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别老长安街

2009-04-21 01:17:21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0
分享到:
T + -
北京西长安街拆迁首按市场价补偿

在这里甚至可以不用钟表,因为斜对面电报大楼每到整点就会敲起响亮的钟声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舒泰峰 | 北京报道

73岁的王大妈即将告别居住了近40年的老屋。老屋位于西长安街南侧的双栅栏胡同一号,是个大杂院,屋后不远就是每天车流滚滚的长安街。

进了院门往里走,走过搭建在路旁的一间窄窄的厨房,就是王大妈的住房。房间里有一张床、一张沙发、一张方桌和一个柜子,柜子里放着些锅碗瓢盆,中间是一台21寸旧彩电。

王大妈的日常生活都集中在这间房子里。她已经习惯了周围的一切,包括每隔四五分钟地铁一号线给地板带来的明显震动。

离别总是难舍。“这儿多安全啊!”王大妈说。

在这里,晚饭后,王大妈可以悠然地到天安门遛弯儿;白玉兰盛开的季节,她可以赏赏长安街上的玉兰花;在这里甚至可以不用钟表,因为斜对面电报大楼每到整点就会敲起响亮的钟声⋯⋯

持续了几十年的生活节奏,就要改变。

4月1日,西长安街道路拓宽拆迁工程进入施工阶段。这一项目位于西城区西长安街新华门南侧,东起石碑胡同,西至中组部办公楼,北起长安街南沿线,南至西安福胡同、东安福胡同西段、东安福胡同东段南延50米。拆迁范围内共有居民778户,单位42户。

“这是唯一一段现存的老北京的长安街。”著名文物专家、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老字号的揖别

“六福居”是一家老餐厅,位于大六部口西北角。由于紧邻长安街,这家饭馆的生意一直不错,经常需要等座。

4月初,本刊记者来到这里,餐厅已经搬离,大厅空空如也,“六福居”三个大字的“六”和“居”还在,“福”字却已不见。旁边一位老居民说:“这是把‘福’带走,叫‘留福’呀!走到哪里,生意都能做得兴旺!”

第一批搬离的还有摄贸金广角,这是一家国营摄影器材店,上世纪80年代由崇文门搬到此地,被誉为京城第一代摄影发烧友的摇篮。

搬迁后,摄贸被拆分为几部分,其中一部分被安置在距旧址不远的北新华街6号。本刊记者找到这家新店的时候,摄贸金广角贸易有限公司经理司长宝正在忙着进货,安排新店的工作。“这一处的营业面积不到原来的四分之一。”他说。

至于有着102年历史的西长安街邮局,如今已成平地。紧随其后正在搬迁的,还有柳泉居豆包专卖店、老百信大药房、张瑞林书法艺术院等。

处于拆迁区的安福胡同里流传着两段历史故事。清朝乾隆皇帝宠爱来自新疆的香妃,因民族习惯不同,香妃不便住进皇宫,乾隆将她安置在宝月楼(今新华门处)居住。为了让香妃能望见族人,以排遣乡愁,乾隆安排香妃族人聚居在西长安街路南的街巷中,即今东安福胡同一带,时称“回回营”。

《日下旧闻考》卷二十三载,乾隆御制宝月楼诗云:“鳞次居回部,安西系远情。”据老居民介绍,胡同里原有一座清真寺,如今已经残破,深锁在一个院子里。不过如果在胡同里细心寻访,仍可看到数百年前回部建筑的遗存---一段汉白玉拱门,拱门上精美的雕花,流露着浓郁的伊斯兰风情。

北洋军阀时期,安福胡同曾是盛极一时的段祺瑞(皖系)军阀政治集团的大本营。1917年11月,段祺瑞为了进一步巩固他的政治,在安福胡同布置了一个庞大的房舍,作为他那一派军阀政客聚会之地,起名叫安福俱乐部。参加这个俱乐部的政客就叫“安福系”。由这个派系操纵选举的议会叫“安福议会”。这个派系控制北洋政府,从民国六年(1917)到民国九年(1920)。民国九年直皖战争爆发,皖系失败,安福俱乐部被封。

