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评论 > 正文

网易专访赵忠祥:我已经是一个老人了

2009-08-28 00:39:58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他浑厚的嗓音和悠缓的断句方式,曾经是中国人心中理性、秩序和庄重的典型代表。如今,他加盟《舞林大会》,出书回应绯闻……他就是赵忠祥。

视频说明:赵忠祥(博客)接受网易新闻独家专访。

内文导读:

1、我也想成为富人

2、不要动不动就(把我)跟央视联系在一起

3、关于绯闻:吃着纳税人的粮食,你们为什么不公正执法

4、20岁的时候,我的播音气壮山河

5、不是每一个“国嘴”都比“省嘴”好

6、我只是一个老的主持人


我也想成为富人

网易新闻 :赵老师,有人会认为您复出主持《舞林大会》,而且是这么闹腾的一档节目,会觉得您是担心被人遗忘了?

赵忠祥 :这个有一个误区,就在于《舞林大会》不是我要去的,其实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你们去申请,人家也未必让你们去,都算上了,全国的主持人都申请,你主持的再好人家也有一个选择。比如谢晋拍一个电影,那么多演员,他只有一个主角。有一个逻辑顺序,是人家找的我,我不想去,三请四邀我勉为其难,而且我说我主持了几场我就不主持了。至于我怕人家忘了我,人家忘了我不忘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由你说了算吗?……如果你曾经给这个时代做过若干的好事,想忘也忘不了,大家会长远的记住你。如果你没做过什么事,你就写“赵忠祥到此一游”,刻成金字人家也不一定记得你。

网易新闻 :那么赵老师,您之前在接受一家媒体的采访的时候,说您主持《舞林大会》之后精神腾飞了,是吗?

赵忠祥 :精神腾飞了,那一瞬间吧。

网易新闻 :那一瞬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能跟我们说一下吗?

赵忠祥 :那种感受就好象我年轻的时候进了舞场一样的感觉,听了音乐脚摇动的感觉。像我现在这把年纪了,听到了音乐带节奏的,听到了探戈,听到了快四,听到了华尔兹,特别是维也纳的华尔兹,然后再听到桑巴、伦巴,那种感觉……一个对艺术有感触的人在这种场合不可能没有感觉,这是音乐的一种魅力。

网易新闻 :赵老师是一个舞林高手?

赵忠祥 :舞林爱好者吧,我18岁开始跳舞。

网易新闻 :不简单,有人说您是接受了一个地方台的邀请,说是年薪300万,您对这个金钱是怎么看的?或者您爱钱吗?

赵忠祥 :我爱钱,你也爱钱,你也爱钱。但是我告诉你我不爱钱,因为我认为我的积累以及我的财富足够维持我到离开人世这一天,同时我有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我有一个能让我自己过一般的生活比较丰富的养老金,退休金,另外我的医疗目前来讲几乎是全都可以保障的。我没有任何的这种负担,所以钱对我来说,我不知道我再拿一个亿或者两个亿我去干什么,因此我没有实质的追求。但这不等于说你对钱有仇,那是没有仇的。……我们积累财富,社会也需要积累财富,国家也要说GDP多少,一个企业也是有利润的,如果你们企业为了利润,那这个企业很卑鄙,那这种说法让我觉得很诧异,所以最近有这种言论,我觉得好像是不是这种人仍然生活在一个极左的时代,或者他非常迷恋计划经济的时代,就是你做出多少来也不应该给你有加班费或者什么的……

网易新闻 :您想成为富人吗?

赵忠祥 :我想成为富人,我当然想,我希望我们全国人民都成为富人,我们国家也成为一个富国。

不要动不动就(把我)跟央视联系在一起

网易新闻 :赵老师,您这次复出以后给人的感觉特别敢说,而且跟以前的这种在电视上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标准的播音员的形象,好像让人觉得有一些出入,有些人就会怀疑,说是不是你本来天性其实是一个比较活泼,比较敢言的人,只是因为以前的工作环境,在央视然后才变得很少发言了?

