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合资企业太平手袋厂落成

2008-11-19 10:57:44 来源: 南方日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东莞展览馆一个专门的展位重现了当年太平手袋厂的生产情况

南方回响1978年7月19日《落实党的政策发挥技术人员专长》:广州一万多名工程技术人员恢复技术职称。

1978年12月11日《一封终于发出的信——给我的爸爸陶铸》:典型平反案例

1978年12月26日:《我省广大干部群众热烈欢呼党的三中全会公报万众一心集中力量搞好四个现代化》。


1978年,太平手袋厂落成。


太平手袋厂当年忙碌的生产车间。


1996年。停产前的太平手袋厂。

2006年4月。厂房二楼墙上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大标语。这里曾经是个忙碌喧嚣的地方。


2007年5月底,太平手袋厂被拆除。

■改革年轮

1978,纪年中的一个普通的年份,却因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新纪元而被永远铭记。

近年风行欧洲的畅销书《当中国改变世界》开篇即说,中国的改革开放“让21世纪提前来临”。

在中国改革开放大幕拉开的序曲中,一个个强音至今仍让我们心潮澎湃:十一届三中全会、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拨乱反正……

而历史的魅力在于,许多不经意的举动竟因历史的点拨,而成滚滚大潮的起点。好比,1978年落户东莞虎门镇太平手袋厂,成为试吃外资“第一只螃蟹”的标本。

谁曾想,从该厂生产线上下来的手袋,拉链轻轻拉开,竟然拉开了此后30年波峰竞逐的广东制造大潮,成为中国开放的标志性事件。

2007年5月底,在隆隆震响中,这个中国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厂房被夷为平地。取而代之的,将是高附加值的制造企业。

“粤字001号”催生“三来一补”潮

1978年7月15日,国务院颁布了《开展对外加工装配业务试行办法》。

7月30日,濒临破产的香港商人张子弥,带着几个手袋和一些碎片,乘车穿越连绵的绿色原野,来到虎门。他与太平服装厂达成的合作协议包括:张子弥提供原材料和设备,东莞方面出厂房、人力,赚取加工费,每个月加工费的20%偿还给张做设备款。平均20元左右一打的手袋,太平手袋厂收12元的加工费。

就这样,由中国工商总局发放的关于“三来一补”企业的第一个牌照,“粤字001号”正式诞生了。

当时不少外商对内地的经济政策心存疑虑,而张子弥的成功证明了双方可以用一种合适的模式达成双赢。太平手袋厂的生产面积从200多平方米做到1万多平方米,三年时间就把200多万元设备款全部偿还完毕。很多人拎着鸡鸭走后门想进太平手袋厂工作。

随后,这种“三来一补”模式(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在中华大地上轰轰烈烈地开展了,1994年2月,广东“三来一补”企业出口额达150.8亿美元,占当年全省出口贸易额的30%,占全国该类出口总值的83%。而到了2002年,“三来一补”企业数量达到顶峰,仅东莞在册的“三来一补”企业就达1.2万家。

而太平手袋厂虽然于1996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倒闭,但它所探索出的发展主线:由只做加工变成采购兼加工,再变成采购、加工、销售一条龙,直到拥有自主品牌,也即是从OEM(贴牌加工)到ODM(委托设计生产)、OBM(自有品牌营销)的转变,至今仍是中国工业经济发展所遵循的重要升级路径之一。

首批外资启动“中国制造”引擎

由于刻板成见,1978年的中国,在外国人眼中仍是贫穷、拥挤的代名词,但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众多张子弥式的外商,包括松下、可口可乐等外资巨头在内,已经开始积极谋划它们投资中国、开发这个巨大的潜在市场的战略蓝图。这种热情在被如此短的瞬间内点燃,以至于1978年中国全年签订了78亿美元的外资引进协议,其中有一半左右的金额是12月20日到年底的短短10天里抢签的。

对于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来说,既没资金,也没人才,更不了解国际市场。唯一可以与外资合作或交换的,便只有廉价的劳动力和场地。在这一点上,凭借靠近香港的有利地理位置以及华侨众多的历史传统,广东、尤其是珠江三角洲地区,成为首批外资的登陆点。

外资注入,不仅给珠三角实现工业化起飞“充电”,同时带来了先进的管理模式和思想观念,打破了封闭经济、计划经济的桎梏。珠三角从一开始就搭上了世界经济,尤其是香港这一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特快列车”,从“三来一补”起步发展外向型经济,以加工贸易为切入点参与国际分工。

