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评论 > 正文

李念:蜗居在北京

2009-12-01 22:50:09 来源: 网易新闻访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蜗居》的热播,让"海藻"李念受到很多关注,不仅因为大城市里有很多的海藻,还因为有更多为生活奋斗的李念们。网易新闻近日对话李念,走进她的北京奋斗生活。
 

刚到北京,觉得自己好渺小

网易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北京?

李念:2006年刚毕业的时候。刚到北京就像我那年刚去上海上学一样,觉得自己好渺小,北京比上海还要大很多,我觉得好大的城市,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到哪里,不知道能够在这个城市呆多少天

网易新闻:住在哪里?

李念:刚到北京租的房子,租了一个30、40平的小房子。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那种感觉,在宜家买很简陋的床,是自己的小窝嘛,我挺会自我安慰的,反正我一年四季也在外面拍戏,这个房间只是我的一个仓库,我一定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房子,通过我自己的努力吧。那两天找房子,我一直在哭

网易新闻:找房子为什么哭?

李念:没有这样直接面对过社会,去租房子,觉得房价都好贵,接下来想,租到房子了,每个月的房租怎么办?还得添置一些家具,觉得自己一个女孩子,还有11个编制袋,我还得花钱找人帮我送,自己一个一个搬,好无助,记得那时候是冬天,穿一个黑色大棉袄,找了好多中介公司,那时候还小,一进中介公司,人家不是怎么理你。人家说,干吗呢?我想问一下租房子,你想租多大,多少钱?说完以后,好,你先等着吧,这样子站那边等

网易新闻:第一间房子最后怎么找到?

李念:找了一个好偏的,四环外一点点,那个可能是刚修起来的小区,那边坐公交车都不方便。但是我觉得挺干净的,对于我来说最重要就是干净有一张床我工作完了可以休息,工作完了有一个可以把自己洗干净的浴室就可以了。水电费我好像记得当时是充卡的,所以那个直接交500或者是充一年的,一年在用。因为我一个人住会害怕,万一突然断电或者是没水,万一在洗澡怎么办?好无助叫谁去,不知道。

网易新闻:当时害怕到所有东西都要全配一年的量?

李念:对,我都会准备很长时间的,都会给自己最基本的生活状态一定要维持到在我今天、明天、后天一年左右的时间,不然我会很没有安全感,我哪怕是说,可能我其他方面我不吃饭,其他方面节省一点都可以,但是住宿一定要安全,因为我是女孩子嘛。

我的身份是北漂

网易新闻:在北京,觉得自己是什么身份?

李念:北漂,没办法,这就是很现实的。这样评价自己,我觉得是给自己比较低的起点,我是新人我还年轻,我有好多选择可以去做,我也不怕错,只要自己努力,不像说已经定到什么位置,很难下去再做一些别的,我想如果我做不好演员,我也可以去适应一些别的工作,哪怕做一个很简单的公司职员也可以,因为我学表演,我学会了换位思考,我脑子比一般人思考的角度要多,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可以从事其他的职业,没问题,哪怕从一个小小的饭店员工开始做起都可以。

网易新闻:那时候在北京最负面的是什么情绪?

李念:最负面的是每天早晨起来都在想,除了演员我还能做什么?其他方面能够维持我的生活的,老在想。可能也想过去麦当劳打工,也想过去自己进一些鲜花过来,哪怕当一个卖花的小姑娘。

网易新闻:你刚北京的时候,应该说资源还是比较少。

李念:基本上没有。

网易新闻:你有没有自己尝试去挤、拼,去认识人?

    李念:没有,我跟现在很多年轻人一样的心态,因为大家都是独生子女,虽然我不是,我还有一个亲哥哥,但是我自尊心也很强,刚到社会上,在家里都是宝贝,出来以后别人觉得你不行,我干吗要受这个气,我再去面试别的,可能都有这个心态,自尊心很强,人家给你一个脸色,你马上会觉得不好意思,或者感觉自尊心说明伤害去逃避。

网易新闻:自己逃避到什么程度?面对什么事情的时候逃避?

