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断九天九夜汉清路"生命线"全线抢通

2010-08-23 04:23:00 来源: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成都)
0
分享到:
T + -

都汶路汉清路 抢通(图)

灾民返回

中断九天九夜汉清路

施工现场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8月23日报道  “通了,可以和你说一句话了!”“是的通了,终于可以去清平吃顿宵夜了!”昨晚9时40分,在九根桩处见面后,武警水电部队机械手代林灵与四川路桥公司推土机驾驶员薛华这样打着招呼。至此,因洪水与泥石流中断九天九夜的汉清公路,终于全线基本抢通。为确保道路行车安全,抢险人员并没有歇息,而是继续挑灯夜战,继续对刚抢通道路实施加固。截至昨晚11时记者发稿时,道路加固还在进行中。

填石5000方抢通琵琶崖

20日晚7时许,堰塞湖水位不断下降,此前淹没水下的老路基隐约可见,汉清路抢通前线指挥部紧急研究后决定:晚上没有降雨,点灯夜战,继续向清平方向推进。

四川路桥公司二分公司现场指挥员祝国平领到了“打前站”的任务。于是,他赶紧指挥挖掘机机械手张国军(音)驾驶挖掘机,一头栽进河中开始回填石料。“刚开始水有点浅,越往前面走水就越深。”由于看不见水下情况,担心挖掘机陷入河中,张国军每前进一步就将挖斗放入水中探一探水深。试探清楚后,张国军通过步话机将情况告知祝国平。

通过张国军传回的消息,祝国平指挥后方原料供给队:水深就供大石料,水浅就供小石料。凌晨5时,祝国平的队伍来到了九根桩路段。回头望了一眼已经填好的琵琶崖路段,祝国平才反应过来,短短的500米路段,居然吃掉了5000立方土石。

趟过绵远河决战鱼洞子

清晨6时,经前线指挥部决定,接下来的500多米路段,将采取上下游同时推进的抢修方案,力争在晚10时前合龙。经过商讨,四川路桥公司在下游抢修,武警水电部队十支队的官兵则驾驶挖掘机趟过绵远河,从上游鱼洞子开始向下游推进。

6时15分,天刚蒙蒙亮,武警十支队现场指挥员金根祥就带领一名战士,驾驶一辆挖掘机从琵琶崖下了河。他们同样采取挖斗探路方式,在湍急河水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你不要转,太抖了!”“我不转不行,前面太深了,我要转走里面。”就是在这样的“争吵”中,经过近20分钟的艰难行进,金根祥所搭乘的挖掘机终于爬上了岸。有了金根祥的探路,紧接着,其余6辆挖掘机也摸索着趟过了绵远河。来到鱼洞子后,由于没有原料供给,金根祥便指挥所有挖掘机一字排开,就地取料,并通过接力运料方式,开始往水中填倒土石。

一声巨响削掉九根桩鼻子

下午4时许,作为继续战斗在现场的指挥员,祝国平发现九根桩路段的确并非浪得虚名,由于被一块巨石挡着,河水在此处形成了一个回水湾,上游来水全部冲向这里,每次倾倒下去的土石都会被河水冲走大半。“如能把九根桩伸出来的鼻子给炸了,我们就可以少走一点弯路。”祝国平通过步话机把建议告诉给公司总经理刘文。

很快,祝国平的建议得到了前线指挥部的认同。下午5时23分,随着一声巨响,九根桩路段升腾起一片灰尘。“此次爆破非常成功,正好将那块挡道巨石炸掉。”见九根桩的“鼻子”被成功削掉,推土机驾驶员冯林超驾驶推土机,一马当先地将炸掉的石块一一推进河中,作为路基石料使用。

破碎巨石汉清路全线抢通

九根桩“鼻子”成功削掉,加上水电部队从清平方向的快速推进,晚7时许,清平乡居民谢军昌冒险翻越巨石,成为首位从绵竹回到清平的人。他之所以要采取翻越的方式,是因为从山上炸落的几块巨石正好落在路中间,如想完全贯通,必须紧急破碎这几块巨石。

“请立即将破碎挖掘机开进来,我们必须在晚10点前基本抢通汉清路。”祝国平通过步话机紧急调运机械。此时,天逐渐黑了下来。四川电网紧急增运来的供电设备,迅速将大型探照灯点亮。“九天九夜都熬过去了,还剩10米,打起精神来,今天晚上到清平,我请你睡个安稳觉。”见打头阵的推土机手薛华上眼皮正和下眼皮“打架”,祝国平扯着嗓子喊道。

破碎挖掘机很快开了上来。最终,经过两个半小时破碎,几块巨石终于被分解。之后,武警水电部队机械手代林灵与四川路桥公司推土机驾驶员薛华驾驶着各自的机械,很快就将最后10米合龙。至此,中断九天九夜的汉清路“生命线”全线基本抢通。

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梁波廖兴友陈羽啸现场摄影报道

独家专访

武警水电部队十支队副总工程师唐林详解汉清公路抢通五大难题

昨日,武警水电部队十支队副总工程师唐林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独家专访,详解汉清路抢通难题。他说:"能在九天九夜将其全线抢通,可谓创造了公路抢险史上的奇迹。”

