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不是明星金城武的存在

2010-03-10 03:01:00 来源: 新文化报
0
分享到:
T + -

电影《变相黑侠》

电影《变相黑侠》主演金城武接受本报记者电邮专访——

我现在每天都让自己过已经不红了的生活,

这样我才能真实地感觉到金城武这个人

提起金城武,大部分人脑中浮现的都是一张迷人的脸,他是世界各大型男排行榜上的常客,但对他自己来说,他只不过想做一个普通人。金城武和日剧女皇松隆子共同主演的《变相黑侠》将于3月12日登陆长春。日前,记者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对远在日本的金城武进行专访。金城武对每个问题都很认真,甚至回了一封邮件询问细节问题。

谈“激情戏”

“她(松隆子)正面就用胶带把布贴在重点部位,我很担心她那块布掉下来大家尴尬”

在《变相黑侠》中,金城武出演了富有喜剧色彩的“蝙蝠侠”一样的角色,一点也不帅,甚至有点呆。金城武说,他很喜欢,因为这个角色不帅。

记:大家提起你,第一印象大概就是你的形象。

金:我不怎么知道什么是形象,长得好不好看,对于演员来说意义不大。演戏我听导演的,导演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角色OK。

记:所以《变相黑侠》你演的这个角色也不是帅哥?

金:这部戏刚找到我的时候我就问过导演,我问他我的角色应该是比较酷的英雄,还是小丑那种的?导演说让我不要帅,要傻傻呆呆的才好,所以我立刻就接了。我喜欢这种与大家对金城武印象相反的角色。大家去看电影就知道,我的角色是很喜剧、很小丑的那种人,但又有很英雄的一面,很有趣。

记:《变相黑侠》里还有激情戏?

金:也不算什么激情戏,是一场洗澡的,不过不是我洗,是松隆子洗,我只是突然打开浴室的门,镜头带到她一个裸背。那场戏我蛮担心松小姐,担心她会走光。我还跟导演提议说要不要用替身来洗,但她说不用,她要自己来。拍的时候镜头是拍我的表情和她的背,她正面就用胶带把布贴在重点部位,拍的时候我很不自在,很担心她那块布掉下来大家尴尬。

谈众导演

“第一次听说张艺谋导演要找我演《十面埋伏》时,我都傻住了,还打电话给我的台湾经纪人,问她是不是说错了名字”

从《重庆森林》到《心动》,从《十面埋伏》到《投名状》再到《赤壁》,金城武的电影之路非常顺畅。他说不知道自己为何受到大导演们的偏爱,他只是安心做导演棋盘里的棋子。

记:你好像特别受大导演的欢迎,为什么呢?

金:我不知道啊,演员不过是导演下的一盘棋里的一颗棋子,大概我这个棋子比较容易走动,又能起到一定作用吧。

记:合作的导演里最钟爱哪一位呢?

金:这怎么讲呢?如果我说每个导演都喜欢,你一定觉得这是场面话。我只能这么说,第一次听说张艺

谋导演要找我演《十面埋伏》时,我都傻住了,还打电话给我的台湾经纪人,问她是不是说错了名字。张艺谋导演对演员特别好,合作的过程很舒服。而吴宇森导演很认真,也很刻苦,他经常要比剧组所有人都先到片场。王家卫导演大家都知道,他没有剧本,合作的过程就好像做一场梦。还有陈可辛导演,他很香港,很喜欢找我们聊天,每次聊天我都会得到很多启发。还有很多很多导演,我真的没办法挑选。

记:你为什么这几年不再唱歌和演电视剧了呢?

金:我就想做个演员,只不过可能因为外形的缘故,被塑造成一个IDOL(偶像)……一个明星,要唱歌、跳舞,在日本还要演连续剧,保持曝光率,但做演员不必要做这些事,只要做我喜欢的事情就好。

记:你从什么时候觉得自己适合做一个演员的?

