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袁腾飞被管事件”说开去(组图)

2010-05-24 02:07:00 来源: 华商网-新文化报(吉林)
0
分享到:
T + -
从“袁腾飞被管事件”说开去(组图)
从“袁腾飞被管事件”说开去(组图)
  近日,一封标题为“有没有人管管历史老师袁腾飞”的投诉信件出现在北京海淀区群众事务呼叫中心网站。投诉称,网上风传的北京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高级教师袁腾飞的历史言论,“是唯心主义的、更是反动的、有害的。是否定深入人心的社会主义历史”,“他的行为是否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作为一个党员,是否没有起码的党性?希望有关部门重视起来,尽快给予社会一个满意的答复。”

  海淀区教委随后答复称,学校相关领导已对袁腾飞进行“警诫谈话,批评教育”,并且“责令其作出深刻检查……要求其今后停止一切在民办培训机构等其他部门的授课活动”。而在投诉网页上,当初的举报人留下的满意度评定是“非常满意”。

  在我看来,此种举报相当龌龊。砍人是试图用暴力消灭对手的肉体,举报则是试图用暴力消灭对手的思想,二者同样野蛮而愚蠢,只能显出“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向公安局举报弄死你”的狭隘。

  举报信的标题是“有没有人管管历史老师袁腾飞”,这很有意思。在讨论袁腾飞是否应该被管,以及如何被管之前,先得厘清他的身份。时评者魏英杰曾说袁腾飞“把小说当历史,把讲坛当学术,把课案当作品,乱得一塌糊涂”,直觉很好,抓到了袁腾飞本来的与外界赋予的身份之间的矛盾,不过没有深入。在我看来,袁腾飞是一个口才很好的说书人,也是一个不错的中学教师,但他不是学者,也非作家,由于其谈论历史的广度达到960万平方公里,深度却只有一厘米,因此也不能算是思想者。

  “师门不敬王者”

  袁腾飞能不能被管?当然能。就其中学教师身份而言,管约他的当是行业规范及个人职业精神。所谓行业规范,并非校领导等的谈话,或马列主义史学的教条,而是为业内公认的标准,比如认真教学,不迟到早退,不在课上课后猥亵女生等。至于其历史观点,不在行业规范之列;所谓职业精神,并非要他掐灭自己在历史领域的言论自由,恰恰相反,出于职业精神,他正要坚持此种自由言论,只是需要更专业,更严谨,对历史真正充满温情与敬意,而非轻佻与傲慢。就其说书人及业余历史作者身份而言,管约他的只有商业(而非出版管制)范畴的法律、读者用钞票投票的市场机制以及个人诚信道德,而不是有的管理部门“政治正确挂帅”的剪刀手爱德华的权威。

  “沙门不敬王者”,师门亦然。师者无需敬王者,教育机构不应沦为政治宣传的附属,这当是共识。如今,人们往往只哀叹大学独立精神之陨落,却不肯想想,如果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中学,都无法逃脱被管控以及参与管控的命运,大学何以能够独善其身?

  当说,在信息流动日趋自由的社会,影视中历史题材的尺度渐渐放宽,即是一例。但课堂上的历史教育,却仍数十年不变地被套上意识形态的制服,紧紧束缚。这耐人寻味。在现代社会,娱乐可能达到较宽松的尺度,一旦触及全民教育,之前那轻松自在的休闲服,立刻就变成中世纪的刑具铁处女。

  启蒙者与“民科”

  说回来,袁腾飞之“被管”,表面上是因为他惹怒了一小撮愤青,实质上却是因为他触动了一元历史的容忍底线。袁腾飞是应中国目前巨大的野史需求而生。所谓野史,未必是秽史,它不一定严谨,却锋芒毕露;不一定专业,却新鲜脱跳,恰好能让长期为一元历史禁锢的人群大口呼吸。更重要的是,野史及野论,往往较正史及正论更有血肉。鲁迅曾说:“历史上都写着中国的灵魂,指示着将来的命运,只因为涂饰太厚,废话太多,所以很不容易察出底细来。正如通过密叶投射在莓苔上面的月光,只看见点点的碎影。但如看野史和杂记,可更容易了然,因为他们究竟不必太摆史官的架子。”袁腾飞之被热烈追捧,正是因为其不摆教授架子的野史野论,满足了人们时下的历史的需求。

  袁腾飞的价值,不在于学术,而在于提供了另一种历史叙述或判断的可能。即使叙述硬伤累累,即使思考或流于另一种标语口号,但这种“可能”,已经构成了对历史教学的挑战。就此意义上,也可以说袁腾飞是一个启蒙者。在跟随袁腾飞进入野史脱口秀的过程中,人们得到“颠覆客观”的快感,进而形成狂欢。

