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阿坝监狱1900名重刑犯经过10昼夜成功转移

2008-06-24 08:07:06 来源: 中国青年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中国青年报6月24日报道 作为全国惟一关押藏、羌等少数民族罪犯为主的阿坝监狱,刚从地震“孤岛”困境中解脱出来,又很快陷入地震次生灾害的危机中。监舍毁坏,300余名干警与2000余名重刑犯在帐篷内同吃同住,干警一旦不能控制局势,后果不堪设想。更要命的是,由于监狱地处四面环生的山坡上,受地震影响形成400万方泥石流,若遇暴雨可能会把整座监狱一口“吞”下。与此同时,狂风、冰雹、剧烈温差等天气接踵而至。

我国有史以来一次使用汽车最远距离转移服刑人员行动,于6月14日在阿坝监狱拉开帷幕。四川省监狱管理局、武警总队、公安厅、交通厅、气象局及地震局等紧急联动,经过10天10夜,出动警力7718人次,车辆1580台次,途径23个市(县)接力行军,累计行程13500公里。截至今天,1900余名重刑犯被成功转移至其他监狱。

监狱面临泥石流吞噬

6月14日,记者随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干警从成都出发。在历经塌方、山体滑坡等重重险阻后,于次日抵达阿坝监狱。记者注意到,始建于1962年的阿坝监狱,地处茂县一座山坡上。监狱四面环山,地势呈漏斗形。地震后,这座监狱变得满目满目疮痍,即便没有倒塌的监舍,墙体上也露出了大量裂缝,大的裂缝有10厘米,小的也有两三厘米宽。

监狱长刘国民站在一排监舍前忧心忡忡。他说,整座监狱已丧失了关押能力。目前,300多名干警和所有服刑人员在帐篷内同吃同住。刘国民担心,干警与服刑人员近距离相处,又不能佩戴枪支,面对10倍于干警人数的重刑犯,一旦失控,后果难以想象。

三监区监区长罗强壮一直在观察监区四周的险情。他说,从1931年来,茂县已经历了4次大地震。监狱原本就建造在泥石流堆积成的山坡上。地震前,距监狱两公里左右的白梨沟已形成40多万方泥石流,威胁着监狱的安危。地震后,附近山体又出现多处裂痕。这些由沙石结构形成的山体一遇暴雨,能形成400多万方的泥石流,足以将整座监狱一口“吞”下。另外,距监狱5公里左右的龙洞沟悬湖内,又储存数万方湖水。地震后,水面升高2.84米。

阿坝监狱安全科长曹仕伟最近坐立不安。这位出生茂县的老警察说,6月3日下午4时左右,晴朗的天空突然间乌云密布,大地转眼间一片漆黑。几分钟后,刮起十级大风。由于风力太大,一个个帐篷就像一个个绷紧的气球。曹仕伟第一反应要发生大余震,他赶紧通知各监区防范。狱警们马上让服刑人员蹲进帐篷,自己则围在帐篷外,用双手拽住帐篷绳子,努力地把帐篷固定下来。大风持续半小时。不少狱警因拽绳子时用力过猛,手掌被勒出血口。

就在大家还没从大风阴影中走出来时,7天后的下午,晴朗天空又雷电交加,接着下起胡豆大的冰雹。转眼间,地面被冰雹铺了厚厚一地。

“地震又来了!”望着外面怪异的天空,不少服刑人员惊叫着浑身发抖。一名正在接受狱警教育的服刑人员情绪失控,一拳朝狱警打去,然后拔腿就跑。其他服刑人员也跟着骚动。

“大灾面前,是你们立功的最好机会,如果你们不服改造,会被严厉处罚!”一位狱警大喊,其他执勤狱警也跟着围过来,这才将袭警的服刑人员按翻在地。曹仕伟说,为了稳定服刑人员情绪,干警们像哄孩子一样。地震前,当地每天气温落差不超过六七度。眼下,气温落差高达二三十度。刚才还穿冬衣,气温一会儿又攀升到三四十度。

1000箱方便面解急

阿坝监狱政委艾燕玲被地震弄得身心疲惫。地震时,2000多名服刑人员5分钟撤离监舍。虽无一起伤亡事故,但监狱所有物资都没抢出来。

“一旦缺粮,服刑人员骚动咋办?”大震刚过,艾燕玲就召集干警抢购生活物资。磊鑫批发部是阿坝监狱的固定送货商。狱警赶到批发部,见批发部的卷帘门已经扭曲,墙体出现大量裂缝,店前已不见人影。干警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店主。货有的是,店主却不敢去仓库搬货。

