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巨变东大桥(图)

2009-07-26 17:21:00 来源: 北京晚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刘淑芳

  如果从西周,眼下北京的这块地界上出现了最早的城市“燕”和“蓟”算起,北京这座古城已经差不多三千岁了。因为历史久远,所以北京有着太多的历史文化流传和典故,北京的一个镇,一个村,一条街,一条胡同,甚至一口井,一块砖石都有故事。它们有的已被史学家们拂去历史的尘埃,放射出金子般魅人的光彩;有的如散落在泥土中的珍珠,待我们这些后人在先人遗失的沙砾中细心地捡拾,并把它们串联起来。为此,我们开辟了“古都地理”这样一方园地,希望有心人来此耕耘。

  东大桥地处朝外大街东端,又是CBD的西北门户,朝外大街、东大桥南路、朝阳路、朝阳北路、工体东路等五条马路交汇于此,南北向马路直通建外和三里屯使馆区。若走在东大桥举目四望,东南方向便是号称“中国曼哈顿”的CBD地区,那里风格各异的现代化高楼鳞次栉比;正东在三环边儿上的是“龙头老大”——京广大厦。往近了看,朝阳路与朝阳北路“分水岭”位置的是国安宾馆;东北方是朝阳医院浅橙色的新建大楼。再往西移动视线,在原白兰洗衣机厂的旧址上,已矗立起两座有气势的百富大厦和天照饭店等建筑,往北是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东大桥西北角是新时代摄影楼,往北是一片六层居民区及商厦;往西路北是新建的金融大厦、豪华公寓铂宫、麦乐迪KTV。西南角是享誉城东的蓝岛大厦、昆泰大厦。蓝岛西区的南边,是历史悠久、教学设施一流的陈经纶中学——前身为女四中,也就是我的母校。校南侧有著名的国际学校——芳草地小学。西南方不远,就是美丽的日坛公园了。

  有人会问东大桥怎么没有桥呢?且让我们追寻着历史的足迹,地域上按顺时针的方向一一道来。

  众所周知历代从南方向京城运粮皆水运至通州,再用马车走京通路运粮。据史料记载,明清时期每天来往的运粮车约有上千辆,浩浩荡荡,蔚为壮观,进的就是朝阳门,而东大桥是距城门三里的咽喉要道,是一座桥身不高的石板桥,汉白玉的石栏做工精巧。这座桥连接起朝外关厢和东边的农田,运粮车过东大桥西行,进城后把粮食运往朝内大街南北两侧的禄米仓、海运仓等五大粮仓。正是庞大的运粮队,造就了朝外关厢的繁荣,不仅商铺密集,且大车店特多,这也是市场需求的结果吧。

  当年的东大桥到底什么样儿?建议您先看看王大观先生的《旧京环顾图》,此画卷构图与北宋名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有异曲同工之妙,展示了京城旧貌,是一部重要且生动形象的史料,这幅画卷的起点就是东大桥!

  很早以前,东大桥下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河,水源不丰时形成杂草丛生的脏水沟,桥东的路两边是乱葬岗,还有个破败的小煤窑。解放前已是一片荒地。记得我五六岁时,母亲带我到桥东南角的集市,过桥时那桥面上的青石已布满沟沟壑壑,很不好走,石栏也破损很多。集市脏兮兮、乱哄哄的,农民们在此出售粮食、蔬菜、活鸡活鸭,甚至还有小猪崽儿。吆喝声,吵闹声、鸡鸭乱叫,还有令人头皮发麻的小猪崽儿被人拎起时发出的嚎叫,吓得我使劲捂耳朵,等母亲买完两只鸡,赶快拉着母亲离开。

  解放初,关东店、呼家楼还是片农田,日出时登上母校操场西边的大看台向东遥望,乃“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农村晨景,后来才出现民居,往东盖了开关厂,往南盖了清洁车辆厂及宿舍,再往南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建了制药厂。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在三角地南侧建起三幢高层,为政协及教育口等职工宿舍。

