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天降飞叉插进女子头部 伤者剃光头发做手术(图)

2008-11-25 04:53:59 来源: 华龙网-重庆商报(重庆) 举报
0
分享到:
T + -

CT片中插入头部的铁钩清晰可见

掉落晾衣竿的大楼

昨日,大坪医院,医护人员正为袁梅剪掉头发 记者 梁杰 摄

医院工作人员正在处理女子的头发准备进行手术  杨帆 摄

华龙网-重庆商报11月25日报道 昨日,22岁的袁梅(化名)像往常一样来到渝州新城外摆摊,就在她忙着摆放货品时,一根长约1.3米的晾衣竿突然从天而降,其金属弯钩径直扎进她的头顶。昨晚,经过医生紧张手术,袁梅的一块头骨与插在她脑中的金属钩被取了出来。

第一现场

刚摆好摊被异物击中

昨日上午11时许,袁梅推着自己满载货物的花车,来到渝州新城的2号楼外摆摊。旁边的水果摊贩告诉记者,当时她一直和袁说着话,突然听见没声了,转头一看,才发现袁蹲在花车附近,用手紧紧捂着头顶上方的一根竹竿。

丈夫撞见急忙打120

“我正好有事路过摊点。”据袁梅的丈夫林雷(化名)回忆,当时他走近摊点,突然听见蹲在地上的妻子在叫,他赶紧冲过去扶起,惊讶地看到晾衣竿的U形铁钩插进了妻子的头部。林立刻拨打120求救,并向警方报警。

手扶竹竿原地等救治

由于竹竿的弯钩刺入头部,林雷只能让妻子靠在自己身上,一朋友则帮忙扶着袁头部长达1.3米的竹竿。约10分钟后,120急救车赶到现场,医务人员小心翼翼地用钳子将竹竿剪断,随后驱车急赴大坪医院。

第二现场

医院内她一直喊紧张

昨日11:40,记者在大坪医院见到了坐在推椅上的袁梅,她头上顶着尚未取出的U形金属钩,身子一直微微颤抖。“我感觉很紧张!很冷!”袁梅不停地对旁边的姐姐说道,姐姐找来一条毛毯,袁梅连忙轻声说谢。

能够坐着与记者聊天

看到记者,正在输液的袁梅显得很清醒。“我到那儿才不过10分钟。”袁梅清晰地回忆起事发时的情景,只听头顶“砰”地一声,她被当场击倒。“当时却并不觉得疼痛。”讲到这里,袁梅还冲记者笑了笑。

头骨与晾衣竿一起取

该脑外科教授何奇元告诉记者,晾衣竿扎的位置基本上处于袁梅的头顶部正中,紧靠脑部矢状窦大血管,由于位置非常特殊,必须通过手术,在异物周边钻孔,将弯钩连同该区域的头骨一起取下。昨晚,何教授成功为袁梅做了手术。

住户说法

小区常有高空抛物现象

袁梅的姐姐告诉记者,袁在该小区外摆摊的时间仅一个月左右,但却经常遭遇楼上往下随意抛物的情况。该小区附近的住户也纷纷反映,该小区楼上时常有杂物抛下,有时甚至是用塑料袋装好的一整包垃圾。更有居民称,此前曾有大块铁皮从天而降,与他的距离仅一步之遥。

律师说法

可告楼上所有住户索赔

事发后,该小区物管部的卢光申主任说,他们曾多次向业主发“严禁高空抛物”的传单,小区的电梯内、楼道间都贴有相关的宣传画。事发后,他们已主动与伤者家属联系,希望按照法律程序处理此事。对于此事的追责,石桥铺街道法律服务所丁卫律师认为,如果届时查找不到肇事住户,袁梅可将楼上所有住户告上法庭寻求赔偿。

医生说法

异物未乱取所以能说话

袁梅脑被刺中却能保持清醒,甚至还能正常聊天,何教授说,那是因为异物未被盲目取出,脑内未出现大出血,颅内压也正常,所以没有出现昏迷现象。记者 杨玥 实习生 王津渝


另据重庆晚报报道  “要是我陪她到朝天门进货,她可能就没有这一劫了……”昨下午,站在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手术室外,张玲自责不已——昨上午,22岁的表妹袁敏约她一起去朝天门,她因有事而婉拒。其后,表妹到街边摆摊,孰料身后的商住楼上落下一根带有铁头的叉棍,直直插进她的头部!

