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信使人在密件在行程瞒家人(组图)

2010-07-20 06:35:00 来源: 汉网-武汉晨报
0
分享到:
T + -
外交信使人在密件在行程瞒家人(组图)
外交信使人在密件在行程瞒家人(组图)
外交信使人在密件在行程瞒家人(组图)
外交信使人在密件在行程瞒家人(组图)
  外交信使

  人在密件在

  行程瞒家人

  “口试考我的同志说,外交官不一定都得整天说话,选了你就是你了”

  1960年,外交部到各省市选调干部,山东省电影制片厂推荐了关宗山。“那时候我想干摄影,不愿意去干外交,我就说我口才不行,不会说话,结果口试考我的同志说,外交官不一定都得整天说话,选了你就是你了。” “共产党员要服从分配,国家需要第一,当时外交部从山东挑了9个人,我是其中之一,于是收拾行囊来到北京。”

  关宗山先在外交学院的青年干部英语班上了3年学,当时外交学院的院长是陈毅副总理兼外长。1963年,关宗山毕业后就分配到了信使队,在外交部工作的34年,其中17个年头是当外交信使。

  由于要执行特殊任务,国家、外交部对信使的挑选和培养十分严格。首要的是对祖国、对人民绝对忠诚。另外,还要熟悉信使业务、至少懂得一门通用外语,并有好的身体。那时,国家每年都按空军飞行员的标准为信使们安排严格体检。

  各国海关不得碰外交邮袋

  “任何外国人,包括各国海关都不得检查,甚至连摸一摸、捏一捏都不可以”

  各国都有信使,不过只有部分国家设专业信使,一些国家只派遣临时信使。外交信使的英文名是DIPLOMADIC COURIOUR,起初译作外交信差,周恩来总理提议中国信使称作外交信使。

  我国信使的任务是在外交部和我国各驻外大使馆、领事馆之间传递重要机密文件。中国信使携带文件所用的外交邮袋是草绿色的,有大有小,上面都用中英文标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邮袋”。使用时,每个外交邮袋都用尼龙绳子系好,再打上铅封。铅封中有一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图案。关宗山说,外交邮袋是很神圣的。任何外国人,包括各国海关都不得检查,甚至连摸一摸、捏一捏都不可以。

  信使在执行任务途中,必须做到文件不离身,密切关注身边发生的各种动态。如遇紧急情况,要机智勇敢地保证文件的安全,做到“人在文件在”。

  一年出差200多天行程瞒家人

  因为任务比较紧,信使每年出差达200多天,不分昼夜飞往世界各地,由于事关国家机密,出差的时候,甚至连家人都不能说将要到哪去。关宗山说,队友们就没开过一次全体会。信使们要能够经受长途旅行的考验,那时从北京出差到美国,要先到东京,再飞往美国,一连坐17个小时的大夜航;要经历各种时差、季节差,有时一连多少小时全是晚上,有时又老是白天,有时甚至竟然从今天飞到了昨天,生活规律完全被打乱。

  关宗山记得,有一年农历除夕到拉丁美洲出差,北京冰天雪地,呢子大衣穿上还觉得冷,到了智利、秘鲁、阿根廷这些南半球国家,一下飞机就像掉进热锅里一样。使馆接他们的同志开玩笑说:“嚯,‘奈温’(耐温)将军到了!”

  信使用的护照也与众不同,格外厚,因为一次出差一般就要去10个左右的国家,走大约一个月。有的出差线路被他们戏称为“下鸡蛋”的方式:每到一国,把送给使馆的邮件放下,再把使馆要往回带的邮件带上,如此再往下走第二站、第三站;另一种是他们叫“蛇蜕皮”的方式:走到第一个点放下邮件,再往下走到每个点依次放,直到最后一个点,然后沿原路返回,收一遍要带回来的文件。每趟往返都是提着沉甸甸的邮袋。他们都有两本护照:这本拿着出差用,另外一本放在国内,由内勤帮助办下一趟出差的签证,要不然赶不上。

  凡新信使,除了讲业务以外,还有一堂“必修课”:就是到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拜谒因飞机失事牺牲的战友。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民航飞机的安全系数较低,有三班信使遇到了空难,牺牲了6位同志。

