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救医学专家李宗浩谈汶川地震后的前线救援

2008-05-19 08:47:49 来源: 中国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回放视频

中国网: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的访谈,今天我们请来的是中国灾害预防协会救援协会会长、武警总医院首席急救医学专家李宗浩教授,李教授您好。首先想向您了解一下在这次汶川地震之后,我们武警总医院派出多少医疗人员赶赴前线?

李宗浩:这次我们在灾害发生以后,武警总医院派了22个急救医务人员,他们叫做中国国家地震灾害救援医疗队。因为武警总医院是中国国家地震灾害队里医学人员的主要组成部分,我作为中国急救医学的负责人,我们积极地参与了这个抗震救灾的活动。

中国网:这些医务人员主要都是哪些科的?

李宗浩:这些人是经过了比较规范的培训,是在临床各个科,内科、外科、骨科都有,他们平常都是在科室里工作,同时他们兼顾了再培训,不仅在国内,也有在国外,参与了很多急救活动,包括2004年底的印尼海啸的救援,2005年南亚大地震,巴基斯坦和印度的。除此以外,我作为中国灾害救援协会的会长,也作为我们中国急救行业的负责人,同时我也是中国医师协会急救附属分会的主任委员,不仅是武警总医院的,我们北京的、全国的城市,也可以说是中国医师协会的不少成员,从事急救工作的,也都参加了这次抗震救灾活动,动员了不少我们的医生护士参与这项活动。

前线救援工作很复杂也很艰难

中国网:据您了解,这次奔赴前线之后,对前线救援的基本情况,您有没有一个基本的掌握?

李宗浩:这次的救援应该说是比较复杂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在电视上也都看到了,由于是发生在崇山峻岭之中,道路受到严重的破坏,不仅地震本身让道路受到严重破坏,而且地震的次生灾害,泥石流、滑坡、公路的破坏也让灾害雪上加霜,所以救援活动可以说是很困难。我们作为医务人员参加救援,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在现场把人救出来,如果这个人被压在房子底下了,埋在废墟之中,把他救出来以后才能进行医学救援,所以这次救援和以前不一样,不能直接对伤员处理,还要有第一道的大工序,你们可能也看到了,房子压在地下,怎么样把人救出来,所以这给救援增加了很多困难。

中国网:面对道路封堵、时间紧迫等一些不易条件,包括医疗资源有限等条件,医务人员怎样才能进行高效的救助?有没有特殊的方式和整体的部署?

李宗浩:不管怎么想总脱离不了现实,他压埋在地下是没有办法(救援)的,所以这里存在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救出来的伤员要及时抢救,及时抢救以后,进行紧急处理之后要把他送到就近的医疗单位去,还存在运输的问题,运输就碰到很大的问题,道路受到严重的破坏,救护车走不了,我过去是搞过直升机救护的人,毕竟直升机运输的伤员有限,但有好处,对真正危急中的病人还是可以通过直升机这个途径解决的。所以现在救援工作比较复杂,也比较困难。

(中间断了一次)

地震灾害的医学救援采用“减伤分类”法

李宗浩:地震灾害的医学救援确实有它的特点,你们都看到,地震发生以后,尤其是7.8级的强力地震,受伤害的人很多,不是我们平常见到的个体的三个五个,再多的话也就是十个八个,而是大批伤员,救援脱险就不说了,因为这是工程救险,涉及了很多问题,咱们在这里不说。面对大批伤员,我们时间很紧凑、医疗资源有限,怎么办呢?现在国际上通行的办法叫做“减伤分类”,所谓减伤分类,面对一二百伤员,由经验的医生或救援队队长根据病情对病人分成四类,分别用红、黄、绿、黑四种标签来说明病人病情的轻重缓急。红的那就是最重的、最危险的,如果在现场不及时进行抢救,很可能生命就受到威胁了。

