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原有的担心是多余的——专访商务部前副部长佟志广

2009-09-22 04:28:07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佟志广,第二任中国“复关”首席谈判代表,历任对外经济贸易部副部长,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WTORI)会长,中国战略研究会高级顾问、商务部副部长。

商务部前副部长佟志广接受网易新闻专访

“你来完成破冰的任务吧”

网易新闻:中国提出重回关贸总协定和加入WTO是在怎样的社会、政治、经济背景下?

佟志广:解放以后前几个五年计划,为我们国家奠定工业基础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早年学习的苏联模式越来越约束经济发展,因此在1978年“改革开放”正式作为国策以后,我们一直在探索。这刚好和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格局不期而遇:因为发展到70年代之后,他们要给有利于他们当时经济、工业、农业以外的资金找市场,我们正好是需要资本、引进技术、引进管理经验。

到了1986年的时候,我们生产的东西越来越多,国外市场却很不顺畅,经常出现贸易摩擦。当时有一个政府间的多边经济贸易方面的机构,叫GATT(关税贸易总协定),成员国出口关税享受最惠国待遇,而我们国家在旧中国的时候也曾是发起国之一,所以1986年我们提出要回到《关税贸易总协定》。

网易新闻:您是中国复关谈判第二任首席代表,有评论说是您给谷永江和龙永图开拓了疆土。

佟志广: 1991年我在我国最大的境外公司香港华润集团做总经理(的时候),(国家)把我叫回来做复关谈判。89年之后,我们的对外贸易出了些波折,所以上面就说:“你来完成这破冰的任务吧。”。

日内瓦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鼓掌

网易新闻:当时可谓是“受命于危难之时”,您主攻对象是美国,在谈判过程中有哪些曲折?

佟志广:美国人说你买我东西太少,卖我东西太多。我们那时候70%以上的进出口贸易在美国和欧盟,美国一制裁起来,我们立刻要损失280亿美元。现在我们买美国的国债就买了8000亿,今非昔比了。我当时对美国人说:“你一方面说我们买你的东西少,另一方面,你又禁止向中国出口。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就好象你祖母让你多吃点东西,你想吃可是你祖母拿不出东西让你吃,这怨谁啊?”

网易新闻: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谈判如何得到转机?

佟志广:根本问题是所谓高科技、军事含义的东西:包括现在很普通的电脑,电脑当中的微型处理器绝对不向我们出售。刚好我当时抓住一个机遇。老布什是总统,克林顿是竞选的总统候选人,两个人要辩论,他们急需要这张谈判成功的牌,作为在位总统的成绩。白宫找我谈,我说没问题啊,但是有一条,要公平。一方面你不支持我恢复关贸总协定的地位,一边你又要求我赶紧达成协议。我说:“这不可能。你们一来就说:‘国会不同意’,我们人大不同意也不行啊,我们是法制国家。”所以这些形成了两个备忘录,后来他们传出话来说:“上了共产党的当。”

网易新闻:跟欧盟谈判,最大的障碍是什么东西?

佟志广:最大的障碍是,我们不是市场经济。好多人的概念当中,一说到市场经济立刻就觉得这是资本主义的,一提到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的。西方也这么认为:计划经济是没效益的,死板的,主观臆断的。

我们心里也明白,每次(入关谈判)这个问题讨论的都很激烈,我也觉得说不圆。到了1992年我给上头写报告,我说我们这个就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吧,是不是上面定一下:“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后来小平同志说的两句,大体上和我说的差不多。

到了“十四大”确定了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1993年3月份,人大就修改了《宪法》。后来我去欧盟谈判,对日内瓦153个成员组一宣布我们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他们都给我鼓掌。

网易新闻:谈判过程当中对哪些行业有顾虑?做出妥协是否值得?

佟志广: 顾虑有两点。一、汽车, 我们的汽车企业刚刚起来,他们来这一冲这还得了?二、农业。我们的农业生产力低,美国、欧洲的农业是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只有5%的人种地,喂饱3亿人。我们国家没法比了,现在一半人口也还在农村。

但我心里想的明白,一些东西必须得淘汰,形势逼人,逼着你调整,就好像一片庄稼地需要雨,雨下来了,庄稼长得好好的,低洼的地方肯定要淹掉;这个代价是一定要付的,否则大片庄稼不长了。事实证明,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国际谈判历来是要抓住主要的、长远的、根本的利益瓜葛。在一些直接问题上,做这样那样的妥协是不可避免的。衡量一个协定成功不成功,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捍卫了我们国家长远的根本利益。

网易新闻:现在来看,这些行业发展如何?加入WTO令哪些行业获益最大?哪些行业受到了损害?

