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 五年计划

2009-08-08 12:07:39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1957年的上海已经到了建国后的第8个年头,这个城市仍然是中国工业底色最浓的城市,无论是他的工业基础,还是他的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都可以傲视全国。上海在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前夕生产了全国工业总产量的1/5,同时,他却只得到全国投资的2.5%。到1957年,超过25万上海人被国家派往全国各地,到外地有工程的地方长期定居。

这一年是中国一五计划的最后一年,从数据上看,这个国家的经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25万上海人的迁居正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只有这种经济才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调集如此多的资源和人员。

历史视频:一五计划

1952年11月15日那天起,中国的经济体制就打上了深刻的“计划”烙印。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19次会议为加强国家工作的统一和集中领导,适应国家大规模建设的需要,决定增设国家计划委员会。这一部门成立之初,即成为国务院系统最有权势的部门,他也是今天发改委的前身。国家计委的设立是实行苏联式计划经济的必然产物。

毋庸置疑,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从来没有过全国性统治经验的政党,建国初期的经济制度完全照搬于苏联,然后根据自身的情况作了些许的调整。“计划经济”这个概念出自列宁。他在1906年写的《土地问题和争取自由的斗争》中说道:“只要存在着市场经济,只要还保持着货币权力和资本力量,世界上任何法律也无力消灭不平等和剥削。只有实行巨大的社会化的计划经济制度,同时把所有的土地、工厂、工具的所有权转交给工人阶级,才能消灭一切剥削。”列宁还说,俄罗斯民族是世界上最富首创精神的民族。果然,他们从1928年开始在世界上首创用“五年计划”来规范国家经济的方法,而这个方法后来为中国共产党所沿用。

在实行一五计划前,中共面临着严峻的国内经济形势。当时主要的经济重心有两个:一个是恢复被战争破坏的经济,另一个是解决日益严峻的通货膨胀,他的前任国民党就是因为严重的通货膨胀而败走台湾。

建国后大概六个月,中央政府就开始收缴地方财权,把1928年国民党政府下放到地方的财权重新收归中央,一些重要的税收,如农业税等,从此与地方政府绝缘。这一招立竿见影,中央政府财政收入从1950年的60亿上升到1951年的133亿元。中共显示了强大的资源动员能力,1930年代抗日战争爆发时,国民党政府的财政收入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7%,而同样的数字在1957年时已经达到了30%,同时超过了经济发展同等水平国家的两倍。

另一方面,通货膨胀也得到了较好的控制。此前,从1949年11月到1950年2月,国内物价已经上涨了150%以上,主管中央财经工作的陈云通过“抗美、稳定、建设”的方针,在税收增加的情况下,压缩投资和非军事支出。即使在1950年朝鲜战争导致的军费开支迅速膨胀之时,1951年的价格水平同比也只是上涨了20%。

在经济总体上恢复不错的情况下,一五计划确定了以发展重工业为主的策略,同时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大大提高了国有经济的比重。与苏联灾难性的农业制度改革相比,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中国的一五计划总体上是比较成功的,它达成了两个最重要的目标:1953年时,大约总产量的2/3来自个人拥有的农田、手工业企业和工厂,但到1957年,它们的产量被削减到不足3%。同时,中国工业的增长达到了130%,其中生产资料的增长最为壮观,大部分集中在了钢铁、化工和机械行业,这些行业也几乎垄断了国家投资的90%。另外,还有一连串值得骄傲的数据,到1957年结束时,国民收入年增长率8.9%,农业和工业产量的增长每年分别约为3.8%和18.7%。而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也从1950年的36岁延长到1957年的57岁。

