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诺:大家骂的那个马诺我也不认识

2010-06-23 13:53:32 来源: 南都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马诺曾经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骂自己,直到朋友告诉她,她说的话刺痛了那些人,她和“拜金”、“托儿”、“毒舌”、“炒作”的标签捆绑在一起。

马诺:大家骂的那个马诺我也不认识

马诺,22岁,北京女孩,因在《非诚勿扰》中大胆、犀利的言论在网络上迅速蹿红,被网友称作”拜金女”。

南都周刊记者_ 石宴瑜

原以为整个六月会飞来飞去非常忙的北京姑娘马诺,突然闲了下来。

传言邀请她做嘉宾的两档电视节目,分别否认和她签约,一档录好的节目,也在研究如何将关于她的部分剪掉。

6月12日这天,马诺穿着T恤、短裤、拖鞋,戴顶帽子出门了。现在的她会把帽子压得很低,把自己挤在角落里,“跟做贼似的”,地铁里还是有人认出了她,叫道:“马诺!”马诺下意识地应了一声“诶”,看看不认识对方,才想起来,原来是自己“红”了。

这样的“红”已经持续五个月了,第一次被陌生人认出还是今年1月到南京录节目。短短两个月,凭借《非诚勿扰》,被冠以“拜金女”名号的她成为知名度最高、争议最大的女嘉宾。

在电视屏幕的放大镜之下,这个站在相亲舞台上的22岁女孩和“拜金”、“托儿”、“毒舌”、“炒作”的标签捆绑在一起,即使不站在那个台上,她背负的骂名仍然最盛。

马诺曾经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骂自己,直到朋友告诉她,她说的话刺痛了那些人。

祸从口出

《非诚勿扰》让人记住马诺的两句话,也是马诺认为被误解最深的两句。

堪称经典的就是那句:“我还是坐在宝马里哭吧!”

当时,刘海几乎遮住眼睛的无业男嘉宾,晃着身子问马诺:以后愿不愿意经常一块儿骑单车。马诺是笑着说的,语气里明显是拒绝,“我不喜欢他,‘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笑’是一句网络用语。其实是个冷笑话。”换个场合,也许有人觉得这姑娘的回答挺机灵的,但这是在电视上,不同的人解读出了不同的含意。

此后,在各种各样的访问里,被问得最多的就是:“你找男朋友一定要有宝马吗?”起初,这个问题马诺“听得都快要吐了”,接下来不是吐着吐着就习惯了,而是她发现,她讲了许多话,没人理,反而大家一个劲儿地问:“你喜欢宝马吗?”

马诺专门澄清:“我没有喜欢宝马,我也没有收宝马的钱做广告,这句话的重点根本就不在宝马,我只是想说,人当然都想过更好的生活,这本身也没什么错,为什么大家只听见了‘宝马’两个字?”

她的另一句“毒语”是:“特想拿鞭子抽你”。当时,做过主持的男嘉宾讲话油嘴滑舌,“特猴的感觉”,马诺和旁边女嘉宾一直在议论,终于忍不住她在话筒前说了这句话。于是,这句话又被很多人和蜡烛SM之类的联系在了一起。

别的女嘉宾也说过刻薄的话。一同站在台上的精神科护士赵迎新,曾经建议一名爱搓手的男嘉宾“去心理科治疗一下”;爱穿女仆装的清纯女生潘奕,则评价男嘉宾喜欢在路边记车牌号的习惯是“脑抽”。但是,唯独从马诺嘴里说出的话,被记住和流传得更广。《非诚勿扰》的主持人孟非和嘉宾主持乐嘉一致认为,比她更拜金的大有人在,马诺吃亏吃在心直口快,口无遮拦。

北京文艺男中年高晓松和冯唐,曾经形容北京姑娘“傻”,意思是说姑娘们坦诚得特别直接。马诺的朋友也这么评价她,一起参加《非诚勿扰》的韦敏说她:“就是傻大姐,想到什么说什么。”好友武潇甚至跟媒体说:“马诺性格特别直,说话不经大脑。”

北京胡同里长大的马诺,家境普通。小时候,被爸爸抓去剃了光头,整个小学都是假小子式的短发。初三的初恋来临之前,她都没意识到自己好看。

在出落得清秀的少女时代,马诺在大街上被星探拦住,她做起了明星梦。不过,第一次,交了3000多元拍了一组照片后,她才回过神来被骗了。

网上流传的“马诺素颜照”,成为她整容的证据,不过在一次参加节目的时候,有人大着胆摸了她的鼻子,证明“是真的”。拍“素颜照”时,正是马诺体重的高峰期,为了再长高点,那会儿她天天拼命喝牛奶,喝到想吐,个子没蹿多少,肉倒长不少。上了职中后,马诺按照中药的方子成功减肥,一天赶七八个面试,终于跻身平面模特的行列,但在专业模特的眼里,这样的出身只能算“野模”。一番辛苦劳动,她把当初被骗的钱还了爸妈,还给家里换了不少电器。

那会,学校离家远,马诺借住在亲戚家,有天去面试回来,看见行李被亲戚放在了门口。傍晚六点,很多房地产中介公司都下班了。总算找到一家,带马诺看了房后,她连夜搬了进去。北京的深秋,夜里很凉,半夜她冻得睡不着,一边流眼泪一边告诉自己,将来一定得多赚点钱,过更好的生活。

