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纪鹏:对《十教授建言书》质疑的回答

2008-12-22 12:53:32 来源: 华夏时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作者:刘纪鹏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12月1日,《证券时报》发表了十位教授联名书写的《扩大内需应把提振股市作为切入点》(以下简称“建言书”)的文章,出乎预料的是在社会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一时间十位教授都成了媒体追逐的对象,大家都希望能了解写这篇文章的一些背景。

尽管在网络上的支持率达到84.7%,但是也有几篇文章和报道是从质疑的角度谈这篇文章。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是中央电视台当天的“今日观察”张鸿等以“十教授上书为何遭到质疑及他们背后代表了谁”为主题的节目。二是马光远关于《救市还是毁市》《十教授救市建议书的十大硬伤》两篇文章。三是华生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股市现在是健康的,不赞成十教授建议的提法和做法。其实,对上述报道,几位教授最初的想法是做出回应,但没有做出,是出于以下四点考虑:

首先,坦率讲,《建言书》发表后,媒体的热度超出我们的想像,不希望在那个时候炒作这件事情。

其次,想先听听各方意见,认真思索后再做些必要解释。

第三,十位教授要想凑在一起,十分困难。

第四,赵晓在12月5日出国前讲了八个字,给我印象很深,即“感恩、学习、交流、理解”。他说11月27日是西方的感恩节,中国的文化里缺少感恩文化。不管是对热爱你的人,还是批评你的人,只要对我们扩大内需的中央政策有好处,对股市发展有好处,都应该抱有感谢之情。

关于学习,是说我们的报告本来是一个内部报告,受字数限制不可能写得很长,产生不同意见是正常的,也是有好处的。

在学习的基础上再跟大家互相交流。比如说什么叫大非自锁,为何大非自锁和现有股改是一致的,是有法律依据的,不是“悔棋”。

通过充分交流,大家振兴股市的目标一致,自然会互相理解。

赵晓年纪虽轻,但这八个字,令人刮目相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及时对一些“质疑”做出回复的原因。现在这件事情基本过去了,我想也该到了回答一些“质疑”的时候了。

一、十教授对这份报告主要观点是完全一致的

十位教授尽管写这篇文章并没有凑齐开过一次会,但由于平时都有联系,很多学术观点经常一起交流,因此,对这篇文章的主要观点:1、扩大内需应先提振股市;2、提振股市先要进行解决大小非这样的制度创新完全一致。有几个记者问为什么是十个教授而不是九个也不是十一个?其实这是出于这样的考虑:这篇报告不仅涉及宏观经济,也需要了解上市公司;不仅要有懂金融的,也要有懂法律的;不仅需要研究国内经济,也需要研究国际经济。大家可以看到十个教授的专业背景大部分是不一样的。当然,有一位记者问,十教授是否和中央出台扩大内需十项措施的数字有关,我觉得从这个角度说,也不排除有这样的含义。

二、对《十教授上书救市》提法的解释

这份建言书在公开发表时,媒体普遍选择了“十教授上书救市”这一提法,对这一提法,大家是有不同意见的。比如对上书一事,贺强教授就不赞成用上书一词,但也有一些教授包括我本人认为,媒体选择了这个词确实认为十个教授在中国面对国际金融危机扩大内需的关键时刻联名写文章是中国学术界的一件大事。但是这个上书是坚决支持中央扩大内需的十个政策,并且积极建言。因为毕竟一年来中央的政策从年初的“双防”到三季度的“一保一防”一直到四季度的“一积极一放松”的金融政策变化较大,在这种背景下,任何一个研究经济学和法学的教授都可以表达自己对中央扩大内需政策的观点。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的建议书是和中央扩大内需的政策一致的,是坚决拥护的,并且在尽一个教授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和中国经济可能出现的困难积极建言,应该履行的正常责任。因此,赵晓也提到专家学者对国家的政策能够积极关注、建言,这在社会生活中应该成为一个能够被大家接受并且值得倡导的事。而且这一现象在很多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是比较普遍的。比如最近对于美国政府7500亿救市,147位教授也联名写了建议,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不管这样的观点是否被政府接受,都表明是一种社会的进步,也体现了经济民主中教授应该发挥的作用。

