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雅芝:痛在脚上 更在心中(组图)

2009-04-24 16:52:14 来源: 信息时报
0
分享到:
T + -

双腿截肢的庞雅芝正和新北川中学门口的门卫叔叔打羽毛球。

庞雅芝和母亲牟英在新北川中学门前。

5.12地震回忆录 北川中学初2011级4班 庞雅芝

北川,曾经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在那里住着勤劳朴实的羌族儿女,他们幸福的生活着。可是,就在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这一切被一场可怕的地震摧毁,而我也在地震中失去了双脚……

记得5月12日那天,一切都是那么平静。早晨,我和婆婆一早就起了床(因为爸爸放年假,所以妈妈就跟着爸爸于5月9日一起去云南旅游了,准备5月13日回来,于是就叫了婆婆从擂鼓过来照顾我),因为今天是星期一,是上学的日子。我们出了门到了“钟大酒家”吃了米粉,边吃,婆婆边和我商量,说:“雅雅,爷爷中午没人煮饭,我中午过擂鼓去,中午你就在茅坝吃,婆婆下午过来照顾你。”我听了婆婆的话说:“好,婆婆。”走到车站门口时,我和婆婆道了别,背起书包去茅坝上学,而婆婆则到擂鼓给爷爷煮中午饭。

中午,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在茅坝吃了午饭,可我们谁也不知道,这是我们最后一起吃午饭了。到了14点20分,上课铃响了,我们纷纷走进了教室看电视。就在我们高高兴兴看着电视唱着歌时,大地开始了她的第一次摇晃,我们以为是小地震,因为北川每年都会发生一两次摇晃。我和我们班有一部分同学都走到六(一)班教室门前的三楼大厅上观望,有一部分则在教室里。可谁知就在大地第一次摇晃过后停顿了一下,突然像发怒了一般猛烈地抖动着身子,我们被重重地摔在地板上,周围都灰茫茫的一片,而我躺的地方左边往下陷了一下。等我睁开眼时,我惊呆了,四层教学楼变得只有两层,教学楼刚好从中间垮塌,而我们六一班刚好就在中间,教室里的同学全都埋在了里面,顿时哭喊声,呼救声响成了一片,还不时传来垮楼和山体滑坡的声音。而当我转过头时,只见自己的一只左脚被掉下来的水泥板砸碎,一块大板从肚子擦过,压住我的整个右腿,但我并没有哭,我长期的看书经验告诉我,这时不能使劲地哭,否则会加快血往外流的速度。而我旁边的两个女同学,一个余胜琪整个身子压在了石板下,口里不断吐着鲜血,身体不停地颤抖。而另一个女同学杨洋则一只脚压在我和余胜琪两人之间的石板空隙中,我挪动一下身子,她的脚抽了出来,我和另外几个女同学就喊她,而旁边另一块大板下,我们班的男同学李定一身体下部被压着,哼了几声便没了声息。而就在这时,我们班五年级时转来的一个藏族男孩白满泽里,不知从那里爬了起来,靠在一个石板旁,嘴里不停的吐白沫,喊着让我出去后给他的父母说,说着说着就没有了声音。眼看同学一个个死去,我和压在另外地方的女同学喊着:“快上来救人,上面有几个同学都死了”。下面的人也忙着商量对策,喊着说:“上面的小朋友你们先不要喊,要保持体力,等我们来救你们时你们再喊。”由于多次余震,下面操场上的同学必须马上撤离到县政府的操场上,这时我们班被救出的一个女同学喊着:“你们一定要挺住!”是啊,曾经的六(1)班是多么快乐的班级,就在六年级上学期的时候,我们班的数学成绩平均分竟达到了98.36分,是我们小学有史以来从来都没有考到过的高分,比一年级平均分还要高,可是,现在许多同学都去世了。这时,一位好心的叔叔出现了,我似乎看到了新的希望,我用尽力气喊着:“叔叔救救我,叔叔救救我!”叔叔看着我说:“你等一下,我马上就下去叫人。”于是叔叔便从教学楼翻下去,喊着:“快上去救人,有个小女孩有只脚都砸碎了。”不知过了多久,叔叔他们几个将学校的旗杆锯成几段,从楼梯口突围进来,将水泥板翘起,垫上砖块,把我拖了出来,叔叔抱着我,由于失血过多,我昏了过去,叔叔连忙拍着我的脸说:“小女孩,不能睡,这时睡就醒不过来了。”叔叔的的话一直在我的脑中回荡,我意志也告诉我:不行,一定要活着,不仅要带出男同学的话,还要完成去世的同学没完成的心愿,那就是考上好的大学。我猛的睁开了眼睛,看见的事物都是蓝色的,而这时自己已经被抬在了唯一的担架上,抬到县政府的操场上。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一个好像从老城边跑过来的人的话:“老城垮完了,埋完了。”猛地想起了婆婆。万一婆婆从擂鼓回到北川了怎么办?我不敢再往下想。就在天快黑时,我在操场上看到了爷爷焦急的身影,我努力的喊着:“爷爷!爷爷!”爷爷听到我的喊声,连忙跑了过来,看到我这个样子心理已经凉了一半,手颤抖的揭开盖在脚上好心人给的棉被。而这时我没有说我的脚没有了,而是问爷爷:“爷爷,婆婆在哪里?”“婆婆没有事,婆婆在擂鼓。”听着爷爷的话,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接着才说:“爷爷,我的脚没有了。”这时三爷也过来了,爷爷和三爷一起把我送到输液集中点,给我输液,而输的液都是保健站的人抢出来的。二爷和三爷幺爷见我到了,又往擂鼓翻回去,将幺爷加油站的车开到任家坪,叫我的两个舅爷过来。深夜了,等的几个爷爷都来齐了,爷爷说:“不行,现在必须抬出去了。”爷爷用担架上的安全带,牢牢地捆住我,由于山上不时有滚石,以往从县城到任家坪平时步行只须20分钟的路程,爷爷他们抬我,用了两个多小时。来到任家坪,爷爷他们迅速开车将我送到了绵阳中心医院,进行手术,当医生剪开我那只右脚的鞋时,我的四个脚趾就已经砸碎了,只剩下右脚的大趾母,左脚早已没有了。