专家感到挠头的花墙

安福胡同附近有许多名字带“栓”字的胡同,如北小栓、南小栓、东小栓等。这与明代宫廷制度有关。明代,官员上朝、办事,有的会骑马来,但是宫廷中大臣不得骑马,因而绝大多数的官员都要在长安右门外下马、拴马。直到今天,在胡同里走走,偶尔在民居的墙上还能看到拴马环,斑斑的锈迹诉说着历史过往。

不过,文物专家说,这个地段总体上文物价值不高。让文物专家最感挠头的是,如何处理矗立在这片民居与西长安街之间的那段灰色花墙。

这段长200米左右的花墙大有来头。辛亥革命后,袁世凯政府接管了清室的西苑三海,并将中海和南海作为总统府,从那时起,中海和南海被合称为“中南海”。

按中国传统,府邸的正门要开在南面。袁世凯为了显示总统府的规格气派,将位于中南海南墙内仅几米处的宝月楼下层当中三间打通,改建为大门。又将挡在门前的皇城红墙扒开一段缺口,加砌了两道“八字墙”,使缺口与大门衔接。改建后的宝月楼,被命名为“新华门”。

当时,新华门对面是一片杂乱破旧的老房,为改善总统府前的观瞻,便砌筑了这道西洋式花墙。

这一系列工程,都是由当时的内务部总长兼京都市政公所督办朱启钤主持的。“墙与新华门之间的比例非常协调,设计很高明,突出了中南海。如果拆掉,新华门看上去会变小。”谢辰生说。

如何处理这堵保存十分完整的花墙,谢辰生说目前仍在研究中。一个方案是整体往南迁移,另一方案是原地保存。

中国著名古建筑学家罗哲文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新的规划如果说避不开这堵墙,搬一下也可以,但是如果可以回避,就原地保护。好在目前并没有人主张要完全拆除这堵墙。”

4月14日,本刊记者看到,花墙旁长安街边的槐树已经被砍伐。“太老的就不要了,树龄小的会移到别的地方。”

高度重视的拆迁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孟庆利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次采取政府主导的拆迁方式,由政府成立拆迁指挥部,统一指挥协调。

“工程与建国60周年庆典没有必然联系。”孟庆利说,该项目完成后将全面实现长安街整体规划,提升交通承载能力。“长安街新华门段由于路窄,经常出现拥堵。拆迁完成后,这一段将由目前的双向8车道拓宽为双向10车道,交通将得到改善。”

在拆迁补偿上,孟庆利介绍,此次拆迁首次按市场评估价格进行货币补偿,评估经过专家认定,并得到市主管部门批准。本次拆迁区域内所有住宅房屋的补偿基础价格为每建筑平方米30706元。

为鼓励居民在规定期限内尽早腾退房屋,拆迁指挥部还对提前搬家的居民采取奖励措施。在4月6日前搬家腾房的居民,每户给予提前搬家奖励费2.5万元,重点工程配合奖励费5万元,合计7.5万元。

考虑到拆迁居民需要一段时期的搬家周转,拆迁指挥部按每平方米1000元的标准进行一次性补助。拆迁居民还可获得其他补助,包括移机费每部电话补助235元,有线电视费每户补助300元,空调移机费每台补助400元以及住宅房屋每平方米20元的搬家补助。另外,残疾户家庭和低保家庭将各得到3万元补助。

4月10日,奖励期已结束,孟庆利告诉本刊记者,签了拆迁合同的大致是一半左右。

王大妈还在犹豫,“我的房子面积是28平米,按照补偿价格我没法在周围地段买房子。”

孟庆利介绍,指挥部筹集了三处限价房源供被拆迁居民选购,分别是昌平区东小口的溪城家园(均价6500元/平方米 ),朝阳区常营的富力阳光美园(均价5900元/ 平方米),海淀区上地的美和园(均价6600元/平方米 )。此外还提供了部分二手房、商品房等房源信息。

“那都是五六环以外了。”王大妈说,一个人住到郊区,看病不方便。她没有退休金,因而算账格外仔细,“住楼房要交物业费,用抽水马桶还得交水费,样样都需要多花钱。”

据本刊记者了解,这个地区整体居住条件比较落后,户均住房面积不足20平米,目前已经搬走的居民大多是拆迁面积较大的或者已经在其他地方购房的。

胡彦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单一收入模式拖垮你的财富积累速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