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高中生受审时猝死续:多名涉案民警被调查

2009-03-20 01:59:52 来源: 三秦都市报(西安)
0
分享到:
T + -

死者徐梗荣

三秦都市报3月20日报道 丹凤县中学学生徐梗荣因一桩刑事案件被丹凤公安机关确认为嫌疑人,在公安局审讯期间突然死亡,16日在多方的协调下下葬。但社会上对此事的关注并没有因为他的埋葬而终止,人们把目光聚集在了当地公安部门,案件再次叠加。日前,涉嫌此案的多名警察被检察机关立案调查控制。

高中生徐梗荣猝死公安局

徐梗荣,1990年10月8日出生,家住丹凤县寺坪镇东峰组,生前就读于丹凤中学高三(10)班。

他在老师眼里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徐梗荣的体育成绩可以,初中时期曾参加过专业训练,曾在商洛市第一届运动会上拿过500米和3000米竞走冠军,被评为“体育道德风尚奖”运动员。受过专业训练的体育生,徐梗荣的心肺功能要比一般人好得多。

朋友都认为他性格开朗,为人和善,同学人际关系好,喜欢和同学们在空闲时间聚会聊天。虽然经济不是很宽松,但时常和朋友聚在一起吃喝。

在家人眼里他是家里未来的希望。徐梗荣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在父母看来为了这个孩子的未来,他们愿意做一切事情。44岁的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韩城一家煤矿挖煤,他再苦再累从无怨言,为的只是让家里过上幸福的日子,有足够的经济供养孩子。母亲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也毅然离开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乡,在西安打工,为的是有更多钱供养两个在校的学生。

今年开学后他的学习生活和往年并无两样,2月10日的一起命案彻底改变他的命运。据他的姐姐讲,2月18日她去县城看弟弟,在弟弟的租住房内她和弟弟谈了很多话,她还谈起了春节期间的一起命案。因为死者是他的一名女同学和好友,当时公安机关曾经和很多他的同学都谈过话,她在和弟弟谈话期间并未感觉到弟弟有异常,就没有再过问,便离开丹凤回西安。

2月17日,她和弟弟通完电话后,3月1日便失去了联系。徐梗荣的母亲说3月2日她接到一个亲戚的电话说孩子找不到了,听说是被公安局带走了,她立即起身赶往丹凤,晚上8时她去儿子租住的房间寻找,未能找到儿子,看到房子已被警方查封,房东也对她说孩子确实是被警方带走了。徐梗荣的母亲听说孩子被公安局带走,便四处打听,她曾去过派出所、公安局,但都没有打听到儿子的下落。

3月3日,徐梗荣的姐姐徐韩英听说弟弟的事后也赶到丹凤,和母亲一起到公安局寻找徐梗荣,她们在公安局曾向一个工作人员打听徐梗荣的下落,得到的回答是人不在这里。最终她们在知情人那里得知了弟弟的下落。徐梗荣确实在公安局接受审讯,不得和任何人见面。对此徐家人对警方长时间地控制徐梗荣,不通知家人感到非常不满。徐母当时曾提出要给儿子送点吃的和日常用品,民警对她说吃的不用送,我们这里吃什么他吃什么,穿的倒可以,当时姐姐曾在街上买了一套他喜欢的内衣送给了民警。警方说调查得一段时间,她就赶回了西安,而母亲一直就在县城里等候自己的孩子。

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3月8日等来了儿子死亡的噩耗。

女学生江边遇害多名同学被调查

徐梗荣被警方带走是因为与2月10日一女学生遇害有关。

这位遇害的女学生叫彭莉娜,生于1988年11月10日,丹凤县寺坪镇赵塬村赵塬组人,商镇中学高二(1)班学生。2月10日早晨一市民在丹凤县江南大道河堤一个亭子内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遂拨打了110向警方报案,经丹凤县公安机关勘验,受害人是遭石块袭击身亡。市县两级警方为此案还专门成立了“2·10”专案小组,出动了大批警力展开拉网式排查,并向社会公布。

