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水叩谢,三岔湖感恩都江堰

2010-04-05 05:15:00 来源: 成都日报(成都)
0
分享到:
T + -

本期主题千年放水节元年迎水节

本期主笔刘琴

龙门山盘绕都江堰,龙泉山环绕三岔湖,水为纽带,东西相连。“上善若水”,“道法自然”,西源都江堰,东成三岔湖,三岔湖之水,正是由都江堰一路奔流汇聚而成。

三岔湖因都江堰而生,三岔湖因都江堰而兴,三岔湖也将因都江堰而荣。

2010年中国传统节日清明节,都江堰千年放水节与三岔湖元年迎水节生生对接,一古一今,一旧一新……碰撞出动人的乐彩与华章。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孝。经过都江堰水利工程两千多年的灌溉与哺育,都江堰灌区的感恩图报之情充溢人间,一场别开生面,别出心裁的迎水节创意文化应运而生,精彩纷呈,在2010年清明的天空熠熠生辉。

逐水

我家江水初发源

想想这些盛大的场面,我们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一幅幅激动人心的画面,这些正是文学家们创作的最好动力与源泉。

清明之日,放水之时。

每年清明节在都江堰举行的放水大典,是川西平原源远流长的传统习俗,人们用庆典的方式表达对李冰父子的敬仰,表达对水的敬畏,表达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庆典上,将会出现一群从成都以东的三岔湖穿越龙泉山而来的迎水使者,而且,这些迎水使者个个都是国内文化界鼎鼎大名的人物:苏童、阿来、麦家、舒婷……

今年,在广州连续举办了七届、极富影响力的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首次移师外地,在简阳三岔湖举办。三岔湖方面为此次颁奖活动提供了一个崭新内容,即以“2010三岔湖创意迎水活动”为核心的都江堰灌区文化体验行。

这场“迎水”大戏,可谓紧扣时局、手法新奇、含义深远。

一为感恩。在今年西南地区普遍大旱的情况下,成都受益于都江堰水利工程,仍然“水旱从人”,迎水,正是感谢都江堰“护佑”。同时,以迎水为契机,唤起公众一同关注“水”危机,呼吁人们爱水、护水,节能减排。

二为求“道”。一座都江堰,以“道法自然”的平和姿态泽被川西平原逾两千年。都江堰的水平和而包容,虽然一路从岷江奔涌而下,但鱼嘴将其一分为二后,便没有了咄咄逼人的气势,于是,有了成都的温润如玉;都江堰的水宽厚,“低作堰”之下,鱼嘴、宝瓶口、离堆、仰天窝,形成无数分叉支流,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八分为十六……不分亲疏远近,惠及八方,从最初灌溉100多万亩,到现在的超过1000万亩,“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求道,就是求与自然和谐相处之道,求社会发展的可持续之道。

三为寻源。西源都江堰,东成三岔湖,三岔湖之水,正是由都江堰一路奔流汇聚而成。龙泉山灌区是四川省都江堰东风渠六期扩灌工程。灌区内现有大中型水库三座,其中最大的就是三岔水库,其控制流域面积161.25平方公里,总库容2.287亿立方米。三岔湖的上游连穿成都而过的都江堰上游水系,为简阳最重要的水利工程,影响力辐射整个资阳,下接眉山、内江水系。我们不禁要问,没有都江堰,何来三岔湖?

四为三岔湖新城凝聚力。三岔湖是四川“两湖一山”工程的重点,由成都市和资阳市联手组成三岔湖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开发,其目标是打造一座国际旅游目的地新城。此次接办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无疑是一次将三岔湖新城推向公众视线的绝佳机会。

五为已经连续举办七届的传媒大奖注入的新鲜活力。千年来,有无数文人墨客以都江堰为主角,写下了海量的溢美之辞,同样,有了文学的联姻,三岔湖的名声雀起只待时日而已。

“迎水”创意一经提出,立即得到主办方积极应和,并且主动把颁奖时间扩展为一周。3月24日,颁奖礼组委会在全国媒体发布消息,邀请读者共同参与,策划迎水方案。消息一经发布,立即在成都策动了一场头脑风暴,市民踊跃参与,各种奇思妙想汇聚活动组委会。迎水之举尚未成行,便已形成轰动效应。

