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火车站的“成长”记忆(组图)

2009-09-16 08:52:00 来源: 长沙晚报
0
分享到:
T + -
长沙火车站的“成长”记忆(组图)
上世纪60年代小吴门附近的老火车站。

长沙火车站的“成长”记忆(组图)
1977年刚刚建成的长沙火车站。

长沙火车站的“成长”记忆(组图)
计划于今年年底投入运行的武广新长沙站。(资料照片)

长沙火车站的“成长”记忆(组图)
省建筑设计院1975年设计的长沙火车站图纸。

  有人这么说过,看火车站的变化,便可以了解一座城市的发展。

  1911年1月19日,小吴门附近的火车站迎来了长沙历史上第一列喷着“白烟”的火车;到1949年,长沙站仅在原有站址的基础上扩建了一点点,经过长沙的列车只有10对;上世纪70年代,老站再也不能满足需要,1977年竣工的长沙新客站一度是全国第二大站,是当时中国最先进的火车站之一,成为长沙城市现代化的标志;而今年10月30日将交付验收的武广新长沙站会再度给人们以震撼,这座软硬件都是一流的火车站,标志着长沙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第一座:小吴门火车站所在地从边缘“变到”城中央

  上世纪50年代,罗纯安离开长沙赴武汉读大学,毕业后分到北京工作,乘火车是他逢年过节回乡的惟一交通方式。“那时候没有什么正式的候车室,木柱上面有个搭的钢架子就成临时搭成的候车室,也没有分流的通道,火车来了就一拥而上。车站周边尽是民房,很拥挤。印象中经过火车站的公交车也很少,我每次回家要么走路,要么搭三轮车。这种简陋的情况延续了好多年,我在北京工作了15年,1971年调回长沙的时候车站基本还是那个样子。”

  小吴门火车站初建时是在城边上,火车开通后周边逐渐发展起来。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铁路两边的民居越来越多,火车站已经处于城市中央。现存于长沙市档案馆的1975年《长沙铁路车站建设工程提纲》中对其交通状况有着清晰的说明:“京广铁路老线横贯长沙市城市中心,将市区分割为二,市内主要干道与铁路有七处平交,严重阻碍交通,影响安全。同时铁路行车,噪音、废气对城市干扰很大。”据了解,当时夏天的晚上,经常有人在铁轨上乘凉,往往火车来了还不知道,所以安全事故频发。

  另一方面,急剧增加的客流量也使已经使用了半个多世纪的老站不堪重负。1954年《长铁第三季度的工作报告》显示,该季度长沙站发送旅客人数为224179人。而根据铁路部门1973年的统计,年发送旅客人数达到了312万人。建设新站迫在眉睫!

  龚顺元1970年调到长沙火车站任副站长,“老站面积小,客流量增加快,老站边上都是民房,虽然陆续也做了点修修补补,但根本没有空间扩大。我到长沙后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筹划建设新站。”

  第二座:现在的长沙火车站长沙乃至湖南的标志之地

  1977年6月30日下午6时,五一路东端的长沙铁路新车站开站通车。长沙1万多人集会在新站广场,庆祝大会的欢乐气氛包围了这座刚刚落成的巨型建筑,车站主楼和售票厅上,鲜艳的红旗迎风飞舞,《东方红》乐曲在钟楼的敲响中奏响,人们敲锣打鼓,四处挥动着花束,喜悦和胜利之情溢满整个车站广场。

  当历史选定长沙要修筑这样一座车站,就注定了它将成为长沙乃至湖南的标志之地,生活于上世纪70年代的市民们,就成为目睹这段辉煌历史的见证者。

  建设车站是“光荣的政治任务”

  从1974年起,长沙新站建设的筹备工作开始了,龚顺元作为筹备组成员,先后到广州站、北京站、天津站、成都站等大站考察,收集意见。“根据当时的设计,接待客流量为每天3万人次,考虑到湖南是毛主席家乡,所以铁道部要求建设得好一点,要参照当时全国最好的两个站:北京站和广州站,主站房面积定为两万平方米,在当时规模是很大的。”