5月16日,由于飞机停飞等多方面原因,爸爸妈妈终于赶了回来,妈妈看到我伤得那么严重,跪倒在地哭着说:老天爷,我上辈子造什么孽,你要这么对我女儿。”小姨和爷爷连忙将妈妈拉出病房,小姨说:“姐姐,你也别哭,你哭娃娃也难受。”爸爸却走过来抱着我的脸哭着说:“雅雅,别哭,爸爸妈妈就是你的左右脚。”我听了爸爸的话,更加伤心的哭了,地震过后从没哭的我,痛苦的哭了起来。

5月19日,我的右脚已经发黑,保不住了。必须做右脚截肢手术,对于爸爸妈妈来说又是一 个艰难的决定。上午,我被推进手术室,爸爸对我说了一句话:“女儿别怕,爸爸在外面守着你。”我说:“嗯。”进了手术室,由于医生还在为另一个人做手术,还要再等一会儿,于是我和几个北京来的医生说起了话,让他们等北川建好了,再到北川来吃北川老腊肉。我们随时欢迎他们。我进手术室后,没有一丝恐惧。下午,我做完手术。正当我苏醒过来时,又说要闹大地震,爸爸妈妈他们几个不得以将我转移到帐篷里,连血都没输够。疼痛还不时伴随着我。

5月23日,我被转往外地——武汉,在专列上,我认识了武汉协和医院的孔维佳爷爷。在列车上,孔爷爷他们闻到我脚的气味,连忙组织医生为我换药。

5月24日,我们前28号病人都被送到武汉协和医院。在车上爸爸给我说有许多武汉市民都排成长龙迎接我们。到了医院,医生们把我推进了温馨洁净的病房。下午,医院为我检查身体,我的血小板只有6克,而正常人的血小板是11~~~12克,我只有他们的一半,又加左右脚严重感染,医院给爸爸妈妈下了病危通知书,我成了危重病人。

5月25日我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我的第三次手术,医院看我左脚感染的比较严重,本来要往高位锯,经过教授叔叔的最大努力,只切了一小部分,手术过后,疼痛非常的厉害,我坚决不用止痛药,因为用药过多对记忆力不好。身上到处都插满了管子,经过教授叔叔高超施救和护士阿姨的精心照顾,我的高烧控制住了,感染也控制住了。

6月10日,我做了第四次逢带台手术,我慢慢的恢复起来,好多爱心人士也对我非常关心,还有志愿者哥哥、姐姐每天陪伴,使我走出了地震的阴影。

6有24日,我的脚终于可以拆线了,博士哥哥轻轻的为我拆线,虽然还是有点痛,但比起我前面几次的手术疼痛轻多了,我能忍。拆线过后,经过慢慢的恢复,我回到四川假肢场安装假肢,在做康复训练期间,对于常人来说,弯腿是个简单的事,但由于长期卧床,膝盖已经僵硬,每一次弯腿都是对我的考验。经过两个月艰苦训练,我终于安装了假肢勇敢地站立起来。

因为失去双脚,我为自己还能重新站起来感到非常高兴,坐在教室中,我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大地震带给我身体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它却战胜不了我的心。回忆着震后我的亲人和那些无私的陌生人对我的爱,我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努力读书,让自己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虽然我的双腿不方便,但我可以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回报那些关心爱护我的人们!我一定会成功的!

奚流 本文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周芳 叶伟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拍出刷爆朋友圈美照 一部手机就够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