届时,这群迎水使者将由天府第一湖——三岔湖出发,穿越龙泉山,一路溯流而上,赶在灌口砍杩槎放水之前抵达都江堰,将自4000多米高处的雪峰一路奔袭几近365公里抵达都江堰的岷江之水,迎回三岔湖……

想想这些盛大的场面,我们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一幅幅激动人心的画面,这些正是文学家们创作的最好动力与源泉。

迎水

恩波浩淼连三岔

由三岔湖率先以“迎水”之举,感恩、致敬都江堰,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整个川西平原无不享受都江堰恩泽,是谓之天府之国。然而,为什么此次大张旗鼓迎水的是远在龙泉山东边的三岔湖?

两千多年前的李冰肯定不会想到,他为之呕心沥血的都江堰,甚至在两千多年后还策动了一座新城的诞生,并将佑庇这座新城的未来发展。

三岔湖新城可谓因水而兴。在岷江和沱江之间,矗立着南北走向的龙泉山,龙泉山脚的三岔湖就处于这样一个水脉龙形的盆地之心。如果说都江堰灌区龙头核心在宝瓶口的话,那么,都江堰灌区的腹地核心应该在三岔湖。三岔湖是由上世纪70年代,简阳、仁寿、德阳在龙泉山的挖洞引水工程而来,是简阳最重要的水利工程。其上游连贯穿成都而过的都江堰上游水系,将龙泉山堵住的岷江流水迎接过来,灌溉了川中丘陵地区,润泽整个资阳;下接眉山、内江水系;而周边,石盘、黑龙潭、老鹰等水库,如众星捧月般,围绕三岔湖差落展开,形成独特的水库群系。

2008年4月,成都、资阳举行“成资区域合作联席会”,成资区域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双方达成共同打造“两湖一山”(三岔湖、龙泉湖、龙泉山)的共识,由此,一个由人工湖而编织的拥有35万人口的三岔湖未来新城规划出台,令人耳目一新。

同样,三岔湖新城也将因水而荣,因为三岔湖新城规划正是以“亲水”为主旨,充分利用三岔湖山水资源环境条件优势,经过科学规划、精心设计,打造一座依山傍水、风景秀丽、适宜人居、利于创业的亲水新城,体现旅游目的地功能、生态人居功能、现代服务功能,并形成以滨水休闲服务业为主体产业的产业支撑体系。

可以说,都江堰送来的“岷江雪水”成了三岔湖新城的灵魂所在,三岔湖新城的一切构想都是围绕着由都江堰之水汇聚而成的“天府第一湖”在做文章。

所以,由三岔湖率先以“迎水”之举,感恩、致敬都江堰,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无可否认,三岔湖新城的开发建设正处于难得的发展机遇期。从国际看,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经济和区域一体化深度发展,中国和平发展赢得了良好的国际环境。由国内发展背景看,国家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力度加大,国家发改委正在加紧编制成渝经济区规划,与之相应的是,四川省提出“一极一轴一区块”战略,成都都市圈建设也加快了步伐。在四川省“一极一轴一区块”战略实施中,成都市正面临如何优化产业结构、如何拓展发展空间、如何发挥更大的辐射带动作用等问题。加快与资阳市、简阳市合作,建设“三岔湖新城”,是成都市发挥成都都市圈极核作用的重大战略选择,这不仅是成都市落实在全省尤其是川中丘陵地区发挥辐射带动作用的需要,也是成都市东进战略的重要内容。

虽然宏观面一路向好,但三岔湖新城也正面临城市化进程中的种种困难,资金、技术、人才、管理、重大项目……都是发展的困境,都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因而,三岔湖新城的崛起,需要充分利用毗邻成都市的区位优势,进一步密切与成都市的经济社会联系,此时对三岔湖来说,已不再仅仅是主动接受成都辐射,而是要主动与成都融为一体。

如何融入?都江堰灌区就是最好的纽带。因此,今年启程的元年迎水文化创意,如同一次“确权”之旅,即明确三岔湖与成都同属都江堰灌区,密切区域联系,提升三岔湖的区位形象。

可以毫不过分地说,在这里,“都江堰”的作用比“028”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着妙棋。寻源,求道,寻的就是三岔湖新城融入大成都的源,求的就是三岔湖未来发展的康庄大道。