  1975年1月,铁道部正式批准长沙新客站的建设,7月开工。选址于长沙东边的一片郊区,“四周都是菜地,空旷得很。”龚顺元说。

  但在当时长沙建设新车站,更多的是作为一项政治任务。记者在市档案馆保存的1975年5月3日《万里同志在审查长沙车站设计方案会议上的讲话记录》中看到,时任铁道部部长万里提出,长沙是毛主席早年革命火种的纪念地,湖南又是毛主席家乡,长沙车站的设计,应该把高度的政治性和建筑艺术结合起来。万里在讲话中还指出,全国要集中条件保证毛主席家乡的这一重点项目建设。

  “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龚顺元告诉记者,基本上当时全国有名的技术人员和艺术家都请来了。“车站大厅要挂毛主席像,就把画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像的艺术家请来了;贵宾室要布置国画,就请到了著名画家关山月。请这些艺术家来,我们都只负责吃住,不给报酬,他们也把这看成是一项非常光荣的政治任务。”

  为火炬火焰朝向设计煞费苦心

  1975年,罗纯安是省建筑设计院设计室主任,他担任了火车站工程建设指挥部现场设计组组长。“全院职工挑灯奋战,进行方案设计时,来自全国20多个单位的60多个平面方案、70多个立面方案,也从四面八方飞向湖南”。

  记者在长沙市城建档案馆看到了由省建筑设计院设计的车站图纸,从审美角度考虑,火炬的火焰应当具有动态的飘逸感,但图纸上长沙火车站这支火炬却不同,看上去更像一支笔直的铅笔。“首先定下来要有火炬,象征湖南是毛主席的家乡,中国革命的熊熊火焰由此点燃。可接踵而至的问题是——火炬的火焰到底该朝哪个方向飞舞。”

  罗纯安解释,具体设计时却费了一番心思:火车站是坐东朝西,面对繁华的市区。如果把火炬的火焰飘向右边,怕有右倾主义的嫌疑;如果朝左边飘动,又有左倾机会主义的顾忌;如果火焰往东,担心被误解为西风压倒东风;如果往西,又担心被误解为向往西方。于是设计师、建筑师们都被难倒了,不敢朝东也不敢往西,最后只好让火焰向上,结果雕塑建成了,左看右看怎么都不像火炬,而更像一个朝天的大辣椒。

  全市动员40余万人义务建设

  根据《长沙铁路车站建设工程提纲》记载,长沙铁路车站共计有10多个项目,相当于四座湘江大桥的投资总和,工程量巨大。对于新站的建设,长沙市民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上世纪50年代前后出生的城区居民,几乎都参加了火车站的义务建设。

  在市档案馆,记者还发现了一份《1975年长沙市革命委员会关于支援长沙铁路车站建设的通知》。其中要求,发动和组织省、市机关工作人员,驻长部队指战员,学校师生、企事业单位职工等参加建站义务劳动。另外,发动各有货车单位支援运输。交通运输、建筑安装、机械设备制造、建筑材料等各部门、各行业、各单位都要主动支援车站建设工程。

  “无论酷暑严寒,工地上人山人海,机器声、号子声、歌唱声不绝于耳。建站所需建材、电器、装饰、设备各项器材,京、津、沪、鄂、粤等省市全力支援、保障供给。大家都想争分夺秒地建设毛主席家乡的新车站。”龚顺元感慨地回忆。

  1977年6月30日长沙车站通车典礼大会上的指挥长讲话稿中介绍,全市广大人民参加建站义务劳动有40多万人次,各有车单位支援车站运输材料物资30多万吨。

  车站建成后,外宾也来取经

  1977年的长沙车站是京广线上的一等客运站,新建的长沙车站由站屋、站场、广场三部分组成,主楼建筑面积为1.9万平方米。巍峨的站屋大楼高为18米和23米,中央为火炬钟楼,地面距离火炬尖为63.1米。车站规模位居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站。

