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临县村民因矿权纠纷遭百人砍杀 4死14伤

2009-10-21 07:39:34 来源: 中国青年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山西省吕梁市白家峁村的村民搭建简易帐篷维护他们村庄煤矿的集体矿权。10月12日,100多手持棍棒、砍刀的人冲向手无寸铁的村民,致4人死亡,14人受伤。案发后不久原白家峁矿矿长自杀,案件的主要组织者18日自首。法院判定矿权归村民集体所有,警方正追捕涉案人员。


护矿的帐篷成了村民郝兔照的灵堂。本报记者 王俊秀摄

中国青年报10月21日报道 10月20日上午11时许,山西省吕梁市临县林家坪镇白家峁村。村口不远靠近公路的空地上,有几个用棚布搭起的简易帐篷,有的被烧得只剩下几块破布,在秋风中无力地摇曳着。这是几个月前村民为护矿搭起来的,现在成了村民郝兔照的灵堂。他的棺材已经在这里放了8天,旁边摆放着花圈、供品。

路边,还有几个花圈是给他天堂的同伴儿——成虎虎、郝玉生和穆小明。4天前,他们用生命守护的煤矿终于由法院终审判决归村集体所有。

案发不久后,原白家峁矿矿长、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石金山自杀,案件的主要组织者李保民10月18日投案自首。吕梁市公安机关已全面开展打团伙、追逃犯、破结案的专项行动。

护矿变成守灵

10月12日,100多名手持棍棒、砍刀的暴徒冲向手无寸铁的村民,致4人死亡,14人受伤。

事发已经8天,李俊英还不知道丈夫成虎虎已经死亡的消息。

10月20日,躺在吕梁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两只胳膊被打断、头部缝了10多针、脚部破损、动一动就浑身疼痛的李俊英极力挤出笑容,宽慰守在自己旁边的两个女儿:“不碍事的,不碍事的,妈妈很快就会好起来,有空你们多去看看爸爸。”她的两个女儿,同样被村民们善意地蒙在鼓里,丝毫不知道爸爸的死讯。

因为同样的缘故,死者郝玉生的妻子被村民们特地送到临县人民医院,与她的丈夫分隔开来——在送到医院后不久,郝玉生因抢救无效身亡。

在10月12日的那场暴力袭击中,村民们被打得四散各自逃命,子寻不见父,妻不见了夫。

事情发生得过于突然,村民们已经无法回忆起事发的准确时间,“大概就是十一二点吧”。当地村民习惯一天只吃两顿饭,事发时,正是看矿的村民们准备回家吃饭的时分。从今年7月起,因产权纠纷,村矿矛盾加剧,白家峁部分村民自发组织了护矿队,在矿区搭起了帐篷,一天24小时分成三班轮流值守,防止煤矿偷偷生产,或转移矿产设备。

就在郝兔照等一班护矿村民准备回家吃饭时,3辆奥迪、宝马类的高级小轿车打头,后边跟着10多辆小轿车和两辆大巴冲了过来。车辆停下,陆续走出100多名身强力壮的男子,手里拎着将近两尺长的大砍刀、镐把、铁锹、钢管等凶器。村民认识领头的几个人,他们是临近村里的李保民、赵四丑和龙平家的3个儿子。

暴徒们对着村民劈头盖脸一顿乱打,男女老幼都不放过。站在最前面的郝兔照最先被打倒,棍棒和砍刀纷纷落在他的身上,噼里啪啦,血肉横飞。村民乱作一团,开始四散奔逃。边抵挡袭击边逃命的穆小明没跑出几米就被打倒,身上又中了无数下棍击、刀砍,嘴角和眼角涌出鲜血。

后来,暴徒们拦截了一辆路过现场的拉煤卡车,驱车冲向村民,将受伤倒下的郝兔照轧得不成人形。紧接着,成虎虎、郝玉生、穆小明等人也被凶残的暴徒砍倒,村民们一个个被打得血肉模糊。

暴行断断续续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村民郝常有被石头砸破头部后,挣扎着跑到山坡后报警。郝常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仅他一个人就报了4次警,两次打给110指挥中心,一次打给林家坪派出所所长李勇峰,一次打给派出所干警刘海军。“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警察已经出警。”郝常有苦笑着说。

等待,对他们来说是那样的漫长。警方究竟何时赶到现场?村民们说法不一,有的说是一个多小时,有的说是两个多小时,有的说是四五个小时。说法趋于一致的是,最先赶到的是离此只有不到7公里的林家坪派出所的两名干警,但单凭他们两人,根本无法控制现场。