谢水

惠泽膏流润田园

李冰精神的传承,形成了一座精神的都江堰,有形和无形地影响着历朝历代的治蜀官员和民情民风。这一切,正符合世界文化遗产的特征。

实际上,在上述诸多“迎水”缘由的背后,三岔湖合作区还有一个隐秘的计划,那就是以“迎水”为契机,推出都江堰大灌区概念,进而将整个都江堰灌区与都江堰水利工程捆绑,作为都江堰世界文化遗产的延伸,集体“申遗”。可以说,这是一份最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素材。并以此撬动整个灌区的组团文化旅游。显然,这是一个宏大的构想,如若成功,对整个灌区调整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都是一个极大的推力。

立意高远,但论点能否成立,还得看论据是否充分。为此,三岔湖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黄强专门召集了一次有水利专家、经济专家、社会学专家参与的小型讨论会。讨论会上,这个天马行空式的大胆设想引发了专家们的极大兴趣,并一致表示赞同。

专家们认为,都江堰大灌区概念的提出,非常具有建设性。“都江堰”既是地名,又是景区名,还是水利工程名,而且,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都江堰,并非只是单一的水利工程,而是系统的、多元的,涵盖了社会、文化、生产多领域。

参与讨论会的四川历史学会会长谭继和认为,作为世界文化遗产,都江堰绝非只是一个堰,都江堰的概念,首先是指都江堰水系,其次是指都江堰流域,第三是指都江堰大灌区。整个成都平原的水系大部分都是都江堰水系,都是世界文化遗产的有机组成部分,都江堰灌区完全有理由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延伸来再次“申遗”。这是有先例的。

这位华发丛生的专家更进一步支招:第一,推动文化旅游,将流域内景区串起来,形成小的特色灌区,作为龙泉山以东300多个水库中最大的三岔湖,即为一个特色区域。第二,从旅游文化的角度宣传都江堰的特点,即吸取了大禹治水经验后的蜀人治水,其形成的最大特征,即扇形水系,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应该恢复,将都江堰水系扩展进入城市,在城市将扇形水系重新建立起来,一开始可以找几个小区做试点,做成几个扇形水系社区。扇形水系是扇形文化的根脉,在其之上才有了林盘文化,而林盘文化作为乡村文明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第三,开展多样化的水文化主题旅游。

实际上,都江堰大灌区概念的提出,不仅是一个创新,而且完全可行。因为都江堰一直在发展。修建于2260多年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不仅是当今世界唯一留存的无坝引水工程,也是世界水利史上的丰碑,更是造就“天府之国”的源泉。

2000多年了,都江堰不仅“活”着,而且越“活”越好。东汉时,都江堰灌溉农田达万顷以上;到宋代,达到17000顷;清代末年,达到298万亩;1994年达到1000万亩。都江堰的内涵,在1949年以后不断延伸,长藤结瓜,除了渠首工程之外,还有内江总干渠、江安河、杨柳河、牧马山灌渠、走马河、徐堰河、清水河、沱江河、府河、东风渠总干渠、毗河、柏条河、蒲阳河、青白江、人民渠、黑石河、沙沟河、三合堰、西河、通济堰等19条渠系,37条干渠、总长达3550公里的分干渠60条;以及灌溉面积在万亩以上的支渠272条,总长达3627公里;灌溉面积在千亩至万亩的斗渠2848条,总长达11847公里;灌溉面积在千亩以下的农渠34868条,总长23172公里……涉及幅员面积达21700平方公里。

如今,都江堰水利工程为四川省8个市(其中大成都范围7个市)、42个县的3000多万人提供着生活、生产和生态用水,灌溉面积达1026万亩。都江堰的概念打破了历史、传统的屏障,由建堰初期的以航运为主导逐渐发展为以灌溉为主,到现在,农田水利与城市水利并重,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而且,都江堰文化影响深远,都江堰所包含的民生思想和道法自然的科学观,已成为巴蜀优秀历史文化精神的一个宝藏,成为成都的人文精神之源。

李冰之后的治蜀者们,常常奉李冰的治水经验和他的人文精神为执政理念——其疏导之法的精髓就在于:不堵、不围、不截,而是导,是开,是放。而能够疏导的根本,就在于体察民情,了解民心,顺应民意。

