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政的校史及其他

2010-04-14 07:50:00 来源: 法制网
0
分享到:
T + -

王健

西政先后出版过两部校史———《西南政法学院》(1993)和《西南政法大学校史》(2003),都是为纪念校庆编撰的。前者由时任西政党委书记吴耀森先生领衔“修改定稿”;后者在前书基础上,由时任校长龙宗智教授审定修成。关于学校创办的时间和经过,两部校史中的表述微有差异。前者以“院系调整建立西南革大政法系”和“成立西南政法学院”两个标题分述西南政法学院的诞生;后者遵循前者的校史思路和编写框架,标题改以“建校前的筹备工作”和“西南政法学院的成立”。两者的共同处,一是认定西政的创办是分两步完成,经历了从革大到正式成立学院的筹备过程;二是都把学校的源头追溯到了1952年革大成立的“政法系”。但是关于建校的具体时间,又前后两说:前者说“1953年8月20日正式成立西南政法学院”;后者又改为“1953年9月20日在化龙桥建立了西南政法学院”。

“完成说”和“整体说”各有千秋

应该说,西政的成立经历了一个颇为曲折、艰难的筹备过程,其间发生了许多对于学校的创办有重要影响和意义的事情。那么到底把哪件事情界定为建校时间,修史者面临着多种选择。

从时代背景看,西政的创办是1950年代初期全国高校的院系进行大规模结构调整的产物。院系调整的目的,是对旧中国高等教育组织体系进行彻底的、有形的和无形的改造,以适应有计划全面开展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改造的方式,就政法院系来讲,就是仿照前苏联的单科性或专门学院模式,撤消原有大学的政治、法律、社会学等系建制,将其师生并入在全国每个大行政区新设的政法学院,并加以“大力整顿”,这是一个对旧人重新进行政治甄别和改造思想的过程。

院系调整工作早在1950年时就已陆续展开,1952年和1953年之际达到高潮。撤消西南地区各高校的政法院系,将师生分出后并入新建的西南政法学院已是势所必然。

“由于当时条件不足,立即建院尚有困难,故先委托西南人民革命大学成立政法系,一面解决调整院系时急需要解决的师生的生活学习问题,一面进行建院的筹备工作。”(《西南政法学院年终综合报告》,西政永久档)这就意味着,革大的政法系从一开始就不单纯是革大的一个系,而是为创办一所新型高校的临时过渡机构,它是建院的第一个平台,是正式创办西南政法学院的前奏和先声。所以,革大政法系和西政之间有着清晰的、天然的、不可分割的联系。

校史和有关资料显示:1952年8月,革大抽调宋子祥等十余干部,在革大一部所在地化龙桥筹建政法系,宋子祥任系主任。9月22日至25日,西南军政委员会文教部召开西南地区高校院系调整工作会议,决定了建立西南政法学院的办法。在文教部拟订的《西南政法学院设置计划草案》中,开列了所要合并的政法院系名单,规定学院受西南人民革命大学领导,任务是培养为人民服务的政法工作干部。同年10月,革大政法系接收了重庆大学法学院政治系、法律系的10名教师和101名学生;四川大学政法学院政治、法律两系的17名教师和386名学生;12月,又接收了私立重庆财经学院法律系2名教师和21名学生。

1953年1月,革大加派教务处副处长石峰等7人到政法系工作;3月,接收了贵州大学法律系的8名教师和9名学生,同时,又调最高人民法院西南分院民庭庭长孙孝实任政法系主任。4月,西南司法部司法干部训练班并入,成立干部轮训班。5月26日,西南政法委员会党组鉴于革大即将结束与党校合并,与革大和高教局沟通意见后,正式向西南局提出了《关于建立西南政法学院的报告》。6月9日,西南局批复,同意“将原属西南革大政法系作基础改建西南政法学院”和“学院直接由政法委员会领导”的意见,同意由资深的老革命、时任西南行政委员会政治法律委员会主任周保中(1902-1964)兼任学院院长,西南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刘佑东任副院长,对于新建校舍、配备汽车等问题也作了批示。是年暑期,院系调整来的一年制专修科191名学生毕业。8月,西南高教局、财政局拨付84.7亿元(旧币),要求年内完成新建校舍任务。重庆市政府地政局、建设局核准学院党委提议,将西南公安局劳改处所属劳改农场———烈士墓附近的400亩土地转拨学院。9月,接收了云南大学法律系12名教师和182名学生(这是院系调整中并入西政的最后一个法律系)。9月20日校园基建破土动工。1954年8月,教学、办公和学生宿舍三大工程竣工,学院从化龙桥迁入烈士墓新址。学院成立后的第一批本科生随即入校,并于9月举行了开学典礼。10月,由郭沫若题写的校名正式挂牌。