李宗浩:第二类的是重的,进行初步抢救以后要马上转送的,比第一类稍微好一点。这是黄颜色的,红色是最重的。

李宗浩:绿的,是受了一般伤,如果医疗力量行,就可以处理,如果医疗力量不行可以暂时放一放,不影响大问题。所以要把有限的资源用在最关键的红、黄和绿上,黑色就是已经死了,已经没办法了。所以分成红、黄、绿、黑。这有什么好处呢?不仅能让有限的医疗资源条件下发挥最有效的作用,同时经过现场抢救以后,因为现场条件肯定很艰苦、条件很差,再转送到附近的医院去,这就涉及到伤员转运,有些路打通了,有些还没有打通,现在很多人问我,有了直升机是不是好得多,直升机不能成为转运伤员的主体,但它应该成为转运危重伤员的主要力量。假如面对一二百伤员,不能全靠直升机送,一二百伤员里如果有二十个很重的,那就先用直升机把二十个最重的送走,进行及时有效的抢救,这对挽救病人的生命是非常有利的。1987年我在德国就开展了空中救援,这是现场抢救的重点。

李宗浩:第二,要特别提醒,地震方有什么特点?尤其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多,今天正好是第四天,一般来讲是三天是一个坎,在正常情况下,不吃不喝还是可以存活五到七天的,当然每个人的身体条件状况不一样。地震的不吃不喝是处于什么状态下,环境非常恶劣,情绪非常紧张,身体受压,眼前一片黑,生理、心理受到极大的煎熬,所以这个时候承受力就差了。三天后救出来的人,往往救是救出来了,但说句实在话,可能也快死了。

李宗浩:救出来以后后面的问题很多,一个,救出来的时候,颈椎、胸腰椎,我看电视中拉着、拽着,注意一定要科学救援,一定要医护人员、工程救护人员和消防人员一起进行救援。有时候人救出来了但结果造成了终身瘫痪。因为我参加过唐山大地震的救援工作,所以这方面也要注意。

科学救援避免或减少截瘫事情的发生

中国网:在救援的过程当中有什么注意事项可以避免或减少这种截瘫的事情发生呢?

李宗浩:是这样的,要注意。我们拉人的时候、抬人的时候,一定要使脊柱保持平稳,不要歪曲、扭曲,有时候我们把他救出来,中国人的特点,扶他走走看行吗?当然这种情况下可能好得多了,或者拿个软担架,这次我看到还好,但是也很难说,或者拿个袋子、毯子,把人放在袋子、毯子上,一人拿一个角。软担架一颠一动就使脊柱的歪曲度越来越大,加重它的损伤,对脊椎神经的损伤也是加重了,所以截瘫病人在地震中发生率是比较高的。因为房屋倒塌必然会导致砸伤。

李宗浩:本身地震可以造成一部分严重的脊柱损伤和截瘫,但是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因为救护不当、运输不当而造成的,这在地震中是经常见到的。我在唐山地震中对这方面的感觉特别深,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在救援过程中,不是把人救出来就完了,每个动作、每个细节都要注意。

李宗浩:第二个特点,地震的时候,可以说身上到处是伤,皮开肉绽,还有一个感染的问题,地震中的感染和平时的感染是不一样的,过去我都很少见到,地震中感染的细菌都是厌氧细菌,不喜欢氧气的,特殊的有两个,一个是破伤风杆菌,一个是(畸形?)杆菌。这两个在平常的发生率很低,但在地震中发生率非常高,因为都是在土壤的浅层,皮肤都破了,都受伤了,感染是在所难免,它的潜伏期是两到三天,三四天、四五天,所以如果三四天以后挖出来,紧接着马上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破伤风和畸形?杆菌的死亡率是很高的,这两种在平常是见不到的。

抢险72小时后的主要问题是预防和应对感染与传染病

中国网:也就是说现在超过72小时的抢险之后,现在我们医疗抢险工作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感染和传染病的应对和控制?

