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专区 > 正文

朱学东:杂志会根据时代的变化调整呈现方式

2009-09-11 16:09:06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杂志会根据时代的变化调整自己的呈现方式。但是单纯从媒体角度来讲,中国杂志和欧美杂志有非常不一样的传统,这个跟国家的特殊情况是不一样的。

朱学东 中国周刊 执行总编辑

1989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学士学位。曾供职于北京印刷学院从事教学工作。

1994年调入国家新闻出版署报纸期刊管理司,从事报纸管理工作。1997年调新闻出版署办公室秘书处工作。曾多次参与报纸、期刊管理有关文件的起草及修订工作。

2000年9月任职信息早报副总编辑。2003年6月调任《传媒》杂志常务副社长、常务副主编,主导对《传媒》杂志的改版工作。

2006年8月出任《南风窗》杂志总编辑。

现任:中国周刊执行总编辑

主持人:欢迎《中国周刊》执行总编辑朱学东老师走进今天的网易访谈间,朱老师您好。

朱学东: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我们知道五月份的时候,《中国周刊》已经全新改版,以全面的面貌又展现在我们观众面前。不知道在五月份,在重新出来的时候,您的期待的它的一个方向是什么?到现在已经九月了,出版了这么多刊,是按照您既定的方向在走吗?

朱学东:是这样,要说按照既定方向也没错,当然中间有些波折了。在最初我们来设定这个杂志改版的时候,其实我跟我们的同事朱德付讨论的时候,我们自己有一个相对比较鉴定的信念,就是一本杂志的成功,一定是一个社会一个时代的成功,它建立在这个基础上,这本杂志才能快速的成长。

当时我们判断,其实也是共识吧,中国社会正是一个崛起中的大国,这样的一个国家,需要一本与之相匹配的一个跟它的立场、地位、形象相匹配的杂志,来呈现它的成就,来呈现这一过程中我们所付出的努力和牺牲。我们是按照这样的方向来设定我们这样一本杂志的,所以我们说希望《中国周刊》能够做成反映这个国家成长过程中它们的成就和艰难困苦的过程的这本杂志,要有责任感的一本杂志。到今天为止,我们从五月份第一期出版到今天,我们现在正在做第七本,应该说还是相对稳定朝着我们设定的方向在前进,这个目标我们一直没有动摇,一直没有改变,效果应该还是可以,我们自我内部评价效果还是可以,虽然跟我们最初设定的东西稍微有一点点偏差。

主持人:之前说到我们《中国周刊》是映派的杂志,不知道在最后几期是怎么体现这样的风格呢?

朱学东:映派并不是说它难读,当时朱德付跟我们探讨这个问题时候,我们一定要做一个以原创为主的东西,所有东西都要建立在自己的基础来调查。相对我们在操作过程中,以事实为根据,一定要采访到位,立场非常鲜明,通过事实得出立场非常鲜明,这点来讲,它是非常映派的东西。我们杂志社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前面的东西还是比较硬的。

主持人:比如在跟您的竞争对手,比如《南风窗》、《中国新闻周刊》、《三联》这些相比,《中国周刊》在选题上,包括风格上,有什么要的独到之处呢?

朱学东:其实每本杂志定位不太一样。我们是一本新杂志,所以对于他们来讲,他们做了很多年,有相对比较悠久的历史,很多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我们定位一开始的时候就跟他们有非常明显的不一样。因为我自己以前也做过一些研究,不管是新闻周刊,还是《南风窗》,还是《三联》都工作过,所以我们做这本杂志设定大纲的时候,一开始设定的东西,我们不是简单的追赶新闻,而是希望还原新闻的故事。我们要确定这本杂志基本的原则,我们自己在选题上,内部在探讨的时候,故事形式是我们这本杂志的主要方式,只有讲好了这个东西,还原成故事的时候,用柔和的表达方式更容易被大家接受,这过程传播的价值观也容易被大家所接受。潜移默化的把我们想传达的东西传达给了读者。这点我们在做的时候跟我们的同行不太一样,他们也讲故事,也讲文本,但都没有像我们提高到这么高的高度。尤其最近以来我们这个认识更加清晰,我们做了几期下来,其最近几期我们这点的认识非常清晰。

主持人:比如呢?

