瑞麒 记者 杨磊 摄


  昨天,悼念者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中有稚嫩的孩童,有白发苍苍的老者,有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也有刚来这座城市闯荡的新上海人。他们是这样不同,又是那样相似,一身素服,一束鲜花,神情悲怆,言行肃穆,昨天,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上海人”。

悼念从清晨就开始了。7点多,失火大楼前已是满地菊花,烛光点点,到处是含泪的眼眶和悲伤的面孔。76岁的陈兰芝老奶奶手持自制白色绢花站在人群中,“今天是胶州路火灾的‘头七’,我一定要来为他们祭奠。”站在马路当中的围栏边,老奶奶强忍泪水。默哀,为戛然而止的生命。

92岁高龄的沈阿婆一度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下午3点,拄着拐杖的阿婆在女儿的搀扶下蹒跚而来,她住在失火大楼对面的新丰小区里,是周边的“明星人物”,因为行动不便,双耳又比较背,家人本不愿让她亲自下楼吊唁,但老人却很坚持,她说,这些遇难者就是她的邻居,纵然平时没什么交往,但无论怎么样也割舍不下那份哀思之情,尤其这个“头七”之日,更为难过。

老人默默注视着围栏里的鲜花、花圈和遗像,随后将一束菊花亲手交给工作人员代为放置到祭奠处,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祈祷完毕,他拉了拉旁边的中年人,喃喃而语,“吊唁,不要太难过,我今年92岁了,什么苦难都挺过来了,你们,要从这次火灾中,学会坚强,要挺住。”

火灾发生后,生活和工作在周围的人们心头,阴影尚未散去。昏黄的灯光下,陈阿姨双眼通红,望着漆黑的大楼,她抽泣道,“我是看着大火烧起来的,我没想到会死那么多人啊!”陈阿姨来自安徽黄山,在失火大楼对面的一家公司工作。大楼里没有陈阿姨的亲戚朋友,但她只要想起那天的场景,脑海中就会浮现起令人揪心的画面。献完花,陈阿姨擦擦眼角,叹口气,摇摇头离开了。

悼念人群中,时常能看到小朋友的身影。一个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小女孩,用她大大的眼睛盯着记者看,良久,用稚嫩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去看着火的大楼。”一旁的妈妈李慧告诉记者,他们住在浦东的,当天正好有空,就拉着老公和孩子过来。“虽然女儿还太小,可能不懂,但我们希望她能体验这一刻。”

抱着一束鲜花的同济大学研究生王梦泽到上海只有4个月,来自江苏的他说,既然到上海读书了,自己也算是上海人了,“我是在微博上看到这件事的,本来没‘头七’这个概念,知道之后就过来祭奠一下。”在附近上班的白领方宏达和黄东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到上海工作不过三四个月,忙里偷闲过来献花,“多一束花就多一份哀思,其中一束是我们替网友献的。”

在黑压压的悼念人群中还有金发碧眼的老外,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英国留学生Martarcooper就是其中之一。Martarcooper双手捧着一束菊花,紧紧放在胸前,遥望着胶州路火灾事发大楼,默默无语。

她是一年多前到上海交通大学留学的,由于学业繁重,日常生活中,除了去过一次北京,进过两次世博园参观外,更多的时间都放在学习上。从媒体上知道这一场火灾后,她的第一感觉就是非常震惊,现场让她再一次震惊了,“到处都是人,但没有什么喧闹声,人们神情都很严肃,一个个都自觉排队进来,排队时还有人发放鲜花,我来时没有带鲜花,有人给了我一束,我还以为要钱,一问,竟然不要钱。”

拿着鲜花,她有点难以置信。当确认这些花是市民自发买来送给路人时,她耸了耸肩,竖起大拇指,“Good,verygood!”她说,这一幕,让她对上海、对中国的了解,比以往看世博会、逛北京,更为深入,更感动一种从没有过的感动,感动中,她真切感受到了中国浓厚的人间真情和强烈的人心凝聚力。

像其他吊唁者一样,排队半小时左右正式献花时,Martarcooper也深深三鞠躬,献完花也久久不愿离去。

“I like Shanghai,I like Chinese!”当记者问她对上海的感受时,她脱口而出。她说,这一次,让她深层次了解了上海,了解了中国,这次经历将让她永远难以忘记。

我们齐唱《手牵手》

愿歌声唤起更多人间爱心

悼念的队伍,从胶州路排到了延平路,又排到了昌平路(组图)

地上“飞”满白纸鹤。本报记者 吴恺 摄


  献花并不是唯一的悼念方式。昨天下午1点左右,余姚路上出现了一群十多个学生模样的吊唁者,他们一个个手持鲜花,但与众不同的是,每人都还拿着一张纸纸上印满了歌词,是《手牵手》与《爱的奉献》。

他们都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只说自己来自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几天前就相约昨日赶到现场献花。但是,光献花还不能完全表达他们的心情,便又想出了现场“献歌”的“点子”。

这两首歌是经过他们几次讨论后才确定的。他们认为,这两首歌一方面可以体现他们对遇难者的深情怀念,但更多的是体现人与人之间相互关心,唤起更多的人间爱心,激励人们为爱奉献,为爱坚强。

像其他献花者一样,他们排队入场后也深深鞠躬。献完花,他们就排成一排,齐声献唱。现场,虽然没有人指挥,但音调仍然一致,低沉而不消沉的歌声催人泪下,隐隐中让人看到了一种希望的力量。

