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讲述:我们多吃碗饭就是给当地多添麻烦

2008-06-04 12:36:55 来源: 网易访谈
0
分享到:
T + -

河北省枣强县大营村的村支书记王文忠

汶川地震灾区志愿者亲述灾区救援经历

[查看现场完整视频]

学生和农民组成了“联合救援队”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的访谈,自从5.12地震发生以来,中国民众有很多自发前往灾区进行救援工作,他们被称为志愿者,今天请来演播室的就是两位志愿者。其中一位是河北省枣强县大营镇芍药村的村支书记王文忠先生,他也是一位商人。另外一位是中国人民大学乡镇建设研究中心的马服鹰,欢迎两位光临演播室。想跟两位聊一下在灾区救援的情况,我知道两位组成了一支救援小分队,先生是队长,可不可以跟我们介绍一下这支救援小分队是怎么组建起来的呢?

王文忠:5月12号通过新闻了解到四川发生了特大级地震,新闻里也在滚动播放灾区的情况,特别是都江堰的一所中学,看到里面好几百个孩子都埋在废墟里,看到这种情况感到心里非常焦急和难过,看到那么多孩子被压在废墟里,还有很多灾区群众,我觉得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更多人去帮助他们,去抢救他们的生命。

王文忠:我们一边看着新闻就一边思索这个问题,想我们这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尽自己的能力吧。5月12号晚上看新闻时应该是6、7点钟,当天晚上我就想我是不是要坐飞机先过去,有一种特别急迫的心情,但想一想,自己过去了又能做什么呢?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所以一下想到了马队长,因为平时我们也有交往,马队长也经常组织人民大学乡镇中心的学生们到我们村里搞调研。

>>>>>>>>视频片段1:志愿者宁喝盐水不给灾区添麻烦

王文忠:于是我一下想到了他,给他打完电话,我想带着一些村民去救援,你们去不去?然后马队长赶紧通知青年突击队的年轻人,共产党员,我给他们开会,明天上午到办公室集合。13号马队长这边就回消息了,说有13个报名的学生。虽然我们要求年轻人参与,但也有一些妇女,有一些五六十岁的上年纪的,报名的有上十个,上午给他们开了会,并且我们村里党支部的班子也号召村民不仅去前线参与救援工作,也积极号召全体村民捐款捐物。

王文忠:特别是学生们,他们在全国各地不同地点向北京集结,我们的村民也是14号上午到北京,后来14号下午2点半从人民大学出发。在这之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到了前线我们住什么、吃什么、穿什么,我们一直在交流、沟通,马队长那边就安排人买我们自己的装备,比如帐篷,说到了灾区一线,最好有一个统一的形象、统一的安排,于是大家都买了迷彩服,部队上的装备,包括个人睡袋,每个人配一个帐篷、一个睡袋,还有一些简单的药品,拿上之后,急急忙忙就去了,时间非常紧迫,真像去战场一样。

王文忠:14号人民大学先给我们做了一个出发前的工作,把他们叫在一起,跟我们谈这次去灾区的意义,去灾区做什么,大家要注意什么,比如安全、饮食卫生,到了灾区之后怎么和灾区群众们交流,我们到了以后特别应该注意一些事情。做了一些出发前的动员。

主持人:这些动员都是您做的?

王文忠:不是,我们和马队长、人民大学的一些学生共同讲了讲,并且统一着装,都是军人的形象。迷彩服、腰带、军帽、大军鞋,也挺威武的,一个个看起来都像战士,然后14号就出发了。

主持人:这样也是为了便于管理,和在前线统一形象是吧?

王文忠:对,首先让队员们从思想上、精神上要有这个概念,我们是一支队伍,不是散兵游勇,我们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出发前我说了一句话,咱们有来自农村的农民,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虽然我们有不同的身份,但穿上这身迷彩服,就都是军人了,都要以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事儿要雷厉风行、听从指挥。

主持人:您当时有给救援小分队起名字吗?大家有没有什么统一名称?

