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回眸:丰满大坝历史风云(组图)

2010-02-10 01:55:00 来源: 东亚经贸新闻(长春)
0
分享到:
T + -
深情回眸:丰满大坝历史风云(组图)
深情回眸:丰满大坝历史风云(组图)
深情回眸:丰满大坝历史风云(组图)
深情回眸:丰满大坝历史风云(组图)
  有中国水电之母称谓的丰满水电站,曾是全国乃至全亚洲规模最大的水电站,并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大坝虽历经解放前后多次维修,一些先天性缺陷仍难以根本解决

  1960年一期改建完后

  1943年第一台机组

  1942年11月水库开始蓄水

  1948年3月7日午夜11时许,吉林市东南郊外一片漆黑,一伙国民党官兵趁着夜色悄悄摸到松花江畔,企图执行一项由蒋介石亲自下达的绝密任务——彻底炸毁丰满堤坝和发电厂全部设备。

  当天上午,国民党东北“剿总”司令部里,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参谋长赵家骧等国民党高级将领召开紧急会议,部署次日撤出东北的有关事宜。此时的国民党当局已经预感到大势已去,但在临撤退之前有一项要紧的事需要马上处理,他们所谓的“要紧的事”,就是要炸毁丰满发电厂,绝不能把它完整地留给共产党。

  这究竟是一座怎样的发电厂,炸毁它竟然需要蒋介石亲自下令?行动如此绝密,这其中究竟有何玄机?国民党此时已经被共产党打得焦头烂额,为何还有“闲心”去炸发电厂……要回答这一连串的问题,还得从丰满发电厂本身谈起。

  坝之源

  日本为掠夺资源而建

  大规模的侵略战争一旦打响,没有电则什么都玩不转

  丰满发电厂有一个骄傲的称谓——中国水电之母。得此称谓,是因为在建国之初,它曾是全国乃至全亚洲规模最大的水电站,并在我国的经济发展中,一直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但值得一提的是,如此重要的工业设施,并不是我国自己建设的,而是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占东北期间修建的。可以说,这座水电站既是日本帝国主义奴役中国人民的历史见证,也是中国水电沧桑发展史的一个缩影。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后,以“创造东北产业之原动力”为名,加速掠夺东北水力资源。1933年,伪满洲国国务院产业部国道局对松花江进行综合调查。1936年1-8月,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曾两次指令伪满洲国政府必须在5年内在松花江上游建设18万千瓦水电站。同年11月,伪满洲国政府制定了《产业开发五年规划》,将在松花江干流修建丰满发电站列入开发计划。

  1937年5月,日伪水电局长、日本水力发电专家本间德雄正式提交了一份《丰满发电所计划书》,标志着丰满发电站的建设进入了实质性阶段。该工程于当年7月正式动工修建,当时号称“东亚第一”大水电站。同时,丰满水库设计时也号称“东亚第一”,当时为仅次于美国鲍尔德和福特佩克水库的世界第三大人工湖。

  日本侵略者为何要在此时急于修建水电站呢?

  从当时的国内形势来看,日本企图以中国东北为大本营,逐渐向其它省份展开侵略。盘踞东北期间,日本侵略者不断修筑各种军事工程、民用工程以及各种大型工业项目,这些工程都离不开丰富的电力做保障。此外,电力是物资保障的基础,大规模的侵略战争一旦打响,没有电则什么都玩不转。在本间德雄提交计划书时,距离“七七事变”已不足两个月了。

  坝之址

  日本选址时

  没想到会战败

  从水电站的规划和规模来看,日本人是做好了长期打算的

  时至今日,很多水电专家不得不感叹说:“抛开政治因素不谈,仅从技术层面看,日本人选择在此修建水电站,眼光是很独到的。也充分说明了日本侵略者压根儿就没想到会战败,从水电站的规划和规模来看,日本人是做好了长期打算的。”

  丰满发电厂位于松花江干流上中游。松花江的名称源自满语,意为“从天而降”的河,故亦称“天河”。松花江南源发源于长白山天池,流经吉黑两省。干流河长1897公里,松花江流域面积56.12万平方公里,水能资源极为丰富。大坝就选址在吉林市东南24公里处的“小风门”峡谷,“小风门”是“丰满”的曾用名,因为这地方一年四季常常刮风,后来又叫成“小丰门”。日本人在此修建水电站时,将其改名为“丰满”,寓意吉祥。

  丰满水库地处长白山脉低山丘陵区,平均年径流量134亿立方米,丰水年最大来水量243亿立方米,枯水年最小来水量51.6亿立方米,多年平均流量425立方米/秒,实测最大流量15610立方米/秒。丰满水库上游崇山峻岭,植被覆盖率达60%以上,素有“长白林海”之称。水库坝址以下地形开阔,耕地、人口集中,沿岸土质肥沃,适宜耕种,粮食产量很高。同时,此处水产资源十分丰富,水产捕捞业早在辽代就有记载,清顺治十四年,在乌拉街专设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为清代中国最大的官办淡水渔业捕捞中心。另外,该地区正处于东北腹地,在此处修建水电站,向东北各地输电最为便利。