李念:我会很敏感,比如有时候也去面试一些剧组,当然这个圈子都有好人、坏人,也会有那种类似于像说前一段潜规则之类的话,我不明确人家是不是那个意思一旦,李念我们这个角色可能需要有一点露”的尺度或者是什么,我说导演我不适合演了。他说为什么呢?你为什么不适合演呢?我说我拍了首先我自己不会演,第二我爸妈不会高兴看到我演这种戏,所以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合作,我会走,我会很敏感。也许人家只是考验你一个心态而已。

   

和海藻一样,曾经拼命打电话借钱

网易新闻:你最初在北京的时候,有没有你自己觉得比较苦、比较难忘的日子?

李念:有,花钱经常没有概念,自己银行卡里一分钱都没有。

网易新闻:你一分钱都没有的时候,走在街上是什么心态?

李念:很盼着好朋友打给我零钱,在哪里吃饭你要不要过来?我当时很无助,我在一个角落里面躲着哭,翻开我的电话,打我电话里面所有的电话号码,给可以安全张口借钱的人,有的人我不敢翻,因为我知道这个电话打出去可以解决问题,但是一定有小的坑掉进去,我可能不能回头了,所以我不敢打,我只能打身边好朋友的电话。我记得我一个一个的打,特别开心的就是我身边的好朋友太仗义了,只要我开口,他们一听说我的状态不对,说“李念,你是不是需要帮助,你从来没有求过我任何事情,你以前都是帮助我,你只要开口说你需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我全部答应你,我的同班同学和我的好朋友们”,我说完以后,第二天或者有的当天下午就帮我办好了,我觉得我太幸福了。

网易新闻:我记得你说你之前在北京有半年的空期,那半年你都在做什么事情?

李念:其实那半年也有很多好机会在找我,我自己有一个状态,我在矛盾我还要不要拍?那半年我还在想,我想学一些其他的,比如说服装设计,可能再继续学,换一个职业去做。因为演艺圈的一些我觉得自己性格还是不够开朗,虽然之前去面试,硬去表现微笑面对所有的不管你们怎么对我,我都微笑面对,对于我来说每天回到家心里压力很大,我只有回到家里面最安全的时候会哭的得稀里哗啦,早晨起来的时候又会忘记,听听音乐马上调整心态再出去面试,就是这样。

网易新闻:每天早晨调整心态出去面试的动力是什么?

李念:就是爸爸妈妈吧,觉得我是他们的骄傲,他们会说我的女儿,不靠任何人自己一个人在北京,因为我们小地方嘛,湖北京山县是一个县城,所以小地方很难得出一个演员,我爸妈就会觉得我是他们的骄傲,所以我会特别好强,我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爸妈你们知道吗?我挺辛苦的

网易新闻:每次你爸爸妈妈说我们家女儿一个人在北京打拼特别厉害的时候,跟邻居炫耀,你听到后心里有什么感觉?

李念:当时最明显的两个感觉,第一是觉得我能成为爸妈的骄傲,我觉得他们只要高兴,看到他们高兴的状态,又会成为我的一种动力。还有一种觉得心里面好像在哭,觉得爸妈你们知道吗?我挺辛苦的,其实我挺想有人帮助我的,但是没有。

网易新闻:你刚到北京的时候,辛苦了多久以后才觉得渐渐走入正轨?

李念:一年半吧。比如说拍戏,去不同的剧组,可能一个小角色,女五号那种,戏不多,但是得牵全程得跟着,牵四个月,一下耽误了其他的工作,你不可能接别的戏了,一直跟剧组去,可能要自己坐火车去,连夜赶过去,去了以后可能每天比所有主演最早第一个化妆,可能也拍不到你,可能哪天等到你,你的妆也许都已经花掉了,花得像一个小鬼一样,说李念拍到你了,赶紧再收拾好状态马上去拍,每个镜头对一个新人来说都很重要。

网易新闻:你刚刚说你有一段时间在思考要不要继续当演员,你那时候犹豫怎么产生的?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念头?

    李念:觉得拍戏不挣钱,觉得好像每个戏这样拍下去,一年也才够自己的生活费,也觉得爸妈年龄老得会比较快,我不知道哪天才能真正孝敬他们让他们过得好一点,再加上自己性格不是特别开朗,每天去微笑面对所有的事情,回到房间每天不开心压力会很大。我遇到不开心的事情的时候,我为什么还要微笑面对?还要忍耐?我不知道能够忍受多久,所以我需要寻求另外一个职业帮助我,我不用担心生活方面的问题,但是拍戏作为我的个副业,我开心就好了,所以会不想拍戏,想去学别的。

如果安全感是100分,在北京我只有20分

网易新闻:一个女孩子在很大的北京城里面,安全感是100分,你刚到北京城的时候这个分数能达到多少分?

