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空气污染调查:广州怎么了(六)

2009-04-16 00:37:55 来源: 新民周刊(上海)
0
分享到:
T + -

广州式黑肺的体制困境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说,现在已经发现灰霾天气仅仅引起肺部的疾病,那以后,血液的病呢?骨头、脑神经的病呢?我们对于公共卫生的投入都不足,将来加倍偿还都不足以解决污染带来的健康问题。

撰稿/贺莉丹(记者)

2009年4月初,广州一个阴郁的下午,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在其位于广州市越秀区的办公室中,与《新民周刊》记者谈及有关目前的公共卫生现状及前景时,神情激昂,“我是很open的人,由衷而发,率性而为”,他的普通话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声音响亮。

这位生活在广州的卫生官员多次强调,他在表达着他的个人视角,也延续着自己向来敢为敢言的开放式作风。

廖新波曾任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在此之前,他曾在该院病理科工作了长达11年。这位从基层一步步开始做起的医生,在2004年履新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2005年,廖新波参加了由广东省省委组织部组织的“中大—牛津高级公务员公共管理高级研修班”。

廖新波亦被成为“博客厅长”,他的博客“医生哥波子”,深受网民喜爱,廖新波的粉丝,被称为“菠菜”。“我是一名医生”,更多的时候,他这样说。

“听到‘广州式黑肺’,我很悲伤”

《新民周刊》:去年钟南山院士提出“黑肺说”,“广州式黑肺”这个词闻名全国,当时你内心有怎样的感受?

廖新波:钟南山院士提出著名的“黑肺说”,他认为,灰霾天气会引起肺癌,这使我深感愕然。听到“广州黑肺”,我觉得很纳闷,有一种很悲哀的感觉,我的心里很不舒服!在广州,大家就是觉得,灰霾来临时有暗无天日的感觉,大家只能够默默地承受咯!

我太太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她患有哮喘,在广州的家中,每到冬、春季节,她的哮喘就要发作,不分昼夜,都喘得厉害。等她到了美国Illinois(伊利诺伊州)进修,一点事都没有,哮喘没有发作过。但是一回到广州,哮喘又犯了。

为什么我们的经济发展到今天,会出现这个事情?如果“广州式黑肺”是事实,那为什么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去召开会议、专门研究对策纠正?

我相信一个专家的良知,钟南山不会随便发表这些耸人听闻的消息,他也生活在广州,他肯定有数据去证明他的结论。我当然希望“广州式黑肺”只是一个假象,这是我的一种良好希望。但这也提醒我们,治理环境污染刻不容缓。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觉得环保部门与卫生部门有必要共同研究,提出应对举措,相关部门都应该为政府献言献策,从污染源头抓起,也让市民也知道大气污染的危害。

这中间,很有文章可做:广东的碳消耗是不是最厉害的?更细致的研究也需要开展,比如,灰霾天气跟环境污染的关联及对人体的影响等,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抑郁症发生?除了社会因素包括生活节奏加快,工作、求职、升学压力加大,环境因素一定是有影响的,气压低的时候,很多人就感觉郁闷、不舒服,表现明显的就是有过敏反应,如此情况,可以合作开展相关课题,研究其中的关联。

我们的执政党、我们的政府应该高度重视,不要为了政绩,而回避环境污染的问题,要马上行动起来应对。就算乌纱帽掉了,也要正视这个事实!这是造福人类的事情,也是千秋万代的事情。如果做得好,功德无量;如果做得不好,遗臭万年。

《新民周刊》:最近广东省气象局首席专家吴兑研究员得出的结论是,过去10年华南地区空气污染物浓度有增无减,灰霾取代吸烟,将成为肺癌的头号杀手。科学家一直在告诫我们,暴露在这种细粒子污染中是危险的,但目前我们似乎并没有做到防患于未然……

廖新波:我们不仅没做到防患于未然,而且问题出现了,还没有积极去应对。我比吴兑,想得更现实一点,我认为这个星星之火已经引燃,只不过还没有呈现燎原之势、让整片森林都受害的程度罢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讽刺西方社会,说他们的天是黑的、水是脏的、空气是臭的,我们现在走的就是他们的老路。但是现在人家治理得多好,英国是一个古老的工业国,现在它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这个时候,我们为什么不警惕、不做一些防范措施呢?筹集一些资金,实行碳排放量收费,等等。

目前公共卫生没人管

《新民周刊》:你也生活在广州,对于大气污染引发的公共卫生问题,你有过你的一些担忧吗?

