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包工头”掘金洋租界(组图)

2009-12-16 10:13:00 来源: 城市快报
0
分享到:
T + -
天津“包工头”掘金洋租界(组图)
天津“包工头”掘金洋租界(组图)
  “建筑物施工铭牌”在现代城市建筑中非常多见。铭牌上,通常会标明建筑物名称、设计单位、施工单位、落成时间等。然而百年前的建筑,却并未推行“施工铭牌”制度,我们看到一座座伟岸的建筑,却只能在设计图纸上找到设计师的姓名。至于这些百年建筑的“施工单位”,除有特别记载的,就更难查询。

  今天的施工单位,大多名为“某某建筑工程施工公司”,而大约百年前,中国的建筑施工单位名字比较“土”,大多统称为木厂或营造厂,而专营木料、木材的商家称为木行。“营造厂”的称谓在中国南方比较多见,中国北方京津地区更习惯使用“木厂”。今天的建筑行业,“营造”一词被流传延续使用至今,“木厂”却被彻底遗忘了。

  天津洋建筑 多是国人造

  协顺木厂是旧天津规模较大的木厂之一,其创办人周云生因承包租界内的大型建筑工程而发家致富。周云生原籍江苏省宝山县,木工出身。1903年周云生来天津投奔了开设黄协记木厂的姐夫黄延生,在木厂里当监工,几年下来,手中略有积蓄。后黄延生无意继续经营木厂,周云生趁机以1000元价格得到了原木厂,并改名“协顺木厂”,厂址在小营门墙子河沿。如今的小白楼、南京路一带。

  20世纪初,中国的新建筑业从上海发端。当时,上海的建筑工人承揽了外国设计师设计的建筑工程,由于建筑技术精湛、工程质量好,逐渐被外国设计师认可,也逐渐取代了外国施工企业的地位。周云生虽不识字,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人很聪明,为了跟洋人打交道,还学会了说英语,在拉拢外籍工程师和租界重要人物时,更是不惜重金。在承建英美烟草公司后,周云生为工程师鲁博修建了4所楼房,不仅没赚鲁博的钱,还赠予大部分建筑材料。在建筑汇丰银行大楼后赠送同和工程师普纳提新建豪华楼房一所。

  为了迎合外国设计师,周云生专门从上海请来一批具有建筑西式楼房经验的能工巧匠,通过建筑技术来博得外国人的信任,扩大木厂的影响。因为请了上海工人,周云生的协顺木厂得以进入外国设计师的视线。在早期的承包项目中,周云生曾为太古、怡和等洋行建造办公楼。盖房时,周云生有意不偷工减料,还给外国工程师送礼,或请客吃饭,标榜“不图赚钱多少,只求坚固耐久”,因此中外富商、官僚买办,都认为协顺木厂包工可靠,甚至协顺木厂标价稍高也愿意由协顺承包。而负责建筑设计的工程司,大多是“合伙”性质。旧时天津知名工程司有英国人经营的乐利工程司、同和工程司、永固工程司等。工程师、绘图员、监工等受业主委托要对业主负责,因此工程师要介绍自己熟悉的承包商。有了外商、外籍工程师的夸奖推荐,协顺木厂更名噪一时。

  协顺木厂不仅承包天津本地的工程,还跨省市经营。1930年,协顺木厂参与清华大学改扩建工程投标,《清华大学史略》明确记载,校图书馆由天津基泰公司绘图,协顺木厂承办。

  重金酬监工 借力饱私囊

  旧时木厂在人员设置方面非常简单,往往不设固定工人,一般只有几间办公室,多由厂主自任经理,下设几名账房、监工,规模大的增设估价员、书记员、翻样师傅等,常常是一人身兼两职,固定人员通常不超过10人。据周昆陶回忆,协顺木厂承包的大型工程很多,但其人员组织却非常简单,按月拿工资的,只有总账房的倪子荣,外账房的陆梦熊,做监工的几个徒弟和几个长年工。

  租界工部局规定,承包大建筑工程,必须要有三方面的监工,即工程司的监工员、业主的监工员和承包者的监工员。周云生对不同的监工员有不同的态度,在建筑英美烟草公司工程中,业主的监工员是意大利人,周云生投其所好,暗送津贴。偶有业主亲自来察看工程,这位意大利监工就通知周云生预作准备。绘图员也是周云生贿赂的对象之一,他们对工程师设计的图案,不敢做大改变,但在楼内地板的花纹、栏杆和铁窗的式样等细节上可以去繁就简,以达到为承办方节省材料的目的。因此,周云生与乐利工程司绘图员曹寿臣、同和工程司绘图员张企元以及其他工程司的绘图员们经常在一起聚会、打牌等,而且周打牌时故意只输不赢,所以这些绘图员唯周云生之命是听,在施工中对周格外照顾。

  周云生在天津有千余间房产,大多是随着承包建筑工程建起来的。建筑用料多是包工中偷减下来的,房屋图纸由周云生自己设计绘制,监工是徒弟,工人是木厂雇用的包工队。据周昆陶回忆,河西大营门附近原汝南里、勤艺里、三多里等大片楼房、平房均为周云生名下产业。而其中汝南里的大片楼房就是在承包英美烟草公司工程的同时修建的,勤艺里的一片楼房则是在承包汇丰银行、太古、怡和洋行仓库工程的同时修建的。修建太古洋行仓库时,业主为了坚固,从香港运来大批捅子洋灰,说明要多用,周云生利用这个机会,暗地里偷出一部分用于他承包的怡和洋行仓库,还自用一部分盖房。周昆陶回忆中,偷工减料的手段还不止这些。“规定用一号美松地板木料,而暗中以二三等号木料来代替;用旧料顶新料;脚手架子的洋灰盒子等木料,在承包工程估价时都按新木料价格计算在内,实际上多是厂内积存旧货,因为木材用过一次后,仍能再用几次。有时承包几处建筑,同时施工,暗中损彼注此,自行调剂用料,标价照样重开。”


  协顺木厂经过30余年的发展,至建国前衰败停业。30余年间,这个不足20人的木厂为我们留下了几十座形态各异的洋建筑,为“天津小洋楼”书写下重要的一笔。今天,我们熟知的怡和洋行办公大楼、进出口仓库、太古洋行仓库、美商美丰银行办公大楼、东马路青年会、英商惠罗公司、利顺德饭店、开滦俱乐部、隆茂洋行、海关大楼、英美烟草公司厂房、美国营盘礼堂、中国盐业银行大楼和仓库、造币厂厂房、金城银行后楼、新华银行宿舍、达仁堂制药厂、跑马场、久恒、样泰木行厂房和住宅、北京清华大学生物馆、机械馆、图书馆及第六院的教学楼、工字厅、那桐公馆、沈阳张学良帅府内宅等工程背后都有一个天津本地建筑企业——协顺木厂。

  本报记者 马樱健

netease 本文来源:城市快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再出金句!任志强揭富人的赚钱真相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