没办法,干警们就只好自己动手,扛回去1000多箱方便面和一些矿泉水。这点食物对监狱干警和2000多名服刑人员来说,杯水车薪。艾燕玲让所有干警与服刑人员一样,每天领取2包方便面和1瓶矿泉水度日。照这样下去,这些食品也只能撑两三天。

地震后,茂县水、电、气、通讯同时中断。艾燕玲听说茂县林业局有台功率较大的电台。5月12日晚,她徒步赶到林业局救灾指挥部,打算借助电台中转,把灾情汇报给省监狱管理局。可她在电台前“喂”了一声,电台就卡壳了。

茂县政府有两部卫星电话,县政府在地震第二天,将其中一部给了阿坝监狱。通过卫星电话,艾燕玲好不容易拨通了省监狱管理局纪委书记张碧贵的手机,结果只说了句“我是艾燕玲”就中断了。为了尽快把灾情传出去,艾燕玲让人把卫星电台架在一片乱石堆上,派两名干警专门负责与卫星对号。“有信号了!”5月16日中午,当一名狱警告诉艾燕玲后,她赶紧跑到乱石堆上,把灾情汇报完后,才感觉双腿火辣辣地疼,卷起裤管发现,腿被乱石划了好多血口。

比缺粮更可怕的是监管。五监区狱警铁俊林告诉记者,2000多名服刑人员没有关押地,狱警们就让服刑人员按监区聚在一些空旷地带。地震时,不少服刑人员正在休息,他们穿着短袖,赤着脚就跑出来,到了晚上,冷得瑟瑟发抖。面对接踵而来的余震,部分服刑人员情绪失控。

“我一个女人都不怕困难,难道你们还不如女人?”一监区女民警王成英一声大吼。骚动的服刑人员被她镇住了。

“这样下去不饿病也得冻病!”铁俊林带着几名表现好的服刑人员,冒着余震冲进摇摇欲坠的监舍,摸出些棉被。棉被有限,两名服刑人员才能有一床。铁俊林和他的同事就让服刑人员合披着棉被,坐下来抱成一团取暖。地震当晚10时左右,天空下起大雨。狱警从废墟刨出些塑料布,让服刑人员铺在棉被上避雨。干警们则淋着雨,在服刑人员前面围成人墙警戒。

没开水,干警和所有服刑人员啃着各自那包方便面,喝矿泉水硬咽。由于干警与服刑人员聚集密度大,干警们都不能佩枪。更危险的是,监狱的高墙和电网不同程度损坏,监狱失去了关押能力。天黑后,狱警的目光已经无法穿透棉被下那一双双眼神。黑暗中,铁俊林见两名服刑人员靠得很紧。“他们在想什么,莫不是在找机会?”面对10倍于警力的服刑人员,一旦将干警反包围,情况将不堪设想。更何况,站在狱警们面前的重刑犯,许多就是因杀人、抢劫才入狱的。大多服刑人员都是被处以死缓或无期徒刑。

“必须解决服刑人员吃住!”阿坝监狱的困境让茂县政府担忧。5月14日,茂县县政府向监狱紧急送来钢管、塑料布等。干警们用这些物资,搭设了一座座简易房。15日,狱警们又冒着余震,从危房内抬出床铺,摆放在简易房内。床铺有限,只能4名服刑人员合用一个。

接着,狱警们又从废墟中刨出锅灶和有限的大米,在简易房前搭起7口炉灶,然后捡些柴火熬稀粥。地震70多小时后,监区内第一次有了顿热气腾腾的食物。此时,茂县与外面交通隔绝,整座县城成了“孤岛”。在四川省委、省政府等部门协助下,省监狱管理局通过空降方式,于18日上午,为阿坝监狱送来20吨大米、300件方便面、30件矿泉水及一批急救药品,解了监狱燃眉之急。考虑与外界通道还没打通,有了这批物资后,阿坝监狱继续保持每天两顿稀粥度日。

5月18日,省监狱管理局肖乾华副局长为队长的救援队,载着5吨生活物资,冒着生命危险,绕道甘孜、黑水,行程1000余公里,终于在21日抵达阿坝监狱。接到这批救援物资后,阿坝监狱考虑到外出的通道随时可能中断,还是保持每天两顿稀粥。直到5月29日,茂县的交通基本恢复后,监狱才恢复正常生活。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机长陪儿子参加运动会变"埃及艳后" 网友:豁得出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