廖新波:对我个人来讲,我没有什么好担忧的,我身体好。对于整个社会来讲,我是有心无力。

每个人都知道公共卫生挺重要的,但目前其实都没人去管,因为这等于说是一块“公共田”,就像包产到户后,大家都想着先把自己的“责任田”弄好了再说。

我的博客是很有名呵,但真正的决策者谁听呢?许多人会这样想,你就这样说你的吧,反正也没有把正式文件放到办公桌上,自己还没事找事干嘛呢?!何况,我是抓医疗工作,已经很忙了,让我再去想这些公共卫生的事情,觉都不用睡了。

《新民周刊》:在你看来,在大气污染的问题上,卫生部门能做些什么?目前卫生部门与环保部门对于公共卫生问题,有过一些联动吗?

廖新波:整个卫生管理部门有责任去行使政府应该负起来的责任,比如刚才你提出的卫生部门与环保部门的联席会议模式。如果时间不允许,环保、气象跟卫生部门每年有一次联席会议,行不行?

治理环境污染是政府的一个责任,并且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个治理应该是短期与长远相结合。环境带来的危害如何去消除?这就需要环保部门将关于环境状况报告给有关部门,卫生管理部门当然就是其中一个。

但实际上,因为我们的部门之间往往是脱节的,两个部门之间似乎是老死不相往来,好像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现在,我们的卫生部门与环保部门的联席与互动还是空白的。如果大家能够联席合作,就可以去申请科研经费、实施一些计划,譬如,我们可以研究皮肤病、呼吸科疾病与环境污染之间的关联,举行一些相关公益活动,也号召全社会共同防范。但目前环保部门和卫生部门没有举办过类似联合抵御灰霾天气的公益活动。其实广东的灰霾也影响了香港,香港也在提出抗议,要求我们改善环境。

我认为,各个政府部门应该要一个联动机制,知道有了污染,还要知道怎么去预防、治疗可能由环境污染引发的各种疾病,我们应该将它当作一个公共事件来考虑,并且,这是一种影响深远的公共事件。

《新民周刊》:你觉得广东省在公共卫生这一块可以做好吗?

廖新波:广东是一个改革先行之地,确实仍然保留着改革开放初期那种敢言敢做的风格,也许就是一种“广东精神”吧,汪洋书记(广东省委书记)也要求我们解放思想、广开言路,打开堰塞湖,出谋献策,问政于民、广集民智。省委省政府创造了一个和谐环境,所以我这么敢发自内心从心里去说话,我也感激这个政治环境。

广东是否全部都做得很好呢?谁不知道自己穿的鞋挤脚?挤脚之处,是自己慢慢忍受,不为人所知的。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去面对广东存在的问题?就拿我们的医疗现状而言,广东省的贫富差距很厉害,我们有些地方的医疗条件甚至比不上西部地区,很令人瞠目结舌:这么发达的地方,居然还有这样的诊所,居然还存在这样的贫困!

摆在广东省卫生厅面前有许多现实困难,我们的“责任田”也有很多,公共卫生问题就成为“公共田”了。但我觉得广东省在公共医疗卫生方面应该可以做好,这就要花更多的力气。外国都可以做得好,我们为什么做不好?!香港都可以做得好,我们为什么做不好?!当然,我们不是简单地把一些污染的企业搬到一些欠发达的地区去污染人家,而是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政府对健康教育投入很少

《新民周刊》:你所了解到你所在的广东省卫生厅对于大气污染引发的疾病等方面,会有一些投入吗?

廖新波:这是公共问题,目前没有投入。治疗是由卫生部门负责,那污染谁来负责?

我认为,引入碳消耗的理念是非常正确的,谁污染,谁付钱。但我们现在一面顾着GDP,一面牺牲了环境,我们为此付出的医疗成本是巨大的。

现在已经发现灰霾天气仅仅引起肺部的疾病,那以后,血液的病呢?骨头、脑神经的病呢?……一想起来,就非常之恐怖!到那时候再来治理的话,付出的成本就更为巨大!现在,我们对于公共卫生的投入都不足,将来有可能加倍偿还都不足以解决污染带来的健康问题。

环境污染带来的医疗成本是巨大的,国外也有文章在讨论这个事情。上次我看到有篇文章就是关于水污染问题带来了极大的医疗成本。现在我们在实行新医改时,应该从疾病预防的角度出发,使我们的市民少生病、从环境抓起。

《新民周刊》:对于包括大气污染在内的环境污染而引发的公共卫生问题,你认为卫生部门目前能够有所作为的空间在哪里?

