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堵政府11人被拘 烟台门楼镇村民称因选举不公

2008-04-04 17:37:12 来源: 金羊网(广州)
0
分享到:
T + -


3月20日,孙秀花的脸上仍留有数片鹌鹑蛋大小的水泡,自18日在镇政府被警察用催泪瓦斯灼伤后,她的脸上就开始成片的起泡。


3月18日,近40名村民在门楼镇政府办理委托选举手续,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金羊网4月4日报道  “十点三十五分,警察开始抓人。”3月19日,赵惠义在本子上记完这句话后,被警察拽出会场,随后被刑事拘留。

赵惠义是烟台市门楼镇东汪格庄村村民。被抓时,这位64岁的老汉,正在参加村民选举。会场上,他两次举手,示意选举中有不公行为。

“他手一举,要求工作人员等等,你算干嘛的……”谈起赵惠义,门楼镇党委副书记张中学的嗓音瞬间提了起来。他一点都不同情赵惠义。他说,赵是3月18日冲击门楼镇政府的参与者。

“我认为这次选举不公”

在选举村干部现场,村民赵惠义两次打断选举,示意选举不公,被警察带走

3月19日,赵惠义被抓时,村民赵惠勇在场。他记得,赵惠义第一次举手是在8点50分,选举还没正式开始,镇上的干部在台上念选举法。赵惠义举手后,台上的干部单手做了一个向下压的手势。赵惠义见后,放下手没再吱声。

在村民投过第一轮选票后,赵惠义尝试第二次发言。当时脸憋得通红的他说,“选举等等再选,我认为这次选举不公。”

“他话没说完,警察就把他拽走了。”赵惠勇说,原本喧闹的选举会场一度鸦雀无声。

另一村民赵连斌也看见赵惠义被抓的过程。在他印象中,从进入选举会场,到被警察拽走,赵惠义除举手两次以外,就是不断在本子上记笔记,本上大概写的是,选举会几点开始,镇政府干部不让他说话等内容。

赵惠义被抓时,他妻子孙淑英正在家里剥花生。这位不识字的农妇说,赵惠义得知村主任候选人赵彩明在选举中存在贿选,当时他想说镇政府在选举过程中监督不力。“他要是听了干部的话,不乱提意见也不会出事。”

对于赵惠义在会场上提意见,多数村民并不意外。他们认为赵惠义读过书、喜欢和人讲道理,是个认准的事会一做到底的倔人。

“对赵惠义等人的批捕决定很慎重,有法可依,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3月24日,福山区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长孙少辉对记者说。

门楼镇党委副书记张中学对此的解释是,赵惠义不仅中断选举进程,还是3月18日到门楼镇政府的闹事者。

瓦斯下15村民被拘

村民去镇政府办理委托选举手续时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近百名警察对其围捕,其中10人被刑拘,5人被行政拘留。

3月18日早上7点,赵惠义和老伴去镇政府办理选民委托投票的手续。赵惠义想在次日以他一人之名,将票都给投了。

那天也是镇政府公告办理选民委托选举手续的最后日期。当时大约有近40人来到镇政府。他们三三两两地聚着,边拉家常边嗑瓜子,等待着镇政府给办理委托投票手续。

两小时后,镇政府没有动静。

村民于美玉去找镇干部。没多久,这位小个子、说话语速急促的妇女,就将镇里不办委托投票的消息告诉了村民。

“当时大家都不满意,嚷嚷着为啥镇政府作弄人。”村民赵卫明记得,得知不办理委托投票后,有些村民就开始询问镇上干部为啥不提前通知,也有些人埋怨镇上工作做的不到位,整天折腾人。

议论中有人提议,既然来了,就顺路问下,四个月前向镇上反映的关于村支书赵彩明涉嫌贪污公款以及贿选的事情有没有结果。

于是,10几名妇女开始往二楼走,准备去找镇党委书记陈善志。

在楼梯口,妇女们被拦住,站在最前面的于美玉拽着一位头发卷曲的镇干部,大声质问为啥不让村民见陈书记。

卷发干部四周都是妇女,嘴里一直在说话,但声音很快被妇女们要求见书记的呼喊声淹没。

“你们给我闭嘴。”卷发干部喊出这句话时,于美玉忽然倒地,接下来前排的妇女开始呼喊干部打人了。

3月26日,于美玉露出肩上鸡蛋大小的一块青紫说,这正是臧崇岭(卷发干部)18日突然杵了自己一拳后留下的。

村民孙秀花记得在镇政府二楼看见过赵惠义,当时镇上的医生正给被村民抬进镇政府二楼休息室的于美玉打吊瓶。赵惠义好像问了一句“这是怎么了?”见没人理自己,他就一人下楼,回到院子里。

赵惠义下楼半小时后,成队的警察走进镇政府。

孙秀花听见警察说,“再不走全给你们抓去。”她连忙往楼下走,在院里,看见一村民露着腰躺在地上。她丈夫蹲在旁边说,“老婆、老婆,我抱你走。”