赵忠祥 :我在央视服务于我的团体、服务于我的机关的时候,我必须首先考虑我自己的行为举止会给我们单位带来什么。因此有的时候我说一个非常坦诚的话,就是有的时候我很想去,或者是仗义执言,或者是拍案而起,或者是据理力争,但是往往我会想到这样做的过程当中,我是一个职业者,我在职场当中,我要采取一些职场以外的举措的话,人们会跟央视联系起来。我对央视的深情厚谊,我是不忍心让我们央视由于我的一种因素拖累了他,这是我最大的一个考量。因此当我在官司上或者在各个方面,我真的想做一个记者招待会的时候,我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或者如果我真要这么去做的话,我也得去按照我的惯例,我也得去请示我的领导。

那么现在,我退休了,退休了不等于说我就不考虑民族,不考虑国家,不考虑家庭,不考虑原单位,都不是。但是我觉得应该是退一步了,退一步我基本上应该能对我自己的言行负我一个公民的责任,负我的法律和道义的责任。因此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只要我不违法,不触犯到公众的道德的界限,那我说什么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比较宽松,对于我自己来讲比较宽松了。我也觉得我可以来表示一下态度,你们不要动不动就跟央视联系在一起,没有必要。第二,如果我说的不对,你们批评我的话,也允许我改进,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坦率的说是更轻松了一点,也可能会带给你,说过去你不说今天怎么说了?过去不说的不等于将来不说,大家都有话语权,别人有我也有。

关于“绯闻”:吃着纳税人的粮食,你们为什么不公正执法

网易新闻 :赵老师,在您的这本新书里面有相当的篇幅是回应了04年的所谓的“绯闻”,但是我们很不明白为什么旧事重提?因为您已经声明了很多次了,就是那是一个捏造的事情?

赵忠祥 :不是,这本书你仔细看的话,我是站在一个公民的角度,站在法律的角度写的,实际上我是写立案、结案,我对现行的法律进程,作为一个公民我提出了一些建议。其实对于人物,对于事件的本身我并不介意,这个没有什么,因为本身不成立的事情,不管报纸上报多大的篇,没有一个记者当着我的面说你掌握了、确认了什么事,没有,到现在没有,我期待着有,因为没有的事他不可能有。所以我不在于说你曾经有过一件什么事,或者人家说你怎么着,别人说你怎么了,这个不是我能控制的,你看完我的书之后你会知道,我是描述了两次法律的过程。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公民,我对依法治国,执法立国,公正执法我提出我回顾性的总结和建议,我觉得这种行为,我今天可能说了又会得罪人,我觉得这是一个高尚的行为。如果我们面临着这样一个话题,我们觉得他大部分都是很好,有一些我们提出来商榷,希望这个国家好,希望我们的法制更健全,更公正,以法治国使得我们的和谐社会建造的更好,这个时候我不怕别人说旧事重提,这个没有关系,一切都没有关系,因为你仔细读我的书,每一个字都读的时候,不应该读出这个来。

网易新闻 :其实我觉得像现在这个社会,当然就是说04年的所谓的“绯闻”是捏造的,但就算是说真的如果成立的话,其实像现在这个社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也挺正常的,大家没有必要就这样拎着不放吧?

赵忠祥 :你很善良,第一,我们不能给人家一个口实,说我们认为这样一种状况是不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的,这个不应该是这么说的,今天我们当着公众不可以这样认知……大清王朝都说捉奸要双,捉贼要赃,但是回过头来讲,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社会上,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尽管法律可能没有权限对这个问题进行审判,或者一般的道德来讲好像人们已经宽容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这么做,我们还以不这么做为好,以这么去做为不好,得有一个是非界限。

但是我在这本书里,其实我并没有主要的说有或者没有……没有人说我看见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出来证明,没有人出来,就像我们说外星人似的,你嚷嚷了半天,科学需要证据,你没有证据就讲,那这个社会还成体统吗?……我只是站在一个公民的角度来讲,如果我们的法律,侦破机关连这样的一个字条,你经过了鉴定以后都不能说出他是对的还是错的,你说是我的也没关系,你说不是我的也没关系,你不应该说我说不出来是你的还是不是你的。

我说一个实话,我们每一个公民都在我们这个社会当中生活,今后你未必不会碰到这样的事情,或者过去我们未必没有听过这样的事情,那么现在这件事情轮到我了,我就要打一个问号, 你们吃着纳税人的粮食,你们为什么不能够公正的执法 ,说出一个为什么,如果连这个我们现在都侦破不了,我们的水平就是这么一个水平的话,那么我们过去判的案子有什么根据?我很大胆的提出这个问题,其实我作为一个公民,我很有顾虑的,我怕有关方面对我有什么看法,我其实并不怕谁说我什么跟谁怎么着。我觉得我真的,应该叫仗义而言,有的人未必敢写,我觉得我写出来以后,我就要经受住法律的检验,你如果再鉴定,我可以去。

宋潇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游客购物8元1斤变8元1克 商家:不付让你爬不出庐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