李宗浩:现在叫感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三四天以后挖出来,就是刚才讲的大腿、臀部等肌肉丰满的地方,也许你在里面就是趴在地上,爬不出来,没什么东西压着他,但往往是被很多东西压着的,压了好几天,肌肉都坏死了,坏死了就会造成“挤压综合征”,这是地震中经常发生的,在地震中被压两三天和容易发生的。挤压综合征一出来的时候,就会造成肾功能衰竭,会导致死亡。所以救出来的人不一定能够很好地生活,救出来越晚,这样和那样的问题越多,外伤什么的就不要说了,头部的外伤等,我特别强调解除损伤的(?)截瘫,我特别讲到地震伤的特点,感染的问题,而且破伤风和(?)杆菌的潜伏期就是三五天,然后后面才是传染病。

李宗浩:过去我们都讲,大病之后有大疫,一般来讲是有道理的,因为地震的结果,房屋倒塌,同时很多管线也断了,卫生设施遭到了破坏,粪便、垃圾、污物污染了水源和食物,再加上天气要热了,尸体的腐败,不管是人还是畜,人和动物尸体的腐败……可以说,公共卫生和环境卫生是很差的,所以疾病的流行传播也是很快会发生的,所以对传染病的预防也很重要,要重视这件事,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在当地正常的下水道,当地正常的工业饮水没有恢复以前,只有用外来的饮水和食物,当地的饮水肯定已经不行了,所以特别要注意的就是公共卫生,特别要注意饮食饮水的卫生,特别要注意传染病的流行和爆发,这些都是要引起我们的重视。

汶川地震后的防疫工作

中国网:我们知道唐山大地震之后的防疫工作做得相对来说比较好,这次汶川地震之后,防疫工作方面现在有没有一些打算?

李宗浩:政府肯定会高度重视这个问题,到现在已经配备了一些防疫队伍,有了下一步的考虑。毕竟我们国家这二三十年的进步是很快的,科技进步很快、抢救理念也很快,尤其是我们国家从2003年的非典事件中吸取了很好的教训,我们2004年制定了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启动应急机制、应急预案,尤其去年我们也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一系列的措施,在进入法制化的轨道。对下一步的考虑应该是有比较全面的系统。

李宗浩:但现在的问题是,伤员还没完全弄出来,这是我比较担心的事情。

中国网:现在的工作重点还是在抢救。

李宗浩:救人,温总理说现在还是救人。有些地方比较好的可以陆续开始别的工作了,有些地方还没完全进去,首先要把人疏通出来,才能开始下一步工作。

中国网:在救人之后,紧接着的一步是不是就要面临公共卫生的防疫和控制?

李宗浩:从目前来说恐怕还有一两个问题,病人全面系统的急救和治疗还得维持一个过程,现在是第四天,有些人可能陆续地救出来了,这是一个很大的任务,恐怕还需要两周时间,一般来讲是这样,全面、规范的急救、治疗和初步的恢复恐怕还需要两周。另一方面是公共卫生,只有人都救出来,场地清理以后才可以进行公共卫生。现在公共卫生问题是很重要,两个问题,一个,现在住在地震棚里的非常重要,我认为现在专门有一批人在做这件事,做得不好问题是很大的,我看到我们国家对这方面非常重视。这是一个,临时的住处,还有一个就是原来住处的公共卫生问题,属于重建的问题,放在后面了。

中国网:这就是更靠后了。

李宗浩:对,因为重建的问题,你们可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灾难,我是经历过,唐山大地震,印尼海啸我去做过评估。

中国网:您认为与上两次灾难唐山大地震和印尼海啸相比,这次从反应速度、救护措施、工作进展程度,但灾难本身的特点这几方面来看,和上两次有什么不同吗?

李宗浩:当然是在进步啊,那时候比较封闭嘛,消息也封闭,很多方面都封闭,这次是快得多,但这次困难也很大,上次唐山不存在道路的问题,另外毕竟在救援、运输方面可以,火车轨道还可以,这次最大的问题是发生在崇山峻岭之中,发生地震灾害之后的次生灾害造成了山体滑坡和泥石流,这次的次生灾害不是对人,而是造成了道路上的问题,但结果还是对人的,抢救的人进不去,伤员也送不出来,这次也可以说增加了很多难度。但我觉得从这次来看,毕竟我们的救援力量、救援装备、救援理念有了很大的进步,还是不应该低估这次整个救援力量、科学化、规范化的,当然规范化还不敢说,有些还不够规范,因为我们长期以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灾害。

中国网:这些都是与国际上专业制度相接轨的表现吗?