  东大桥的东北角,即现在的公交总站处,旧时是一片荒凉的大空场儿,外地的民间艺人常在此圈场子卖艺。人们称之为“跑马戏的”。有一次母亲带我去看“马戏”,买了票进去一看,一个梳着一条大辫子、年龄比我稍大、一袭红衣红裤的女孩儿,辫子被系在一根长长的粗绳子上,然后被吊到空中表演“空中飞人”,当时很多人喝彩,我却流了泪。

  解放后这里逐渐建成居民区,向东北方向的东大桥斜街路东是农业部宿舍,即今日农丰里,往北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建成的朝阳医院。斜街路西是自行车零件厂,五金机修厂最后改为白兰洗衣机厂,1992年迁到了卢沟桥,它北侧的幼儿园改为朝阳医院分部。现在该地方已是高楼林立,还渐成交通枢纽。在它的东北角是109路无轨、28路、350路等五路公交的终点站。1990年9月,在总站北面建成一层的东大桥市场以经营服装为主,兼营小百货。1999年为迎国庆五十周年,扩建街心广场和总站,这个市场被拆除了。1995年曾在这个市场北侧建的二层白云服装市场,也在2001年拆了。

  为缓解朝阳路的交通压力,2003年6月朝阳北路一期工程竣工,11月全线通车,从此东大桥便成了五条交通“大动脉”的汇集之处!国安宾馆前宽阔的街心广场成了一个美丽而辽阔的“安全岛”,广场东端建成音乐喷泉,节日的夜晚,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晶莹的喷泉随着悠扬的音乐“翩翩起舞”,时而激越、时而舒缓,令人心旷神怡!

  下边说说东大桥的西北角。那里当初是一片空地,路边一条小河向南从桥下流过,过了桥就成了干河沟儿,长些荒草。1953年初春在路边发现一个古墓,那时我在下三条小学上五年级,因班主任好奇,在一个大风天的自习课,她带我们全班来“参观”古墓,其实就是一口很深的井,黑洞洞的,有臭水。古墓如何处理,不得而知。解放以后,把这片地整理好,种上树,1958年工人体育场建成后,路边的小河与工体东南角水系接通。此时东大桥展宽,桥洞堵死,河水从东大桥北侧向东拐变成暗河,至今关东店后街还有“盖板儿河”的称谓。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东大桥到工体的河沟被填平,盖起一片六层民居,约1974年前后入住,吴祖光、新凤霞曾住在此处。同时落成的,还有至今尚存的“新时代影楼”的那幢高层。

  从新时代照相馆往西,现在的工商银行处,当年有一家三间门脸儿的大有油盐店,所经营的酱菜享誉京东。解放后公私合营,形成一个大型综合副食商店。这家店西侧有一条向北的小胡同儿,叫东草园儿,店西边为商铺民居和大车店。

  工人体育场建成后,从其南门向朝外大街开辟了工体南路。这马路西侧不远,就是历史悠久、气势恢宏的东岳庙,庙宇坐北朝南,与神路街的琉璃彩牌楼隔路相望。当年在庙门左右的朝外大街上,各建一高大的彩绘木牌楼,与东四牌楼风格一致。记得我幼小时,正月十五晚上,在这两座牌楼之间放“盒子”(礼花),观者如潮。后因年久失修,牌楼在解放前便被拆除。当年庙的山门外有一对威武的石狮,坐在高高的石基上栩栩如生,很吸引眼球,后来也不知所踪。1990年十一届亚运会之前拓宽朝外大街,东岳庙的山门被拆除,成了现在的样子,实为憾事!

