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枭坤沙投降十年后 金三角旧祸未灭新害来

2009-11-29 11:14:50 来源: 华夏地理
0
分享到:
T + -
坤沙在1960年代初于缅甸的乱世时期组建了自己的军队,在缅甸掸邦地区也有多处据点支撑,从此称霸一方。并趁当时缅甸国内政治混乱之机不断发展壮大,其毒品势力盛极一时,更在1993年底宣布建立掸邦共和国,自封总统。

华夏地理报道 在一眨眼的时间里,老杨顶上一股巨大的浓烟冲天而起,缅甸的地方民族武装佤联军设在几公里外的指挥部被震得剧烈颤抖,屋顶的尘土纷纷落下,人们的五脏六腑被巨大的响声冲得翻江倒海。待尘埃落定,大家惊讶地发现老杨顶已经被炸平了。老杨顶位于坤沙的老巢勐阮边上,居高临下,易守难攻,由一个姓杨的大队长带兵据守,所以被称为“老杨顶”。坤沙在掸邦东北部经营多年,除了将老杨顶阵地建设得极坚固外,还预先在山顶埋设了成吨的炸药。1995年12月22日佤联军对坤沙部发起了最后总攻,佤联军士兵在炮火掩护下一路呐喊着往前冲夺下了老杨顶,坤沙部遂组织炮火反击,几分钟后,当佤联军攻下山顶趁势继续向前发起攻势的时候,发生了上面描述的这次巨大的爆炸。坤沙部本来打算组织炮火逼迫刚刚攻占老杨顶的佤联军进入山顶的碉堡中躲避,然后引爆他预先埋设在地下的炸药,将占领老杨顶的佤联军全部歼灭,没想到的是,佤联军攻下山顶后并没有惧怕坤沙的炮火而驻足不前,而是继续往前冲,幸运地逃过了一劫。

“和坤沙打了几年,我们和老缅都以为坤沙号称数万之众只不过是虚张声势。”当年担任佤联军前线指挥部参谋长的赵国安回忆说。“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否则也不会白白地让他当那么久的大毒枭,后来竟然自封总统了。”

坤沙在1960年代初于缅甸的乱世时期组建了自己的军队,打着民族独立的旗号靠买卖毒品不断发展,曾在泰北边境的万欣德建立了自己的总部,在缅甸掸邦地区也有多处据点支撑,从此称霸一方。1982年底在泰国的重兵打击下才丢掉了老巢万欣德,逃往缅甸的掸邦,并趁当时缅甸国内政治混乱之机不断发展壮大,其毒品势力盛极一时,更在1993年底宣布建立掸邦共和国,自封总统。

其实从1994年起,缅甸政府军就与佤联军等地方民族武装联合起来对坤沙进行军事围剿。在缅甸,由于英殖民者的分而治之留下了分裂的祸根,缅甸独立后国内的和平没有完全实现,始终有大大小小的各种地方民族武装与中央政府分庭抗礼,仅主要的武装力量就有十多股,直到1990年前后,缅甸中央政府才陆续与17股民族武装达成了和平协议。佤联军就是其一,他们与坤沙结怨已久,从1990年底开始与坤沙时有冲突,争夺坤沙在金三角地区的地盘,这次更是冲锋陷阵。

1995年12月23日,佤联军部队乘胜又攻下了芭蕉岭。芭蕉岭上满是芭蕉树,是据守勐阮最重要的据点,坤沙的部队很快被分割成小块,建制被冲散,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完全丧失了抵抗力。如此一来,坤沙的整体防线立即呈现崩溃之势。关键时刻缅甸政府军施展了和平劝降的手段,加速推进与坤沙秘密接触,劝其交出武装换取和平。在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1996年1月5日坤沙最终同意无条件缴枪投降。

当1996年1月18日,坤沙颓丧地出现在缴枪仪式上的时候,曾经那个用毒品交换政治、号称为掸邦独立进行“无限期的有限的贩毒活动”的一代毒枭终于缴械投降,称霸金三角数十年的坤沙朝代终于结束。

目前,全世界共有三大毒源地,金三角是其一,另两个一是位于中亚的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伊朗交界处的“金新月”,一是位于南美哥伦比亚附近的“银三角”。金三角之所以成为世界重要的毒源地,与这里复杂的地形、纷争的国内外政治环境都息息相关,而且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才逐步演变而成。事实上,罂粟并不是金三角的原生植物,最早是西方殖民者带来的,后来国民党残部用武装强化了毒品贸易发展,越南战争激化生发出这块影响世界的毒源地,坤沙式职业贩毒集团则推波助澜,成就了金三角毒品帝国的最终形成。