如今,整个中华大地成了忙碌的世界工厂,这里工厂林立,道路和桥梁四通八达,码头和机场异常忙碌,数不清的集装箱络绎不绝地从这里启程输往各地,“中国制造”的身影遍及全球每一个角落,世界各重大商业展会上穿梭着中国商人的身影。在刚刚结束的2008北京奥运会上,中国展示给了世界一个“令人惊叹”的国度,她不仅神秘、美丽,而且自信。

■我的1978

李东生:跨进大学门的难忘春天

1978年的春天,共和国迎来了中断十年后再次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新生,其中就有来自惠阳县马安农村的知青李东生。手握着广州华南工学院(后来的华南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李东生甚至觉得那曾是他不敢奢望的梦想。

1977年底,李东生的老师骑了15公里的自行车,把恢复高考的消息带到了他下乡所在的广东惠阳马安农场。当时,高中毕业后的李东生已经在那里“修”了四年的“地球”。

和那年所有参加高考的人一样,在人生的春天到来之前,他们经历了一个严酷的寒冬。“那一年冬天非常冷,我在农场里住的是茅棚,外面的大风呼呼渗到茅棚里。茅棚里没有电,我们就点上一个煤油灯看书,为了让煤油灯亮一点,就用纸卷个筒罩在煤油灯的玻璃罩上面。当时很艰苦,很艰苦。”

但李东生很清楚他的目标。“我不能够在农场待一辈子,我要尽快出去,我希望能够有更大的作为。”

高考成绩揭榜,李东生的物理、化学考分为当年惠阳县最高,被全国重点大学——华南工学院无线电系录取。当时的他压根不会想到,30年后,自己与同班同学黄宏生、陈伟荣,会成为TCL、创维、康佳三大彩电巨头的掌门人,极盛之时,这三家公司的彩电产量占到全国总产量的40%。

发生在1977年冬季的这场高考,由各省组织命题,全国共有27.297万名考生与李东生一样成为天之骄子,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Freshman,大学新鲜人。他们中最小的只有十三四岁,最大的则有三十六七岁。这一年共有570万人报考,高考录取比例为29:1。

半年后,也就是1978年夏天,全国恢复统一高考制度。

1978档案

真理标准大讨论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刊登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当天,新华社转发了这篇文章。12日,《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同时转载。

这篇文章引发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全国性大讨论,冲破了“两个凡是”的禁锢,在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中产生了历史性的重大影响,成为改革开放的先声。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

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作出了把全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否定了“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果断地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口号。

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建国以来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这次全会从根本上冲破了长期“左”倾错误的严重束缚,开始了系统的拨乱反正。中国从此进入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新时期,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始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探索。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有人说,1978年,中国最重大的经济事件并不发生在城市里,而是在一个偏僻、贫穷的小乡村——安徽小岗村。

1978年的安徽,旱情严重,夏粮大减产。小岗村的农民被迫选择了包产到户这一条可能实现脱困的路。

曾有人这样描述这一历史事件:1978年11月24日晚上,在安徽省凤阳县小岗生产队的一间破草屋里,18个衣衫老旧、面色饥黄的农民,借助一盏昏暗的煤油灯,面对一张契约,一个个神情紧张地按下血红的指印,并人人发誓:宁愿坐牢杀头,也要分田到户搞包干。这份后来存于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大包干契约,被认为是中国农村改革的“第一枪”。

此后,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命名的中国农村改革迅速蔓延全国,给中国农村带来了举世公认的天翻地覆的变化。

宝钢

1978年11月7日,在上海宝山区月浦以东的滩涂上,宝钢工程的第一桩“咣”地一声落下。这个设计规模为年产钢、铁各600万吨的上海宝山钢铁总厂,成为当时建国以来最大的工程立项。

在当时的大背景下,宝钢的诞生,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与当时国内其他传统老钢厂的不同。宝钢一期工程的成套设备和技术,都是从日本引进的。在争议纷纷的1979年,邓小平在当年9月的一次会议上高瞻远瞩地说:“历史将证明,建设宝钢是正确的。”

30年过去,当年那个立在滩涂上的钢铁厂,经历了新建、扩建、重组、改造等种种历练,成长为中国钢铁业界当之无愧的领袖,并且跻身世界钢铁巨头的行列。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吴哲

实习生邬红波

图片提供王辉苏仕日

李蔚 本文来源:南方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