  不止自然科学有“民科”(指那些游离于科学共同体之外而热衷于科学研究的人员),社会科学也有。袁腾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历史“民科”,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同时称他作启蒙者。袁腾飞当然是启蒙者,哪怕是靠大嘴讲学的方式,只要触发他人思考,激起他人去了解背后东西的兴趣,即是启蒙。当年高呼打倒孔家店的不少五四启蒙者,在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上的造诣,同样“民科”。

  面对四类批评

  作为启蒙者的袁腾飞,有自由言论权,但没有批评豁免权。袁腾飞面对的批评,大约有四种:

  第一种是“揭批袁腾飞历史言论的反动本质”一类的帖子,在网上四处可见。借用张五常的一段话,这类愤青,“不是高傲,也不是无心向学,而是自以为是,以不知为知之,把世界看得太简单了。他们通常不知道问题的所在就提出自己的观点,对错分明,不考虑灰色地带,推理逻辑一塌糊涂”。对愤青们的怒骂,袁腾飞大可无视。

  第二种是出于嫉妒心理的各种批评(商业竞争对手的批评也勉强可归入此类)。嫉妒不一定是不能容忍别人比我强,有时却是不能容忍别人的运气比我强。“名满天下,谤亦随之”,对嫉妒者的醋言,袁腾飞大可漠视。

  第三种是出于史学洁癖的学术批评。虽然其措辞和论点不无书呆子气,也常带着令人不快的学识优越感,但其内蕴的尊重史实之专业精神,仍有相当价值。对这种批评,袁腾飞应当正视。袁腾飞轻考据而重清谈,因此其书其说常多硬伤,甚至闹出方孝孺是朱棣谋士的大笑话。如果一个历史工作者——历史教学者当然也是一种历史工作者——长期无视其叙事精确度,那么就很难摆脱妄人之嫌。

  剩下还有一种批评,是不公开的,内部的,那就是粗鲁而僭越的行政批评。前三种批评基本限于话语,个别人可能会诉诸板砖,不过威胁不大;最后一种则不限于话语,威胁也最大,不止袁腾飞要当心,我们整个社会都应警惕。

  “礼失求诸野”。传统的历史吸引力与公信力既接近破产,民间讲史者如袁腾飞等自然崛起。奥威尔曾说,“谁控制了历史,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历史”。但在纵使割断海底光缆也不可能控制所有信息的当代世界,控制历史已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宋石男

  文化天桥

  袁腾飞事件过程

  “五一”长假一过,网上忽然传出对袁腾飞的封杀令,一些视频网站删除了袁腾飞的部分视频。境外媒体也纷纷报道,使用了“遭封杀”的字眼,而实际上,被“封杀”的袁腾飞依然出现在央视《百家讲坛》,讲着《塞北三朝》。

  接下来,袁腾飞的经历比他讲述的历史更加传奇:

  5月6日,网上传出袁腾飞被捕的消息(后经确认,其实那是一次校方的警诫谈话)。同日,出版商沈浩波在博客上发表《告袁腾飞书》,指控袁腾飞拿了钱翻脸不认账。

  5月9日下午两点多,十几个人来到袁腾飞兼职的北京精华学校找袁腾飞理论,被校方阻拦。当晚,“袁腾飞”从网上告知公众,他现在很好。

  此后,袁腾飞被捕的消息在网上愈来愈热。14日,北京警方发表声明,称袁腾飞并未遭到拘捕。这一天,同样具有争议性的韩寒发表博客挺袁。

  15日,有人传出袁腾飞被封杀有幕后黑手。

  16日,一份被确认伪造的“袁腾飞声明”在网上被疯传,语调悲情,言辞激烈。


  此间,除去发表言简意赅的声明,袁腾飞一直对媒体保持沉默,拒绝接受任何采访。他的两个手机号均已持续“不在服务区”。

  袁腾飞名片

  袁腾飞是北京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高级教师、精华学校教师,被学生誉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是高中历史新课标教材(人教版)编写者之一;曾参与北京市高考历史命题工作。于2009年7月13日~8月11日应邀登上央视《百家讲坛》节目讲授《两宋风云》。出版图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两宋风云》、《塞北三朝》。先后被中国教育电视台《教育人生》和中央电视台《小崔说事》应邀,录制访谈节目。

  陷入风口浪尖的历史老师袁腾飞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商网-新文化报 。更多精彩内容 请登录华商网(http://www.hsw.cn)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