鄞州严康楙慈善建筑群原址保留(图)

2010-05-18 22:27:00 来源: 宁波晚报
0
分享到:
T + -
鄞州严康楙慈善建筑群原址保留(图)
  鄞州区:有望今年年底开始维修

  昨前两天,记者采访了鄞州区相关部门的多位负责人,他们一致表示,“这组建筑,我们肯定要保留的。”

  “感谢晚报的报道,让我们知道了这组建筑的重大价值,了解了严康楙先生对宁波做出的重大贡献。”前日,鄞州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管文物工作的副局长施建华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鄞州区在文保专家对建筑群作出实地价值评估的基础上,经过区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商议,已经决定原址保留严康楙慈善建筑群,对建筑群所在的区块停止拆迁行为。”

  昨天,鄞州区副区长夏素贞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也表示,从已经考证的史实来看,严康楙对宁波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留在家乡的这组建筑,无论从建筑群本身具备的文物价值还是其人物所代表的宁波帮文化精神来看,都值得保留下来,让后人去了解和学习。

  至于保留后会不会对建筑群进行修缮,夏素贞表示,区里多个部门目前正在对此进行协商,至于怎么保护,接下来如何维修等具体问题,现在还不好说,但会尽快答复。

  鄞州区文广局局长周海明昨天也表示,目前正在商讨建筑群的保护方案,等方案确定,还会公开招投标,让有文物维修资质的古建筑维修单位来对建筑群进行修缮和维护。“尽管过程有些复杂,但今年年底前开始维修应该不成问题。”周海明说。

  严氏嫡孙:“如何保护”不代庖

  前天上午,记者也在第一时间将严康楙慈善建筑群将被保留的好消息通过电子邮件告诉了远在加拿大的严康楙嫡孙严令常先生。昨天晚上,76岁的严令常代表严氏后人给记者发来了感谢信,和一封请记者转交给有关部门的建议信。

  他在信中对本报的报道表示感谢,同时也感谢鄞州区从善如流,倾听呼声,将先祖留在老家的建筑群予以原址保留。他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即把这一喜讯转发给了他的5个表兄。

  严令常代表严氏后人表示,“对于这组建筑,我们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已经表态,将先祖故居及原作医院用的七间平房全部无偿捐献给当地政府和当地生产大队。”因此,对于康楙慈建筑群如何保护的问题,他们不宜代庖,悉由有关部门和文保专家决定。

  但严氏后人也在信中表达了一个心愿,即能否在先祖故居里保留一些房间开设为严康楙纪念陈列馆,规模的大小可取决于收集到的文物资料的多少。严氏后人手中已无关于先祖的遗物,“江东大河桥原有住宅一套,抗战胜利后几经周折,做过学校、医院,后又被拆建,现为鄞州人民医院(旧址——记者注),我们仅有老房大门照片一帧。所有家产经过战争浩劫,已经荡然无存,连先祖的照片都没能留下一张,现在只有祖父的墓穴一座,在宝幢,这是10年前才被我们找到的,他原先的坟墓在马岭,早被日寇炸毁掠夺一空,抗战胜利后,由其学生从马岭将坟墓迁往宝幢。另外,近来族人发现在严氏义庄谷仓墙基下有一块康楙公为其父亲所立的墓碑。除此之外,已别无它物。”

  专家反思:文物普查的成果能否尽早转化

  严康楙慈善建筑群最终有了皆大欢喜的结局。昨天,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保专家和业内人士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关键的一点,是要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成果及早固定下来,将其转化为地方经济建设的重要参考和审批依据。”一位资深的文保专家告诉记者,严康楙慈善建筑群之所以会被有关部门列为拆迁项目,其实就是对其文物价值认识不足。而根据市文保所出具给鄞州区文广新闻出版局的价值评估函,这组建筑群被认定为是“鄞州区目前发现的最为典型的宁波帮建筑群”。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严康楙慈善建筑群已经被作为鄞州区新发现的文物而被普查部门登记在册,“要是能尽早将其公布为一定级别的文保点或文保单位,对于其价值的认识也就不成问题了。”不过,这位专家也坦言,因为文保点或文保单位的认定有严格的程序,加之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刚结束野外普查阶段不久,目前正在紧张地进行数据录入和上报工作,相关深入的研究和认定工作尚未起步,所以对于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成果转化还需要一定时日才能完成。

  而一名同样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尽管现在文保意识已经深入人心,但是严康楙慈善建筑群的命运转折依然在提醒规划部门,在做规划和拆迁时一定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修订)》的相关规定,与文物保护部门多沟通协商,这样才能避免不必要的误拆产生。“现在宁波不少地方都在进行大规模的旧村改造或拆迁,这个问题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这名业内人士如是表示。

  外孙深情讲述严康楙:他的人格力量影响了我们一生

  昨天,记者还电话采访了多位严康楙的后人。他们表示,尽管他们出生时严康楙已经去世,但是他对事业的拼搏进取精神和爱国爱乡的乐善好施精神深深影响了后人的为人行事风格。

  “我在事业上克勤敬业、勇于挑重担的精神和作风,应该说是受外祖父严康楙的影响。”77岁的赵鹤臣在电话那头告诉记者。其母亲严桂卿是严康楙的第四个女儿。他4岁离开海曙中营巷的赵宅到上海,1952年毕业后响应祖国号召,到内蒙古包头市参加支边建设一座从德国引进的机械化、自动化程度较高的机制糖厂。当德国专家回国时还有很多技术问题没有解决,他就与同志们一起解决了这些技术难题,被内蒙古市政府推荐出席了1956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一届科普大会,受到了毛主席、邓小平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后又调至天津,在天津石油化工公司第二石油化工厂担任厂长,“我很怀念我的外公。”

  而对77岁的上海检察院原副检察长、上海金融法制研究会会长倪维尧来说,外公是他心中永远的丰碑,“他的一生热爱祖国,在抗日战争中做出了一个商会会长应尽的责任。他的事业颇有成就,但始终不忘同甘共苦的劳苦大众,他兴办学校、医院,修路、建桥,赈灾济民更是常事,在宁波市颇有影响,口碑极好,是我们晚辈一辈子都学不完的榜样。”

  在世的严康楙后人

  外孙倪维斗78岁,清华大学原副校长,中国工程科学院院士,教育部科技委员会主任,北京市科协副主任。现居北京。


  外孙倪维尧77岁,上海检察院原副检察长,上海金融法制研究会会长。现居上海。

  外孙赵鹤臣77岁,天津石化厂原厂长。现居天津。

  孙女婿严孝达81岁,清华大学双学位获得者,原水利部专家局翻译,结婚后调新疆水利厅任教,授级主任工程师。现居上海。

  嫡长孙严同常80岁,上海工商银行原处长,高级经济师,上海工商银行黄浦支行原行长。现居美国旧金山。

  嫡次孙严令常76岁,苏州大学原法学院教授,美商独资江苏硅湖大学法学院原院长。现居加拿大渥太华。

  (记者梅子满实习生沈叶枫)

netease 本文来源:宁波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