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济源三企业排放达标仍致千余儿童血铅超标

2010-03-26 00:23:00 来源: 新华网
0
分享到:
T + -

河南省济源市在处理2009年千余名儿童“血铅超标”事件过程中遇到一些困惑。

环境保护部门调阅近5年监测数据并实地测查发现,济源三大铅冶炼企业均实现达标排放。企业既已达标,群众为何中毒?

这类事件暴露企业现行排放标准与人体健康标准互不配套、存在差距等问题。

  困惑一:老企业,新“准入”

2009年下半年,继陕西凤翔、湖南武冈、昆明东川区相继发生儿童“血铅超标”事件,河南济源检测出中重度铅中毒儿童1000多名。

济源有“中国铅都”之称,铅产量占全国的30%。豫光金铅、万洋、金利三大企业实力在全国行业排名前列。

事件发生后,济源以豫光金铅、万洋、金利三家企业主要生产单元为中心,以1000米范围为界划定防护区,组织群众搬迁。

克井镇佃头村距离豫光金铅公司排污口超过1000米,没有列入防护区,村民强烈要求享受防护区同等保护。

济源市副市长田志华说:“群众要求有合理性,但企业与人居距离标准到底是多少,国家规定十分模糊。如果将距企业1000米以外的村庄纳入防护区,2000米外的怎么办?”

我国《铅锌行业准入条件》2007年3月正式实施,规定居民集中区以及医院和食品、药品企业“周边1公里内,不得新建铅锌冶炼项目,也不得扩建除环保改造外的铅锌冶炼项目。”

济源三大铅企建厂在“准入条件”出台前。这些老企业如何确定与民居的距离,“条件”中没有明确规定。

济源套用国家标准处置善后。田志华说:“由于缺乏明确标准,济源邀请国内环保专家对所有涉铅企业周边环境进行‘后评估’,以确定哪些企业要关停,哪些群众要搬迁。”

  困惑二:排放达标,仍存祸害

济源产业结构以重化工业为主,空气质量2003年列全省倒数第二,属重度污染。济源2004年起逐步淘汰严重污染环境的铅冶炼烧结锅工艺,2006年起连续3年跻身河南空气环境质量良好城市行列。

记者走访三家企业,发现厂区内没有明显烟尘,废水闭路循环已实现。济源市环保局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李真理说:“我们每月对企业检测至少2次,还有夜间突击检查和节假日突击检查,从近5年驻厂检测和在线检测数据看,豫光、金利、万洋三家企业主要污染物排放都能够达到国家标准。”

河南省环保厅监测发现,企业周边地下水都是一类二类水,空气质量良好。造成铅污染的原因一是铅、镉等重金属及其氧化物多年富集;二是当地政府重点防控企业达标排放,忽视了排放达标后仍存在的环境影响。初步监测结果表明,三大铅冶炼企业1公里内土壤不同程度存在重金属超标现象。

河南省科技资询服务中心总工程师易移成说:“污染物排放标准、环境质量标准和人体健康标准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环境对污染物有一定的自净功能,因此国家对污染物排放标准、环境质量标准、人体健康标准中相关指标值作了不同规定。”

例如,空气质量标准和排放标准之间存在差距。我国空气质量标准铅含量年均值是每立方米1微克,而工业排放标准是每立方米10毫克,相差1万倍。虽然大气有稀释作用,但两项标准能否衔接有待研究。

济源三大企业称,对铅企业如何生存和发展感到困惑。企业达到了排放标准,但排放标准与人居环境、健康标准之间存在差距和矛盾。

另外,科学研究表明,铅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进入人体。其中一些污染途径仅靠企业治理无法彻底阻断。

例如,铅厂工人不良习惯给家庭成员带来污染。监测表明,铅厂工人家庭儿童的血铅含量明显高于其他儿童。参观过美国铅冶炼企业的人士介绍,美国铅行业工人进入工作区要穿防护服,而我国一些铅企工人穿工作服回家。