  坝之血泪

  20万血肉躯

  死亡6500人以上

  惨死的劳工尸体被扔在丰满江东五垧地北约4华里处的万人坑里

  在当时技术条件落后、机械化普及率不高的情况下,工程之艰难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日本人当然不会去干,他们只是设计者和指挥者,真正参与劳动的,是数以十万计的中国劳工。而且他们是在日本侵略者的皮鞭下,用血肉之躯铸就成了这个人间奇迹。

  为了获得充足的劳动力,日本人当时通过谎报做工地点或编造优厚待遇,以“吃好住好大工价,三年期满免费送回家”为诱饵,从华北东北等地骗招大量劳动力。从1937年到1941年,日本侵略者从关内共骗招了11万人,据记载,当时约有20万劳工参与修建大坝,每天平均有1万至1.2万名劳工修建大坝,最多时有1.8万名劳工。

  劳工们一旦来到丰满,一条腿就算踏入了鬼门关。为了防止劳工逃跑,日本人在松花江北设下了层层铁丝网,外有丰满警察署武装警察站岗把守,内有监工、大小把头负责盯梢。劳工们每天要工作10多个小时,稍有怠慢,就会遭拳打脚踢。他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死伤无数。如果有人想要逃跑,警察署、日本监工、把头等就把他当场打死。

  由于居住条件极其恶劣,瘟疫横行,壮者逐渐孱弱,弱者奄奄一息。曾经有两个工棚的劳工染上了肠道病,为了防止这种病扩散,日本人竟然浇上汽油,活活烧死了400多人。

  有统计数据显示,被打死、病死、累死、饿死、冻死、事故死亡和被镇压死亡的劳工总人数至少在6500人以上。惨死的劳工尸体被扔在丰满江东五垧地北约4华里处的万人坑里。劳工们就是这样用血肉筑起了日本人所说的“东亚第一”水电工程。1963年,丰满发电厂组织工人清理万人坑,并建成了劳工纪念馆,如今已续建成了丰满陵园。

  坝之停

  日本投降时仅完工87%

  苏联军队进驻丰满后,拆走了价值高达14万美元的设备

  丰满大坝为混凝土重力坝,全长1080米。1937年7月,丰满大坝修筑工程正式开工,次年5月,开始浇筑混凝土,10月,还补办了一个隆重的奠基仪式。同时,为了方便两岸运输,还修建了丰满大桥,并于1939年11月竣工通车。

  1942年11月7日,丰满大坝最后一扇闸门关闭,大坝拦截宣告成功。随后,大坝上游开始蓄水,中国最大的人工湖——松花湖也由此形成。1943年3月25日,1号机组投产发电,同年5月13日,4号机组投产发电,用154千伏电压向吉林、长春、哈尔滨送电。1944年6月22日及12月25日,2号、7号机组先后投产发电,并以220千伏电压向沈阳、抚顺送电。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此时,丰满发电厂还尚未竣工,总投入资金2.37亿日元,电站机组安装已完成了第一期工程的50%,完成总工程量的87%。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1944年,日本侵略战争屡遭失败,物资和人力匮乏。为了急于发电,满足军工生产需要,片面追求增加坝高,却没有相应增加坝体厚度,致使大坝断面残缺单薄,加之水泥用量减少,砂石料未经筛选,使混凝土施工质量低劣,成为了一座险坝,这也成为建国之后多次维修加固仍未能根除隐患的直接原因。

  8月20日,苏联军队进驻丰满,次年4月11日撤走,但他们以缴获战利品的名义,将已投入运行的2号、7号机组,和正在安装的3号、8号机组,及尚未安装的5号、6号机组的主体部件强行运往苏联,只剩两台厂用机组和1号、4号机组维持最低发电需要。据当时的技术人员估算,拆走的这些设备在当时价值高达14万美元。1950年2月14日,《中苏协议》中确定:苏联应将在中国东北从日本人手中获得的财产,也就是一批工厂、矿山的机器设备无偿地移交给中国。但这些设备至今仍未予以归还。

  坝之险

  国民党撤退前欲炸毁电厂

  值班班长张文彬把“次要部位”说成“要害部位”保住电厂

  苏联军队撤离丰满之后,1946年5月28日,国民党军队占据丰满。在此后的近两年时间里,国民党一方面用日本投降后工地残存的水泥和砂石料浇筑了2.6万立方米混凝土,一方面又按美籍工程师的建议,把溢流堰顶炸掉1.5米,其后果不仅降低了水库的蓄水能力,而且使坝体更加薄弱。

  随着东北人民解放军的节节胜利,国民党当局预感到大势已去。1948年3月7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和参谋长赵家骧,匆匆从长春赶到吉林市,带来了蒋介石的手令和东北“剿总”的命令,指示60军守敌在向长春撤退时,想尽一切办法炸毁丰满发电厂。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当天夜里,国民党官兵抓住了丰满发电厂当晚的值班班长张文彬,张文彬面对敌人的枪口临危不惧,他看了一眼这伙官兵,料定他们都是外行,便急中生智地将敌人领进副配电室,故意把这个“次要部位”说成了“要害部位”,敌人不明就里,掏出手榴弹将这里炸个粉碎。张文彬趁敌人不备,一脚踢开继电器,厂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他还大喊道:“这下电厂算彻底完蛋了,快跑吧,大水马上就冲进来啦!”