  最后说东大桥的西南角。从前那里有个广济庵,做过小学校舍,后改为民居。当年院内的两棵古槐,如今依然在蓝岛东区的北侧,枝繁叶茂地生长着,成为历尽沧桑的见证者。广济庵往西不远,有条向南的小胡同儿,名为化家胡同。胡同东有个空场,解放后是教育局仓库,后成小学操场,西侧是个纸箱厂。出了胡同南口,西侧是母校的院墙,东侧是一片菜田,后建成东大桥小学。母校南侧是后来建成的红排子房——北京市文联宿舍。再往南便是有名的芳草地小学了。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政府为解决居民的住房困难,在纸箱厂北侧建起三幢简易楼,不过楼梯又窄又陡,且无照明设施。记得我刚当“教书匠”到此楼家访时,小心翼翼地摸着墙上楼,却不知楼梯拐弯处仍有台阶儿,所以还没见到家长的影儿呢,就“咕咚”扒台阶儿上给人家来一“响头”。

  这简易楼西侧是朝百仓库,它的西墙就是母校的甬路,当时学校大门就在今日昆泰大厦中间的通道口。校门西边有个小饭馆儿,那儿的大麻花儿是我们的最爱。饭馆西有条死胡同儿,它西边有个兽医站,离墙不远立个给牲口治病用的大木架,我上初中时,常看到兽医用粗绳把牲畜固定在木架上,再用牛角做的“大勺子”给它灌药。更多的时候能见到给马钉马掌:把马固定后,地上放俩木凳钉掌师傅坐一个,另一个放马蹄用,师傅左手按住一只马蹄,右手用一把比较宽的竖刀儿,一片一片往下切马掌,就像给马“剪指甲”一样,然后用特殊的钉子在马蹄下钉上铁掌,等于给马穿上了“新鞋子”,跑起来“嗒嗒”响,特棒!

  兽医站后来改成银行宿舍,里院还办过幼儿园。从这儿往西有民居,家具店、水果店、最西边是正对着工体南路南口的朝阳区工人俱乐部,我们经常到此看电影。再往西就是赦孤堂北口了,1992年底朝外大街拓宽改造,俱乐部和附近建筑都被拆除,现在百脑汇西侧就是俱乐部原址。

  说起赦孤堂,还有一件大事不得不说。解放前赦孤堂和神路街之间的九天宫(亦有人称弥勒院),有个辅华炸药厂,1950年初夏的一天下午四点多钟,因事故发生爆炸。当时我正在与女四中同校园的崇贞小学读二年级,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此处,那天幸亏放学早些,刚到家准备写作业,只听“轰隆”,惊天动地一声巨响,房子都直摇晃,东南方天空浓烟腾起遮住半边天,人们惊惶地跑出家门,接着又是一声更大的爆炸声,不少窗玻璃都被震碎,哗啦啦掉了一地,不久街上就传来阵阵救火车的警笛声,消防战士从护城河汲水救火,由于灭火及时,没再发生更大的损失,但大街南神路街一带被震塌很多民房,还有伤亡,损失惨重。听说这次事故还被国民党的潜伏特务当成了向主子邀功请赏的借口。

  重建后这里建成农民服务所,后改成机关宿舍。它的西边,神路街把口儿建成朝阳区第二百货门市部,俗称“二门儿”,即今旺市百利西侧空地的位置。

  东大桥的变化,可以说是与时俱进——解放前这一带的“高大建筑”就是母校的两幢二层教学楼,直到“文革”前夕才建起从此处向永安里的一片六层居民楼。“大串联”时,未入住的房子,成了潮水般涌进京城的外地红卫兵的“免费旅馆”,后来经粉刷才搬入居民。改革开放之初,在这片楼北端盖起一层东大桥百货商场,1978年开张营业。至1989年秋,商场与附近的广济庵、简易楼同时拆除,拓宽马路并建起蓝岛大厦。1993年1月18日,蓝岛东区正式营业,后来接着建起昆泰大厦,其东半部为蓝岛西区,于1996年5月开业,后来两区之间分别于二层、五层建起通道,购物更加方便。

  华灯初上之时,站在东大桥遥望四周,只见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如彩练彩虹,远远近近的灯光似群星闪烁,如身在仙境!人们常说一滴水可以透视整个太阳,东大桥的今昔巨变,不正是首都乃至全国飞跃前进的缩影吗?

  

netease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019力荐:人生必读52本豆瓣高分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