所以,十教授联名建言我想即便抛开观点不说,也是有其经济民主的积极意义的。对于媒体普遍使用的救市一词,十个教授中90%都不同意用这个词,因为我们写这篇报告的本意就是说明中国股市遇到的困难和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都不一样,我们不应该简单地用注资、减税、降息,解决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而应该从制度创新、政策创新入手来根治。

当然,文中也还存在其他几个细微的分歧。

一是题目的选择,争议有二:是用《扩大内需必先激活股市》还是《必先提振股市》?最后内参采用了吴晓求教授的观点《扩大内需应先提振股市》,公开发表时则采用了吕随启教授的观点《扩大内需应以提振股市作为切入点》。其实,本意都是一样的,就是在十大措施出台后,我们感觉金融必须要跟上。

因此,尽管文章题目是以提振股市为前提,但实际上六条措施中不仅包含股市,而且还涵盖了尽快组建县域股份制商业银行及打破目前尚未开放的垄断行业向民营企业开放的内容。即便在股市问题上,无论是解决大小非的制度创新措施,还是建立上市公司高管的期权激励制度以及化解外汇储备风险等方面,都谈的是制度创新。而从平准基金来说,也是为了克服股市非理性的过高或过低的生理缺陷,在关键时刻一次性地发挥长期的有形之手的平衡手段。从这个意义来说,这也是资本市场的一个制度创新。

因此,我们提出的六条措施都不意味着中国股市要像美国股市那样去救市,因为中国宏观经济还保持9%以上的增长,中国股市上市公司的业绩和基本面没有走坏,我们只是要把压抑股市的不合理的制度性障碍消除掉,因此,与其讲我们的建言书是救市,不如说是中国股市的制度创新。

其次,文章的最后一部分,我们对于未来经济的预测:(1)2008年第四季度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初步启动,千方百计股市要启动;(2)2009年一季度后更大规模投资启动;(3)2009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见底回升;(4)2010年房地产市场回暖,中国经济进入全面复苏。也有一些争议,但我们想经济学家根据自己的研究可以提出这样的预测,给后人检验,既是对我们理论研究一个真实水平的表达,是继续关注中央和国际经济走势、不断提高自身水平的一个动力所在。

三、对当天CCTV-2“今日观察”节目的看法

《建言书》发表当天的晚上,“今日观察”就以十教授上书救市为何遭质疑为题,对他们代表了谁的利益等非学术的论题进行了宣传。其实,从当天网民和股民的反应看,大部分人都是支持《建言书》的。我们不知“今日观察”为何做这样的报道。当晚,贺强教授第一个就给我发来了短信,接着又有6位教授打来电话或发来短信,对“今日观察”节目的这种类似人身攻击的做法表示不理解。

央视并不是一家私人电视台,它不仅要抓住新闻热点,还要宣传党的政策。中央提出扩大内需的政策,十个教授坚决拥护。无论是从立意还是结论,无论是从理论还是实践效果来看,都是好的。但如果不考虑这样一点,而是一上来就怀疑十位教授的动机,是很难令人理解的。

在这里我也想补充一点,实际上那个节目播出以后,何帆教授就给赵晓教授打了电话,何帆的所长余永定教授也给我打了电话,作为一个学者的完整表达,何帆的内容有些也删掉了。所以我想带着这样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去谈十教授为何遭质疑是不好的。我们刚开始也想去和“今日观察”节目组的同志去沟通一下,因为我们觉得这一轮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中,CCTV-2和《人民日报》、新华社都起了很好的作用,我们当然也没有忘记在2001年在股市赌场论时,第一次股市被推倒的时候,那会儿CCTV-2所发挥的消极作用,因此对比起来应该说,今天我们CCTV-2在提振中国的股市、扩大内需上在主流方面我觉得还是值得肯定的,已经比5年前大有进步了。

我想这一点不管是从结果来看,当天对市场,或者说从我们的动机来看,它的目的都是坚决拥护中央扩大内需的政策。但是如果说一上来就定位,甚至搞动机怀疑,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其实,我倒觉得“今日观察”可以组织我们和张鸿先生一起交流一次,可能效果会更好。

事件回顾:

12月1日 十教授联名上书国务院:扩大内需应先救股市

12月2日 刘纪鹏上凤凰锵锵三人行:十教授上书是怎么回事?

12月2日 马光远:十教授建议书不是救股市是毁股市

12月6日 马光远:“十教授救股市建议”的十大硬伤

专题:十大专家建言救市 亿万股民热议

胡彦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