李宗浩:应该这几年是有了很大的进步,我和我的同事们也做了很大的努力,通过国内外地震灾害的抢救,总有一个互相学习和交流的过程,另外现在都是开放式的,每年举办一次中国国际救援的论坛,每年我们把专家请过来互相交流,今年你们要有兴趣也可以请你们来参加,每年有一次救援行动交流,现在的交流机会比较多,不再是封闭的年代了。现在灾害救援有一个特点,局部的灾难可以酿成全球的灾难,今年流行病坐个飞机马上从地球一端转到另一端。

地震灾害时如何逃生救援

中国网: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普通民众在发生灾害时进行自救和互救方面的常识和技巧呢?

李宗浩:第一个就是逃生救援,发生地震以后,因为地震到目前为止准确的预报还需要很长时间,发生地震之后不要慌乱,有些人在地震发生以后跳窗,赶紧往外逃,一般来说发生地震以后,因为真正强烈的震动是十几秒分钟所以如果你住在一楼,住在平房,外面又很空旷,那么你可以马上就逃出去,但如果你住在楼房就不要跑,因为十几秒钟的震感,住在三层楼都够呛,跑出去正好砸下去,这时候你不要躲在房间里空旷的地方,有人说我躲在桌子底下或者床底下,那我要讲一句话,桌子必须很坚固的,如果桌子很薄那一砸就塌了。现在有一种理论“三角理论”,在城中墙的地方,靠角的地方,“城中墙”,比较坚固的地方,躲在这里比较好。

李宗浩:两年多以前美国有一个号称世界上救人最多的队长,他到中国来讲,我也讲了,我们彼此都很感兴趣,后来我请他到这里做了交谈,他很主张三角理论,这个人参加过911,地震也是房屋倒塌,911也是房屋倒塌,都差不多的,三角理论我觉得还是可行的,赶紧找在一个空间比较小的城中墙的地方躲在那儿,如果房间很大不要在那儿,一打下来就把你砸到了。第二,在这个时候你要赶紧把家里所有的电子,尤其是明火赶紧灭了,开关关了,避免造成次生灾害。

李宗浩:另一个,我们平常要居安思危,了解自己周围的环境,万一发生事情怎么逃生,学习一些基本的急救知识和技巧等等。

中国网:现在有很多民众,包括一些社会团体会组织一些志愿者到灾区进行救助,这些民众到灾区进行救助,您觉得需要注意什么方面?

李宗浩:就是要学习基本的急救知识和技术,现在讲“科学急救”,还要一条就是要注意保护自身的安全,这是我们现代救援的理念,保护自身安全,不是贪生怕死,但是要科学救援,不要人还没救把自己都伤害了。第二,不要盲目地去,一点急救知识都没有就不要去,还是要具备基本的急救知识和技能再去。科学救援,我们应该有爱心,但我们还要有科学,这两者结合才能很好地进行救援。

中国网:我们知道一些医疗工作人员在前线都是超负荷的工作,他们怎样保持自身的状态,包括他们的心理状况都有哪些方面应该注意的事项,对他们进行一些心理干预是不是也是有必要的?

李宗浩:当然有必要,就救援来讲,人对任何事情的承受力都是有限的,一般来讲在重灾区工作时间是一周,最长不能超过10天,因为心理承受不了的,一方面是体力,另一方面是心理,所以要换班。当然在工作中也要适当注意,安排好工作和休息,这样工作效率就比较高。所以现在国外强调,有些国际救援队的条件都是比较好的。我们讲,改善救援条件不仅是救援器材的科学化,对救援本身,在饮食、吃饭等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也要做好,这不是贪图享乐,国际上一些先进的救援队的装备,饮食、饮水都准备得比较好,我想通过这次地震灾害,将来有很多工作都会考虑到。救援人员也是人,也有心理上和生理上的问题,但总而言之一句话,面对灾害我们应该有一种必胜的信心,一种理念,面对受灾害的同胞,我们要有一种关爱、博爱,人道,同时我们自己也要竭尽全力地抢救,这样,我想我们就能渡过这场难关。

段文 本文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埃及清真寺恐袭事件已致至少184人死亡 125人受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