“那时就感觉有人往我脸上喷东西,”孙秀花疼得喘不上气,就被警察押上警车。

孙秀花倒地的时间大约在10点,那时路过镇政府的小木匠耿飞正在看热闹。

耿飞回忆,警察围向村民,开始用手中的小瓶对着村民的脸喷射。被喷倒的村民倒地后,随即被拉进依威克面包车。

事后,警方将“3·18事件”定性为是一场“意在打击聚众闹事村民、维护镇政府正常工作秩序”的行动。警方公布,当日闹事村民近40人,其中刑事拘留10人,行政拘留5人,第二日,赵惠义被刑拘。

冲击镇政府罗生门

镇党委副书记张中学称,村民藐视政府尊严,围堵辱骂工作人员;村民称,指控夸大事实,没动手也没辱骂

镇党委副书记张中学的白衬衫少了一个扣子,扣子是18日被村民揪脖子时弄掉的。“我是农村出来,父母也是农民,我经常对干部说,如果你们的父母在遭人白眼怎么办?”

张中学认为,事实上,对于赵惠义及东汪格庄村村民的过激行为,镇政府已经保持了高度克制的态度。只是由于村民不懂法,并藐视政府尊严,才导致事情步步恶化。

张中学说,18日当天赵惠义在现场很活跃,喊过口号,还带领村民坐在政府门前唱《婚礼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等歌曲,后来他们还在镇政府的宿舍里发现了尿液。

“而且在选举之前,村民已经连续两天来到镇政府进行围堵,”张中学说,工作人员要吃饭不让,要出门也不让。有些素质差的村民,张口就骂镇里的工作人员是野种,骂累了就冲到镇政府的宿舍内对着床上的行李甩鼻涕。

“怎么可能,村上的女人男人都在现场,谁好意思掏出来就尿。还有,啥是婚礼进行曲?”66岁的赵连林一脸茫然。

村民说,无论在18日还是在19日,赵惠义和村民都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人没有骂过,手没有伸过。

“去镇政府的村民中,80岁以上的两个,70岁的四个、60岁以上的三个,这还不包括20名妇女。”针对警方所称的冲击镇政府一事,村民赵传铭说,“看看上面的数字,就知道指控有夸大事实的地方。”

“我认为这件事双方都有责任。”门楼镇领导班子成员之一的一名干部说,18日当天他经历了整个事件的始末。

他认为,客观地说,当时东汪格庄村村民确实情绪激动,做出了诸如谩骂推搡镇政府工作人员、聚集在办公楼内外喊口号、要求见镇党委书记等干扰政府办公的不理智行为。

不过他也承认,镇政府所作的事也并非完美无瑕,如果政府能够尽快解决村民提出的问题,或主要领导应群众要求出面,问题应该会得到妥善解决。

再者,他说,公安机关在处理此事时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对赵惠义的拘留是不是过于仓促,对其他15名村民的拘留是否能够再慎重一些。毕竟镇政府是直接面对村民的工作机关,若一味重典相向,恐怕有伤民意。

“警方做法也有不妥”

福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健说,“如果一骂人或者推人几下就刑拘,本身就是违法”

事发后,福山区公安分局开始进行调查。该局副局长李侠说,“现场确实比较混乱,但没有出现损毁镇政府财务和打伤人的状况。”

李侠说,“警方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使用了催泪瓦斯。”

福山区政法系统一名副局长说起“3·18事件”时也认为,调集全区警力,动用近百名警察去控制30余名村民确实有些过。“政府,特别是镇一级政府,工作时应以疏导为主。”

记者调查发现,赵惠义事件前后,部分村民对门楼镇政府的信任程度已经降低到冰点。

在门楼镇,镇干部如果贴出公告,就有村民拿照相机拍照留作证据。镇上的干部与村民座谈,村民往往会揣着录音机进行录音。

福山区公安分局一领导说,为反映问题,东汪格庄村村民频繁上访范围极广,半年之内仅他一人就在区公安局、区政府等部门看见东汪格庄村村民不下十次,这还不包括村民前往上级单位的信访。

此次群众提出的要求查实村主任赵彩明贿选、涉嫌贪污等问题镇政府已经受理,但村民还是不停去各级人大、检察院、民政局、公安局等部门上访。

福山区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在乡镇,基层干群紧张已经不容忽视,就福山区而言,近年来,村民与乡镇政府之间的冲突呈逐步升级的态势。就在不久前,一名镇干部就在单位里被上访的群众打成重伤。普通的工作人员被谩骂更是家常便饭。

对这些村民被抓,福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健也听闻此事,他觉得警方这样的做法也有不妥之处。

他说,比如,含赵惠义在内的11人被刑拘,其依据是什么,是否打伤了人,是否毁坏了公共财物。此外,即使部分村民存在上述行为,也要视结果是否涉及刑律而定。“如果一骂人或者推人几下就刑拘,本身就是违法。”

3月24日,福山区政法委书记于水泉强调,对于东汪格庄村民反映的事情,政府一定会认真调查,确保每个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记者从福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侠处了解到,对赵惠义的拘留决定,他们正在调查,最终结果会依法作出。

孙安东 本文来源:金羊网 作者:崔木杨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