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代人眼中的《东方红》:

2010-10-01 03:51:00 来源: 华龙网-时代信报(重庆)
0
分享到:
T + -

本报记者 夏婧/文 图片均来自网络

上接B6版

创造了那个时代的美

王明建 (1949年生 退休职工)

16岁在中学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到《东方红》。我还记得,那时学校到处都贴满了《东方红》的海报和剧照,红艳艳的,漂亮得很。我们常常在路过时都要围着看半天。学校广播里也天天播放《东方红》里面的歌曲。“花篮里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那时,正值盛年的郭兰英的声音就像银铃一般,清脆得很。她唱的《南泥湾》在学校流传最广,特别受女同学的欢迎。回到家里,我妹妹就常常抱着一个自编的花篮,装一些采来的花草,在我们面前,又唱又跳,手还像郭兰英那样比划着,非常得意!

当时,我家附近的巴南区道角机床厂有位非常出名的“女英雄”。她是厂里一位年轻的女干部,姓李,身材微胖。因为爱好文艺,唱歌跳舞样样行,《东方红》在各个单位选人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她。之后,她就跟随大部队去北京进行了几个月的训练。建国15周年那场献礼,她就是3000多名演员中的一名!那时,只要在《东方红》里露脸,那绝对是莫大的荣耀呀!一时间,厂里有位漂亮的女干参加《东方红》的事情成了大伙们热议的话题,每个人说起她都是一脸的崇拜和向往。毛主席、周总理、北京、首都、东方红……成为当时对话的关键词,这位女干部简直成为了人们眼中的英雄。她表演完从北京回来时,还有好多人去欢迎她呢!

自1965年《东方红》推出了同名电影、画册、歌曲集等等之后,“东方红”就成了国家记忆。各地的艺术院团和群众性文艺演出,都以《东方红》为范本。

文革期间,《东方红》被尘封了10年之久。我还记得,当那些黑白影像在一块块泛黄的银幕上再次闪烁之时,郭兰英那一曲《南泥湾》让好多父老乡亲泪湿了眼。那些久违了的旋律和画面不仅仅让我们感怀,更让人思考艺术的尊严和价值。

郭兰英、胡松华、才旦卓玛……机床厂的女干部,还有那些没有名字的3000多位演职人员。在我眼里,他们都是英雄,因为他们,创造了那个时代的美。

空荡荡的心又被填满

张华 (1954年生 摄影师)

十来岁的时候,我跟在母亲的屁股后面,在和平电影院,第一次看到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电影版。当时是母亲单位发的电影票,电影还没有开始,大人们就情绪激动地说起里面的一些情节。我记得,《东方红》序曲里,女孩们用挥舞的扇子围成了一朵巨大的黄色向日葵,漂亮得不行。我还激动地拉着母亲的袖子问,“看,向日葵!怎么摆出来的啊?”

不过,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场《东方的黎明》里,老百姓在码头搬运货物的那一段。舞台上,洋人和走狗气势汹汹地盯着下面劳作的百姓。他们扛着沉重的箱子,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突然因为劳工走不动了,一位戴帽子的人拿起鞭子冲过来就是一顿抽,衣衫褴褛的劳工被打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看到这个画面,我当场就哭了。那时也谈不上感动,仅仅是被这个画面吓倒了。那么低沉的音乐,昏暗的码头背景,镣铐、枷锁、货箱、衣服上的血……那场景太逼真了。转过头来,我看见好多大人在黑暗中悄悄流泪。

后来,上学时,老师告诉我们,红领巾是用革命战士的鲜血染红的,我总忍不住回忆起这个码头搬运的画面。

过了很多年,我第二次看《东方红》已经是在部队里了。那是1976年,打倒四人帮后,部队里又公演了一场。那是有别于童年时期的两外一种感受,如果说儿时只是为单纯的场景和情节所感动,那后来的这一次,可以说所有的情绪都来自于艺术的震撼。我开始琢磨艺术家们在舞台上的艺术表现,整整十年,艺术被抛弃后,又回来了。这就是我当时的感觉———空荡荡的心又被填满。

这时,我最喜欢的摄影杂志《大众摄影》也在停刊十年后复刊。时间是1979年7月,我记得复刊后的第一期封面就是《东方红》的剧照。

一个时代的精神弥撒

毛昆 (1956年生 公务员)

很幸运,我是在山城电影院第一次看《东方红》的,也许,只有坐在那样气度恢宏而具有历史感的公共建筑里,与上千人一起观赏,才能体验《东方红》给你带来的震撼。一点不错,它就是中国红色政权的“创世纪”史诗。上千人的灵魂聚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共鸣,碰撞,飞翔,热泪盈眶……这样的体验,只有宗教仪式才可带来。在那个时代,从《东方红》里散发出来的激情,就是我们信仰的弥撒。上世纪70年代,我在乡下当知青,晚上,夜幕四垂,远离家乡,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了,只有头上的星星能唤回一点儿时的记忆。那时候,我们最大的精神娱乐,其实也是最大的自我疗伤,就是唱《东方红》里的那首《红军战士想念毛泽东》———

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想念毛泽东……

男女知青,相距几座山头,孤零零地站在土屋门前,星光熹微,鸡不叫狗不吠,心情哀伤,斯人独憔悴,嘴里翻来覆去就唱那几句。唱着,眼前便神奇地出现了《东方红》的画面:一群受伤掉队的红军小战士,在草地沼泽中遥望夜空北斗,这体验很美,能让人感觉到一种时空倒错的畸零。这就是《东方红》给我们那一代人留下的记忆!

20多岁时,我第一次谈恋爱,居然也与《东方红》有关。那是在工厂里,别人给我介绍女朋友,是个大型国有企业的职工合唱团首席女高音。在工厂礼堂里,她站在台上,我坐在台下……大幕拉开,灯光亮起,一个女孩手拿麦克风走出来,她唱的是“五彩云霞空中舞,天上飞来金丝鸟……”后来我在幕间休息时给她献了花,再后来,她就成了我老婆。

形式虽老套,精神不可丢

雷佳 (青年歌唱家 70后)

读初中时,第一次看《东方红》是电视里的重播。看着电视里的人不断地变换着队形,挥舞着手里的扇子和衣袖,我觉得虽然难度挺大的,但形式有些“老套”。但电影里的那些歌却深深地打动了我。不管是《北风吹来十月的风》,还是《松花江上》都让我听得痴迷。一坐两个小时,我安安静静地坐在电视旁边听看完了。

虽然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伴随着父母对于《东方红》剧目歌曲中的哼哼唱唱,但我一直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竟能成为《东方红》演员中的一名。

那是2002年,大学毕业后我进入总政歌舞团,开始演唱《东方红》中的歌曲。最终选定了我最喜欢的《情深谊长》。当我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真正开始唱的时候,情绪完全不同了。每当唱出那些熟悉的旋律,我都能感到一种力量和感动。郭兰英、胡松华、才旦卓玛、王昆、刀美兰……那都是闪耀半个世纪的“星”啊。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其真挚的情谊和对时代精神的把握,这是现在的快餐文化永远难以企及的。

现在再唱《东方红》,如果全部还原以前的场景,我们会感觉离我们的现实生活和艺术审美都很远了。所以,我想,要把经典传唱下去,还需要不断地创新,最主要的是,要记住那一代人的精神。

netease 本文来源:华龙网-时代信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