机械工业第四设计院环保所所长李韧说:“铅进入人体大致有三个途径:一是铅在土壤中超标,通过粮食进入人体。二是铅企工人没洗手或衣物混洗,铅间接落到食物上。三是铅企生产没有实现全封闭,料物扬尘后进入食物链。

  困惑三:发展提速,行标滞后

专家认为,十多年来,中国工业化发展提速,国家一些行业标准和配套政策跟不上。重金属行业污染防治的基础研究落后于产业发展。

首先,有色冶炼行业清洁生产标准没有出台。第二,空气质量标准和排放标准相差太大。第三,重金属工业炉窑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不涉及镉,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中却有镉。类似缺项还有一些。

2009年9月2日,国家环保部宣布联合8部委抓紧制定《重金属污染综合治理方案》。另一份《有色金属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至今未颁布。

另外,国家近年来治染重点在水和大气,土壤重金属污染2007年开始普查,对土壤等现状的掌握和修复技术研究明显滞后。

专家建议,制定政策和标准过程中,应当以健康标准为核心,倒推产业标准,树立新的环境理念。

机械工业第四设计研究院环保所所长李韧说,重金属在各环节之间转移富积,不会降解、不会消失;重金属累积是个大问题。基础研究落后往往导致“短时没问题、累积出问题”。譬如,铅在土壤中存在多长时间会对农作物产生影响、进而进入人体等,研究尚空白。

李韧说,产业密集区环境保护不能仅满足于企业达标排放,还要研究环境容量,制定特征污染物排放总量指标,限制重金属行业在一个地区的产业规模和企业寿命,将污染固化在特定区域,不能扩散。从某种意义上说,重金属污染企业不能做成“百年老店”,一旦污染富集达到自然环境容量,就应考虑转产或搬迁,因为土壤重金属污染修复非常困难。

  困惑四:经济发展,安康在先

易移成说,上世纪70年代美国执行大规模儿童血铅筛查计划之初,可接受血铅水平为每升300微克,1991年降为每升100微克。中国直接引入了每升100微克标准。

一些企业反映,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血铅标准直接与发达国家对接,给行业生产带来困难。

机械工业第四设计院环保所所长李韧说:“1996年至今的13年间,豫光金铅公司实现了中国铅冶炼工艺由烧结锅、烧结机到富氧底吹、高铅渣直接还原技术4次生产工艺变革,成为中国铅工业技术进步的引领者。万洋、金利紧随其后,形成整体处于行业领先水平的产业群。”

认定污染责任时,济源三大铅企觉得委屈。他们说,如果这三家企业被关停,中国铅冶炼行业就没有一家可以开工生产。不过,三家企业表示,愿意尊重历史、愿意承担部分责任。

事实上,三家企业污染防治仍有改进空间。济源市环保局环境研究所所长李真理认为,工艺设计时考虑生产因素多,考虑环保因素少;企业料场、废渣堆放点多、无组织点源多,多一个点源就多一个泄露地。应当在设计环节上更多考虑环保和清洁生产,如加强自动计量和自动配料,原料运输和堆放密闭等,从源头控制污染。

“血铅超标”事件发生后,济源对现有35家电解铅企业中的32家小型企业停产整顿,关停豫光金铅、万洋、金利三家企业的三条烧结机工艺生产线,深化治理、达标验收后方可恢复生产,只允许它们的富氧底吹工艺生产线开工并派驻环保监督员驻厂检测。

在紧邻豫光金铅公司的克井镇柿槟村,全村14岁以下少年儿童452人,只有1人血铅正常;距离金利铅业只有五六百米的承留镇南勋村,全村219名14岁以下儿童仅24人没有超标;思礼乡石牛村紧邻万洋铅冶炼厂,上百名儿童检测出血铅超标……

村民王绍周现年5岁的孙子确诊中度铅中毒。这位年近60岁的老人说:“不能光顾经济发展,不顾人的生命。”(记者林嵬、梁鹏 )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盘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