佟志广:实际上汽车行业不引进资金、技术,我们很难搞起来。现在国产车奇瑞等企业也做得不错了,想游泳,老在岸上喊不行的。

我们国家这几年对农业采取的政策也是很好的,没有造成灾难。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我们进口美国的大豆太多了,动不动就三千万吨;中国人既要吃大豆油又要吃豆腐,而这些市场基本上是放开的,我国的粮油公司就是在美国买粮食。我不能说是美国那里垄断,但是他的作用太大了,在购销这个问题上不加以限制的话,我看中国人吃豆腐的权力会让美国人掌握着。

网易新闻:加入WTO后,中国出口连续7年高速增长,有效拉动了就业和GDP,但是成为“世界工厂”也造成了顺差过多、对外依存度过大、经济发展不平衡、污染严重的问题,如何评价全球化给中国的影响?

佟志广:你看2001年我们多哈签了协议之后,到了2003年我们(出口)就翻了一翻;2003-2005年又翻了一番。今年我估计二万三四亿的水平,加入WTO后得到的利益比原来想象的来得快,大得多。当然,这和我们内部改革是紧紧连在一起的。如果你制造业不发达,那你也变不成世界工厂。我们变为世界工厂之后,也要强调结构性的调整,向技术、知识、资本、劳动密集型的混合市场转变。

一边打官司,一边签合同

网易新闻:中国无论是作为原告还是被告,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解决贸易争端的案例已经越来越多,中国应该如何更好地利用WTO规则?

佟志广:我们这几年出口太成功了,以至于我们主要的贸易伙伴——美国、欧洲,甚至于印度、日本,对我们发起各种各样的反倾销调查。我们的做法首先是应该提高产品质量,提高价格,其次在具体的销售方式上不要太集中,要掌握进度,耳朵要灵,闻一闻人家的味儿不对了,你就慢一点。

我们也在用WTO解决争端的程序保护自已的权益,比如说针对美国,我们向WTO申请对鸡肉,包括鸡爪,鸡腿,鸡胸做一个调查,但不会当即说死,WTO解决过程当中有很多步骤,因此这个还是有尺度的。不反应不对,反应过激也没有道理。最后还是得坐下来,我还得跟你理论,完全按照WTO解决争端的程序来。

网易新闻:比如说现在引起高度关注的轮胎特保案。

佟志广:这次美国的轮胎特保案,提出问题的是钢铁工会,美国的制造业欢迎(我们),零售商协会也欢迎(我们)。我原来以为奥巴马会否决,但是他没有否决,因为他完全出于政治考虑,因为他这个民主党的口号是中下层,第二他要进行医疗改革,他需要得到工人的支持。

网易新闻:轮胎案的摩擦根源其实来自于入世时签署的特保条款,当时为什么会答应这样一个中国独有的条款?

佟志广:这是龙永图谈的,我那时候还没有谈到这些问题。当时加入WTO的情况是急着要进去,但是(特保条款)长远看对我们很不利。当然就算没有特保,他们也会找别的借口——还可以说你倾销。谁都不说自己是贸易保护主义,但是大家都在那里通过具体的问题来达到保护的目的。

网易新闻:当前世界有舆论认为,WTO为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正在削弱,国家应该转而寻求区域和双边贸易体制。目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情绪高涨,WTO是否还是一个有效的解决途径?中国应该如何安排自己的战略,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佟志广:我们到现在还维持着GDP的增长,不管你说有什么水分,增长是肯定的。美国人也看到了,所以跟我们开展战略和经济对话。这个是对的。像这次奥巴马同意制裁我们,完全是政治(因素),他们现实主义得太厉害,这个我们得适应。你蹬我一下子,我也蹬你一下;大局不动。所以现在这个尺度,我觉得还是不错的。

一边打官司,一边还签合同。这是西方人的特点。两个人在拳台上打的你死我活,最后来个拥抱。遇到这些情况,最重要的是有理有力不能够示弱,还是那句话,有理有力有节制。我们该表的态要表,该争的权要争;求人求不出来,要靠力量、要靠自己的手段。

L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放弃1亿去读MBA的人,后来怎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