彭莉娜的生前好友及同学成了警方重点怀疑的对象。据几个同学回忆,徐梗荣第一次接受警方调查是在学校地方公安科,警方主要问他是否认识彭莉娜,当时徐梗荣向警方讲他和彭莉娜初中时曾是同学,后来成为好朋友。虽然两人现在不在同一所学校,但他们经常还有联系,接触次数也比较多,经常在一起聚聚也是少不了的事。徐梗荣的其他几个好友也被列为调查对象,其中包括吴明、陈璐。据陈璐讲2月28日晚10点左右他从外边回家,在家门口看到一辆警车,家里站着几个警察,当时母亲也在家,警察说找自己是要了解些情况,就把他带走了。据他说他向警方交代他和徐梗荣是同班同学也是好友,2月9日晚上他到徐梗荣家里玩,从晚上7点玩到10点,他和同学白帆一起离开,然后就回家,那晚在徐梗荣房间的有五六个人,有两个他不太熟悉,但都是徐梗荣的老乡。他在公安局被询问整整持续到第二天,他在被询问的过程中明显能感觉到公安机关已把重点怀疑聚集到了徐梗荣身上。因为警察的好多问话都是针对徐梗荣的,他感觉公安机关办案比较文明,没有打骂现象。

徐梗荣的另一名同学,家住县城边冠山村的吴明对公安的办案却持相反的说法,他说3月1日早晨7时许,他还在睡梦中,就被几名民警按住了。当时,警察准备把他绑起来,但没有找到绳子,就把他押出了门推进警车。母亲眼看着儿子被抓,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能叮嘱他到了公安局好好说,别胡说。

一进公安局就给他戴上了背铐并对他说,你们做的事情已经败露赶快交代争取宽大处理,或许还能少叛你几年,让他珍惜机会如实交代作案经过。由于他的回答并未让警察满意,警察便对他实施了惩罚。据吴明回忆他当时的话音刚落,就有几个警察把他按在桌子上,又给他上了斜背铐,也有人不停扇他的耳光,扇得他流鼻血。下午三四点,他的两条胳膊已经失去知觉,审讯的警察又给他在背上加了一块砖,当时他都感觉不到疼了。但等到换班的审讯警察到来时,给他打开手铐,他的胳膊便直直地掉了下去。双手刚有点知觉,斜背铐又戴上了,砖也加上了。

吴明记得,他是3月1日8时许进的公安局,在里边总共呆了50多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内,警察一直在审讯,他没能睡觉。3月2日中午,手铐取掉了,审讯仍继续。他实在困得不行,警察就让他站起来。有一段时间,让他跪在地上,大约40多分钟。还有一段时间是蹲马步,大约有20分钟。

一个警察的话让他印象深刻,“我们只要把你带来,就绝对不可能让你出去了。”3月3日下午3时许,吴明被放了出来。

吴明说他曾经到医院去看过,医生诊断为肌肉拉伤。吴明的遭遇更加激怒了徐家人,他们不敢想象吴明同学都能遭到如此灾难,那么作为重点怀疑对象的徐梗荣又会遭遇什么狠招,他们甚至怀疑3月3日警方坚持不让见徐梗荣很可能已经是被打得不能见人了。

家属讨要说法检察院介入调查

徐家人对徐梗荣在公安局审讯当中突然死亡疑点多多,更对公安机关不按法律程序依法办案愤恨不已。他们要为徐梗荣的死亡讨一个说法,3月9日省、市检察院介入调查,两名法医在丹凤县县医院对徐梗荣的尸体进行了尸检,参加尸检的人员除检察院的两名法医外,还有徐梗荣的三名直系亲属,整个尸检过程被一部录像机和照相机记录。据当时参加整个尸检过程的一名亲属讲:徐梗荣两个手腕上有清晰的环状伤痕,皮都翻了出来,两只手掌肿得像馒头,鼻腔里全是血,头顶外表皮完好,法医将徐梗荣的头皮揭开,发现很多直径为1.5厘米×1.5厘米的淤血点,头盖骨内的脑子出现水肿。这位亲属问法医,什么情况下脑子才会出现水肿?法医回答,得病或者是受到外力。徐梗荣肠子里是空的,胃里有10毫升左右的液体,糊糊状。一段大约15厘米长的肠子呈黑色。法医剪下12厘米,一提起来,便滴下墨绿色的胆汁状液体,其他肠子为白色。他问为什么会这样,法医解释,这说明死者没有进食,至于持续了多长时间不好认定。