由此可见,西政的创办,发轫于西南人民革命大学政法系,中经陆续汇聚和抽调西南地区的各种相关资源、寻觅校址、筹措经费以及搭建领导班子和组织机构,历时一年多,最终由化龙桥迁入新址而来。在笔者看来,革大政法系的成立,西南局的批复,迁入烈士墓校址,首届新生开学等许多时间节点,均可作为界定校庆日的参考方案。然而多年来,西政一直坚持“完成说”,即以学院筹备告成的时间作为学校的起点,尽管两部校史都追溯了西南革大。这和当下许多高校都极尽可能地提前自己生日的做法刚好相反。2003年笔者参加西政校庆活动时,当时心中就曾暗想:为什么不以1952年为建校起点呢?那一年,不仅有为建造这座大厦打下第一根桩基的事实,而且也与全国政法院系调整的进程同步……

西政首位校长为刘伯承

有趣的是,前一疑惑未曾消除,眼前又现出新的疑惑。回到前面的问题上,现在,西政把建校时间提到了1950年。在西政的网站上,可以看到放弃了“完成说”的新的校史概念:西政的“前身是1950年成立的由刘伯承元帅担任校长的西南人民革命大学”;刘伯承被尊为西政“历任领导”的首位校长。重新界定校史,回避不了西南革大。但西南革大究竟是怎样的一所大学,以前的各种介绍中提到的不多。1985年5月,重庆大学按照教育部和四川省高教局下达的任务,由该校马列主义教研室讲师蒋子恒编写出了一份2.8万字的《西南人民革命大学简史(征求意见稿)》,这对我们了解这所学校的来龙去脉很有帮助。

西南革大是中共西南局和西南军政委员会领导和创办的一所秉承“抗大”精神的革命学校,1950年4月开办,总校分布在红岩至虎头岩各处和南温泉,另外还有川北、成都、川南、云南、西康、贵阳六个分校。开始主要以短期培训班的形式培养各类党政干部,以应建立新政权和开展建设之急需。1952年后期,革大打算转变为正规的人民大学,设置了财政、经济计划、工厂管理、贸易、俄文、政法、政治教育7个系,但因计划未获政务院批准,乃采取“打散西南革大,充实各大专院校和党校的办法”,如俄文系分出后成立西南俄文专科学校,成为四川外语学院的前身;财经系科调成都成立四川财经学院;革大于1953年9月并入西南党校,最终并入四川省委党校。在短短三年半的时间里,革大培养各类干部近十万人,在开创西南地区高等教育事业规模方面,起着“工作母机”的作用。这意味着,西南革大是西南地区许多高校的前身,不独西政一家。

如果说过去西政多少有些忽视自己与革大联系之嫌的话,那么现在高度重视革大及其在自己历史发展中的地位,这种态度的转变还是相当大的。其背后的真实原因,尚无从知晓。不过,在笔者看来,如此重新界定建校时间,对于西政的主人来讲,可能会有这样一些理由或明显的好处:首先,在新中国的法治发展框架下,把西政和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革大紧密联系起来,有助于提高学校的政治声誉,强化学校的正统性、合法性地位。否则,作为多元素合并的结果,为什么不本着越老越好的原则,把创办时间追溯到更早的川大、云大、贵大的法律系那里去呢?第二,随意改动校庆日固不可取,可是确定校庆日时所具有的某种主观性和选择性,在实际中也难以避免,并无一定之规。过去持“完成说”,今天采“整体说”,跳过1952年而直奔1950年,把革大全部纳入自己的校史,这种变动,一如北京大学校庆日,当年由12月17日改为5月4日,未尝不可。况且,在追溯学校前身方面,已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和西北政法大学类似的先例(前者源于1948年成立的中原大学,1952年设政法学院;后者以1937年陕北公学为起点,正式成立于1958年)。第三,开展校庆和校史编撰活动,表面上指向过去,但实际上意在当下和未来。这里面可能隐含着学校当局为谋求办学事业的良苦用心。当学校发展到一定阶段或状态时,提振精神、以壮声威就会成为一种现实的需要,而举行隆重盛大的校庆活动最能满足这种愿望。

实际上,当“人民满意的教育”还没有来得及办好时,那份告诉你“未来更美好”的教育发展规划纲要,究竟能为5所政法大学的前途和命运能带来什么希望呢?

netease 本文来源:法制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