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任继愈逝世 毛泽东曾称其“凤毛麟角”(图)

2009-07-11 08:26:30 来源: 广州日报
0
分享到:
T + -

任继愈

2000年,饶宗颐先生(右二)与任继愈先生(右一)、季羡林先生(左二)、周一良先生(左一)在北京。如今仅饶老仍健在。(资料图片)

新华网7月12日报道 他把总结中国古代精神遗产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和使命。

他主编的《中国哲学史》作为高校哲学基本教材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哲学工作者,再版10余次。

他奉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之命,组建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使之成为培养宗教研究人才的摇篮。

他主持整理和编纂古代文献超过10亿字……

他,就是中国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名誉所长、新中国宗教学研究奠基人、著名学者任继愈。

国图“黑”了首页

昨天(11日)凌晨,任继愈先生辞世消息传来,所有与他生前有过交往的学者、同事纷纷表示“事情很突然,至今心情无法平静。”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清所作的挽联中称:“儒者之风道家之骨从来学人本色,中华大典佛教大藏毕生文化传灯。”国家图书馆的首页在昨天也更改为黑色,以示哀悼。

“任先生建立起中日佛学沟通的桥梁”

回望数十年的学术研究历程,任继愈一直专注于中国哲学史、佛学和儒教研究。“他不仅是研究中国哲学的大家,也是一位全方位的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学者。”任继愈的学生、上海师范大学哲学教授李申这样评价老师。

记者电话采访任先生生前的学生、好友社科院宗教所原所长杜继文先生时,杜先生告诉记者:“现在的人去寺庙就是烧烧香,这是一般大众的佛学意识。但任先生开创了用唯物史观来辨证看待佛学,来研究其经典。”“他的著作《中国佛学史》在日本佛学界影响很深,可以说,任继愈先生是建立起中日佛学沟通的桥梁。”杜继文先生说。

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李锦全与任有数次学术上的交往,不过地点都是在北京。在李锦全看来,任继愈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中国哲学史研究方面很有影响力的一个人,他在上世纪50年代用马克思主义观点来研究佛教问题,因其有突破性曾受到毛泽东的肯定。

儒者之风道家之骨从来学人本色

中华大典佛教大藏毕生文化传灯

记者从国家图书馆获悉,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7月11日4时30分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93岁。

任继愈先生出生于山东省平原县。曾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宗教学会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国家图书馆馆长、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第四至八届全国人大代表。

为悼念任继愈先生,国家图书馆将于7月13日至7月15日期间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学术报告厅设置灵堂,供社会各界人士吊唁。7月17日上午,将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任继愈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评价

凤毛麟角,人才难得。

——毛泽东

诚信不欺,有古人风。

——熊十力

语录

人生的归宿,最后的真理,如何与当前贫困的农民和破败的农村发生联系,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问题。

我只说自己懂了的话,吃不透的话,不要跟着乱嚷嚷,不要跟着瞎说,免得自己后悔。

喜欢斯宾诺莎的“为真理死不容易,为真理而活着就更难”。

“年轻人要有一点理想,甚至有一点幻想都不怕,不要太现实了,一个青年太现实了,没有出息。”

二三十年内,中国不会出现真正的文化大家,但是三十年后,中国真正的文化勃兴时代将会到来。

生平

“继愈”寓意继承韩愈

把爬着蚂蚁的砖头翻过来,“蚂蚁会不会头晕呢?”孩童时代,任继愈就是这样一个凡事都要问“为什么”的孩子。

1916年,任继愈出生在山东平原县一个殷实的军官家庭,原名是任又之——“父亲是国民党少将,保定军校毕业的,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继愈"这个名字是入学时老师给取的,取"继承韩愈"的意思,希望我将来能在文学上有所建树。没想到我日后走偏了这条道。”

1934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42年起任教北京大学,开始了22年的教书生涯。

“不懂得中国农民,

不可能懂得中国历史”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北大、清华、南开三所高校奉当时教育部之命南迁到湖南长沙,成立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在长沙开学半年后,因南京失守,又奉命迁往云南蒙自县,成立西南联合大学。

正在哲学系读四年级的任继愈报名参加了由长沙出发步行到昆明的“湘黔滇旅行团”。此次旅程历经60余天、3000多里路。这次旅行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理想和态度。中国农村的荒凉破败、农民的贫穷困苦,强烈地敲击着这位年轻学子的心。

他在《开始学习马克思主义》一文中写到:“作为一个中国哲学史的研究者,不了解中国的农民,不懂得他们的思想感情,就不能理解中国的社会;不懂得中国的农民、中国的农村,就不可能懂得中国的历史。”

因为这个原因,他从研究西洋哲学转而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传统哲学,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脚步从未停止过。

毛泽东面授机宜

成立首个宗教研究所

毛泽东主席对任继愈一直评价很高,甚至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他在史学方面的研究。

1959年10月13日深夜,毛泽东忽然把任继愈找去,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的书我都看过。接着说:“我们过去都是搞无神论,搞革命的,没有顾得上宗教这个问题。宗教问题很重要,要开展研究。”随即又问他,北大有没有人研究宗教?任继愈说除他搞佛教研究外,还没有人从事这一方面的研究。毛主席又问,道教有没有人研究?福音书有没有人研究?任答,基督教也没有人专门研究。毛主席再问,你们哲学系有多少人?任答,师生加起来有500人。于是主席说,500人一个系怎么能没有人研究宗教呢?

毛主席于1963年12月31日作了一个批示,1964年任继愈受命组建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这是中国第一个宗教研究机构。

不久“文革”开始,任继愈经过几番波折后被送往河南信阳干校接受“教育”。

一生有“三不”规矩

多年来,任继愈坚守三个规矩:“不过生日、不赴宴请、不出全集”,以免“浪费财力、物力,耽误人家的时间”。甚至连大寿也没例外。年过九旬,他依然坚持凌晨4时多就起床工作。即便视网膜脱落,右眼几近失明时,他还坚持每天工作六七个小时。为此,他的书斋名甚至由“潜斋”更名为“眼科医院”。

他经常教育子女,“怠为万恶之源”。在给女儿任远的信中,任继愈曾说:“读点历史,使人懂得"风物长宜放眼量",不能用一时的行时或冷落来评量学术上的是非。有了这样的认识,心胸可以放得开一些,不至于追逐时尚,陷于庸俗。”他说,“不关注人、不关注社会的学问是假学问。”(据《北京青年报》)

漆青梦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铁军内训课曝光,曾创50亿奇迹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