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19岁高中生公安局内接受审讯时猝死(组图)

2009-03-16 03:55:42 来源: 大河网(郑州)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死者徐梗荣

死者遗像

死者手腕上的伤痕

大河网3月16日报道 2月10日凌晨,丹凤县一名高二女学生在丹江边遇害,当地警方展开拉网式调查。3月8日,警方认定的重大嫌疑人、一名19岁的高中生在接受审讯期间突然死亡,案件侦破节外生枝,不仅让两个学生家庭陷入悲痛当中,当地警方也因此卷入漩涡——

3月8日,丹凤中学一名19岁的高中生突然死亡,而他死前正在接受公安局审讯。当日,这个消息立即在陕南这个小县城传播开来。

次日中午,死者家属聚集到丹凤县政府门前,寻求事件真相。丹凤县县长李吉斌出面接待了上访者。“这个孩子是被刑讯逼供打死的。”当地群众如此猜测。目前,省、商洛市检察机关已经介入事件调查。对于民间的说法,还要等待权威机关调查后才能定论。

他在公安局遇到了什么

这名死在公安局的高中生叫徐梗荣,1990年10月8日出生,家住丹凤县寺坪镇东峰组,生前就读于丹凤中学高三(10)班。

来自官方的通报称:2009年2月10日凌晨,一个名叫彭莉娜的女高中生在丹凤县城丹江边上被杀害,经丹凤县公安机关侦查,徐梗荣有重大犯罪嫌疑。2月28日晚11时,丹凤县公安机关传唤徐梗荣。3月1日早7时许,徐梗荣向警方供述了作案经过。当天,徐梗荣被刑事拘留。3月8日上午10时30分,在审讯过程中,徐梗荣突然出现脸色发黄、呼吸急促、脉搏微弱、流口水等情况,审讯人员立即将徐送往丹凤县医院抢救,11时,徐经抢救无效死亡。陕西省检察院和商洛市检察院迅速介入事件调查。

官方的解释,显然不能平息家长的愤怒以及公众的疑惑。

3月9日下午,就在丹凤县长李吉斌接待死者家属几个小时后,省检察院和商洛市检察院的两位法医对徐梗荣进行了尸检。参加尸检的除两位法医外,还有一个照相的、一个录像的以及徐梗荣的3名非直系亲属。尸检地点就在丹凤县医院太平间外。

一位目睹了尸检全过程的死者亲属事后如此描述:徐梗荣两个手腕上有清晰的环状伤痕,皮都翻了出来,两只手掌肿得像馒头,鼻腔里全是血,头顶外表皮完好,法医将徐梗荣的头皮揭开,发现很多直径为1.5厘米×1.5厘米的淤血点,头盖骨内的脑子出现水肿。这位亲属问法医,什么情况下脑子才会出现水肿?法医回答,得病或者是受到外力。徐梗荣肠子里是空的,胃里有10毫升左右的液体,糊糊状。一段大约15厘米长的肠子呈黑色。法医剪下12厘米,一提起来,便滴下墨绿色的胆汁状液体,其他肠子为白色。他问为什么会这样,法医解释,这说明死者没有进食,至于持续了多长时间不好认定。

另外,死者大腿内部两侧有淤青,切开全是血,小腿上也有淤青。

“他还是个学生呀!到底有什么样的经历,才留下这满身的伤痕?”3月11日,徐梗荣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家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尸检当天,徐梗荣生前的很多朋友、同学赶到了县医院。围观者越来越多,尸检现场只好采取隔离措施,用白布围了起来。但围观者还是不肯散去。尸检结束后,徐梗荣的尸体被送回太平间,几名同学坚持着要去看徐梗荣最后一眼。一个姓雷的女生,大着胆子,透过太平间的门缝向内张望,她看见以前的同学就躺在床上,一只脚伸出床沿,一只手露在被子外。“那只手肿得老高。”她当场掉下了眼泪。