混乱仍在继续。追打完村民,暴徒们仍未罢休。他们从煤矿所在的谷地里出来,将村民搭建的帐篷浇上汽油烧掉。熊熊火势中,暴徒又拖出村民停放的摩托车、汽车,“噼里啪啦”一通乱砸,然后扬长而去。

在救护车赶到、将伤员送往医院时,竟遭暴徒提着砍刀堵截,最后在派出所民警的护送下,才得以通行。后来,村民用自家的拖拉机、面包车等各种自备工具将伤者陆续送往医院。

由于伤势过重,成虎虎、郝玉生、穆小明先后因抢救无效身亡。颅骨破裂的成爱国、被砍成重伤的成四奴至今昏迷不醒。

10月20日,记者进入现场时,临县公安局的民警正在勘察现场,调查取证。仍有十几个村民围在郝兔照的灵前坚守。护矿变成了守灵,悲痛的村民们在等待一个说法。

血案背后的矿权“拉锯战”

白家峁的村民们遭遇如此惨剧,只因为想夺回本属于他们的煤矿。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三兴煤焦有限公司煤矿临县白家峁矿井始建于1984年,属村办集体煤矿,1997年以前生产能力不足3万吨/年,一直由村民成平顺经营。1997年4月,白家峁村委与临县双勇煤矿(后组建临县双勇煤焦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将该矿承包给双勇煤矿,承包期限50年。

在此期间,白家峁煤矿的生产规模于1999年达到每年30万吨。

2002年5月23日,双勇矿又与太原三兴煤炭气化有限公司签约,将该矿出让给太原三兴(后组建成立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到2008年年底,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已将原先的白家峁煤矿建为年综采90万吨的现代化煤矿。

近年来,随着煤价不断上涨,这座煤矿越来越值钱。据保守估计,白家峁煤矿市场价值在亿元以上。但守着这座金山的白家峁村民却日益陷入贫困。

这些年来,村民们没有从煤矿获得多少收益,村里每年1万多元的承包费,跟日进斗金的煤矿比起来显得微不足道。反而是,随着煤矿不断扩大生产,村里水源逐渐枯竭,他们不得不以1元一担的价格从邻村买水吃。更令村民们愤怒的是,近几年地基开始塌陷,家里的房子纷纷出现裂缝,有的甚至房屋倒塌,新盖的房子成了危房。

村民们多次向矿上和有关部门反映,得不到任何答复。无奈的村民只好不断上访。在上访过程中,村民们意外得知,他们所有的白家峁煤矿早已易主,其产权已经由村集体变成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成为一家股份制企业。

这起看似偶然的恶性事件,用当地一位官员的话讲:“出事是必然的,不出事反倒奇怪了。”此前数年,矿方与村民之间已有多次暴力冲突。

2002年最严重的一次,有六七十名村民占领了煤矿的绞车房,阻挠煤矿生产。矿方在绞车房烟囱里点燃煤油浸透的辣椒,将村民强行熏了出来。2007年10月9日,白家峁村原村委主任成运强和几个司机到临近的虎山煤矿拉煤,却因卷入一起大股东和小股东的冲突,遭到殴打,成运强的弟弟成维秀被杀。《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景剑峰采访并报道此事。

报道认为,临县招贤镇段家塔煤矿老板、吕梁市离石区虎山煤矿老板薛卫军雇用打手,形成了一个黑社会团伙,为此引发与当地村民的不断冲突。随后,景剑峰的报道得到有关部门批示,上级部门曾派人调查这起涉嫌黑社会犯罪案。

随后景剑峰被捕,并于2008年12月4日以窝藏罪、妨碍公务罪和受贿罪等在临县法院被提起公诉,获刑1年,但报道过的“案中案”从此没了下文。举报者成运强则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偷梁换柱,村集体煤矿产权变更

煤矿的产权是如何变更的?后来村民们才了解到,是承包此矿的临县双永煤矿在未征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在2000年4月擅自通过临县地矿局、吕梁市地矿局向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申请煤矿企业名称变更时,同时“偷梁换柱”,将临县白家峁矿的矿权人变更为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才使得本属于白家峁村集体的财产被三兴公司“合法”地侵占。