乐嘉对马诺下过一个判断:“马诺真要谈恋爱,其实是更重感觉的人,感觉来了其他什么都不管。”在网易女人频道2009年的剩女择偶标准调查里,七成女孩只想找一个收入适中的男人,认为钱只要够花就好,马诺也属于这七成,她还真不太想嫁有钱人,她愿意花自己挣来的钱,因为妈妈告诉过她,拿别人的钱手短。

参加《非诚勿扰》前,马诺刚失恋。恋爱中的马诺其实不在意对方有没有钱,前男友曾经跟她借钱没还,还有“极品男友”在约会时只带一块钱,并且要求她请吃饭。

失恋的马诺整天窝在家里不出门,同学拉她录节目。马诺想了想,反正南京也没来过,就当散散心,加上不是交友么,说不定也能碰着喜欢的男生呢。

对阵舆情

《非诚勿扰》火了,成为全国收视冠军,马诺等一批女嘉宾也红了,她们以形象性感、言语辛辣引来如潮关注。

同时参加节目的武潇说,观众看到节目中女嘉宾个个言辞犀利,是因为“时间这么紧,大家讲话必须很直接,又能反映自己的个性。”录制一期节目往往需要两、三个小时,但播出只有一个小时,节目里的马诺仿佛真的上了舞台便兴奋,说话也时而放肆。

报名的资料上显示,马诺谈过四次恋爱。但当有帅气男嘉宾说谈过七八个女友时,马诺立刻接话:“还没我零头多呢!”

面对一个开了几家健身房的男嘉宾,马诺就说:“我喜欢他的胸毛,特别的性感。”

而当一个个性要强的男嘉宾因穿着搭配被指责,强辩自己是自然美时,马诺对着话筒说:“导播给放一首《解脱》,让他下去算了。”

马诺开始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怎么了,“不是为了配合娱乐效果嘛,要是不合适,电视台可以剪掉啊!”

但是,开始陆续有男嘉宾像打擂台一样来挑战她。先是“富二代”刘云超,然后是“眼神凛冽”的酒吧老板骆磊。这样赤膊相斗的场面,因有更强的话题性引起更多的关注,这个22岁不知天高地厚的北京女孩开始感到压力。

节目收视率节节攀升,骂她的声音也来势汹汹,她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们在骂的那个马诺我也不认识。”可不服气的她仍不忘还嘴:“宝马也不算高级车,只是中档车吧,早知道他们会这样嫉妒,我就说个好点儿的车了。”

有一天夜里,睡得迷迷糊糊,马诺突然自省,也许她当初不该说那句话,有些话私下说可以,但是在电视上,不可以。第二天醒来,她又想,啊,昨天我自责了吗?

在4月3日播出的这期节目里,马诺的压力爆发了。骆磊抛出了他的插头论,认为如果买一百个插座都不亮的话,其实是插头的问题。他带着“替天行道的社会使命感”,以一个“英雄”的姿态对马诺说:“你应该让出这个位置,让那些更加真诚的女孩子来寻找她们的另一半。你应该去选美,不要说你在宝马里流眼泪,你在保时捷里流鼻涕都是可以的。”

向来抗击打能力很强的马诺,哽咽着说了一句,“其实我不是大家想的那样。”中途离开了现场。

“这是娱乐”

离开了《非诚勿扰》的马诺,邀约一个接一个。有婚纱摄影广告、有旅游节目、有访谈节目、有选秀节目。

仍不断有媒体问:“是不是有宝马才能做你男友?”马诺解释一番“不是的”,然后媒体接着问:“那你只嫁有钱人吗?”马诺再解释一番“不是的”。她发现,解释没用,没人理。最后,写出来播出来的,都是她“拜金”、“拜金”。

马诺想不明白。即使《非诚勿扰》的主持人孟非,也琢磨不出马诺的那句话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地方,为什么舆论有那么浓的兴趣?他接受网站采访时说:“我自己也是媒体人,但是我觉得这里面有些东西可能值得我们自己去反思,到底是谁在引导谁的趣味?”

在另一档被邀请做嘉宾的节目里,马诺先是遭遇宝马男现场送车钥匙,又遭遇女选手一次又一次抨击,马诺配合地收了钥匙,“这是娱乐啊,要做效果。”被女选手一再攻击时,马诺一会儿自嘲一下,一会儿试图岔开话题。休息时,暴怒的马诺爆了粗口,大骂编导,偷拍的视频又被放在网上,她的“恶劣形象”由此加分。

“后来别人跟我说,是那个女孩特别想红,所以就针对我。我现在总算知道社会险恶!”对这一经历,马诺承认自己有错,她在博客上反省:“我低估了这个圈子,希望你们可以得到你们所期待的收视率。”“我也觉得我该长大了,不是所有人都是可以信任的。我不知道还要不要做真实的自己。”

“个体户”马诺签了公司,经纪人小川提到她会亲昵地说:“就一小孩儿。”

公司安排了培训计划,现在她进入“老年人”的作息,晚上一到11点就犯困,上床睡觉。早上8、9点起床,吃早点。然后上上网,“看看有谁骂我,生一会儿气,再找朋友聊聊天。”下午到公司练几个小时的歌,回家。

现在的马诺暂时不想找男朋友了,她希望好好工作。对于未来的家庭,她也有期待,那幅理想的画面是:老公去上班了,孩子在大厅里跑来跑去玩儿,她在厨房准备老公喜欢的饭菜,然后对着淘气的孩子喊:“你再淘气,我打你了啊!”

宋潇 本文来源:南都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