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敬没有翻译过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2009-12-27 05:56:00 来源: 东方早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纠正方继孝《旧墨三记》中的一处误释

方继孝先生多年集藏、研究名人手札尺牍,成果颇丰;他的《旧墨记》,目前已出到“五记”了。杨小洲先生曾经概括过《旧墨记》的特点:“书中每通手札尺牍配有文字解读释义,补白人物生平,颇多个人识见。”杨先生还说:方书“借物述事论人,仰慕先贤,亦可算作一种功德”。对杨先生的这一评价,笔者也有同感。

《旧墨三记——世纪学人的墨迹与往事》(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9月1版1次)所收信札的主人(作者),多为近现代名人。在杨小洲先生看来,与前两记比较,《旧墨三记》在写法上,“述事论人的文字大不同前,笔致颇放达,史实多有细节,读之见出作者功力。”(前引书,第79页)

但是,毕竟《旧墨记》中涉及的文人墨客实在太多了,对于个别墨迹中涉及的有关人和事,方先生也还可能不大熟悉,因此,即使“智者千虑”,也难免出现一失或多失。近日读到贺宏亮先生在12月13日的《上海书评》上,对方继孝先生《旧墨四记》一书中的某些误释给予了纠正。笔者在此再增加一例,想必不算多余,是《旧墨三记》中的例子。

《旧墨三记》中,有篇《何思敬与中国现代法学教育》,是对何先生致张惠卿先生一封信的解读。文中说:

新中国成立后,何先生翻译了多种马列著作,如1958年他在以译述方式发表的文章中最早详细地介绍了马克思关于“科学技术是直接生产力”的思想。本文所引何思敬先生给张惠卿先生信中提到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底起源》亦是其中之一。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因前录何先生致张惠卿的信,未带实寄封,信的落款又没有写年份,目前对它的出版时间尚需进一步考证。但从1955年周总理的一次讲话时曾对《起源》评价是“马克思主义第一本民族学著作……”,我想这本书翻译成中文本的时间应在1954年前后。(《旧墨三记》第126、128页)

何思敬先生(1896-1968)是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著作翻译家,但他并没有翻译过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今通译名,以下简称“《起源》”)。方先生不仅认为何先生翻译过恩格斯的《起源》一书,而且认为,何信中所谈的事,就是何向张介绍他翻译《起源》一书的情况的;同时,方先生还根据周总理1955年一次讲话的有关内容,判断何译《起源》一书的出版时间应为1954年前后。何先生这一连串误释的产生,是由于他对恩格斯《起源》一书的内容缺乏基本了解,更不知道《起源》一书在中国传播的历史。他的判断,纯属望文生义。

何致张的信,文字不多,现将全文抄录如下:

张惠卿同志:

关于《家庭、私有制和国家底起源》先送上样稿,约9800字左右,请审阅,并提意见。计开:

小引500;

一、人类原始生活概图1800;

二、家庭(稿面9750,减去2250字左右)7500。

打算依着你们宝贵的意见再修改一遍。

其余部分将陆续写出,大概不会超过15000字,至迟于本月底完稿。

此致

敬礼

何思敬

五、十日

现在,让我们重新解读一下何致张的信的内容:

第一,何先生在信中说“其余部分将陆续写出,大概不会超过15000字”,这里的“15000字”,不管是指他要写出的全部文字,还是仅指“其余部分”的文字,都与《起源》全文的字数差距过大。《起源》翻译成汉文,有十几万字。

第二,在1955年第十一期的《教学与研究》(中国人民大学主办)上,有何思敬的《读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底起源〉——纪念恩格斯诞生135周年》一文,该文中引用的《起源》一书,是人民出版社1955年出版的汉译本,这个译本,是张仲实先生(1903-1987)翻译的。张仲实先生也是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翻译家,新中国建立后,曾长期担任中共中央马列著作编译局的副局长。

第三,经查,周总理关于恩格斯的《起源》“是马克思主义第一本民族学著作”这一评价,是他1955年出国访问前路经昆明时,同杨堃(1901-1997)等民族学专家谈话时讲的(见杨堃:《周总理关怀民族学研究》,《民族团结》1982年第二期)。但是,周总理当时只是对《起源》作了这样的评价,并未涉及《起源》一书的翻译和出版问题。从逻辑上说,周总理评论《起源》,与《起源》一书有无中(汉)译本、更与《起源》是否由何思敬先生翻译,完全没有必然联系。周总理完全可以根据《起源》的其他文种的文本或者通过对《起源》的一般了解,作出自己的评价。

因此,何致张的信,只能说是何先生向张先生介绍他当时正在撰写的一篇关于《起源》的文章的。当然,何先生发表在《教学与研究》上的文章,似乎与张惠卿先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张先生解放初期在华东人民出版社工作,1953年起,一直在人民出版社工作。因此,何信所谈他正在撰写的文章,是否就是《教学与研究》上发表的那一篇呢?如果不是,又是哪一篇呢?这些问题,都还要作进一步的考证。但这从另一个侧面进一步说明,《起源》并不是何先生翻译的。

王保贤

启事

元旦期间1月3日《上海书评》

休刊一期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读完这些书,我的三观再次刷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