王文忠:我们自己简单地叫了一个名字“联合救援队”,农民、大学生联合救援队,也没有过多地策划,想这些东西。

“联合救援队”主要从事支教,心理安抚等工作

主持人:小分队的组成还是比较有特色的。我注意到王主任愿意称马服鹰为马队长,实际上救援小分队是王主任做的总体组织,马队长主要做了一些什么样的工作?大学生这边的组织工作是吧?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大学生这边的组成吗?

马服鹰:大学生这边有一部分是长期参加工作的志愿者,还有一些是在校大学生,在校参加的就非常少了,几个人。我们在灾区做的工作主要是做一些软性的东西,因为体力上我们不行,缺少力量,这一点确实是一个事实,主要做支教,对小学生和初中生,因为我们去的时候还是比较紧急的,帐篷学校还没有建立起来,我们就把小孩、学生都组织起来了。

马服鹰:我们在升平镇的时候做群众的心理安抚工作,他们刚从重灾区转移出去,心理还是很不稳定的,一点很小的事情就会让他们的心理产生很大的波动,升平镇有一次很大的余震,他们当时都不敢睡在楼里,要求睡在操场上。

马服鹰:当时那边没有搭建帐篷的材料,而且也没有这个准备,带出来好几千人,住也住不下,后来我们的同学还是一家一户地走访,跟他们说明情况。因为我们当时是住大帐篷的,我们提出要求让一部分群众住我们的帐篷。

主持人:这帐篷是你们自己带过去的?

马服鹰:对,从北京带过去的。

王文忠:我们所有用的东西都是自己带的,因为当时考虑是非常时期,不管你到哪里,我们自己有心理准备,第一不能给当地政府添麻烦,第二到灾区时,灾区受灾群众最需要的是外界的帮助,不能让我们去了还给他们造成任何麻烦,所以我们所有吃、住、用、穿、带,全是自己准备好的。

绝不给灾区添麻烦 历经周折进入彭州参加救灾

主持人:你们到达四川之后,主要去救援的地点是在彭州?

王文忠:对,第一站是彭州。

主持人:在彭州下面又去了升平?

王文忠:对,我们去的过程前后有很多曲折,我们14号出发时到机场,本来是4点多的飞机,后来飞机晚点,到了11点多中间又换了一次飞机,在等飞机的过程中有一些小故事,他们成都的着急回家,往家赶,一开始他们把我们当成当兵的了,问我们哪个部队的。我说我们不是部队的,是学生和农民,去抗震救灾,他们说你们真了不起,然后他们给家里打电话,说这边有好多志愿者,他们到咱们那边救灾去了,对方就在电话里说,现在这儿乱成一团麻,哪儿也去不了,到处都堵车,并且有的水库还可能溃坝,有很多危险,赶紧让他们别来了。

主持人:当你们听到这个时有什么感受?

王文忠:听到后我们的队员有一些骚动,说,队长,那边怎么怎么着,咱们还去吗?我说既然来了该没有选择,肯定要去。11点多上了飞机,到成都时凌晨1点多,快2点了,虽然那么晚了,但我们到了以后心情还是非常焦急,其实我们很少去四川那边,人生地不熟。你看时间,12号我们俩通电话,13号就开始组织人员和装备,14号集结,时间非常紧张,那边也没有熟人接待,好多人问,你们和政府沟通好了吗?这时候谁顾得上你们?你们去了什么也做不了。

王文忠:所以我们通过乡镇中心以前一个在当地的志愿者了解情况,到了以后我们去哪个城市、去灾区做什么,再想办法,到了晚上2点我们又组织开会,还是讲安全,因为我们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能做更多工作。第二,有几个方案,还是自己直接去重灾区,北川,绵竹还是都江堰,还是通过跟当地志愿者联系,大家都发表了意见。第二天,大学生还是通过他们的关系,找了一个志愿者,给我们联系地方。

王文忠:大部分人的意见就是必须和当地接洽好了以后再去,说盲目的去了以后,一是你也不知道到底去哪个位置,第二,也没人去指挥我们。因为我们第一批有23个人,不像一两个人,这边不行就跑那边去,我们是一个团队。15号就有当地志愿者联系,一开始我们想去都江堰,他说那边车都不通了,路上全是车、全是人,你走不到,干脆别去。

