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彭州市公安局民警蒋敏:面对灾难,我选择坚强

2008-06-18 22:07:36 来源: 人民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叫蒋敏,是四川成都彭州市公安局民警。

  我出生在风景如画的北川县小坝乡。我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疼爱我的丈夫,还有活泼可爱的女儿睿睿,全家人其乐融融。我还有一个亲亲热热的大家庭――母亲、外婆、奶奶、叔叔、舅舅和舅妈……他们都生活在我的老家北川县城。

  5月12日地震发生时,我正在上班,忙着核对全局民警的工资材料。突然,公安局的大楼剧烈晃动起来,我跟着大家从摇晃的楼道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各部门的情况迅速向市局指挥中心聚集:很短时间内,统计的伤亡人数不断攀升。紧接着,我们全警出动。我随巡逻小组上街巡逻、察看灾情、维持秩序、救助群众。

  一路上,我不断看见惊慌的人们,动不了的车子,严重裂缝的房子,甚至还有刚刚被转移到空地上就要临盆的孕妇……一座城市,就在一瞬间改变了模样。那一刻,我才真切地意识到,这是一场灾难!

  我已经顾不上和家人联系了,和同事们一起忙着救人,安抚受惊的群众。一直到4点钟,我才知道这次地震震中不是彭州,而是汶川。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彭州离汶川那么远,损失都那么重。那么,离汶川仅仅一山之隔的北川呢?也不知道妈妈、女儿、奶奶、外婆她们现在怎么样了?!我急得不得了,一个劲儿地给丈夫和北川的家里打电话,可惜直到电池用完了,也没有联系上任何亲人。

  晚上10点,雨下得很大。我只知道在成都的丈夫平安,而北川的家里仍然没有一点消息。当晚11点多,有个老同学问我,是不是搭他的便车回北川?我真想和她一起回去!可是我不能走,也走不开。同事们忙得不可开交,我走了,我的工作交给谁?我对同学说:“你回去见到我的家人,一定帮我把他们接出来。”

  当天晚上,我和同事们在公安局的指挥中心,守着三部抢出来的值班电话,向不断打来电话的焦虑群众澄清谣言、通报信息、解除疑惑、安抚人心。

  整整一夜,我没有吃一口东西,没有合一下眼。

  13日下午,我终于接到了舅舅从北川打来的电话,舅舅哭着告诉我:我们家的房子倒了,有10个亲人下落不明。舅舅的话让我难以置信。我抱着一线希望和丈夫商量,由他回北川寻找亲人,一定要把他们接到彭州来。

  怀着极度焦虑、复杂的心情,我不断地用做事来冲淡自己的担忧。抬水、搬方便面、接电话、给大量的电池充电,我全身心地做好每一件事情,以消磨自己的担心。

  15日凌晨,丈夫从北川回来了。很久,丈夫只说了一句:“敏敏,你还是挺幸运的。”看见他走得已经明显肿胀的双脚,我心头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我看见了丈夫用手机拍下的灾后老家的画面:原本5层的楼房,已经下陷了3层,顶楼的一角直接压在了临近一幢楼房的3楼。到处是砖块和断裂的预制板,亲人们的住房全部被滑坡的山体所掩埋。那一刻,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明白,其实丈夫跑遍了北川县城,根本没有亲人们生还的消息!

  夜深了,身心疲惫的我却无法入睡。只要一闭眼,就好像看到妈妈和女儿正看着我,我忍不住泪流满面。妈妈,您在哪里?妈妈,我忘不了您的养育之恩,我记得您的善良美丽。记得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是您送来饭菜,在派出所的值班室里陪我度过了工作后的第一个除夕。妈妈,您不会走,您不会让女儿捧着一颗热乎乎的孝心,却已经找不到尽孝的亲人!

  睿睿,我的乖女儿,你在哪里?妈妈实在太忙了,只好把你送到外婆家。你两岁了,妈妈却只为你过了一次生日。半个月前,你和外婆回北川,车要开动时,你哭着喊“我要妈妈,我要妈妈”的样子,让我一想起来就要掉眼泪。睿睿,妈妈已经为你联系好了彭州的幼儿园,正打算接你到身边来,你要等着妈妈!