另外,死者大腿内部两侧有淤青,切开全是血,小腿上也有淤青。

在尸检的同日,徐的所有亲属齐聚县政府为徐梗荣讨要说法。徐家人主要提出质疑的有:一个活泼健康的中学生进公安局8天怎么就突然死亡?公安在办案当中是否刑讯逼供?徐梗荣被控制为什么不向家人送达法律文书?这些问题在当时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但官方给家属出示了一份通报:2009年2月10日凌晨,一个名叫彭莉娜的女高中生在丹凤县城丹江边上被杀害,经丹凤县公安机关侦查,徐梗荣有重大犯罪嫌疑。2月28日晚11时,丹凤县公安机关传唤徐梗荣。3月1日早7时许,徐梗荣向警方供述了作案经过。当天,徐梗荣被刑事拘留。3月8日上午10时30分,在审讯过程中,徐梗荣突然出现脸色发黄、呼吸急促、脉搏微弱、流口水等情况,审讯人员立即将徐送往丹凤县医院抢救,11时,徐经抢救无效死亡。陕西省检察院和商洛市检察院迅速介入事件调查。

3月12日23时当地政府和徐家人在多方努力下签订了一份《关于解决徐梗荣死亡事件的协议》。

协议内容包括:继续侦破2月10日彭莉娜之死案件,对嫌疑人徐梗荣有一个明确交代;对徐梗荣死亡必须作出结论;徐梗荣享受城镇居民待遇;徐梗荣丧葬抚恤等费用按国家标准于3月12日先支12万元,其余待赔偿到位后一次性解决到位;徐梗荣之父徐和平、之母曹会玲、祖母杜金娥从2009年7月起终生享受当地最高标准低保。丹凤县公安局、寺坪镇、寺坪村必须帮助家属做好死者安葬后事处理问题。鉴于省检察院已于3月9日对徐梗荣尸体进行尸检,徐和平、曹会玲同意于3月13日12时前将徐梗荣尸体运回原籍安葬。

检察机关立案多名涉嫌民警被调查

就在徐梗荣尸体在多方努力协调成功下葬的当天(3月16日),丹凤县公安局纪委书记王庆宝被刑事拘留。17日该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孙鹏被取保候审。

昨日,记者在丹凤县检察院获悉,自徐梗荣在公安局审讯当中突然死亡后,当地检察部门就迅速进入此案,在市检察院直接领导当地检察院全面配合下,专门成立了“2·10”专案组,对涉案的所有警察全面展开调查。公安局纪委书记王庆宝、刑警大队大队长孙鹏已涉嫌玩忽职守分别被刑事拘留和取保候审。多名警察还正在调查当中,雷副检察长在电话里表示:他们现在投资了大量的人力加班加点全面调查,尽快给公众和死者一个公正的说法。

在丹凤县公安局,公安局局长闫耀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公安机关认定徐梗荣为犯罪嫌疑人并非只是因为徐梗荣的口供,而是基于多方面的判断。据公安机关侦查,徐梗荣和彭莉娜曾经是恋人关系,这个案子情杀和奸杀的可能性都有。遗憾的是,徐梗荣并没有交代相关物证放到哪儿就死了。

他认为徐梗荣只是犯罪嫌疑人,即使真是杀人犯也必须在审判判决后执行程序。出现这种事情公安机关在事情查明后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不管怎么说,自己作为领导,有管理教育、履行责任不到位的地方,现在检察机关已经介入,我们已经开会研究全力配合检察机关工作,依法办案,绝不姑息包庇。对于彭莉娜遇害案将一查到底,给死者一个交代。

江小a 本文来源:三秦都市报 作者:韩建军 田亮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