朱学东:最近我们做的选题,我们在强调故事性的这块,更加接近我们原来设定的目标。

主持人:我们是《中国周刊》,最开始定位是周刊,到现在,五月份创刊到现在的话,可能是出了六期,其实这个是一个月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

朱学东:我想很多网友都都会很关注,包括我们的读者、作者都会关注这个问题。这个原因比较复杂,我想当时我们从筹备开始,从采编团队和运营团队组建到我们正式出版第一期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个中间非常匆忙。非常匆忙的话,就有很多东西需要磨合,可能很多资源准备也没有完全充分。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一些波折是很正常的,很正常的情况小,在我们出了两期以后,因为各种原因,我们自己决定还是先从月刊做起,把队伍调整好,把理念贯彻好,把我们最终设定的方案更加完善化。我想,当时我们管理层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说一定要通过它的内在自我扩张从动出现以后才来,而不是通过资本力量或者人才战术来强推一个周刊。如果强推的结果,做出来的东西会被动,素然无味,当然我说它也遇到了一些其他的挑战,我想任何一本杂志承担过程中都会遇到,只不过我们相对比较特殊一点。

我自己讲我们内部一样,中国社会的成长会遇到很多波折,也会付出很多的代价,但是这让我们的人生过程更加完美,今后我们成功的时候,来谈这个问题的时候,更可以讲我们当时为了波折是一个什么回事。

主持人:将来等待队伍搭建好了以后,也会还原双周刊。

朱学东:目前我们队伍的调整还没有完全到位,但是正在朝着我们自己最初设定的方向,我们很多人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我们最初设计这个团队的时候,不是按照现在做的方向来设计的,但是这段时间努力,这个过程实际上是在不断的加速。我们也会很快从双周刊做起,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主持人:现在我们整个的采编退伍还有什么数据等等吗?有多少采编人员?

朱学东:记者大概是15人左右,然后我们现在编辑层这一块,基本上是我们团队的高管在兼着。为什么兼着?从一开始就兼着,这个意思非常简单,我们确定的编辑大纲,一开始采编团队这一块的高层,都是一开始参与了我们采编大纲的讨论和理解,所以它们对这个采编大纲的理解要比我们随便安排一个编辑要深很多。所以,他们亲自兼编辑的话,能够直接把这个队伍带到我们希望达到的一个层次上。而这点来讲,我自己认为我们现在管理层兼的编辑团队可以说是中国最好的一个队伍之一,他们的水平都非常好。你想,我的搭档姜成民以前是新华时报编辑主任的主任,对事情的判断能力毋庸置疑,我们的主编助理郭先生是中国最好的法制调查记者,他对选题的判断掌握也非常好,徐龙原来是京华时报特稿部的主任,我在我的博客里面也把徐龙在我们内部讨论里面写的东西贴出来,是非常出色的。我哪次去学校讲课,都会强烈推荐他们,这是我们最好的编辑队伍,这样的团队能够迅速把我们的团队带到我们希望达到的层面上。因为最初设定采编队伍的时候,找的记者相对比较年轻。

主持人:你们有非常完善的管理层,也希望能够塑造一批你们希望的记者。

朱学东:这批记者一定是年轻,不怕苦,有情怀。

主持人:我们经营理念有特别独到之处吗?

朱学东:我们一开始的时候,经营跟采编都是齐头并进的。至少我跟你讲,在一本新刊里面,任何一本新杂志,像我们这样的杂志,在新刊里面,它无论在发行还是广告上都是非常出色的。发行来讲,我们这样来比方,就是目前我们中国最好的,我们的同行里边的一些杂志,有许多差不多做了五年才达到我们今天一开始创刊的时候才达到的发行量。我们目前的市场主要是零售,下半年已经开始有一些订户。

曾华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十几年英语不敢张口说,原因在这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