李念:我觉得也就20分吧。

网易新闻:那80分是少在哪里呢?

 李念:没有地方住,也不知道第二天生活费什么时候才能赚到,也不知道北京那么大一个城市什么时候能够安一个自己的小房子,还有工作,因为拍戏也是你去面试一个工作有这样的戏,下一个戏你拍完又得去面试其他的,你工作很不稳定的。

有时候我看这个戏,应该没有我什么角色,人家大公司投资的,可能演员一线的,都定完了,边边角角又不太适合我,算了。选择余地太少了。

网易新闻:你想像一下,你觉得在北京一个幸福生活的标准是什么样子的?

李念:大概我会在北京三环市中心,我不在乎房子的位置,我只是觉得三环附近吃的东西比较多,也比较方便我妈妈他们购物,我希望在三环附近有一个大概200平米的房子,我们要有一个主卧,需要有两个小房间,一个是Baby的房子,一个是书房,书房还可以看一些片子,比如我男朋友爱看书,我爱看碟,所以我希望有一个房间。能够把我爸妈接到北京住就可以了,因为觉得北京的医疗条件比我们家乡要好很多,因为爸妈年龄大了,我很害怕他们会生病,我无助的时候很害怕。

网易新闻:你曾经说有一套房子才不会被人欺负,那个时候有没有压力让你产生这样的想法?

李念:因为我差一点被房东赶出去了。租的房子永远都是别人的,哪天房价涨了房东觉得房子可以卖了,赔钱可以都给你,我不收你这个几个月的租金退给你,你快点搬走。可是我这么多东西一下子怎么搬,而且我还在外面拍戏怎么办,我觉得随时会被扫地出门的感觉。

房价涨了,痛并快乐着

网易新闻:你买房子是零几年的事情?

李念:06年。

网易新闻:你在北京的房子好象只付了一个首期,按揭了多少年?

李念:30年吧,最长期限。每个月要还三千多压力很大的,不过现在好多了 

网易新闻:父母给你投资了多少呢?

李念:投资了有30万,我觉得挺难的。当时我也是犹豫了很久才跟爸妈说要房子的事情。

我说北京的房价涨的太快了,我是不是应该买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每个月房租三千块,买下来每个月贷款也是三千块。所以我觉得时间长了以后就是我的房子了,我爸妈也觉得你是一个女孩子买在一个安全一点的地方,不要有任何其他的坏人来。因为他们都不在我身边。

网易新闻:现在房价上涨了,你是快乐多一点还是担心多一点?

李念:都有,痛并快乐。因为快乐是觉得自己的房子涨价了,涨的挺多,把它卖掉可以换一个大一点的。因为我这个房子涨了别的新房子也涨了,再换一个大一点的压力也是更大,都成正比的。

网易新闻:在北京房子给你最大的心理安慰是什么?

李念:很温馨的感觉,好象回家就会很放松,想干什么干什么,因为我受的教育比较传统,在外面都是很乖乖女的,坐椅子就坐三分之一,很多拘束性的东西,又觉得自己是一个女孩子,不可以和人家疯疯癫癫的,不可以在外面和男孩子说话太多,不可以在外面喝酒,不可以很大声的说话。但是回到家我可以想干嘛就干嘛,我可以躺着,我可以横在那看电视,我可以蹲在地上吃东西,不用坐那么正去吃。其实我很喜欢舒适的感觉,蹲在那或者跪在那,扭着就开始看碟、吃东西。

网易新闻:你买房子以后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李念:买了房子以后觉得在这个城市有一个家了,要是没有房子就觉得挺害怕的,没有一个精神方面的东西。

网易新闻:你算房贷的钱,你每个月为自己在北京生活支付多少成本呢?

李念:我觉得差不多一万左右。房子就是差不多三千多,还有物业费每个月平均下来,水电费、电话费、上网费,开车的油费。最少要一万。

    

女孩在大城市没有安全感

网易新闻: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应该会很容易收到一些不好的暗示?

李念:当时是一个女一号的角色,我当时不懂,没签合同就进组了,他们说还有几个女演员的备选,如果你来演的话你头发太短了,找很多理由不让我拍,我新闻发布会都参加完了,又担心我女一号承担不起,怕我没有经验,撑不住这个戏,最后给我提一些其他方面的条件。我说已经影响到了拍戏,我不会演这个戏了,挺难受的。我说希望你们尊重演员,自己买一张机票回学校。我老师说这样做是对的,像你接受无缘无故给你的面包,你接受这个就有下一个,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网易新闻:当时有没有被人看扁的感觉?