一五计划最大的问题在于对农业的忽视。此前,几乎没有人对农业的增产表示过怀疑。到1952年编制计划时,农业的增长还异常迅速。中国两种最重要的作物——粮食和棉花——在1951年到1952年期间年平均增长率为11.5%和37.3%。虽然很多人认为这是建国后暂时的复苏,但一五计划仍然给农业增长定了每年5.3%的目标。令人吃惊的是,计划还未正式提交,1953年当年的粮食就仅仅增产2.5%,1954年,增长率更是下降到1.6%。1953年时,全国已经出现了食用粮供应的危机,从而导致了国家对粮食市场的干预,全国开始实行统购统销,广大乡村则开始大规模进行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实践。陈云在1953年10月透露,东北地区的水灾导致粮食产量从2200万吨下降到了1805万吨,加剧了粮食危机。

到了1955年春,国家对粮食的过度收购,在乡村出现了真正的供应危机。许多被组织进合作社的农民正在经受极度的缺粮。最严重的实例发生在温州平阳县。中央调查小组的报告称,过量收购引起的严重缺粮已经造成“温州的不稳定”。当时已经大规模施行的农村合作社丝毫没有促进粮食产量的提高,相反,一直增长的人口,最终导致了城市粮食配给制的诞生。1952年到1957年间,粮食人均消费量提高不到3%,食用植物油的人均消费量下降甚多,同时,中国人喜闻乐见的猪肉、牛肉和羊肉的消费量增长几乎为零。到一五计划公布时,年均粮食增长目标已经被削减为3.5%,最后虽然勉强达成降低的目标,但非农人口已经从1952年的8300万增加到1957年的1.06亿,中国城市和农村的双轨生活也在此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农业的落后也给轻工业,特别是消费品的发展制造了巨大的障碍。在一五期间,全部消费品的4/5以上依靠农业提供的原料。由于缺乏原料,这些工业中的大部分都远没有发挥其生产能力。一五前,生产资料只占全部制造业产品1/3,但到计划末期,这一比例已经明显上升到了一半。

只有重工业在苏联的援助下一枝独秀。苏联的援助项目有156个,他们构成了一五计划工业总投资的一半多,几乎所有的苏联援助工厂都制造的是生产资料,而非消费品,包括7个钢铁厂、24座发电站和63个机器制造厂。武钢、包钢、鞍钢,还有一汽、洛阳拖拉机厂等均为苏联援助的产物。超过1万名俄国专家为中国的建设提供了技术援助。陈云说过,“第一个五年计划中的156项,那确实是援助,表现了苏联工人阶级和苏联人民对我们的情谊。”西方的研究也说明,与苏联盘剥东欧国家相比,苏联在一五期间卖给中国的货物已经算是相当优惠。

针对一五计划出现的种种问题。一些主要的非执政党经济学家,如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对苏联经济发展模式提出了批判。有关第二个五年计划如何制订的争论从1956年开始就贯穿了中央的历次会议。当年,毛泽东明确提出了“多快好省”的运动口号,要求继续加快工业的增长速度,但这个想法并没有得到有力的贯彻。1956年底,马寅初在人民日报登载文章称,过去忽视了农业,从而压制了轻工业的增长;重视过大的资本密集型企业;农业中官僚计划代替了价格机制。1957年4月,国家计委驳回了“只顾重工业,不顾或少顾农业和轻工业”的原则,而赞成“通过农业、轻工业的发展”,来保证优先发展重工业的计划。

此时的国家计委还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即超过20%的城市失业率,由于重工业企业需要更长的建设周期,雇佣人数也相当有限,在一五期间,工业就业人数每年仅仅增长可怜的260万人,非农业男性失业者到计划结束时已经达到了1000万至1600万人。

所以,第二个五年计划事实上是对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调整。毛泽东在后期也表示,需要减少中央的计划和经济行政方面的官僚机构,并给予地方以更大余地的决策权,许多省份为此纷纷响应。但遗憾的是,1958年春开始的大跃进使得第二个五年计划并没有被真正执行过。一直到2009年,中国正在经历他的十一五计划,但计划经济的影子正在这个国家的土地上逐渐淡去。

L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