李冰精神的传承,形成了一座精神的都江堰,有形和无形地影响着历朝历代的治蜀官员和民情民风。这一切,正符合世界文化遗产的特征。

似乎是与这一宏大构思相呼应,前不久,四川大学中国休闲与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杨振之率领的科研团队正式开始对都江堰灌区进行系统调研,他们将对2.32万平方公里都江堰灌区进行实地踏勘,最终形成《都江堰灌区文化旅游资源本底研究报告》。接受记者采访时,杨振之说,之所以强调这是“本底研究”,是因为成都市的世界现代田园城市建设需要理论基础和资源本底的支撑,因此,整个灌区的生态环境变化、城镇体系变化、经济产业变化,包括都江堰灌区留下的乡村遗产等都在研究之列。同时,杨振之认为,三岔湖是都江堰灌区中一个重要枢纽工程,要理清三岔湖在大成都范围内经济、生态、文化、地理上的重要地位,也有赖于对整个都江堰灌区进行系统梳理。

成都建设世界现代田园城市的生态本底由“山、水、田、林”共同构成,“山”指龙门山、龙泉山,“水”指岷江水系、沱江水系,“田”指都江堰自流灌溉区、优质农田,“林”指川西林盘。

可见,都江堰水系就是构成成都田园城市的本底,正所谓:蜀人矜夸一千载,惠泽膏流润田园。

三岔湖的“迎水”盛举以及“迎水”背后的宏大构思,必将撬动整个灌区,进一步凸现成都建设世界现代田园城市的生态本底、人文本底。

记者手记

选择一种与自然和谐的发展方式

西南大旱,拷问我们对待自然的方式,也拷问我们社会与经济发展选择的方式。

2005年的《财富》全球论坛上,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称,中国的环境问题已经不是隐约逼近的环境危机,而是一个已到眼前的危机。他说:“我们一直说要搞好环境造福子孙后代,但实际上已经是我们这代人能否安然度过的问题。”

言犹在耳,危机已至。

长期以来,在我们的行为模式中,对待自然,对待环境,都是一味利用,一味索取。这种模式不妨称之为“自然搭台,经济唱戏”。戏文热热闹闹唱了许多年,戏台则勉力承受难以承受之重,终于,人们警觉,原来戏台也是有可能要垮掉的,该换一出戏文唱了。

这是一个悖论,但这样的悖论,仍在不断循环上演。在一些地方和部门,仍然坚持“发展阶段论”,信奉“先污染、后治理”的经验主义,而事实上,环境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经济发展、损害群众健康、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正如联合国《人类环境宣言》所言,现在已达到历史上这样一个时刻:我们决定在世界各地的行动时,必须更加审慎地考虑它们对环境产生的后果。由于无知和不关心,我们可能给我们的生活和幸福所依靠的地球环境造成巨大的无法挽回的后果。

此次大旱,无论天灾抑或人祸,但却明确无误地传达出一个讯息,即传统的经济发展方式已不能适应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要求。调整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刻不容缓。

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的两会,都强调这样一个精神,即环境保护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抓手。环境保护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实现科学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中有着基础性、导向性和关键性作用。

成都建设世界现代田园城市目标的提出,正是把转变发展方式提到了一个战略的高度,同时,也是把环境的保护提到了一个历史的高度。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的目的,是以最小的资源环境代价换取最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实现又好又快发展。成都的世界现代田园城市建设规划,既将环境容量作为经济建设的重要依据,又将环境保护作为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任务。而国际经验表明,优良环境就是竞争新优势,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

就成都而言,水资源保护又是环境保护中的重中之重。司马迁曾经慨叹:甚哉,水之为利害也!这声音穿越历史,一直伴随我们至今。正值都江堰放水之日,作为享其利亦久的成都人,不妨重新审视都江堰,在都江堰奔流2200多年的惊涛拍岸中深思:人与自然,到底如何才能和谐共生?

一座都江堰,彷佛一座既凝固又流动的丰碑,它的存在,既是“人水和谐”的直观写照,也是对可持续发展的现实诠释。

“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就是都江堰存在至今的缘由,这个存在提醒我们:人与自然,不是对抗,而是和谐共生。

netease 本文来源:成都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