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风灾摧屋2万间31人死亡

2010-05-08 03:03:00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近日,暴风雨突袭重庆、广东、湖南、贵州、江西等地。截至昨日,已造成65人死亡,14人失踪,255万人受灾,房屋倒塌近万间。其中,以重庆的暴风灾害损害为甚。最新数据显示,重庆因灾死亡31人、失踪1人,共89.78万人受灾,直接损失4.2亿元。

新京报5月8日报道 近日,暴风雨突袭重庆、广东、湖南、贵州、江西等地。截至昨日,已造成65人死亡,14人失踪,255万人受灾,房屋倒塌近万间。其中,以重庆的暴风灾害损害为甚。

5月5日,重庆市垫江、梁平、涪陵、彭水等12个区县遭受罕见风灾,并伴随冰雹、暴雨。最新数据显示,重庆因灾死亡31人、失踪1人,共89.78万人受灾,直接损失4.2亿元。

其中垫江县风灾达11级,有村民家的铝合金屋顶像直升机一样在空中盘旋,瓦片碎石疾雨般撞上墙壁或插入田里。

5月5日下午,重庆逐渐被墨汁般的云层笼罩。30多度的气温让人们唯一的期盼,是快下场雨。

15时30分,重庆市气象局发布《重要天气服务快报》,“从5日夜间到6日白天,部分地区有暴雨……并可能伴有大风和冰雹等强对流天气。”

夜晚,雨还是下不下来,空气中像塞着一团团棉花。黑夜掩护着天空中的危险悄悄积攒在人们头顶。

一夜之后。

5月6日下午4时,重庆垫江县县长罗德穿着高帮雨靴,站在沙坪镇李白村一处屋顶被风掀翻的民宅院落前,脸色凝重地看着风后凄惨景象。

这里是重庆风灾最严重的地方。

罗德说,重庆尽管已发出了灾害预报,但对此次风灾强度仍预计不足。此次风力强度在垫江县近百年的历史上是没有过的。

风起:屋顶吹上天

钢架屋顶像直升机一样,旋转着朝村民欧晓容飞去

5月6日凌晨,多数重庆人沉入梦乡。

垫江县新民镇帽合村,村民刘禄生和他老婆卢群英刚吵了架,两口子气呼呼地闷坐在一楼堂屋。

零时30分左右,门外呼呼起风。“很短的时间后”,天空突然炸响了雷,黑夜在电光间变成白昼。

他隔着窗户玻璃看,鸡蛋似的冰雹砸到院坝的水泥地上,“密密麻麻的,听着头皮发麻。”

这只是序曲。

“哗啦”一声,门被风吹开。刘禄生从凳子上被掀翻,飞起来掉在地上。身后传来卢群英的惊叫。

电断了。刘禄生摸索着试图去关门。冰雹随着风势砸在他脑门,“钻心的疼”。费了很大劲,他拴上门,找了东西抵住门板。

随后,他骇然看见,停在院坝左边几百斤重的摩托车,从他眼前旋转着,横向飞过院坝,摔出约20米。

刘禄生不敢出门,怕出去后吹得比摩托车更远,“也许就找不到了”。

桂溪镇村民欧晓容所住的地方靠近县城。凌晨1点,她被风声、雹声,树木折断的咔嚓声惊醒。她从床上爬起来,抱紧被吓哭的孩子,在黑暗里坐着,颤抖着等待天明。

突然,屋外一大团模糊的东西,“像盘旋的直升机一样”,朝她飞来,马上就要砸到房上,她说自己当时下意识地脑袋一缩。

物体被门前的大树挡了一下,落地时发出金属的哐当声。她没有胆量出门去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冰雹砸在门板上发出哐哐的声音,风吹着房子的墙壁,她感觉每块砖头都在颤动。

拂晓后,她才看见,被树挡住的是一块支撑房顶的钢架,连带在上面有一大块铝合金的屋顶,总重不下百斤。

而在沙坪镇李白村,姚建国的屋顶有四块预制板压着,也都被风吹走。姚说,每块预制板要8个男人才能抬动。

风狂:摧屋2万间

坍塌的屋顶瞬间就把村民张德昌一家埋在了砖块瓦砾下

凌晨一时许,暴风继续在刘禄生的房外肆虐。他突然听到二楼清晰传来几声木头断裂的声音,随后,咚咚咚的声音连续在他头顶的天花板炸响。

他意识到这是压房顶的砖块砸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他判断卧室的屋顶已经被风掀翻。他犹豫了老半天,还是没胆上去瞧瞧。

风稍静,他冒着被砖头瓦块砸中脑袋的危险上去一看,原先睡觉的地方被一堆砖头瓦块埋了将近半米,木床已经粉碎,电视机被当头降下的砖块砸了一个大窟窿。2楼的客厅屋顶,瓦片被吹掉了将近一半。

“如果不吵架,我俩多半就没了。”刘禄生说当时他有些后怕。

当风力稍弱后,刘禄生听见村支书邓成明拿着半导体扩音器在大喊:“救人!赶快出来救人!”