  这伙敌人误以为电厂已经被炸毁,便通过电话向军参谋长徐树民做了汇报。徐树民咆哮说:“你们被骗了还不知道,城市的灯都还亮着呢。”敌人再次抓住张文彬,询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文彬又骗他们说,“电量是可以暂时储存的,储存的电用没了,东北三省就自然没有电了。”然后,张文彬偷偷地让手下把主配电室的电闸关掉,东北三省立刻陷入一片漆黑。国民党官兵这回信以为真地离开这里,丰满发电厂就这样被惊险地保留下来。

  坝之伤

  解放后历经三次加固

  但一些先天性缺陷始终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1948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吉林市时,丰满水库施工尚未全面完成,大坝险象环生。应中国政府邀请,1950年2月苏联政府派来专家小组,帮助检查丰满发电站。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研究,提出了《丰满水电站报告》,并由苏联电业局莫斯科设计院编制了“366号设计”。

  1953年2月至1960年5月,依照“366号设计”,水电站安装了7号、8号、6号、2号、5号水轮发电机组,第一期工程全部投产发电。

  至此,丰满发电站自1937年动工兴建,历经东北沦陷时期、国民党统治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3个阶段、24年建设,于1960年全部建成,并投产发电。设计总装机容量8台机组、55.4万千瓦,设计年发电量20.42亿千瓦时,成为当时亚洲规模最大的水电站。当年欧洲最大的发电厂是苏联的古比雪夫发电厂,由此丰满发电厂也被称为亚洲的古比雪夫。

  但必须指出的是,丰满大坝由于初建时隐患较多,虽经改建仍难以彻底改善,加之运行多年,坝体漏水和混凝土破损日趋严重。

  1988年4月至1992年6月,丰满发电厂进行了二期扩建工程,扩建安装了两台水轮发电机组,共增加容量17万千瓦,全厂总装机容量达到72.25万千瓦。1995年4月18日至1998年7月,又再次进行三期扩建工程,安装了两台容量为14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使丰满发电厂达到12台水轮发电机,总装机容量为100.25万千瓦,进入了发电能力百万大厂的行列。1995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鹏为三期扩建工程题词:丰满发电厂三期扩建工程奠基。

  在二、三期扩建工程开展的同时,大坝也进行建国后的第二次全面加固作业。2008年至2009年,为了确保大坝全面治理工程实施前水库泄洪安全,又再次对大坝实施了灌浆加固。大坝经过不断灌浆加固处理,延缓了大坝混凝土的老化进程,但这些先天性缺陷始终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坝之人

  李鹏曾在

  丰满工作5年

  目前其办公室设备和用品都陈列在丰满发电厂博物馆里

  “丰满截江一坝横,松花湖内水清平。四面青山新树植,带着风雨两舟行。”1964年7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冒雨参观了丰满发电厂大坝和松花湖,感慨之余提笔创作了这首小诗。

  与其同行的国家副主席董必武也欣然题诗,并巧妙地借用朱德诗中的韵脚:“出门一笑大江横,冒雨驱车丰满行。湖上荡舟青入眼,四山松韵颂升平。”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彭德怀、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北京亲切会见了包括丰满职工在内的全国水利代表;1958年9月1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来丰满视察;1962年6月24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视察丰满发电厂,并鼓励大家,要“取长补短,改造洋设备,赶超世界先进水平”;1991年1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视察丰满发电厂。

  此外还有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陈云,国务院副总理贺龙,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中央纪检委书记尉健行,中央纪检委书记吴官正等一大批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来到丰满发电厂视察工作。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国务院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及其夫人朱琳,都曾经在丰满发电厂工作过。1955年李鹏从苏联毕业回国后,就来到丰满发电厂工作,一直工作到1960年,在此期间,他担任该厂的副厂长兼总工程师。朱琳是一名俄语翻译。


  李鹏对于丰满发电厂,有非常深厚的感情,每次回到吉林,都要到发电厂去看一看。1991年8月4日,他在担任国务院总理期间回到丰满发电厂时,欣然题词:“丰满发电厂要为中国四个现代化建设贡献更大的力量。”

  如今,李鹏曾使用的办公室已经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办公室的设备和用品都陈列在丰满发电厂博物馆里。据介绍,李鹏的办公桌上,有若干个表记,其作用是,不出办公室就可以掌握全厂运行的情况。可以说,这个设备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

  (本版稿件 记者 鲁江/文 张秋磊/翻拍)

netease 本文来源:东亚经贸新闻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北大才女刘媛媛:成功的关键是策略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