廖新波:这是环保部门与卫生部门一起要努力的,就好像职业病的防护、防治是很容易做的,即按照职业法规去做,加强监督。而对公共环境的污染,也应该制定一些措施予以监督,譬如加强对污水、污气、废弃物的监测与处理,环保部门要从源头抓起;卫生部门目前能做的是健康教育,但目前政府在健康教育投入方面也很少。

《新民周刊》:这是由于资金问题,抑或其他原因?

廖新波:是观念问题。因为健康教育不产生GDP,对GDP毫无贡献。你怎么去计算绿色GDP?绿色GDP还是一种半理想化的状态,因为有些污染是可以预防的,有些是现阶段不能预防的。好比汽车排放的污染物二氧化碳与其他废气严重污染环境,即便你有了一些防护装置,污染依然存在,但你能否禁止开车?不行。但如果放任自流,任由废气、废物排放,你怎么不可以从严处理?我们可以制定一个长远计划,努力减少污染。

《新民周刊》:你的意思是,在目前的状况下,我们呼吸的是被污染的大气,喝的是质量可能不达标的水,那么我们基本上是自己在对自己的健康问题负责了?

廖新波:是我们大家共同来负责(自己的健康问题),我们在为那些排污者埋单了。

如果将灰霾天气与政绩挂钩,就更可怕了

《新民周刊》:由于大气污染或更广泛的环境污染加剧了一些疾病的发生,在这种公共卫生领域,卫生管理部门的地位是怎样的?

廖新波:卫生管理部门是被动的,一没钱;二没权;三,这是一个跨部门的事情。而且,目前我们社会各阶层人士都缺乏这种环境意识,难道要大家都戴着口罩“出街”那天起,才引起重视吗?就好像当初非典的时候看见人家戴口罩,我觉得非常之夸张。

有时候我觉得,让政府满意这句话有点问题,那等于说你政府就在睡安乐觉了。我觉得,应该是政府使人民满意,人民政府怎么为人民、为社会,为整个环境、为子孙后代?这是一个观念问题,而不是仅仅为了本届政府要做到什么,你本届政府不要留下什么危害,就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政府。

《新民周刊》:我们的新医改方案是将公共卫生放在挺重要的位置上,对吧?

廖新波:但实际投入多少?关键是投入。制止污染,怎么去做?

其实我们以广州的“珠江游”为例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为了某个领导说什么时候可以畅游、重游珠江,因此就搞起了一个“珠江游”计划,在三五个月之内,通过药水澄清珠江水,花了多少钱,游了一次带有臭味的珠江。电视上也很坦白,记者采访了一个小女孩,问她感觉怎么样?小女孩说:很好,但有一点臭味。孩子无戏言嘛。

花这么多钱搞一次政绩式的“珠江游”,有什么意思?!拿那些钱去彻底治污,而不是为了某领导要游珠江才去治污。

《新民周刊》:广东经济发展速度如此之快。在你看来,目前广东省卫生厅在公共卫生领域有一些投入吗?

廖新波:广东省卫生厅对于公共卫生方面的投入,目前主要是用于硬件建设,在人员投入方面还没有100%的保障,这使得这些公共卫生机构难以为继,它们通过开展一些医疗活动来养活自己,比如,每个县都有一个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有防疫站,纷纷建设楼房,但这些工作人员的开销从哪里来?就是办理体检、办门诊部、从事非公共卫生事业的事情,而对于疾病预防工作等投入不足。

《广东省卫生发展“十一五”规划》里面已经承诺改变这种局面,让这些机构老老实实地做公共卫生工作,而不是继续做一些以医养房的工作。(《广东省卫生发展“十一五”规划》规定,按照公共财政原则,调整卫生支出结构,重点支持公共卫生、农村卫生和社区卫生。)

如果将灰霾天气与政绩挂钩,那就更可怕了。因为灰霾天气影响政绩,就不给你讲,而且讳疾忌医。

胡彦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实版太阳的后裔:妇产医生跨国接生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