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绿汀的苦难

2009-05-22 16:42:00 来源: 羊城晚报
0
分享到:
T + -

  陈小津著

  廿天连载,休闲时光悠着看

  本期登场:陈丕显儿子披露鲜为人知的“文革”秘密

  (《我的“文革”岁月》中央文献出版社)

  父亲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与上海各界许多知名人士保持着密切的交往。我也耳濡目染,与很多名人有机会近距离接触。“文革”中,与上海各级领导干部一样,各界知名人士也成了张春桥一伙残酷迫害的重点对象。

  贺绿汀与“四人帮”一伙的交锋开始于1963年。十足音盲的姚文元5月在《文汇报》上发表一篇批判19世纪法国作曲家德彪西的文章,散布“防修反修”、“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谬论。敢于坚持真理的贺绿汀虽然知道这篇文章大有来头,仍在《文汇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对批评家提出的要求》的文章,严正而善意地要求“批评家”不要强不知为知,并指出了姚文元文章中的十多处错误。此文一出,一片哗然。

  “文革”大幕拉开后,江青一伙控制下的《解放日报》、《文汇报》借上海音乐学院师生的名义“炮轰”贺绿汀,诬蔑他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贺绿汀随即成为红卫兵造反派们争相揪斗的“革命对象”。有一段时期,贺绿汀和夫人姜瑞芝不堪造反派的骚扰和纠缠,每天一大早就乘公交车躲进西郊公园,天黑才敢回家。可有天晚上,二人还是被造反派抓到了学校。造反派逼迫他们跪在教室里,给他们剃了阴阳头,还用墨汁泼在他们身上,高声叫着:“瞧!这对黑帮!”

  贺绿汀一度被关押到音乐学院的一间小屋里。囚禁期间,他仔细阅读批判他的文章,写成反驳不实之词的《我的第一张大字报》。这一举动激怒了丑恶势力,张春桥一伙成立了“打贺指挥部”,对贺绿汀批斗的范围扩大到全市。

  1968年3月13日,上海召开了一次批斗贺绿汀的全市电视大会。面对电视直播的摄像机镜头,贺绿汀坚决地说:“我是不会屈服的。”造反派教训他:“顽抗到底死路一条!”贺绿汀回答:“我死之前有两个要求:第一,完成我的七首管弦乐小品;第二,我要澄清事实,把加在我身上的一切罪名都驳斥掉!”电视直播被迫中断。

  一些富有正义感的人民群众对贺绿汀的遭遇十分同情。上海音乐学院革委会十分恐惧,编造了一个所谓的“贺绿汀翻案集团”,并成立了专案组,以此加强对贺绿汀及其亲人的迫害。贺绿汀的次女贺晓秋曾独自跑到北京找有关部门为父亲申冤。学院革委会据此诬陷贺晓秋是“反动学生”,还专门写了一份报告,诬陷贺绿汀及其亲人等在组织“翻案集团”。专案组人员加紧了对贺晓秋的审讯,贺晓秋趁看守她的红卫兵不注意,逃回家中开煤气自杀,走了绝路。

  贺绿汀在狱中多次受到严刑拷打,但他坚强地捍卫自己的原则。一次,他对提审人员说:“你们把我关在屋子里打,我没办法。但开大会和群众见面,我就不客气了。你们敢把我写的几十万字的材料公布于众吗!”看管人员打他,他就大声喊:“×××打人喽!”关在同一幢楼里的著名演员张瑞芳,就是通过这个喊声,知道了不屈服的贺绿汀。

  张春桥曾说过:“贺绿汀不是反革命杀我的头!”贺绿汀关押期间的一言一行,都有《简报》直送张春桥。幸运的是,贺绿汀有个曾是毛泽东的多年同班同学的三哥。正是因为三哥进京面见毛泽东求情,贺绿汀才于1973年1月24日懵懵懂懂地走出了关了五年的少教所。

  10

  本栏目欢迎读者推荐新书,被选中者有酬

  明天请看:大闹怀仁堂

  作者:)

netease 本文来源:羊城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圈的残酷法则:你输在没人脉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