女生被害案引发的命案

是什么原因导致徐梗荣死亡?现在还没有人能明确地回答。但徐梗荣的同学们都知道,警方抓走徐梗荣,是因为怀疑他和彭莉娜的死有关。徐梗荣的多名好友也被警方审查过。

彭莉娜被害案曾经在这个小县城引起很大轰动。2月10日早晨,一名晨练者在丹凤县江南大道河堤的一个亭子内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遂向警方报案。丹凤县警方查明,死者彭莉娜,女,生于1988年11月10日,丹凤县寺坪镇赵塬村赵塬组人,商镇中学高二(1)班学生。经丹凤县公安机关勘验,受害人是遭石块袭击身亡。

命案发生后,丹凤县传闻很多:抢劫杀人、强奸杀人……各种说法都有。市县两级警方成立2·10专案组进行调查,动用了大量警力,展开拉网式排查,并向社会发布了受害者生前的活动状况。

在徐梗荣死亡后,社会上批评2·10案件专案组工作方式的声音很多。在丹凤中学,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丹凤中学有100多名学生被警方询问过。调查中,只要是彭莉娜家乡寺坪镇的男生,都被警方抽取了血样。询问的人数之多、次数之多,已经影响到了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

据徐梗荣的同学回忆,徐梗荣第一次接受警方调查就是在学校公安科。那是2月10日晚,当时警察问他是否认识彭莉娜。

徐梗荣确实认识彭莉娜,两人初中时曾是同学,后来也是好朋友。此后,警方又问他与彭莉娜的关系网,找过他五六次。不过,当时很多同学都被叫过几次,徐梗荣在调查中并不显得特殊。

这期间,徐梗荣和在西安读大学的二姐徐韩英通电话时提到了彭莉娜的命案,说因为这事警察找了他好几次,他虽然没干什么坏事,但还是有些心慌。2月18日,徐韩英回县城看望弟弟,在弟弟租住的民房内住了一晚。“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弟弟和平时的表现一样。”徐韩英说。2月19日,她便返回了西安。

徐韩英没有想到,这一面竟然是和弟弟的永诀。

2月27日,徐梗荣还和二姐通过电话。3月1日,便失去了联系。

3月2日,徐梗荣的母亲曹会玲在西安接到一位亲戚的电话,说孩子找不到了,听说是被公安局带走了。曹会玲急忙往回赶,到丹凤时是晚上8时许。她去了儿子的住处,房间已被警方查封,房东证实了儿子的确是被警方带走。她去了城关派出所,又去了丹凤县公安局,但没有打听到儿子的下落。

3月3日上午,徐韩英也回到丹凤,和母亲一起到丹凤县公安局,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还是说徐梗荣不在这里。她们又多方打听,终于确定徐梗荣就在公安局内,就连公安局看门的老人也向她们证实徐梗荣就在公安局内,但公安人员还是不肯承认。

3月4日,徐梗荣的父亲徐和平从韩城煤矿上请了假回到丹凤。这时,公安局终于答复他们,徐梗荣确实在公安局接受审查,但现在还不允许他见家人。

徐家人对警方长时间控制徐梗荣却不通知家人的行为表示不满,有民警告诉他们,不通知你们是好事。如果通知了,那就是你们的孩子确实有事了。

曹会玲提出给孩子送点吃的穿的,民警说:“在这里我们吃什么他吃什么,饿不着他,不能送吃的,送穿的倒是可以。”徐韩英赶紧去给弟弟买了身内衣,请求民警带给弟弟。

由于无法见到徐梗荣,加之相信徐梗荣是清白的,警方调查几天总会放他出来,徐韩英、曹会玲相继返回西安,而徐和平回了趟老家,取了点钱,再回到县城,继续等待儿子。

3月8日,他等到了儿子死亡的噩耗。于是,全家人再次赶往丹凤县城,远在韩城的大女儿徐英英也和丈夫连夜赶回。

第二页:同学的遭遇:一个刑讯逼供的“样板”

第三页:警方的尴尬:干什么也不要干刑警

第四页:评论:公权不能躲猫猫

majian009 本文来源:大河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已关闭去跟贴广场看看 >
网易新闻客户端下载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医学博士:睡不好大脑里都是"垃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