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钢事件的“句号”

2010-04-24 06:50:00 来源: 齐鲁晚报
0
分享到:
T + -

4月15日,原通钢总经理陈国君遇害近九个月之际,纪宜刚走上法院的被告席,独自为2009年7月24日的血腥事件负责。当日他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纪宜刚是通钢第二炼钢厂工人。他的家属称,这是一个糊涂案,判决并没有解释陈国君死亡事件的诸多疑点,其他行凶者均逍遥法外。

残忍的恨意并非偶然触发,而是通钢改制的矛盾积累了四年之后的激化。随着纪宜刚被判刑,通钢事件似乎画上了句号,但在国企改制中如何与工人对话,如何有效化解劳资冲突依然没有答案。

重庆:高楼为谁建

重庆欲建超过620米的全球最高摩天大楼,最快今年开工建设。

这座摩天大楼让重庆市发改委陷入了一场公众信任危机,因为它正是该部门日前公布的庞大投资计划的一部分,而重点解决民生问题,原是这份总金额达1万亿元计划的主旨。

重庆民间普遍批评这又是一个“面子工程”,认为政府在民生建设上欠债甚多,这种情况下去争夺“全球最高”的虚名,而且是以“民生建设投资”的名义,简直匪夷所思。

而从全国范围看,重庆的万亿投资计划,是继3月份湖北公布12万亿元投资计划以来,中西部省市又一引起广泛关注的地方投资“重磅炸弹”。地方政府频出大手笔,看似惊人,内里却另有乾坤。

富士康:不愁招工

3月底至4月初,富士康连续6名员工跳楼,一石激起千层浪,“血汗工厂”再次成为富士康的代名词。

不过,就在“跳楼门”再三上演之际,在珠三角出现用工荒的大背景下,富士康招聘处却经常有数百上千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排队应聘。

天涯论坛上一位网友的留言直击了问题的要害:“我不想去富士康,但还能去哪儿?相比之下这已经算很正规的了!”

和其他代工企业相比,还是富士康好。这多少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

用生命维权

刚刚年满40岁的彭公林走了,他以一个令人心寒的方式了断了自己的生命。3月30日晨,彭公林的遗体被发现在河南省确山县种子管理站二楼财务处铁窗外。

彭公林是确山县双河乡邓庄村的种粮大户,因为买到假旱稻种子损失惨重,向种子站反映问题,但迟迟得不到解决,从而走上自杀之路。彭公林口袋中的遗书写道:“(种子站的人)多次让我请客找小姐、洗脚等。赔偿没有得到又花去了我好几千元……只有一死了却此生。”

前有张海超开胸验肺,后有彭公林上吊维权,他们有一个共同点:维权被长期压抑后,试图以自残来唤醒制度的觉醒,进而使自身的权益得到尊重。

虽已入土,但维权至死的彭公林需要一个交代,所有关注此事的善良公民也等待有个说法。

执笔:闫杰

(来源:齐鲁晚报)

netease 本文来源:齐鲁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