金:从拍王家卫的电影开始,我觉得在电影里我一下就长大了,从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变成了男人,我开始考虑人生方向、事业方向。之后拍了一系列大导演的电影,我发现每拍一部电影我就长大一点,电影让我体会到了自己的成长、成熟,对人生有了担当,这是在我从前蹦蹦跳跳唱一些莫名其妙的歌曲的时候所想不到的事情。

谈心态

“我觉得最普通的状态才是最好的,因为我知道演员的世界是很虚华的……有一天不红了,那种心理落差会受不了”

金城武给人的印象就是低调,他很少出席活动,甚至连电影的宣传都能简则简。金城武却说,自己不是爱低调,而是不知道怎么热闹,面对陌生人,他会觉得手足无措,很不自在。

记:那你平时都做什么?

金:其实我还蛮无趣的,喜欢在家上网玩游戏,听爵士乐,还喜欢看看书,看看电影。总之喜欢一切可以在家里做的事情。

记:你为什么这么低调呢?

金:低调吗?我不清楚,我觉得不是低调,是不会热闹,不爱出门而已。不过这不是因为我低调,而是因为我不知道去了要做什么。比如说从前很多时尚活动邀请我去,但我去做什么呢?我不是个爱打扮的人,让我去聊一个品牌也聊不出什么,然后还要走红地毯拍照,就像展览品一样站在那里,我会很不自在,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又比如说去参加圈内人聚会,如果是朋友,大家喝喝酒还OK,但圈内人聚会大部分是一群不太熟悉的人,去了要做什么呢?我情愿在家里打打电动、看看书。

记:现在你过的是自己理想的生活吗?

金:我一直都很满足现状,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甚至是将来。可能很多演员都觉得一定要电影大卖,自己赚很多钱,世界各地都有房子,还开私人飞机,拿很多奖,最好是奥

斯卡奖才觉得完美,但我觉得最普通的状态才是最好的,因为我知道演员的世界是很虚华的,等自己年华老去,如果有太高的、不切实际的梦想,有一天不红了,那种心理落差会受不了。所以我现在每天都让自己过已经不红了的生活,这样我才能真实地感觉到金城武这个人而不是明星金城武的存在。

谈意中人

“我喜欢善良并且孝顺的女孩……希望她代替我陪伴在我家人的身边”

金城武对自己的感情世界一直讳莫如深,无论记者怎么问他也不肯透露一丝一毫。他说只想寻找一个绝对善良并且绝对孝顺的女孩,这个女孩必须做的事情,就是代替忙碌的他陪在他家人身边。

记:你知道很多亚洲女孩都说你是最完美的男人吗?

金:所谓完美男人的定义是什么?就是外表吗?长得很帅气的男人娱乐圈太多了,我自认自己还到不了完美男人的水准,因为我还不够成熟。

记:那你认为完美男人的定义是什么呢?

金:和外表毫无关系,应该是懂得爱别人也要懂得爱自己,还要懂得淡然处世。而我,现在只勉强懂得爱自己,而且我还不懂得淡然处之。

记:什么意思呢?

金:举个例子。平时我在路上如果看到认出我的女孩子,不管是日本女孩还是中国女孩,她们一看见我就会喊,然后就要来合影,合影之后就转身打电话,发短信给朋友们,不再理我。我听到她们和朋友们说我的名字,说我当时的状态,但没有一个人肯和我聊天,说一些正常人说的话。这时候我就没办法对这个情况淡然处之。

记:会觉得烦?

金:不是烦,而是觉得无可奈何。

记:那么你认为理想女性是什么样呢?

金:我喜欢善良并且孝顺的女孩,长相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漂亮女孩子演艺圈不是很多吗?我已经看够了。这句话讲出来好像很冠冕堂皇,但其实做到这两点真的很难,我觉得自己也做不到绝对的善良和绝对的孝顺。

记:你已经是公认的孝顺了。

金:不,我远不够孝顺,因为我没时间经常陪在家人身边。有一件事我一直都很伤心,我小时候和妈妈在台湾生活,但几年前我回到家乡,忽然发现我不会讲闽南语了。离开家这些年,我说好了日文、广东话、英文和普通话,但从小就和妈妈在讲的闽南语我居然不会讲了,只能听得懂,但完全讲不出来。我很难过,好像背叛了从小就在照顾我的长辈们。同时我也才想到,我到底有多久没陪伴在他们身边了。所以我希望将来能够有个女孩子,代替我陪伴在我家人的身边。

本报记者殷维

netease 本文来源:新文化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学专家李银河权威解读两性关系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