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站已展开科考工作(图)

2009-01-30 02:22:30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长城站测绘队员韩慧军、张洪文在企鹅岛测绘。企鹅对人视若无睹,人则像是在为企鹅们“装路灯”。


科考队员在野外还常被贼鸥攻击,这种猛禽以小企鹅为主要食物。

新京报1月30日报道 昨日,本报记者在长城站连线位于中山站基地的第25次南极考察队领队、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主任杨惠根,他介绍,目前昆仑站已开始开展科考工作,队员将于2月下旬撤回。

杨惠根介绍,昆仑站现在已经基本具备了开站条件。目前昆仑站的现场温度大约在零下40度左右,昆仑站建站同时已开展科考,具体的是冰山学、大气科学、天文学和空间物理学的工作。现在昆仑站已经具备了住宿生活、科学办公相关的条件,但队员们还没住进去,也不会留人过冬。“目前的建设是按照度夏科考站来设计的,没有计划越冬,也不具备条件进行越冬。”

目前,政府派出的一个代表团也已经到了南极,大家正在等待中国政府代表团前去举行开站仪式,对外宣布正式开站。不过“这两天风雪比较大,飞机还无法降落。”杨惠根称,完成建站后,度夏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了,基本将在2月下旬结束,届时内陆冰盖队的队员们将下冰盖返回中山站。

此外杨惠根表示,建站最大困难是把物资从船上运到昆仑站址上,从中山站运到内陆,一路上天气比较恶劣;虽然很早就到达了,但受一定气旋的影响,原定5天的工作,最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运输途中还损失了一辆雪地车。不过队员们还是战胜了密集的冰裂隙、软雪带、冰丘等艰险的行车环境以及高寒缺氧等极端考验,最终完成任务。

■特写

测绘在南极历险在南极

韩慧军与张洪文都是来自黑龙江测绘局的测绘人员。到2月份,他们就可以完成任务离开长城站回家。而这段经历留给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被困在纳尔逊岛上的两天一夜。

1月5日,韩慧军、张洪文与其他同事一共五人,一早乘橡皮艇到纳尔逊岛进行野外工作。“那天天气本来就不好,但工作不等人。”韩慧军介绍,到完成任务时,已是风雪交加。晚上7点,站里与他们联系,说风浪太大无法用船去接,让他们在岛上过夜。

在南极,有很多简易的无人避难所供科考人员抵挡危险的天气。5个人来到了附近的巴西避难所,里面条件很简陋,只有两张床与毛毯,而且已经湿透。夜里的温度在0度以下,几个人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些酒精,用罐头盒打孔,自制成酒精炉才得以取暖。第二天早上,他们找到了捷克的避难所,这里面条件要好很多。

下午终于风平浪静,5人被船接走前,在捷克避难所的签名本里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感谢的话,并注明使用以及留下了什么东西。“我们留下的食品要比我们吃掉的多。”韩慧军说。

■亲历

不靠谱的天气是老大

此前的种种经历:飞机平稳降落智利站机场、亚南极高于北京的温度、长城站热情周全的生活安排,让记者对南极的天气甚至有点儿轻视起来———乔治王岛不过如此。

但接下来连续两天的行程受阻,让记者感到确如他人所言,在南极天气是“老大”。极地加上西风带的影响,多变的天气让人防不胜防。

记者此前在拜访韩国站的归途中遭遇大雾迷路,28日去平顶岩又是如此,一队十人再次迷路,只能靠着在南极“不太靠谱”的指南针辨识方向。时而大风、时而疾雨,人皆湿透;更有数人深陷泥淖,靴失人仰。而另一队人马在去拍摄冰裂隙的路上,遇雾失足,也车陷水塘,一车人推了一上午的车,怏怏而回。原计划中的航拍与登陆纳尔逊冰盖,在天气的影响下,也成了遥遥无期。原定于31日的回程,据智利方传来的消息,多半也会因天气而变得不靠谱。

南极的天气,果然是老大。

本组图文特派南极记者徐春柳

jiangtao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圈的残酷法则:你输在没人脉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