  “采用了很多当时先进的技术装备,如自动控制广播系统、列车到达自动显示、行包自动称重及电子计算系统。”龚顺元说,刚建成的几年,不仅国内同行来参观,而且还接待了10多个国家的外宾,包括德国、法国等发达国家的来宾。

  车站带来了繁荣。很快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新火车站成为长沙新一轮发展的助推器。

  第三座:武广新长沙站新长沙站采用机场化设计概念

  当年名列全国前茅的车站,经过30多年的发展后,已不能再满足群众需求。如今,一座现代化的武广新长沙站正在施建中,计划于今年年底投入运行。

  正在建设之中的武广新长沙站与现有长沙火车站有何不同呢?

  首先是规模不同。相关专家介绍,现有长沙火车站每天只能发送2万至3万旅客,春运高峰期间,也只能发送6万至8万旅客。武广新长沙站站房面积达18万平方米。特别是候车区域面积达10余万平方米,可同时供上万旅客乘车。武广客运专线全面通车后,新长沙站每天可发送10余万名旅客。

  其次是功能不同。现有的长沙火车站售票厅远离候车厅,旅客购票后还要步行很长一段路程才能到达候车厅。武广新长沙站采用“机场化”、“公交化”的设计概念,强调旅客进站出站的直接性。售票厅距离候车区域很近,购票后上一道扶梯就可到达宽敞的候车区域。旅客从候车区域到站台层,只要经过一道电梯就可到达。更为理想的是,所有接送车辆可像到黄花国际机场那样,将旅客送到候车区域旁的进站厅。

  根据设计,武广新长沙站内部将宛如水晶世界。该站候车厅用玻璃幕墙与站台分隔开,建成后没有视觉障碍,候车厅的旅客可清晰俯视站台。长沙站设计将山峦的起伏曲线提炼为站房造型,将水的波浪提炼为站台雨棚的形式,形成“山与水的交响”。

  从交通上来说,武广客运专线和将来的沪昆铁路将在长沙构架一个铁路快速“十字”,长沙到武汉只要1个小时,到广州、上海、昆明和北京依次只要2、3、4、5个小时。32岁的长沙市民余顺湘两年前与一名武汉姑娘相恋并结婚,如今夫妻俩分居于两个城市,火车是联系他们爱情的纽带。“真盼望武广客运专线早点通车,这样原本的3个多小时车程就会只要1个小时了,以后就算是天天回家,也不是奢望了。”余顺湘憧憬着说。

  记者手记

  火车站,一个城市的回忆与梦想

  “一个城市是什么档次,看它的火车站就知道了。”我觉得这话有道理。

  1977年,小吴门的铁轨拆除。对于当年居住在其附近的老长沙居民来说,听着火车的轰隆声,在铁轨附近散步,几乎成了每天的“必修课”。老火车站刚刚消失的时候,还真是不习惯。

  而几位亲身参与了现在火车站建设的老人,采访中不厌其烦地讲述着新车站的好。功能分区、旅客通道……每一处细节都包含了设计者与建设者的苦心。但这毕竟是出自上世纪70年代的设计,很快,除了站楼上的“长沙”两个字,长沙站“融进”后来陆续建设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全国其他车站中,难以分辨。

  而武广新站“山与水”、“机场化”的独特设计,形成长沙有别于国内其他火车站的气质,也展现出大都市的气度。


  随着车站迁徙的,除了铁路,还有城市与人。“当初刚搬来的时候,附近有大片空地,想着今后发展也有空间,但没想到几年后,周边的建筑就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市场、人气也很快聚集,车站再想建设已经没有地方了。”龚顺元这样感叹道。眼下,武广新长沙站尚未投入使用,武广新城的概念就早早出现在规划中和商家的宣传中。

  本版撰文记者 林俊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为林俊翻拍 制图 何朝霞

  编辑:黄琛

  本内容未经授权严禁复制、转载、建立镜像

  

netease 本文来源:长沙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