叫卖声中叉棍袭头

悲剧发生在高新区渝州交易城一商住楼外。昨上午10时许,个体户袁敏推着“花车”,来到商住楼外摆摊卖袜子。

目击者张先生称,事发时,袁敏正在热情吆喝。突然,袁敏的吆喝声突然中断,本来笑容满面的脸转瞬变得苍白。紧接着,她慢慢蹲在地上,勉强扶着“花车”方才没有倒下,一道鲜血细流滑过了她的脸庞……这时人们才发现:一根六七十厘米长的竹叉棍不偏不倚插在她的头颅上!

背后的商住楼高31层,没有人看到叉棍是从哪个窗户坠下来的。人们立即报警。过路好心人和摆摊姐妹紧握着袁敏的手,鼓励她坚持,陪她一起等候急救人员到来。

医生嘱咐勿拔叉棍

人们眼睁睁地望着袁敏脑袋上插着的叉棍,心急如焚——高新区人民医院医生已在报警电话中要求千万不得随意拔叉棍,因为那样做不但有伤及脑神经脑髓的可能,严重的还会导致颅内大出血而死亡。

几分钟后,急救车赶到现场,迅即将袁敏接回高新区人民医院。七八名医护人员小心翼翼地工作了一刻钟,才取下了手指粗的叉棍竹竿,交到民警手里,而铁叉头一直保留在袁敏头颅上。

由于伤势危重且手术难度大,高新区人民医院果断决定将袁敏转往大坪医院。就在转院途中,袁敏的左腿和左手开始渐渐麻木。当抵达大坪医院时,袁敏的左侧身体几乎全部失去了知觉。

警方可能排查指纹

经CT照片,证实铁叉头伤到了袁敏的脑神经和颅内组织。专家会诊得出结论:要救命,必须实施开颅手术。主刀副教授何奇元介绍,由于不得硬拔铁叉头,他们只能先取下袁敏的头盖骨,然后从头盖骨上拔下铁叉头,最后再将头盖骨移植回颅内。院方坦言,不但手术风险巨大,而且还须在半年后进行二次手术;且可能留下半身不遂、癫痫、颠簸等可怕后遗症。

昨下午2时,头顶铁叉头的袁敏被推进手术室。傍晚,手术结束。医生称,手术还算成功。

铁叉棍从何而来?事发后,高新区公安分局石桥铺派出所民警和袁敏家人,带着叉棍竹竿逐楼查询。记者昨晚发稿时,叉棍主人尚未找到。袁敏的丈夫张波称,他已向警方建议提取叉棍竹竿上的指纹,以查出主人,办案民警认同了他的建议。

张波说,妻子是巴南农村人,两人打工结识;女儿刚刚半岁,才断奶,正由婆婆爷爷喂养。妻子发生意外的事,他还不敢告知双方父母。(应当事人要求,伤者及家属均系化名)

律师说法

找不到祸首 全楼要负责

据了解,近年来,我市高空坠物伤人事件频频发生。其中2007年6月4日,九龙坡区一名女子路过直港大道12号2单元时,被空中跃下的一只重约40公斤的藏獒砸伤,导致颈椎骨折。事后,受害人起诉藏獒主人,要求赔偿各类损失153万元。一审法院判决赔偿71万元,原被告双方均不服,上诉。目前,该案正在二审中。

本报新闻律师团成员周永强律师表示,楼上住户对其阳台可能酿成安全意外事故的悬挂物等,具有管理义务。受害者可以提起侵权诉讼;在找不到具体侵权实施人的情况下,可将整栋楼的业主告上法庭。无法证明伤人侵权物件非己所有、或者伤人侵权行为非己实施的业主,将共同分担相应责任赔偿。

桃花与剑 本文来源:华龙网-重庆商报 作者:杨玥 王津渝 朱昕勤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00强最年轻总监,哈佛学霸成功秘诀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