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彩三姨太凌君如身世揭秘

2009-03-12 14:01:00 来源: 北方新报(呼和浩特)
0
分享到:
T + -

  刘文彩一生共娶了5个女人,发妻吕氏,正室杨仲华,姨太太凌君如、梁慧茹、王玉清,只有杨仲华育有子女。三姨太凌君如一生大起大落,命运奇特凄绝。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刘文彩在宜宾权势达到鼎盛时期。1929年,42岁的刘文彩遇见了15岁左右的凌君如。涉及凌君如的所有文字资料上,均异口同声地指出,她出自娼门,乃是叙府(宜宾旧称)名妓。而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据宜宾民间文化学者丁芝萍的田野考证,凌君如的弟弟对她回忆说,凌君如是出生在宜宾县的象鼻镇人,原姓喻。她的母亲姓梁,丈夫死后,带着凌君如嫁给宜宾县宗场镇凌有成后,始改名换姓。推测起来,母女极可能没有血缘关系,因为母女的年龄不会相差太多,后来梁母与凌有成所生的两个弟弟,年龄竟然比凌君如小20多岁。也就是说,最大的可能是,凌君如是过继给梁母的。

  为了博取凌君如的欢心,刘文彩大肆挥霍。凌君如拥有的各类用品、衣物,琳琅满目。衣物要装50口大箱子,各种绣花鞋400多双,有的鞋上缀满黄金做的小铃,走起路来丁当响。一颗钻石戒指价值5000余元,化妆品要装两大皮箱,香水则非法国产的不用。

  平时刘文彩忙他的,凌君如打牌打腻了,偶尔也会登临合江门的江楼,一览邈远江山。凌君如对花花世界十分好奇,从楼上观望,不料自己反成了码头上众人的风景。刘文彩醋意大发,命人把看风景的男人撂倒,有个好奇的看客像个矮冬瓜儿一样,从合江门的百十级梯坎滚下去。后来,凌君如就不去“夹镜楼”了。1932年秋天,凌君如跟着刘文彩离开宜宾去了大邑。凌君如大约在1948年底回到了冠英街。刘有一个管家一直在宜宾打理刘的财产,凌君如靠其中一部分房租生活,凌君如的穿着打扮已没有了以往的气势。转眼,1949年来临,此时凌君如才30多岁。冠英街的公馆被没收了,她回到了宗场凌家。继父凌有成已经老了,但还是花点钱,在宗场进去七八里的一个叫“大眷子”的地方,给她修了两间茅屋。几个月后,凌有成因参加过土匪等罪状,被依法枪毙。“大眷子”的茅屋被没收,一家人即刻成了丧家之犬。

  凌君如卖掉了一些首饰,带着弟弟开始了流浪。凌君如有一个叔伯姐姐住在宜宾人称为“西郊”的地方,就是市区与火车站之间、靠近翠屏山脚的一线,那里有一些贫民窟,凌君如后来在西郊搭了一个窝棚得以安身。宜宾是一个水陆大码头,凌君如逐渐认识了一些船夫、搬运工、马夫等“下力人”,越来越困顿的生活让她只能走那条无助女人的老路了:卖淫。有时,代价就是一碗小面钱!凌君如陡然老了30岁。人们逐渐认不出那个成为“夹镜楼”风景的女人了。

  1958年10月22日,中共大邑县委员会、大邑县人民委员会要求在本年(农历)内将安仁地主刘文彩的资料(如本人小传,生前遗物,土地占有资料,印信,照片等和财物)全部或大部清齐,按照它的旧貌加以整理和陈列。在这期间里,大邑庄园陈列馆的工作人员曾到宜宾找到凌君如,希望她揭发恶霸地主对自己的种种凌辱以及滔天罪行。凌君如木头一样坐着,目光呆滞,蓬头垢面,一天没有说一句话,以至让人怀疑她神经已不大正常,工作人员失意而归。

  1961年,凌君如到横江镇进货,突然发病,浑身战抖,民间俗称“抖瘟”。据宜宾民间文化学者丁芝萍说,凌君如最后的死有两个版本:弟弟背着她在宜宾站下车后,凌君如就死了。弟弟穷得没有5分钱来买一床草席,就径直把她背到凌君如的那个叔伯姐姐门口,一去不回。另外一个说法是:凌君如被放到门口时还有一口气,她甚至还叫唤了几声,但谁也不敢开门。第二天一早,叔伯姐姐就大声武气地喊:“哎哟,这是哪个哟?咋子死在我门口哟!算了,我做个好事,入土为安!”这是希望邻居知道,她与死者毫无瓜葛,仅仅是做善事。她用一床草席把凌君如裹好,老了,力气不及,仅搬到距离家门几十米远的地方,浅坑掩埋。

  穿着一件火红色毛衣的凌君如寂然结束了40余载的生命。(据《成都晚报》)

netease 本文来源:北方新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铁军内训课曝光,曾创50亿奇迹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