王文忠:我们说那我们都来了怎么办?我们想赶紧去第一线,去废墟里抢救孩子,赶紧救人,当时最想的就是这个,特别着急。包括12号那天晚上我一晚上都没睡着觉,一边看新闻、一边流泪。包括后面那几天我们都是流着眼泪过的,心里非常焦急,虽然那边没有我们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但看到新闻里那种场面,心情真是非常……当地的群众也好、政府也好,那时候肯定是非常需要整个社会都去参与救援工作的。

王文忠:15号来了志愿者也说了,你们现在哪儿都进不去,一是车不通,一是不会有人接待你们,当时我们有一点没主意了,想着到底怎么办,中午我们都没来得及吃饭,下午一点多又来了两个志愿者,也是学生联系的,说彭州市林业局的一个局长联系好了,可以接待我们,给我们安排任务,一听这个大家特别兴奋,二十多个人摩拳擦掌,想赶紧去前线。

王文忠:说让你们等电话吧,又等了半个小时,在外面的马路边上等了半个小时,还没消息,然后说你们别着急,继续等吧。反正我当过兵,军人出身,有自己的主意,我说不等了,再来两辆车,一辆车拉人,一辆车装我们的装备。

主持人:车从哪儿来的?

王文忠:也是当地志愿者找的。另外就去拉一车物资,因为知道那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吃的、喝的,这是最急迫的,我说去超市买一车东西。然后他们就劝我,三四个人劝,说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但这时候你到哪儿去?你哪儿也去不了。我说这样,我们拉了一车救灾物资,你们在前面带路,我们走哪儿算哪儿,第一站去都江堰,都江堰不行就去绵竹,假如我们走到半路被执勤的人截住了,就在后方干点儿什么,但我们总不能在这儿等,来了二十多个人,这么着急地来了,又一分钟一分钟地等下去,大家心里非常难过,不能等了。

王文忠:当地没办法,又来了两辆车,我让他们一边装行李,一边带着一辆车去超市,买了面包和矿泉水,装满了一车。上车以后,司机也帮着我们联系,最后联系的结果还是去彭州,好多司机之间一直有联系,一直在问哪里好走,后来说彭州那边还稍微松一点,别的地方全在管制,不让进,到了都江堰连城里都不让进,你拉了物资就放那儿了,人往回走。因为那时候全是部队的车辆、部队的装备往里进,社会上的不让进,还是进彭州比较容易一点儿。

王文忠:最后我们说,不管去哪儿先过去吧,后来到了彭州找到了抗震救灾总指挥部,我们拿出介绍信,表明我们的组成部分,几千里来了,有学生、有农民,都是年轻人,我说我是党支部书记,我们来的目的就是去抢救生命,我们要到重灾区、到前线去。总指挥部给我们解释了一下,这时候所有的地方都是部队,你们只能在后方做一些工作。

视频片段2:我能顶住 先救孩子

王文忠:但我们还不死心,我说我们的组织里有好多地方都是军人,也有好多地方都是在艰苦地方工作的,你放心吧,我们都带着工具呢,千斤顶、大锤……

主持人:都是从北京带的?

王文忠:15号上午在成都买的。还有急救箱、头盔、药品,我们都带了,特别我也是当过兵的人,我也有抢救经验,让我们去前线吧。总指挥部的人说,我先介绍你们到团市委吧,然后到了团市委,也是先表明身份,拿出介绍信,然后说明来的目的。他们非常欢迎,说先给我们带到镇里去,那边的任务挺艰巨的,当时一听到也是特别斗志昂扬的就去了。

王文忠:到了以后,镇党委书记接待了我们,也是在一个中学里,特别乱,很多车过去,人山人海,我们以为是那里受灾了,结果去了一看那里是二线,前方灾区被转移到这里来的灾民,受灾的、家园被毁的。当时我们的队员就有点儿没达到自己想法,没能到第一线的感觉。我说既然来了,就先搭帐篷吧,因为到那儿已经晚上了,我就问刘书记,我们明天去哪儿?今天晚上有任务吗?我们来就是为了抢救人的,你能给我们找个地方吗?我们也不怕危险,哪里最艰苦、最紧张我们都愿意去。

段文 本文来源:网易访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埃及清真寺恐袭事件已致至少184人死亡 125人受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