  这五天里,我不晓得时间是怎么过的,不想吃任何东西,甚至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些什么。

  选择,我必须对摆在我面前的两条路进行选择:要么,回一趟北川。看一看我曾生活多年的家乡,看一看我们曾经其乐融融但已经不复存在的家,去寻找哪怕还有一线生存希望的亲人们;要么,选择留下。继续我难舍难离的公安工作,继续帮助灾区人民,把自己的爱留给那些生还的人们。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听到了越来越多的噩耗:我们公安局白水河派出所两位失踪的民警依然没有音信;民警马莉、王小军的父亲在地震中遇难;我以前的老领导、北川县公安局擂鼓派出所所长勾云章,在这次地震中失去了妻子和孩子。我在为战友们的不幸遭遇悲伤的同时,也被他们的坚强深深地震撼!我的同事任大姐在地震中失去了5岁的女儿,但她还一直安慰其他失去亲人的同事:“当警察要坚强些,走了的人就走了,活着的人要好好活。”这些痛失亲人的战友们,依然忍着悲伤,继续战斗在抗震救灾的第一线,把自己的生命和热血融入抗震救灾的生死拼搏中。

  组织上知道我的遭遇后,安排我休息。地震以来,我已经不分白天黑夜。我希望自己很忙,我觉得只有不断工作才能将自己麻痹。只要我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母亲和女儿,我必须要干活!

  16日晚上10点,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继续到天彭中学的安置点发放物资,维持治安秩序。一进校门,我就看见一群小志愿者在这里忙碌。天已经很黑了,他们都没有回家,还在搬运救灾食物和水。这些平日里连家务都不怎么做的孩子,今天却主动地搬运着二三十斤重的物品,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原本不属于他们的责任。那一刻,我只有感动。

  我顺着安置灾民的教室一间一间挨着看、挨着走、挨着问,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他们、安慰他们。

  坝子里,一位和我奶奶差不多岁数的老大爷正颤巍巍地踩在板凳上晾毛巾。我急忙上前帮他晾好,叮嘱大爷要注意安全。

  走到三楼的一间教室,一位年轻的妈妈,正用一小碗水,把毛巾打湿,给自己的娃娃擦洗身体。我问这位妈妈,你的小孩有多大?她说五个月。我急忙拧干毛巾,递到大姐手里,叮嘱她,不要把娃娃冻感冒了。

  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我的亲人们。我想,只要他们能从废墟里活着走出来,就一定会有好心的警察、好心的医生、好心的志愿者像我们一样关心他们、照顾他们。因为在灾难面前,所有的人都是一家人。

  17日凌晨3点,又有几个群众来到安置点,他们没有地方可住。我们没有犹豫,马上为他们搭起了帐篷。一位老太太抱着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走进帐篷。我接过孩子,感觉和我的女儿睿睿差不多重。我轻轻地把睡着了的孩子放在帐篷里的垫子上,慢慢地摆正他的小身子,帮他掖好被子。我仔细端详眼前的小男孩,那嘴角,那脸蛋,多么像我的睿睿啊!那一瞬间,所有的感觉和照顾女儿的感觉是完全一样的。

  走出帐篷的时候,我问旁边的同事:“这个娃娃有没有两岁?”她回答:“大概就两岁。”话音刚落,我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我失去了许多亲人,又让我拥有了更多的亲人!面对灾难,我是不幸的,而我又是幸运的。是全社会给我的爱,温暖着我、支撑着我熬过了最痛苦的时刻。有爱,就有希望;有爱,我们就会更加坚强。当我们的泪流在一起的时候,当我们的心连在一起的时候,当我们的力量凝聚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可以压垮我们!

  谢谢大家!

  

netease 本文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华裔钢琴家一家在美被赶下飞机 美网友:滚回中国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