洪水猛多处路基严重冲毁

唐林说,从7月份开始,陆续的降雨让绵远河水流量不再那么“乖巧”。特别是7月31日和8月13日,两场特大暴雨,绵远河水流量不仅超过平时流量近十倍,沿线还有大量山洪从高山奔泻而下。路基被冲毁,意味着要重新筑路基。要在乱石凼上筑路基,难度可想而知。

泥石流五条大冲沟挡

“水往低处流,洪水总是要退去的。相对而言,泥石流才是公路的最大破坏者。”唐林说,因地震将沿线多处山体地质结构震松,两次特大暴雨之后,在短短20公里的汉清路沿线,从汉旺往清平方向共形成了一把刀、楠木沟、小岗剑、石灰沟下游、石灰沟上游等五条大冲沟,每一条冲沟的深度均超过了5米。这五条大冲沟,就如横在公路上的五只饿虎一样。

堰塞湖水位上涨淹没路基

“越过小岗剑后,一路往清平

方向,还有一个难题就是小岗剑堰塞湖。”唐林说,特别是18日夜间至19日清晨的那场暴雨,造成长滩沟冲下大量泥石流,全部淤积在小岗剑堰塞湖坝体上,形成了一道宽约30米的壅塞体,造成已经治理好的堰塞湖水位上涨,将小岗剑至清平大桥的两公里路段淹没水下,最深处达3米。

天气怪暴雨不断影响进度

路上有拦路虎,天公还不作美。唐林说,进入今年7月以来,汉清路绵远河路段上,天气变化非常频繁,隔三差五就有一场强降雨。特别是今年7月31日的一场暴雨,长滩沟泥石流将小岗剑路段掩埋,水电部队及时给予抢通。8月13日,一场暴雨

之后,泥石流再次将小岗剑路段掩埋。8月18日,眼看就要打通了,一场暴雨再次降下,小岗剑“战果”全部“泡了汤”。

滚落石危及抢险人员安全

唐林说,地震发生后,汉清路沿线高边坡上,由于地质结构完全松散,时不时地就会有滚石从边坡坠落。8月13日,特大泥石流自然灾害发生后,武警水电部队就进入汉清路抢险。截至昨天,因遭遇边坡飞石,这支水电铁军就有两个排长被迫撤退后方。“汉清路,地震后变得面目全非。如今,又因泥石流遭遇重创。这真是一条令人永生难忘的路!”唐林感叹。

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梁波廖兴友陈羽啸现场摄影报道

记者手记

既然祖先选择了深山,他们便决意坚守家园。

既然选择了开垦祖辈的土地,他们便能坦然面对灾难。

这是清平人的抉择。

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绵竹市清平乡交通和通信中断,成为“孤岛”!

2010年8月13日,一次特大泥石流袭来,清平乡再成“孤岛”!

8月13日以来的10个日日夜夜,掘进机械沿着危险的山脚,一路嘶鸣着努力向前,一米一米地推进。修路者与大山里肆虐的暴雨、山洪、泥石流和滑坡较量着。

两年来,每次站在沟口,记者脑海里总是蹦出两个字:“孤岛!”看着那条顽强的公路一头扎进大山,扎进升腾的云雾里,清平人的眼泪、清平人的笑脸便一齐涌在眼前。

2008年5月14日中午,大地震后40多个小时,已经在绵竹采访了两天的记者接到命令:向大山里的“孤岛”进发!去清平,走过龚嘴收费站,公路便一段一段地被掩埋了。就是在这里,记者遇到了震后第一批从清平爬出来的上百位老乡。在山顶、谷底和滑坡体组成的“死亡通道”上,他们连滚带爬了10个小时才走出来。有的人,永远留在了路上。

脱险了,一身泥水的他们抱在一起,又哭又笑;两天中,在死亡面前几乎流干了眼泪的记者,也无法控制泪水——在一场不可预知的灾难面前,应该向顽强走出“孤岛”的每一个生命致敬!

震后一周年时,记者再进清平乡,许多民房和医院、学校已经完工。笑容写在清平人的脸上。按下相机快门时,记者心里曾感叹:这就是川人的精神!这就是中国的力量!

2010年8月15日,同样是灾难发生两天后,在绵竹市人民医院,记者遇到马世金,一位瘦小、矍铄的清平人。

“地震去了,泥石流又来,老天爷和我们开玩笑!我两次可都是坐直升机出来的!等路通了就回去,收拾房子。可公路什么时候能抢通呢?也愁人!”马世金眯起眼,脸上的皱纹里都是焦急。

92岁的余成伦老大爷坐在病床上,一个劲地向记者挥舞着手:“清平,回去,回去,要活120岁!”

10天来,走在他们中间,记者惊异于清平人的坚强和沉静。

清平人身上,映射着中华民族几千年传承的精神特质:他们故土难离,他们朴实内敛,他们勤劳勇敢,他们自强不息……

“孤岛”,锁不住清平人的梦想和希望。等路通了,他们还要在这大山里继续幸福的田园生活呢!

有一粒种子,他们就肯定会收获一片金黄!据新华社

netease 本文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人没格局比没钱更可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