由来已久的金三角毒品帝国不会因坤沙的投降而溃败殆尽,坤沙投降仅是一个职业贩毒集团的覆灭,并不会让烟民自动放弃罂粟的种植,而坤沙投降以后金三角的毒品问题仍然长期存在的重要原因正是大量罂粟种植的存在,这是金三角地区山民生存的基础,这些山民除了种罂粟,已经不再熟识粮食及经济作物的耕种,如果强行禁种罂粟,他们以何为生?很多金三角烟农明明知道毒品的危害,还是深陷瘾君子吞云吐雾的“天堂”,严重影响了当地合法经济的健康发展,要想戒除这些人的毒瘾岂能一朝而就?金三角之外的欧州、美州和亚洲其他国家庞大的毒品消费市场依然存在,况且毒品的加工、甚至走私能带来高额利润,坤沙投降了,就不会有新毒枭重蹈覆辙吗?坤沙投降后的这十年,金三角地区的禁种、禁吸、禁贩一刻不停,而今的毒源地怎样了呢?

“金三角在哪里?为什么坤沙投降了还有毒品?”吉普车行驶在盘山路上,窗外飘着丝丝秋雨,当中国云南年轻的女警官依罕得知后面坐的是缅甸禁毒官员时,竟忘了自己的身份,按捺不住好奇一个劲儿地问。这是2004年秋天,我和依罕作为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到边境去接缅甸国家禁毒委员会联席秘书长卡昂到云南来访问。我在公安战线工作多年,跟卡昂是老朋友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小姑娘这个冒失的问题翻译给卡昂听。

卡昂笑了一下,说:“嗯,这个问题提得好。”然后竟自顾自陷入了沉思。不明究里的人会责怪这位秘书长拿话搪塞负责接待的年轻警官,我却深深知道卡昂这话的用意。因为严格说来,“金三角”有多大,包括哪些区域,呈现什么形状,不同的人,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看法和结论。有的从不同的实力控制范围来划分,有的以罂粟种植地区为划分依据,还有的则将毒品生产、加工、屯集和贩运区域都包括进去,所有这些又不是固定不变的,所以“金三角”的范围竟不能三言两语讲清楚。按照中国公安部网站的介绍,金三角位于东南亚缅甸、泰国和老挝三国的交界处,而作为世界毒源地意义上的“金三角”包括缅甸北部的掸邦、克钦邦,泰国的清莱府、清迈府北部以及老挝的南塔省、丰沙里省、乌多姆赛省,面积约有15万~20万平方公里。

至于后一个问题,我想起卡昂曾对我说的一句话:“军事的胜利并不意味着禁毒的胜利,解决金三角的毒品问题还需要很长时间。”缅甸中央政府甚至制定了一个15年计划来完成缅甸全国禁种罂粟的工程。据联合国统计,缅甸是仅次于阿富汗的世界第二大鸦片产地,越南战争结束后,金三角毒品的主要产地从老挝移到缅甸,主要在泰缅边境,1990年代后,主要毒品产地又转移到中缅边境地区,因此实现与中国交界的缅北地区如果敢、小勐拉、邦康以及克钦邦的罂粟禁种尤其重要。其中,小勐拉及其附近地区曾经是向中国走私毒品的主要地区,甚至有官员卷入了加工与贩卖毒品的行列。在中国禁毒的压力和帮助下,该地区从1992年开始禁止播种罂粟并铲除已经种下的罂粟苗。

1997年,在小勐拉铲除罂粟苗时,老人和妇女在地边静静地抹眼泪,四周一百多个村民全都默不作声。五十多根细长的竹片上下抽打着罂粟苗,发出嗖嗖声,被搅得破碎的枝叶四处翻飞。这是小勐拉地区最后残留的一片罂粟苗,一支小部队之前根据老百姓报告,已经在高山深箐中搜了两天,那天早上用望远镜发现了远处的深山老林里有一个新建的寨子,边上还有耕地,全副武装的部队快速行军四个多小时后,冲入围篱,用事先准备好的竹片猛砍,山坡上长得肥壮嫩绿的罂粟苗十分娇弱,一碰到竹片立即就被折断了。

自从1992年强行禁种罂粟后,有不少山民迁到了更边远的山区居住,继续种罂粟维生,这是个有一百多名阿卡人的村寨,他们在山里搭起了新的茅屋,重新种下了这半山坡的罂粟。看着散乱在脚下的罂粟苗,铲罂粟的士兵明白村民一年的粮食被糟蹋了,他们头也不敢抬,“村民的沉默令我永生难忘,好像做错事的是我们。”一名带队的军官说。

这些官兵没有错,禁种确实会让当地的山民面临短暂的无粮无钱的艰难时光,但只要闯过去完成改种就能找到新的生计。

大黄 本文来源:华夏地理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刷完这52本书,我的三观被颠覆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