李念:有,我觉得是在伤害我的自尊心。看你自己怎么把握了,我觉得我立住了。

网易新闻:如果你后来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处理起来心态会不会和第一次碰到这些事情心态不一样了?

李念:不一样吧。可能不会像上大学的时候比较无助,会哭。我是那种遇强则强的,我会把这个当成我的动力,我就会更加努力完善我自己,让自己更强抵抗这些。不管哪个行业都一样的,都有碰到一些坎坎坷坷,你自己更强就不怕别人欺负你了,我是这样觉得的。

网易新闻:很多女性网友会经常议论起年轻女孩在大城市里走的一些“捷径”,但是她们不攻击那些女孩们,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李念:可能太多人都是从一个小地方到大城市打工,在大城市里面太没有安全感了。你想要去努力的工作,取得成绩太难了。她们一定也有不同的诱惑,我不清楚她们是怎么抵抗的,如果她们能够去同情,一定也是碰到类似的事情,可能体会到别人内心的不容易。

网易新闻:难在哪里呢?

李念:难就我一个人一样,我们家没有任何一个人做艺术圈的,我一个人打拼娱乐圈完全是靠我自己,没有任何人帮我推荐戏,我自己面试。

网易新闻:你周围有没有你认识的人或者你了解的事情,有女孩到城市里面的确迷失了自己,她可能做了小三或者是二奶这样的案例?

李念:这是一个很普遍的事情,我觉得她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小三或者二奶,我有认识这样的朋友。我刚开始挺不理解的,我们没有太多一样的地方,可能不能成为朋友。但是有时候我可以理解她,生活所迫没有办法,她没有选择更差的路做别的,至少这个是建立在真爱的基础上,其实她自己也想走回头路。我那个朋友看了《蜗居》以后特别难受,她觉得已经快走到我的路上面去,她说更看清楚自己的位置,觉得很可悲。

换房的压力,和刚到北京时候一样大

网易新闻:你现在是多久回一次家看父母?

李念:我是有时间就回一次家,但是基本上还是一年一次,现在工作挺多的。上一次应该是今年夏天的时候,因为家里出了一点事情,所以我回去看看我爸爸,我怕他身体不好。

网易新闻:你一直在外面到处跑,有没有觉得自己和家里人联系太少,心里有一些愧疚?

李念:有,我以前联系的更少,觉得以前太不懂事了,我只考虑不把自己的辛酸和比较难受的经历告诉爸妈,很少打电话,很怕他们听出来我在外面比较辛苦,只会打电话报喜。以前不太善于表达,不会打电话说妈妈你最近身体好不好,或者爸爸我爱你,但是现在我会。因为我讲电话和回去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所以我经常有空打给妈妈,“妈妈,你最近有没有吃到好吃的”,跟她分享,我说“我吃到了什么”,有时候会买东西给她寄回去。也会打给我爸,“爸爸,你最近公司情况怎么样”,以前都不会,以前是放在心里,距离远了你不说对方根本不知道。

网易新闻:我听说你还想给你哥哥买一套房子。

李念:因为我亲哥哥比我大3岁,他女朋友比他小一两点,就小一两岁,他们刚刚结婚,都属于刚刚出来步入社会的青年,都是80后,我觉得挺不容易的。他们刚刚起步工作,两个人合租房子,我希望有能力快一点帮他们买一个属于他们的小房子,我不想因为他们房子的问题会影响到两个人的爱情,我很害怕有这么一天。当然不会,他们两个经常跟我们讲这个不重要,因为他们两个在一起很开心,很幸福。我作为他的亲妹妹,我希望自己的亲人过得更好。

网易新闻:又想买第二套房子的愿景对自己是否有心里上的压力呢?

李念:当然有,同时也是动力。第二套房子想要大一点的话,我的要求肯定是成正比的,以前我每个月还三千,第二套我每个月还八千甚至一万,我现在经济能力也提高了,我可以承受得起的范围之内,还是和刚到北京的压力成正比的。

网易新闻: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完)

夏小兽 本文来源:网易新闻访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不会化妆?没找到正确方法而已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