  两人一组吃睡不准同步

  我国外交信使出差时都是二人同行,两个人一班。

  “我们的出差有纪律,在路上不准喝酒,啤酒也不行。而且飞机上送来的饮料,倒出来给每人一份的可以喝,每人一盘的餐可以吃,单独给你的不能吃。有一次坐苏联的飞机,我们坐的是头等舱,特别供应葡萄酒。头等舱的旅客七八个人,每人都喝,到我们这儿,两个人都不喝。那时中苏关系比较紧张,航空小姐奇怪,猜测是不是这两个中国外交官怕酒里有毒?她就把瓶子打开,倒出了一点点,自己喝了,表示没毒,再请你喝。那我们也不喝,不能喝酒这是纪律。有外国的信使曾经就是因为喝酒晕了,一醒过来,发现邮袋被偷了,有过这种例子。” 信使有规定,旅途中碰上同行的陌生人都当一般人对待,不管聊多少天,既不把他当成朋友,也不把他当成坏人,就是一般人。不深谈,减少出现问题的几率。还规定,同行的两个人在路途中不管多累也不能同时睡觉,“如果我特别困倦,就跟另一个人说:我得休息一会儿。好,那个人就得睁着眼睛,抹清凉油、头悬梁锥刺股、捏大腿……甭管用什么办法吧,就是得保持清醒。实在坚持不住了,他就得把我叫醒,总之,不能同时睡觉。”

  见证中美中日历史一刻

  在关宗山的记忆中,印象深刻的两段艰难旅程,都发生在1972年。

  1972年快到春节的时候,关宗山和刘仲哲接到特殊而又重要的任务,到纽约为我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送去重要机密文件。在加拿大碰上加航大罢工,航班停飞,只得乘汽车赴美。

  19日一早5点半他们上路,计划行车10小时,不料路过蒙特利尔市遇大雪。走到6点钟的时候,车子突然失控撞上了高速路外护栏,接着又撞上马路中间的隔离带,然后再次向右侧护栏砸去,经过“之”字形的来回撞击,车子总算停下。坐在右侧的关宗山往车外一看,外面是高山峡谷,掉下去,四人性命难保。“特殊的紧急情况下信使需要处理邮袋。当车来回撞击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文件该不该销毁,必须保证机密安全。”晚上8点多,终于抵达纽约。

  这趟信使旅程有一个愉快的句号:在美国一家电视台贵宾室,他们亲眼见证尼克松走下舷梯,伸出右手,与中国总理周恩来的手握在一起。

  这一年的12月,关宗山和队友谢有高又接受了一项特殊使命:把一份机密文件送到中日备忘录贸易代表处我驻东京联络处。

  这次出差只能乘船,而且是上海的万吨货轮“盐城”号。 船长高兴地说,船载中国外交官是头一遭。到了下午3点,风云突变,风力已有八至九级,船开始摇煤球一般晃个不停。关宗山两人赶紧回房间,“我们躺到床上,把文件袋紧靠枕边,随时准备做紧急处理。”“头晕得厉害,这个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上厕所,我是爬着过去,再爬着回来的。”

  “船长和政委两个人都来了,说船上40多个船员都倒下了,吐完东西,吐胆水、吐血,站不起来。他们看我们没吐,对我们的身体素质大加赞扬。”26日,盐城号终于到达日本,“把文件交给机要人员,我心里这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


  中国外交部有一支较神秘的队伍,他们的工作充满危机,亦考验体能极限,这就是外交信使,每次都是带着国家机密文件,到不同的驻外使领馆,要抱着“人在、文件在”的意志工作,即使听来夸张,但又确实如此。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国内与驻外使领馆之间传递国家机密文件。在世界各地,分布着近250个中国驻外使领馆,这些外交机构在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交往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日前,前外交部信使队副处长关宗山,在外交部当了17年外交信使,跑过134个国家和地区,为我们揭开了这个特殊的邮递职业的秘密。

  1972年,关宗山和同事刘仲哲在美国遭遇特大风暴,到达纽约后在联合国总部大楼前留影,以纪念这次惊险的的旅程。

  1973年12月,关宗山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国际机场,他右手提的即为外交邮袋。

netease 本文来源:汉网-武汉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