刘禄生出了门,这才知道,刚才那声巨响是邻居张德昌家的房子被吹倒。树木压中他家的房梁,塌下来的砖瓦埋到了张德昌的腰部。

他听到孙子的哭喊,于是挣扎着刨开砖块,把孩子抱到屋外。

他再去刨72岁的老伴杨传英。起先,还能听到她喊答。半小时后,没声音了。他给村支书邓成明打电话求助。

邓成明从三公里外的住处赶到。他家被风吹开了房门,冰雹灌满了房子。拂晓,邓家从房间里往外清理了8桶冰雹。邓成明说,直到早上6点多,那些冰雹都还没有完全消融。

邓成明和刘禄生等人把杨传英刨出来后,邓成明看了一眼说:“没希望了。”

垫江县政府应急办的信息显示,截至发稿时,灾害使1960间房屋倒塌,2.25万间房屋受损,农作物受损面积37.68万亩。电力电信设施破坏严重,多个街道停电,桥梁多处被淹,少量桥梁出现垮塌现象。县城树木折断近1000株。

风“援”:抚恤金1.5万

垫江县21人亡,均因大风吹垮房屋致死

垫江县城郊,桂溪镇集体村,5月6日凌晨2点后,随着一声巨响,38岁的李治忠和33岁的陈忠叶夫妇共赴黄泉。

风逐渐小后,山下的邻居、亲戚等20多人赶来救援。见到12岁的女儿李莉、9岁的儿子李润波安然无恙,让大家吁了口气。

凌晨3点左右,李治忠的母亲丁祥珍被众人抬上担架,送往垫江县人民医院。

参与救援的村民刘光碧说:“那会儿下着大雨,淋得眼睛都睁不开。那么多人抬着她,踩着烂泥和山上下来的洪水往下走,谁看了都会流眼泪。”

在此次灾害中,重庆市已因灾死亡31人,其中垫江县21人,梁平县6人,涪陵区4人,遇难人员均为大风吹垮房屋致死,地处渝东南山区的彭水县有1人失踪。

据了解,目前垫江190多名受伤人员已分别被安置到乡镇、县城和市级医院救治。对因灾死亡人员按每人1.5万元的标准对其家属进行抚慰,死者家庭有困难的要及时给予帮助。房屋维修工作力争在20天内完成。

5月7日上午10点多,李莉坐在废墟前的条凳上,眼睛涨红,脸上花花的,背对着喧闹的赶来奔丧的邻居朋友们,脚踢着地下的碎瓦,一句话也不说。

弟弟李润波只是失神地不停“嗯嗯”回应众人的安慰。

两姐弟没有去医院陪奶奶,也没有依照当地风俗当夜为父母守灵。

垫江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称,李家的双亲同时丧生,并遗留两个幼儿缺乏照顾,这应当是整个风灾后最凄惨的一户家庭。

垫江县社会福利院院长高品云说:“目前两姐弟优先由亲戚收养,其次是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实在不行才由福利院解决问题。”

风后:“空心村”谁救援?

该县多半青壮年在外打工,无力救援;县里已建11安置点安置2.8万余人

桂溪镇李治忠的几个兄弟正在从外地赶回垫江。村民刘光碧称,现在李家两小孩暂时还没有亲人照顾,晚上被安排在邻居家暂住。

李莉、李润波面无表情地看着众人提着鞭炮、纸钱、香烛往废墟前的院坝里送。

目前,重庆政府已启动Ⅱ级应急预案,重庆市医疗救护队已赶赴垫江开展伤员救治工作。

针对部分群众缺粮、缺水、断电的情况,相关部门已经组织调运20吨大米、2吨方便食品、500多桶纯净水和2万多支蜡烛等救援物资。

重庆市垫江县政府应急办获悉,垫江县已转移安置群众2.8万多人,建成11个安置点,搭建帐篷163顶,对受灾较重的群众集中安置。

救灾阶段,除镇上、县里下来的工作人员外,记者看见,整个灾区很少见20岁―50岁之间的青壮年男劳力。

垫江县新民镇工作人员胡烨说,春节后,垫江农村的青壮年劳动力目前都在外地打工挣钱。

一些受灾群众已经打电话召回在外的家人,但他们多半赶不上最初的救灾。

张德昌的几个孩子也没在家,正在从新疆伊犁往回赶的路上。母亲杨传英的尸身被白布裹着,还等他们回来后下葬。

帽合村村支书邓成明说,他56岁,已经是当时救杨传英中最年轻的一个了。整个帽合村,除去老弱病残,正常的青壮年基本都在外打工。

刚拿着半导体扩音器喊话那会,邓成明怒了,半天没人出来。随后,第一个出来的是六十几岁的退休教师,随后又出来几个老人。

家庭中坚力量的缺失,使得救灾不仅在物质上,更从精神上失去了可依靠的力量。

68岁的垫江县新民镇明月村村民曾昭芝,于6日凌晨4时许被突然垮塌下来的近一米厚砖瓦掩盖,不治身亡。

67岁的老伴董建国守在塌掉一半的宅子里,不论邻居与工作人员怎样劝说,就不想离开,只是默默地哭。

董建国的儿子还在江西打工没有赶回来。

新民镇工作人员胡烨说:“其实最好的劝说人就是他儿子。”

她说,一些守在危房中不肯出门的老人,是她最头疼的事。最后她只有让当地武警协助才把老人背出。

本报记者吴伟重庆报道

(来源:新京报)

netease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富人没说的赚钱真相最致命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