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公交爆炸调查:两名乘客生命之旅被中断

2008-07-28 01:33:57 来源: 京华时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30岁的王德芝有一个5岁的女儿,她一直没有告诉女儿,爸爸在4年前就去世了……

  28岁的陈大飞是一个小家具厂的老板,他即将和相恋10年的女友结婚……

  7月21日清晨,王德芝和陈大飞分别登上昆明一辆54路公交车,中途,两声巨响,他们的生命之旅被终结。

  凶手在公交车上安放了炸弹,两个人没能到达他们的目的地。他们一直在奋斗,为自己,为家庭。那声巨响毁掉了这一切。

  女童失去双亲

  婷婷(化名)叫了声“爷爷”,亲了一下王维早;她又叫了声“爸爸”,亲了一下韩先明。

  这一幕发生在7月24日清晨昆明西苑客运站。婷婷告别了王维早和韩先明,和舅舅一起回云南省牟定县的老家。

  那声“爸爸”让57岁的王维早心酸——5岁的婷婷一直不知道,她的亲生父亲4年前就去世了,家人一直瞒着她;现在,必须隐瞒的事情又多了一个,3天前,她的妈妈王德芝遇难。

  王德芝,1978年1月26日出生在云南省牟定县军屯乡宋官村,她是村里一个贫困农家两个女孩中的老二。小学毕业后,王德芝辍学在家,帮家里干农活。1994年,16岁的她开始在昆明打工。后来,她在昆明结识了同样来自牟定县的丈夫并结婚。2003年7月28日,婷婷出生。

  王德芝在抚育婷婷半年后,将她交由父母抚养。王维早说,王德芝要挣钱养家,不得不让父母带孩子,她是家里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2004年,天降横祸。王德芝的丈夫晕倒在昆明街头,因突发脑溢血死亡。王维早还记得,王德芝回家给丈夫办丧事时,将女儿送到了亲戚家,并对她隐瞒死讯至今。

  当时,王德芝在昆明盘龙区白云路一家大型会所工作,她在女宾部做搓背工,也会捏脚、按摩。这份工作休息时间少,常常工作到凌晨,她不能经常回老家看女儿,但每年她都会回去给婷婷过生日。

  过完2个生日,婷婷慢慢懂事了,开始找爸爸。王维早说,王德芝告诉女儿,爸爸在昆明做生意,很忙,一直没空回家。

  2008年春节,和王德芝相恋的韩先明第一次到王家,这也是她前夫去世后带回家的第一个男人,婷婷以为他就是爸爸。有一天,她独自跑到厨房,看见正在杀鱼的韩先明,腼腆地叫了声“爸爸”。

  韩先明回忆,当时,婷婷脸红了,他的脸也红了,他只尴尬地笑了笑,没有答应。

  从此,婷婷以为韩先明就是她亲生父亲,这倒让王德芝稍微安心了一些。

  第二次恋爱

  韩先明是第二个让王德芝想做妻子的男人。

  王德芝太年轻了,前夫死后一年左右,家里人就劝她改嫁。不过几年过去了,她从未带男人回家。

  2007年春节后,离婚一年多的韩先明到昆明打工,他有几个亲戚在那儿,其中一个堂姐是王德芝的同事。

  韩先明到昆明不久,堂姐就给他介绍了王德芝。最初几天的电话、短信交流,韩先明觉得和王德芝很谈得来。他离婚后也相亲过两三次,但每次都不来电。

  2007年3月的某一天,适逢昆明圆通山樱花盛开,韩先明约了王德芝、堂姐夫妇一起去看樱花。

  那天阳光灿烂,粉红的樱花飘飘,王德芝一身素净的打扮,约一米六的她相貌寻常,但很耐看。

  此后,韩先明和王德芝关系进展迅速,他们很快搬到一起住。韩先明说,他俩第一次婚姻都很不幸,所以双方都很珍惜对方。他觉得王德芝是个勤快、贤惠的女人,不爱打牌也不乱花钱买东西,平常在家洗衣做饭,闲下来就绣十字绣。王德芝觉得他不好赌、烟酒也适度。

  “虽然没有领结婚证,但我们早就以老公、老婆相称了。”韩先明说,2008年春节去过王家以后,他们就计划结婚。回到昆明,他辞了原来的工作,改到王德芝的会所上班。此后的这段时光是他觉得最愉快的一段日子。

  在一起上班后,他们相处的时间多了。他们有时会到附近的江边散步,有时会去逛逛街。会所的生意在秋冬季节最好,他们打算一起多挣点钱,年底结婚、办婚宴。

  这样的日子平平常常,很快就到了7月份。每年这个月,王德芝都要回老家给女儿过生日。周末工作忙,王德芝只能请周一到周三的假,她就请了7月21日、22日、23日三天。

  生日会途中的爆炸

  7月21日零点30分许,韩先明提前下班,他步行5分钟,回到昆明市盘龙区大白庙村的住处。王德芝还在收拾衣服和带回家的东西。简单洗漱后,他们睡下,韩先明把闹钟定在了6点。

  5个多小时后,闹钟唤醒了韩先明和王德芝。和往常一样,他俩洗漱完毕,韩先明又收拾了收拾,王德芝抹了点早霜、口红,时间紧,她没有给头发抹弹力素,让卷发显得更卷。

  大约6点20分,韩先明和王德芝出门,韩抱着一块长约80厘米、宽约40厘米的玻璃包装十字绣,这是王德芝最近两个月绣的一副牡丹花开富贵图,准备拿回家装饰刚装修过的房子。她还绣了一个福字,也被韩拿着。王德芝手里拎着一个小红桶卤菜,她还拎着一个袋子,里面有给女儿婷婷买的三件新衣服,她肩上还有个小包。

  等了几分钟,韩先明和王德芝在白云路路口登上了61路公交,在交三桥站换乘了车牌号为云AS2035的54路车,他们要到西苑立交桥站下车,然后到西苑客运站坐长途车。

  韩先明回忆,王德芝上车找到一个前排的座位,过了一会儿,她的对面有个座位,韩先明就坐下,但他不方便拿手里的花开富贵图,于是换了一个后一排的座位。他刚坐下不久,就听见一声巨响。此时54路在潘家湾站附近,巨响时间为7点5分。

  “我第一反应是车胎爆了。”韩先明说,他大声喊“王德芝”,没有回应。他赶紧上前,王德芝全身只有嘴唇在微微动弹。

  韩先明赶紧打110,然后打电话给朋友,给王德芝的爸爸王维早。电话里,王维早只听见韩大声喊“王德芝出事了”“赶紧上来”,他问什么,韩也不回答。他赶紧从村里赶到牟定县城。

  韩先明打完电话几分钟后,急救车和警车都来了,他看见大夫把王德芝从车窗里抬出去,他跟着到了昆明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第一次抢救时,他一直陪在她身边,抚摸、亲吻她的头部,但她没有任何反应,除了嘴唇的微动。大约在爆炸后100分钟,医院宣布,王德芝死亡。

  韩先明又给王维早打电话说,王德芝已经去世了。王维早又返回村里,带上婷婷、女婿包车从牟定县赶到昆明,他原本想让婷婷见妈妈最后一面,但到昆明知道王德芝是被炸死后,他不忍心让婷婷见妈妈的样子,就将她送回老家,并打算暂时隐瞒这个事实。

谭礼剑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清华MBA:别让"穷人思维"渐渐拖垮你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