2008年,村民们向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和省工商局分别递交了申请,请求纠正采矿权属的错误登记,依法撤销三兴公司注册登记的行政审批。而国土资源厅于2008年7月9日作出答复,表示该矿与白家峁村已签订采矿权转让协议。

国土资源厅在答复中写道:“2002年,临县白家峁煤矿向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提交了变更企业名称的申请,以及省工商局、临县地质矿产局、吕梁地区土地矿产局提供的一系列相关手续。国土资源厅根据相关规定,依法为该矿变更了矿山名称。2006年11月,临县人民政府依据《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办法》(省政府第187号省长令)的要求,以临政函[2006]53号文件为该矿明晰了产权,为山西三兴煤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新玉,经济性质属有限责任公司,投资人及投资比例为:太原三兴煤炭气化有限公司97.5%,张根玉1.5%,张新玉1%。”

多年上访未果,2008年10月7日,新当选的白家峁村委将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三兴煤焦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将省国土厅为三兴公司颁布的采矿权人、经济类型恢复原貌。

2008年11月7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并于今年6月30日作出一审判决,确认山西省国土厅2002年作出的变更违法;撤销被告省国土厅于2006年作出的采矿许可证,并责令其在30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并提出司法建议:“将2002年4月4日变更后颁发以及之后延续换发的采矿许可证中采矿权人、矿山名称由‘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恢复为‘临县白家峁煤矿’,经济类型由‘有限责任公司’恢复为‘集体’。”

而此时,这座煤矿的生产规模已攀升至年产90万吨,并在山西省矿产资源兼并重组的过程中,整合了周围几家煤矿,预计到2010年将是年产300万吨煤的大型煤矿。

矿权终于收回,凶手正在追查

一审获胜后,村民们在兴奋之余,担心三兴公司会在气急败坏之下破坏煤矿,于是自发组成了护矿队,从2009年7月起,日夜轮班守护煤矿。

7月2日,临县县委副书记李智勇担心村民和矿上起冲突,紧急召集县安监局、煤炭局、国土局和林家坪镇政府领导人,在镇政府开会研究白家峁部分村民进驻三兴公司一事。

会议研究认为,白家峁村部分村民在未准确理解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内容的情况下,擅自组织群众进驻煤矿,赶走矿上工作人员,给煤矿造成安全隐患是错误的。鉴于煤炭资源整合期间煤矿不得生产,由林家坪镇政府派人蹲守煤矿监督,并保护煤矿及矿上财产不受损害。

但据村民讲述,镇上工作人员只“蹲守”了一天。

2009年7月14日,省国土厅不服太原中院一审判决,向省高院提起上诉。2009年8月至10月,白家峁村先后有100多人3次到省高院旁听审判。

10月12日,守护了3个多月的村民们盼着二审结果尽早出来,好回家睡个安稳觉。但没想到遭到了如此惨无人道的砍杀。

10月20日,记者从临县新闻办处得知,参与斗殴的2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但原白家峁矿矿长,法人代表石金山自杀,使此案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据公安部门透露,由李保民等人组织参与此次斗殴的部分人员系两劳释放人员,且涉及柳林、临县、离石、方山、中阳、岚县等6县。

临县新闻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案发后,市、县两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即成立了“10·12”案件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并下设医疗救护、现场稳控、善后处理、案件侦破、宣传报道、后勤接待、文书资料等多个工作小组。市县两级有关部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积极抢救伤者。市委常委、市政法书记刘保明,市长助理市公安局局长王武道亲临现场指挥,并抽调了离石、柳林、中阳等7个县市的100多名公安干警参与此案侦破。

到10月16日上午,该段路障全部清除畅通,市县领导相关部门与28名该村党员代表、群众代表进行了沟通和对话。临县政府对死者家属暂予5万元抚慰金,对伤者予以5000元抚慰金。工作不力的林家坪镇党委书记、镇长、林家坪镇派出所所长、指导员、临县公安局一名副局长被停职检查。

就在惨剧发生后的第4天,2009年10月16日,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太原市中院一审判决。


村民们终于要回了早该属于他们的煤矿,但没想到付出的竟是血的代价。

新闻回顾:山西临县煤矿保安砍杀村民 致4死14伤

10月12日,山西临县三兴煤矿大群行凶者手持砍刀、铁锹、木棒和汽油,突袭毫无防范的村民,事件中4名村民死亡,14人受伤。据了解,带队行凶者为三兴煤矿保卫科科长,系临县公安局副局长亲哥。

 

Fan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研究发现:自律决定人后天差距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