傍晚6点,常德路余姚路口,教师公寓的小区门前驻足着不少市民,献完花之后,很多人忍不住来这里张望一下,大门口的花坛上,散落着零星的菊花。“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一条横幅被几个年轻人拉起,挂在小区附近的脚手架上,白底黑字的横幅上,密密麻麻都是签名,这是网友们自发赶制的横幅,寄托对所有遇难者的哀思。

下午时分,记者还邂逅了一位正在捐款的市民项海芳,她带着9岁的女儿陆依娜前来捐款。项海芳告诉记者,其实下午2点多,她已经去过一次悼念现场了,但她想,在这个日子里,一定要让女儿亲自去献花,去捐款献爱心。

在昌平路上的应急指挥中心,小依娜掏出了100元,投入了捐款箱。

当这对母女和另一位陪伴前来的邻居得知在这场大火中,一对双胞胎姐妹失去了自己的妈妈时,十分震惊,当场表示想要去看看这两位女孩。另一位捐款者田先生则告诉记者,他的儿子为了帮助受灾的居民们,特意拿出了身上仅有的100元。“当天正好有同学还给他1元零钱,他也拿了出来。搞得自己身无分文。但即便如此,也要帮助别人。”

我们派送4万朵鲜花

因为怕赶路的悼念者来不及买

悼念的队伍,从胶州路排到了延平路,又排到了昌平路(组图)

一位小朋友在家长的带领下前来悼念。本报记者 吴恺 摄


  那是一片花的海洋。一枝枝、一束束白色、黄色的菊花堆满了大楼下的十字路口,花坛里、电线杆上,四处点缀着菊花,甚至隔离栏的洞眼里,都被鲜花插满。人们在花海前静默,这一股温柔而沉静的力量。

白色的菊花在地上围成了一个心形,点燃的蜡烛拼出了“11·15”几个数字,在黑夜中划出了一丝光明。记者注意到,在警戒线外值守的志愿者们,有的在胸口或衣领上别上了一朵白色的菊花。不少人告诉记者,他们心里很难过,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逝者的哀思。

从早晨开始,在通往吊唁地的几个主要路口,都能看见一块半米见方的白底牌子上,人们用黑色丝带组成心形图案,上面写着“沉痛哀悼”、“免费发放哀悼菊花”。

“‘头七’又叫唤亲,是让逝去的人回望!空手的上海市民,来这里拿枝花。”“我们不要哭。”一张张面带戚容略显疲倦的年轻脸孔,将朵朵白菊,送到每一个吊唁者手中,几乎每秒钟就要送出一朵。从凌晨3点,他们忙碌了一整夜,为的是不让每个吊唁者空手祭奠。

免费送花,是这群网友准备多时的,也是临时起意的。“就在昨天,差不多是相同的地点,当周围卖花的小贩将菊花卖到了玫瑰价,我们就萌发了自费买花运到现场免费送的念头。大家凑了点钱,我们第一批准备了2万朵,看到自发而来的市民越来越多,又追加了2万朵。”

记者很想留下他们的名字,可却被告知名唤A先生、B小姐。“我们没有他意,只是想为逝者做些什么。种种言语,化作一句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我们用自己的行动

在哀伤中诠释“上海式优雅”

很多自发前往的市民都对“头七”的祭奠场面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到达现场的那一刻,众人还是会心惊,“真是人山人海啊!”队伍最长的时候,从排队到献花再离开现场,几乎要用整整一个小时。“秩序井然”是昨天人们的普遍感受,就像这烂漫的花海一样,普通市民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优雅”。

记者注意到,中午11点时,吊唁者队伍就排了10多米远。下午1点刚过,队伍又延伸到了余姚路297号,半小时后,队伍已排到了余姚路319号,而到2点时,队伍又延长到了余姚路339号。4点不到时,吊唁的人们已经在延平路拐了弯,从余姚路沿着延平路一路排到了昌平路口。

在民警的维护下,秩序一直很好。队伍中,当有人举起“死者安息生者坚强”签名牌时,排队者还签起了名。签名一开始,有人争先恐后,但马上就有吊唁者主动站到签名牌边当起了临时志愿者,“大家不要急,按次序签。”很快便没了插队签名者。

而在延平路上,沿街排成的队伍尽管只是用绳子“护”住,同样没有插队者。

不少网友通过微博“直播”现场情况,提醒市民避开高峰。“再提醒一次,目前人已经很多,估计2到4点形成高峰大家请一定注意安全,听从警方现场疏导,有可能的话避开高峰,献花后离开中心区!”“常德路和胶州路周边马路空间不大,请大家理性有序地排队献花致哀,需拍照留念的朋友请尽快拍完离场,不要长时间逗留在中心区,以免发生踩踏事故,年老体弱者能不去的尽量不要去了。友情提醒,望互相转告。”……诸如此类的话被迅速转载,保持秩序就像默认的规则一般被大家遵守。

“我是专门挑下午过来的。”昨天下午5点多,记者看到一位女士抱着3束白菊花,在昌平路上疾步。这位叫顾琼的女士告诉记者,她知道下午前往悼念的人流肯定很多,所以她特意避开了最高峰。

深夜10点,悼念的人群渐渐散去,但还是有三三两两的市民赶来,在渐起的寒风中,献上几束鲜花。星星点点的烛光,映衬着满地的鲜花,温暖着这一座承载了悲痛记忆的大楼。

netease 本文来源: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单一收入模式拖垮你的财富积累速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